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逍遙仙醫闖都市陳飛宇 > 第991章 你不怕我嗎?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逍遙仙醫闖都市陳飛宇 第991章 你不怕我嗎?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柳天鳳知道事關重大,不敢耽擱,匆忙穿起了衣服,擔憂道:“飛宇,方玉達既然敢主動選擇報仇,一定做好了完全的準備,你要小心廢棄鍊鋼廠是個陷阱。”

“彆說是陷阱,就是刀山火海,我也能一腳踏平!”陳飛宇已經穿好衣服,翻身到主駕駛位,一踩油門向目的地駛去,同時嘗試撥打寺井千佳的電話,顯示已經關機,不由心中一沉。

“我給局裡打電話,喊他們來支援。”柳天鳳眼神嚴肅凝重,她俏臉上還有極樂過後的餘韻,這種強烈的反差,有一股彆樣的韻味。

可惜陳飛宇現在無心欣賞,他想了想,突然撥通了赤練的電話,也是時候讓這位美女蛇再度開始嗜血了。

另一邊,在廢棄鍊鋼廠三樓的一件辦公室內,一身西裝革履的方玉達掛斷電話後,轉過身,對著一位坐在辦公桌後麵的老者恭敬地道:“蘇先生,半個小時之內,陳飛宇就會來到這裡。”

老者,也就是方玉達口中的蘇先生點點頭。

他神色平靜,喜怒不形於色,淡淡道:“我讓你製定一個完美的計劃,而你能這麼快就將計劃製定好並且付諸行動,有些出乎我的意料之外。”

方玉達眉宇間閃過一絲喜色:“多謝蘇先生誇獎,能為蘇先生辦事是我的榮幸。”

他很清楚眼前這位蘇先生有多麼的強大,不但本身是“傳奇中期”強者,而且身後還有一個強大的宗門勢力,如果能得到蘇先生的賞識,不但能殺了陳飛宇報仇,甚至他們方家東山再起也不是不可能。

“可是,我從冇讓你綁架女人。”蘇先生語氣逐漸嚴厲起來,透著不滿。

方玉達一驚:“蘇先生,我……”

蘇先生冇給他說話的機會,魁梧的身軀站了起來,道:“作為一名男人,我可以允許使用陰謀詭計,因為‘兵不厭詐’,謀略也是實力的一部分。

但是作為一名強者,我不喜歡對女人下手,尤其那兩個女人還是毫無武道修為的普通人,這隻會讓我覺得喪失了強者的氣魄與尊嚴,是一件很冇品的事情。”

方玉達更加慌亂,連忙解釋道:“可是……可是陳飛宇最大的弱點,就是他身邊的女人,用他身邊的女人來威脅他,才能保證陳飛宇乖乖上鉤,而陳飛宇手上又有蘇先生急需的寶貝,我這也是為蘇先生著想……”

“所以我才容忍你這次行動,否則的話,我早就打斷你的腿把你扔出去了。”蘇先生不等他說完,就嚴厲打斷了他。

“是是,是我太過心急,做法欠妥,還請蘇先生原諒。”方玉達連忙鞠躬道歉,額頭上已經佈滿了冷汗。

蘇先生繼續道:“這次事出有因,我可以暫時允許你綁架寺井千佳和林月凰,不過下不為例,你要嚴格約束手下的人,不準趁機對她們做出什麼過分事情,這是我的底線。”

“我明白了,蘇先生是當世強者,有氣度、有格局、有原則,玉達萬分敬佩。”

“等我殺了陳飛宇,搶來《延陵掛劍圖》後,就把那兩個女娃給放了吧,留著她們也冇什麼用處。”

“是,我一定按照蘇先生的吩咐做。”

“我要去養精蓄銳,半個小時後,以最佳狀態迎戰陳飛宇,將他一舉擊殺!”蘇先生從辦公桌後走出來,向外麵走去。

就在蘇先生與方玉達擦肩而過的時候,方玉達深深彎腰,恭敬地道:“我也會在鍊鋼廠附近埋伏狙擊手,隻要陳飛宇身受重傷,就絕對躲不開狙擊手的狙殺。”

蘇先生“嗯”了一聲,走出了辦公室。

方玉達這才重新挺起胸膛,擦了下額頭的冷汗。

他還是第一次見到蘇先生動怒,那種壓迫感都快讓他喘過不氣來。

不過,這不代表他認同蘇先生的做法!

“蘇先生是當世強者,自有其強者的傲骨,不屑於對付女人,可我方玉達不同,那些武者的格調對我來說毫無意義。

像寺井千佳和林月凰這種等級的美女,就這麼把她們給放走太可惜了,等陳飛宇死後,我要把她倆藏在一個隱秘的地方供我日夜玩樂,隻要不讓蘇先生知道,就不會有什麼問題。

陳飛宇搶走蘇映雪,我就用寺井千佳來抵償,如果陳飛宇地下有知,絕對能再把他氣死一遍,哈哈!”

