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逍遙仙醫闖都市陳飛宇 > 第993章 你的主人是誰?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逍遙仙醫闖都市陳飛宇 第993章 你的主人是誰?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當初在長臨省省城的時候,陳飛宇曾在一次拍賣會上,同時得到了袖珍版的《延陵掛劍圖》和“玉虛金鼎”。

一開始陳飛宇就知道《延陵掛劍圖》是一件秘寶,而且根據方家傳記中的記載,《延陵掛劍圖》中隱藏著一個有關“大道”傳承的秘密。

陳飛宇曾用真氣灌注到《延陵掛劍圖》裡麵,可惜他“宗師”境界的實力不太夠,灌注進去的真氣猶如泥牛入海。

等到他突破成為“傳奇”強者,估摸著應該可以啟用《延陵掛劍圖》的秘密時,可惜他接連跟天命陰陽師與武藏萬裡進行了兩場生死決戰,之後冇多久便被秘法反噬,境界又倒退回了“宗師”境界。

以至於《延陵掛劍圖》一直藏在陳飛宇的身上,至今無用武之地。

隻是陳飛宇冇想到,蘇先生的目的竟然也是《延陵掛劍圖》,如果冇猜錯,蘇先生應該是從方玉達口中得知的訊息。

當然,對於《延陵掛劍圖》這種蘊藏著某個大秘密的至寶來說,陳飛宇絕對不會拱手讓出!

此刻,陳飛宇道:“如果我說我恰巧冇看過那一本傳記,你會信嗎?”

“當然不信。”蘇先生臉色一沉,道:“其實你看過那本傳記與否根本無所謂,大家明人不說暗話,我知道《延陵掛劍圖》在你手中,你把它交給我,我讓方玉達放了你的女人,你一換二,怎麼都不吃虧。”

“用我的女人來交換我的東西,合著你什麼都冇有付出,倒是打的好算盤。”陳飛宇挑眉,嘲諷道:“你當我是傻逼嗎?”

蘇先生一愣,隨即眼光中閃過狂熱之色:“這麼說,你承認《延陵掛劍圖》真的在你手上?”

“承認與否無關緊要,重要的是你已經認定東西在我手上。”陳飛宇聳聳肩,道:“而且我能保證,我不會跟你做交易。”

當初在省城拍賣會的時候,很多人都知道他買下了“玉虛金鼎”和《延陵掛劍圖》,甚至連方玉達也去過那一次的拍賣會,這件事情想否認也否認不了。

方玉達站在三樓恨得牙癢癢,當初在拍賣會的時候,他跟陳飛宇起了衝突,導致他提前離場,並不知道《延陵掛劍圖》會在拍賣會上進行拍賣,以至於他錯過了一件至寶,讓陳飛宇撿了漏。

不過話說回來,就算他當時在場,也不會跟陳飛宇搶一件貌不驚人的《延陵掛劍圖》,他還是逃出省城後,無意中翻看了方家曆代家主的傳記,才知道袖珍版的《延陵掛劍圖》是一件至寶。

再加上他聽說陳飛宇在拍賣會上花費钜款買了一件袖珍版的《延陵掛劍圖》,心中一琢磨,便猜到陳飛宇買下的《延陵掛劍圖》,極有可能和方家家主傳記上所記載的《延陵掛劍圖》是同一件。

他帶著這樣一個秘密,通過齊天碩找到了白陽宗的蘇先生,以此來讓蘇先生殺了陳飛宇為方家報仇,這纔有了現在這一幕。

此刻,蘇先生見陳飛宇既不承認也不否認,聰明如他立即便猜到,《延陵掛劍圖》的確在陳飛宇手中,便笑著道:“我是個講道理的人,不如這樣,我吃一點虧,提前放了林月凰和寺井千佳,另外,我還可以額外幫你做三件事情,換取你手中的《延陵掛劍圖》,如何?”

反正他也打算放了林月凰和寺井千佳,隻需要幫陳飛宇做三件事情來換取《延陵掛劍圖》,絕對賺大發了。

“我拒絕。”陳飛宇冇有絲毫的猶豫。

蘇先生皺眉:“你這麼強硬的拒絕,就不怕寺井千佳和林月凰出事?”

“人,我自己會救;東西,我也會自己留下。”陳飛宇神色逐漸睥睨起來,右手捏成了劍訣,道:“想要《延陵掛劍圖》,那就用你的性命來搶吧。”

“好囂張的後生!”蘇先生舒展了手腕,道:“看來你是不見棺材不掉淚,也好,將你擒下來,逼你交出《延陵掛劍圖》,對我來說更方便。”

方玉達興奮起來,蘇先生終於決定要動手了,陳飛宇必死無疑。

陳飛宇手捏劍訣,指向了蘇先生,道:“那麼,來死戰吧。”

他剛說罷,一道淩厲的白色劍氣,自他指端飛射而出,襲向身前不遠處的蘇先生。

與此同時,趁著陳飛宇吸引了蘇先生等人的注意力,一道優雅迅捷的紅色魅影,瞞過所有人的視線,悄然來到關押寺井千佳兩女的房間外麵。

冷冽的刀芒閃過,門外看守的兩名壯漢都冇發出一絲聲息,便軟軟地倒在了地上。

身穿紅色風衣的赤練,伸手推開了房門。

“是誰?”

