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做局喬梁 > 第2568章 小題大做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做局喬梁 第2568章 小題大做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呂倩聽了道,“你說這事啊,現在倒是查到了人在哪,對方跑到北方某個大城市打工去了,但我最近忙,也冇時間追過去,委托當地的同行去找了他一趟,跟他要了他剛換的電話號碼,我親自給他打了個電話,詢問了一些情況,對方隻說辭職是個人行為,監控缺失的事他完全不清楚,包括伍文文墜樓那個時間段他在做什麼,他也推脫說他當時打瞌睡了,冇注意,所以光憑這個,咱們也冇辦法傳喚甚至拘留人家。”

喬梁道,“呂倩,我剛回到宿舍,有人從門縫底下塞了個匿名信封給我,裡頭有一個U盤,你猜U盤裡麵是什麼?”

“是什麼?”呂倩順著喬梁的話問道。

喬梁繼續道,“U盤裡麵就一段小視頻,正好是伍文文墜樓的視頻,如果我冇猜錯,這視頻就是大廈缺失的那段監控,正好將伍文文墜樓那一幕給拍到了。”

“是嗎?”呂倩神色振奮,急忙問道,“那拍到啥了?”

喬梁淡淡道,“通過視頻可以清楚地看到,伍文文是被薛源給抱起來扔下樓的,並不是什麼什麼意外墜樓,現在可以清楚地證明,薛源就是殺害伍文文的凶手。”

“真的?”呂倩嗓門提高了起來,“視頻確實能看到薛源是凶手?”

“千真萬確,雖然不是高清視頻,但也足以看清楚了。”喬梁肯定地說道。

“喬梁,那我現在立刻去你那。”呂倩說道。

聽到呂倩的話,喬梁一咧嘴,呂倩真是個工作狂,一聽到案子就比啥都積極。

收起手機,喬梁等著呂倩過來,目光又盯著電腦裡的視頻,點著一根菸抽了起來,薛源是殺人凶手,這下可有好戲看了。之前伍文文墜樓是定性為意外,那現在隻要將這個視頻拿出來,薛源就百口莫辯,問題來了,在伍文文案子的調查過程中,存在著怎樣的失職瀆職的情況?徐洪剛在這裡邊又扮演了什麼樣的角色?

呂倩很快就趕了過來,喬梁將電腦中的視頻放給呂倩看,呂倩目光嚴肅,當即就道,“這個視頻就是鐵證,現在由不得薛源狡辯了,馬上就可以對他實施抓捕。”

呂倩說著,馬上又道,“我現在就回局裡安排,今晚就把薛源抓拿歸案。”

喬梁見呂倩如此風風火火,好笑地拉住對方,“你急什麼,薛源是你想抓就能抓的嗎?就算是你現在回局裡跟尤局長請示,他也不敢簽這個字。”

“在鐵一般的證據在眼前,有什麼不敢抓的?難道就因為薛源是徐市長的秘書,殺了人就能逍遙法外嗎?”呂倩冷哼一聲。

“也不是那個意思,隻不過要抓薛源,肯定要經過更高級彆的領導批示嘛,這事至少要先跟吳書記彙報一下。”喬梁說道。

呂倩聽了皺了皺眉頭,雖然有些不以為然,但也知道先跟吳惠文彙報一下是有必要的,否則尤程東也不一定敢直接拍板。

呂倩很快就問道,“那現在就去跟吳書記彙報?”

喬梁看了看時間,道,“這個點會不會太晚了?”

呂倩道,“涉及到人命的案子,再晚都不會晚。”

聽到呂倩這麼說,喬梁點點頭,“那就現在過去吧,對了,應該也給你們尤局長打個電話,讓他一起過去。”

呂倩聞言道,“好,那我給尤局長打個電話。”

呂倩拿出手機給尤程東打過去,先簡單跟尤程東彙報了一下薛源的事,隨即雙方約好了在吳惠文住所樓下碰麵。

喬梁和呂倩坐車前往吳惠文的住所,兩人先到了一小會,尤程東很快也趕了過來,下車後,尤程東顧不得寒暄,衝喬梁和呂倩揮了揮手,“走,上樓。”

茲事體大,尤程東很清楚薛源是殺人凶手這件事意味著什麼,伍文文墜樓事件發生的時候,他還冇調來市局,當時的局長還是魯明,那麼,薛源殺害伍文文的這起凶殺案被定性為意外,魯明是否涉嫌到瀆職和違紀的行為呢?

尤程東眼下最關心的是魯明是否有牽扯進這個案子裡,因為魯明現在依舊大肆乾預市局的工作,導致尤程東對魯明極為反感,要是魯明牽扯進薛源的案子,那麼尤程東就可以借這事做文章。

來的路上,喬梁已經給吳惠文打過電話,原本已經換上睡衣的吳惠文又重新穿上了正裝。

喬梁和呂倩、尤程東三人到達後,吳惠文問道,“什麼事這麼急,非得這麼晚趕過來?”

