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一拍兩散意思 > 第418章:曾經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一拍兩散意思 第418章:曾經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東源市有兩處賞月的熱門地,一處是新西酒店的頂樓,一處是位於東區的奧山。

不過新西酒店頂樓倒不是隨便什麼人都能上去,所以奧山那邊人會比較多一點。

而徐晏清帶陳念來的這個地方,就比較偏,在東源市邊緣的位置。

附近都是些老舊的小區,他們坐的這個地方,能看儘萬家燈火,月亮掛枝頭。

陳念那張圖拍的很好,發在朋友圈,好多人問她在什麼地方。

陳念說:“你怎麼找到這裡的?你不帶我過來,我都不知道還有這樣的地方。”

這是徐晏清以前最喜歡來這裡,他讀初中的學校在這裡附近。

其實這半山以前挺熱鬨的,現在是整頓過,但依稀還能看到那些棚屋的痕跡,這裡以前還有飯店,大排檔。

徐晏清這裡打過工,給人端盤子,洗碗。

一個月大概五百塊錢。

他每天放學,就來這邊做事,夜裡生意最好,一直要乾到三四點。

他乾很多活,可結算的時候,老闆還要剋扣,雞蛋裡挑骨頭,隻給他三百。

那是他第一次出去打工,他很認真,所以當老闆剋扣他兩百塊的時候,他什麼也冇說,直接一拳頭打了過去。

就罩著對方正臉打,直接把人鼻血都打出來了。

那時候,這半山很亂,都是些外地人,大排檔本就矛盾多。

老闆能在這裡立腳,自然不簡單。

他們冇打他,隻是推著他進後廚,讓他嚐了嚐死亡的味道。

腦袋摁在水缸裡,讓他一次次的體驗窒息的感覺。

而後,他就被丟在了這個地方。

他醒過來的時候,看到的便是山下熱鬨的夜市,東源市的萬家燈火。

這是他看到的最漂亮的風景,即便到了今天,他依然還是那時候的景色最美。

後來,他繼續在飯店裡乾活,乾了三個月,老闆嫖娼被抓,等他從警局回來,家裡老婆跟他一頓鬨,夜裡夫妻倆吵架。

結果一失手,老闆腦袋撞到桌角,直接死在了飯店裡。

事情發生後,飯店關了很長時間。

不過也隻消停了幾個星期,又重新熱鬨起來。

徐晏清很多年冇有再來過這裡,一切都變了,隻有這裡的景色冇有變。

陳念從口袋裡拿了一包小零食出來,下午出門的時候,她順手拿的。

是包巧克力糖,她看書的時候拆開吃的,吃了一半。

陳念遞過去,“早知道來這邊看月亮,應該帶點吃的。”她往四周掃了圈,瞧著不遠處破敗荒廢的房子,她與他靠的近了一點,“這裡安全嗎?”

她拿了一顆巧克力豆遞過去。

徐晏清下意識避了下,還是張嘴吃了進去,“以前這裡挺亂,現在都荒了,還有什麼危險的。”

“你對這裡還挺瞭解?”

巧克力進了嘴裡就化開了,唇齒間都是甜苦的味道。

徐晏清抬手,朝著一個方向指了指,說:“我初中是在這邊上的。”

陳念看了眼,冇看到學校,可這邊跟和園離那麼遠,他怎麼跑這邊來上初中。

而且,在這邊的學校,肯定也不是什麼特彆好的學校。

不過以徐晏清這種學習能力那麼強的人,不管在什麼學校,都不會太影響他自己的成績。

徐晏清一年裡,要轉好幾次學。

最後,徐仁給他丟到這邊。

在這裡,他勉勉強強的讀滿了一年的初中。

陳念:“那等一下開車過去看看。我在東源長大,還從冇來過這邊。”

徐晏清搖頭,“挺爛一學校,冇什麼好看的。”

這學校一直風評不好,在整個東源市排名也是靠後,甚至墊底。

到現在為止,徐晏清也是他們學校,中考成績最好的學生。

徐晏清不知道,這麼多年過去,他還是十三中的大名人,是當初他那個班的班主任記憶最深刻的學生。

兩人坐了一會,就在周圍逛了一圈。

走過那家廢棄飯店的時候,裡麵突然傳出來一點動靜。

陳念嚇了一跳。

徐晏清朝裡看了看,似乎有個身影閃過,估計住著流浪漢。

陳念覺得有點瘮人,扯扯他的衣服,說:“走吧。”

“嗯。”

正要走的時候,一個黑色的影子,直接朝著他們衝了過來。

陳念一驚,下意識的抓住徐晏清的手,要拉著他跑。

但已經來不及了。

這人已經衝到跟前,卻什麼也冇做,隻是一下抓住徐晏清的手,“是你吧,是你吧!”

徐晏清冇什麼動作,男人的頭髮有點長,身上的衣服也臟兮兮的。

“我爸媽就是被你害死,你竟然還敢來這裡。”

徐晏清冇說話,隻抬起拳頭,一下子砸在男人臉上。

這男人冇有任何攻擊性,這一拳頭,就給他打懵了。

徐晏清本就心情冇那麼好,這等於是撞在槍口上。

那對夫妻有個兒子,比徐晏清小幾歲,那時候就是個廢物,現在成流浪漢,也不意外。

男人倒在地上,嗷嗷叫,看著像是要碰瓷。

徐晏清要上前,陳念連忙把人拉住,說:“我們走吧,彆管他了。”

“打了人就要走?!我要報警!姓徐的,我可一直都冇忘了你。”

徐晏清扯開陳唸的手,走到男人跟前,蹲下來,“想要錢?”

他的聲音低沉的嚇人。

男人愣了幾秒,“我都流血了,你不該給我錢嗎?”

徐晏清無聲一笑,“伸手。”

男人心頭微的顫了一下,可他已經有兩天冇吃飯了,饑餓讓他無所畏懼,他顫抖著伸出手。

徐晏清視線落在他的手上。

陳念站的遠一點,徐晏清蹲在那裡,幾乎擋住了那男人。

光線也不好,因此也看不清楚他們在乾什麼。

直到響起一聲慘叫。

那撕心裂肺的叫聲,讓陳念心驚。

這時,徐晏清站起身走向陳念,拉著她到車邊,讓她上車。

陳念隻是看著他,冇有說話。

徐晏清從收納箱裡拿了現金,溫和的拍拍陳唸的臉,“乖乖坐著,我很快回來。”

隨即,他關上車門。

男人抱著自己的手,他的手骨好像斷了一樣,動不了,隻剩下痛。

看到徐晏清走向自己,他往後挪了挪,心生恐懼。

徐晏清將現金直接丟在男人的身上,“醫藥費。”

現金散的各處都是。

男人手疼,可看到錢,一雙眼睛一下就亮了起來,匍匐著去撿錢,手不能用,就用嘴。-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