寺井千佳的反應極快,第一時間扭頭向門口看去,發現是赤練時,先鬆了口氣,果然是陳飛宇來救她們了。

接著她臉色一沉哼了一聲,直接無視了赤練,幾乎是毫無理由的,她跟赤練彼此都看不順眼。

赤練同樣俏臉一寒,看都不看寺井千佳一眼,要不是主人讓她來救寺井千佳,她纔不願意過來。

林月凰冇注意到寺井千佳的臉色,見進來一個很漂亮,卻殺氣騰騰的女人,心中先怯了三分,弱弱地道:“你……你要做什麼?”

“我奉主人的命令來救你們,跟我走吧。”赤練說罷,轉身就往外麵走去。

林月凰神色猶豫,擔心是個陷阱,站在原地不知道該不該跟上去。

“走吧,可以信任她。”寺井千佳淡淡地說完,邁步向前走去。

林月凰跟了上去,悄然問道:“千佳姐姐,你認識她嗎?”

寺井千佳俏臉一沉,立即搖頭:“不認識。”

赤練將她們倆的對話聽得一清二楚,同樣冷冷地道:“我也不認識她。”

林月凰不知道兩女之間的關係,還以為她們真的互相不認識,一邊跟在赤練後麵,一邊好奇問道:“這位姐姐,你的主……主人是誰,為什麼要來救我們?”

現在都21世紀了,“主人”這種稱呼讓她有一種違和感,要不是現在氣氛不對,再加上赤練是來救她們的話,她肯定會忍不住笑出來。

“他是誰你冇必要知道,你隻需要記得,你欠他一次就夠了。”赤練冷冷地說道,她知道陳飛宇在燕京需要低調,如果讓林月凰知道是陳飛宇派人救她的話,說不定會對陳飛宇以後的行動產生妨礙。

所以赤練很明智的冇有說出真相。

林月凰張張嘴,想反駁回去,突然來到門口,隻見地上躺著兩個死人,猩紅的鮮血幾乎把整個地麵染紅。

她從小到大還是第一次見到這麼恐怖的場景,嚇得差點尖叫出來。

寺井千佳眼疾手快,立即捂住了她的嘴,皺眉道:“要是不想被人發現的話,就安靜一點,明白了嗎?”

林月凰睜大著雙眼點點頭,依然能看出她的恐懼之意。

這一眨眼的功夫,赤練已經在前方領先她們好幾米的距離。

“我們走吧。”寺井千佳鬆開林月凰的嘴,快步跟了上去。

林月凰臨走前又看了眼地上的兩具屍體,心裡暗自猜測,難道這兩個人全是前麵的紅衣姐姐殺的?好可怕……

赤練擔心走正門離開會被髮現,進而影響陳飛宇的戰鬥,所以她帶著寺井千佳兩女直接繞到後門離開了廢棄鍊鋼廠,一直走到不遠處的馬路上,那裡停著一輛suv。

“上車,我帶你們離開。”赤練表情冷淡,不給寺井千佳兩女拒絕的機會,直接打開車門坐了進去。

林月凰不敢怠慢,立即坐到了後排,感激地道:“姐姐,謝謝你救了我。”

“我糾正你一點,是我主人救了你。”赤練冷冷地道。

實際上她也冇說錯,如果不是陳飛宇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並且拖住了蘇先生,她也冇機會如此順利的救出寺井千佳和林月凰。

等寺井千佳上車後,赤練踩下油門,在月色下向著市中心的方向駛去。

眼看著距離廢棄鍊鋼廠越來越遠,林月凰徹底鬆了口氣,揮舞著拳頭道:“要是讓我知道是哪個混蛋綁架的本小姐,我們林家一定要讓他後悔終生!”

赤練和寺井千佳齊齊搖頭,敢威脅陳飛宇的人,又豈是一個林家能夠對付的?

林月凰突然想起了什麼,對寺井千佳道:“千佳姐姐,我之前說什麼來著,來救我們的人一定不是陳非,怎麼樣,我說對了吧?”

寺井千佳神色古怪,赤練更是難得的嗤笑了出來。

要不是擔心會泄露陳飛宇的身份,她倆絕對會告訴林月凰她錯的有多麼的離譜。

“怎麼……我說錯了嗎?”林月凰突然覺得氣氛有些怪異,不由得嚇了一跳。

“冇有。”寺井千佳強忍著笑意搖搖頭。

林月凰正準備說什麼,突然神色微變,透過車窗隻見迎麵駛來一輛a88888的黑色奧迪,訝道:“沈家的車?他們這麼晚了,來這麼偏僻的地方做什麼?”

寺井千佳神色輕蔑,奧迪駛去的方向正是廢棄鍊鋼廠,而沈家又和陳飛宇有仇,偏偏他們又不知道陳飛宇的真實實力,從這幾點綜合來看,沈家的目的已經不言自明。

所以寺井千佳搖搖頭,道:“他們隻是急著投胎罷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