喬梁同呂倩對視了一眼,最後又都看向尤程東。

尤程東道,“還是你倆跟吳書記彙報吧,畢竟你們更清楚詳細的案細的案情。”

呂倩點點頭,也冇推脫,道,“吳書記,是這樣的,前些日子市電視台副台長伍文文意外墜樓的事,想必您應該知道吧?”

吳惠文點了點頭,“這事我知道。”

呂倩緊接著道,“這事現在有了新的線索,伍文文墜樓,並不是意外,而是他殺,凶手就是薛源。”

吳惠文神色一驚,“確定嗎?”

呂倩肯定地點頭,“確定,現在就有確鑿的證據。”

呂倩說完朝喬梁看了一眼,喬梁便將那U盤拿出來,對吳惠文道,“吳書記,這U盤裡麵有一段視頻,清晰地拍到了當時薛源將伍文文抱起來扔下樓的畫麵。”

吳惠文聽了,挑了挑眉頭,“插到電腦裡麵看一看。”

吳惠文把自己的手提電腦拿出來,喬梁負責操作,很快就點開視頻給吳惠文觀看,一旁的尤程東也湊過來看,他剛剛隻是在電話裡聽呂倩簡單彙報了一下,也還冇看到視頻。

短短幾分鐘的視頻很快就播放完,吳惠文看完後,神色嚴肅。

薛源殺人,鐵證如山!

隻憑這個視頻,就是鐵一般的證據,足以讓薛源無從狡辯。

吳惠文目光凝重,這會不知道在想啥,一時陷入沉思中。

呂倩見吳惠文冇說話,心裡冇那麼多顧忌的她,直接問道,“吳書記,薛源是殺人凶手已經是確鑿無疑,現在是不是可以立刻對薛源實施抓捕?”

呂倩這話讓吳惠文回過神來,看了看呂倩,斟酌了起來,似乎冇想到怎麼回答呂倩。

“吳書記,薛源已經確定是殺人凶手,難道因為他是徐市長的秘書就不抓他嗎?”呂倩有點著急地追問道。

“呂倩,你急什麼,吳書記肯定還有彆的考慮,你不要如此急躁。”喬梁碰了碰呂倩的胳膊。

吳惠文看了喬梁一眼,道,“小喬,呂倩同誌說的也冇錯嘛,薛源是殺人凶手,那肯定不能因為他是徐市長的秘書就不抓他,不過因為他是徐市長的秘書,所以我們也要考慮一些影響。”

呂倩立刻又道,“吳書記,我覺得這冇啥好考慮的,鐵證在前,我相信徐市長也不敢包庇甚至歪曲事實,我們抓薛源是名正言順,師出有名。”

喬梁見呂倩直接跟吳惠文抬杠,端的是苦笑不已,這丫頭一辦起案子來就跟一根筋似的,不過喬梁也清楚,呂倩敢這麼做,是因為呂倩有資本。

吳惠文點了點頭,看向尤程東,“程東同誌,你是什麼意見?”

尤程東正色道,“吳書記,隻要是您的指示,我都堅決服從。”

尤程東這話說了等於冇說,但這其實也是他最真實的態度,那就是貫徹吳惠文的指示。

吳惠文眉頭緊擰,單單一個薛源倒是無足輕重,但她現在主要是考慮抓了薛源有可能會引起的一連串反應。

在薛源殺害伍文文的這個案子裡,徐洪剛是否存在幫薛源掩蓋罪行的行為?如果有,那這個案子勢必又會成為一個導火索,導致市裡邊再起紛爭。

吳惠文現在雖然已經跟徐洪剛在工作上產生了不小的分歧,但她更希望看到的是江州市有一個團結穩定的***,市裡的主要領導走馬觀花地換,對一個地方的發展極為不利的。

片刻之後,吳惠文道,“薛源肯定是要抓的,誰也不能淩駕於法律之上,更何況這還是一起凶殺案,既然有了證據,那你們按規矩辦案就是,不過我提個要求,那就是這個案子要儘量壓低影響,同時,你們在抓人前要先跟徐市長彙報一下。”

吳惠文這麼說等於是拍了板,呂倩麵露喜色,對尤程東道,“尤局,那您去跟徐市長彙報,我這邊著手安排抓人。”

“呂倩同誌做事還真是雷厲風行。”吳惠文笑嗬嗬地看了呂倩一眼。

“她這是毛躁。”喬梁笑道。

“亂講,我看你淨拆我台了。”呂倩嬌媚地白了喬梁一眼。

吳惠文看到喬梁和呂倩親密的姿態,臉上神色莫名。

喬梁和呂倩、尤程東三人在跟吳惠文彙報完後,因為時間已經挺晚,幾人怕影響吳惠文休息,也冇再多呆,先行離開。

從吳惠文宿捨出來後,尤程東拿著手機皺眉道,“徐市長的電話關機了,打不通。”

“關機了?”呂倩愣了一下,馬上道,“那就先抓人再說,明天再跟徐市長彙報。”-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