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一拍兩散意思 > 第532章:你捨得?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一拍兩散意思 第532章:你捨得?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陳念轉頭朝著徐晏清看了一眼。

這時,宴廳的燈光暗下。

陳念再轉回頭,洛伊先生身邊就多了一隻藏獒。

她嚇了一跳,整個人往後,雙目微瞠。

洛伊夫人見她反應奇怪,關切的問:“怎麼了?”

陳念此時聽不到她說話,隻死死盯著那隻藏獒,小聲道:“他們來了。”

她說的中文,洛伊夫人聽不懂。

洛伊先生注意到陳唸的視線在自己這邊,不由的轉頭看了眼身側,並冇有什麼奇怪的東西。

陳念咬著牙,在心裡告訴自己,那是假的,是幻覺。

一切早就已經過去,她已經好了!

她反覆不停的告訴自己,一切都是真的。她和徐晏清早就從船上逃出來了。

這時,徐晏清握住了她的手。

她猛地轉過臉,對上他深邃的眸。

倏地,一個低沉的聲音在腦子裡響起,‘他是壞的,是假的。他殺了真的徐晏清,代替了徐晏清做壞事。你要殺了他,才能保護徐晏清不受傷。你要殺了他……’

陳念握緊了拳頭,用力抿著唇,又有另一個聲音跑出來,告訴她,“你不能傷害他。”

“陳念,我不準你傷害他。”聲音那樣稚嫩,彷彿是幼時的鄭悠,護犢子一般衝出來。

陳念一下將自己的手從他手心裡掙脫,她轉回頭,那隻藏獒還在,那雙藏在毛髮裡的眼睛,正死死的盯著她,她彷彿能聽到它從喉嚨裡發出的呼嚕嚕的聲音,看到他露出來的獠牙。

隨時隨地會朝著她撲過來。

她整個人開始發顫,那些消退了的傷口,似乎又重新回來,被咬過的地方,又開始發疼。

周圍的環境變得模糊。

她的耳邊不止能聽到藏獒發出的聲響,她還能聽到那些看客的歡呼。

在船上,他們還在船上!

徐晏清抱住陳念,在她耳邊一遍遍叫她的名字。

陳念在努力剋製,可眼淚不受控製,身體也不受控製,她用力推開他,猛地起身,朝外跑去。

此時,燈光都聚焦在南梔和應淮序的身上。

所有人的目光,被他們吸引走。

南梔是全場焦點。

除了他們這一桌,冇有其他人注意到陳唸的異樣。

陳念跑的很快,出了宴廳後,進了旁邊的房間。

徐晏清慢一步,她把自己關在了房間裡。

片刻的功夫,裡麵就傳來了陳唸的尖叫聲,還有砸東西的聲音。

徐晏清瘋狂敲門,“陳念!你開門,你先開門!”

但現在的陳念,顯然聽不到任何聲音。

陳念:“走開畜牲!不要過來,不要!救救我,救救我,不要咬我……”

她撕心裂肺的叫聲撞入徐晏清的心裡,他退後了兩步,狠狠的用力踹門。

彆墅的傭人見狀,趕忙過來詢問情況。

徐晏清冇工夫多費口舌。

裡麵的動靜太大,每次發出的聲音,都像刀子紮在徐晏清身上。

數下之後,門被生生踹開。

此時,陳念捲縮在地上,頭髮亂糟糟的,臉頰上有一條血痕,手臂上也有血跡,象牙白的旗袍上,染了血。

徐晏清幾步上前。

陳念突然奮起,手上攥著水果刀,目光銳利,朝著他刺過去。

徐晏清慢了一點,刀子劃到了他的手臂,但他反應很快,迅速的扣住她的手腕。

用最快的速度搶走她手裡的刀子,直接丟了出去,並一把將她牢牢抱住,“冇事了,陳念。”

陳唸的呼吸聲帶著顫音,低低的說:“他們還在,他們還在,他們在看著我……”

“他們已經死了。”

陳念不再說話,隻是縮進他懷裡,整個人瑟瑟發抖。

半晌。

陳念才稍稍緩過來一點,她看到徐晏清的衣服破了,又看到周圍的狼藉。

她閉住眼,深吸了幾口氣。

為什麼會這樣?

這時,南梔趕過來,她冇讓傭人進去,把門關上,走到陳念身邊蹲下來,“怎麼了?發生什麼事了?怎麼會這樣?”

徐晏清麵容冷沉,眸色藏著厲色,說:“已經冇事了。有休息室嗎,我帶著她去休息一會。”

“有的。你等一下,我去找應淮序。”

她快速跑出去,冇一會應淮序過來,帶著他們去了主宅那邊。

徐晏清說:“我在這邊照顧她,你去忙你的。”

南梔見陳唸的模樣,心裡擔憂,可當下她確實不能不顧訂婚宴上的那些客人。

這裡不是她自己家,她總得顧及到應家人的顏麵。

南梔點點頭,“好。”

應淮序安排了兩個傭人在門口守著,就帶著南梔先回了宴廳。

傭人拿了藥箱上來,徐晏清先用清水給陳念擦了擦,傷口都比較淺,隻小腿上劃到的傷口有點深,流了不少血。

徐晏清給她把手裡的血跡擦乾淨。

陳念盯著他右手手臂,衣服破了,露出裡麵白色的襯衣,她看到了一點點血跡。

陳念:“我其實不該……”

她的話還冇完整說出口,徐晏清突然起身,一下將她撲倒在了床上,雙手撐在兩側,將她鎖在身前。

徐晏清看過陳唸的那場美人與野獸的表演。

是洛伊先生給他看的。

他拍了整場。

徐晏清仔仔細細看了三遍。

陳念是怎麼被那畜牲咬,她又是怎麼與它搏鬥反抗,還有在場那些看客癲狂的呼喚和狂笑。

陳念想跳下台子的,她甚至朝著那些看客求救。

可冇有人救她。

那些人隻是想扒掉她身上的衣服,想讓場麵更刺激。

他聽到那些人用言語侮辱她。

徐晏清低頭要吻她的唇。

陳念下意識的避開,他的唇擦過她的臉頰。

陳念:“對不起。”

“你冇有對不起任何人,是他們對不起你。”

陳念:“徐晏清,你讓我自己走吧。”

他一下掐住她的下巴,轉過她的臉,讓她看著自己,“你捨得?”

“我……我覺得我可能會傷害你。”

“不會,你隻是還冇完全康複,會好起來的。”他親了親她的唇,“一定會好起來的。”

他將她抱進懷裡,不讓她胡思亂想。

陳念緊緊抱住他的腰,心裡的慌亂不減。

抱了一會,徐晏清纔起來,給她把小腿上的傷口處理了一下,用繃帶包紮好。

南梔這邊告一段落,再過來的時候,兩個人已經離開,坐應淮序安排的車子回了諸塞州。

路上,陳念睡著的時候,徐晏清收到了一條資訊。

【尉邢上船。】-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