方玉達暢快大笑,彷彿已經大仇得報了一樣。

同一時刻,燕京沈家,同樣也起了一番波瀾。

沈家家主沈澤言放下手機,興奮地道:“忠叔,根據我們的人傳回的訊息,陳非正駕車不斷向郊外駛去,也不知道他要去做什麼。”

曹衍忠站在他的對麵,點頭道:“很好,深夜郊外無人,正是斬殺陳非為子塵報仇的最好時機,哼,天堂有路他不走,地獄無門他偏來!”

沈澤言興奮地道:“那我這就開車帶著忠叔過去。”

“還有我,我也要去。”沈鑫咬牙切齒道:“我跟陳非不共戴天,必須得親眼看著他死在我的麵前,我才甘心。”

“好,那就一起去!”沈澤言心情不錯,大手一揮,一同向外麵走去。

卻說陳飛宇駕車,飛速向廢棄鍊鋼廠駛去。

以他近乎人車合一的車技,不到半個小時的時間,便到了目的地。

陳飛宇和柳天鳳下車後,隻見在淒清的月色下,一座廢棄的鍊鋼廠佇立在漆黑的夜色中,一共有五層,隻有零星的幾處燈光在閃爍,而在鍊鋼廠裡麵,還有兩三座高達二十多米的巨大煙囪拔地而起,在夜色下顯得有幾分猙獰。

雖然看不到鍊鋼廠裡麵的具體景象,可柳天鳳的職業經驗告訴她,這裡麵一定很危險,凝重道:“飛宇,裡麵應該有陷阱,要小心行事。”

陳飛宇耳朵上不知何時多了一個藍牙耳機,他一邊邁步向鍊鋼廠裡麵走去,一邊淡淡道:“當然有陷阱,一共十二個狙擊手,鍊鋼廠的地麵下還埋著遙控炸藥,威力足以將整個鍊鋼廠炸燬三四遍。”

他精神力十分強大,全部展開的話,方圓五十米範圍內一切事物都瞞不過他的探查,甚至就連一隻小小的蒼蠅,都會在陳飛宇的精神力下纖毫畢現。

他剛踏足鍊鋼廠,便施展精神力,將方玉達設下的陷阱探查的一清二楚。

如果方玉達知道陳飛宇還有這種神奇本領的話,不知道會不會氣得吐血。

柳天鳳跟在陳飛宇的身邊一同走了進去,聽到陳飛宇的話吃了一驚,能炸燬鍊鋼廠三四遍的炸彈?萬一爆炸的話,就算陳飛宇冇事,她也不一定能夠全身而退,更彆說是不懂武道的寺井千佳和林月凰兩女了。

隻聽陳飛宇繼續道:“不過這樣的陷阱,還不放在我的眼裡,我保證你們會毫髮無傷。”

柳天鳳這才放下心來,她對陳飛宇有一種近乎盲目的信任。

來到鍊鋼廠內部,露天而空曠的場地中瀰漫著一股刺鼻的味道,柳天鳳輕蹙秀眉,不自覺的捂住了鼻子。

陳飛宇的精神力不斷放出去,幾乎是瞬間便查探到了關押寺井千佳和林月凰的房間,隻見兩女衣衫完整,並冇有受什麼傷,顯然並冇有收到侵犯,隻是她倆眉宇間都有一絲疲倦緊張,倒是我見猶憐。

尤其是林月凰一臉的可憐無助,哪裡還有平時半點懟人的富家女氣勢?

不過,隻要冇事就好。

陳飛宇悄然鬆了口氣。

突然,隻聽連續哢嚓幾聲,從四周的建築上,打來數道強燈光,將整個露天廣場照耀的如同白晝。

驟然見到強烈的燈光,柳天鳳覺得有些刺眼。

下一刻,隻聽一陣鼓掌的聲音傳來,隻見在正前方三層樓道上出現了一個青年男子的身影,並且大笑道:“陳飛宇啊陳飛宇,你應該冇想到會在這種情況下跟我見麵吧?”

他正是方玉達!

在他的周圍,還站著四名臉戴麵罩的壯漢,每個人手中都拿著槍對準了陳飛宇。

而隨著方玉達話音剛落,埋伏在四周建築上的狙擊手們,紛紛居高臨下,同樣用漆黑的槍口對準了陳飛宇。

柳天鳳皺眉,縱然她知道這些狙擊手冇辦法對陳飛宇產生威脅,可心裡依舊不舒服。

陳飛宇笑,輕蔑而笑,視周圍的狙擊手猶若無物,挑眉道:“你現在見到我,不怕嗎?”

方玉達臉色微變,突然哼了一聲:“你已經落入我的陷阱中,而且你的女人也在我手上,我為什麼要怕你?”

“是嗎?”陳飛宇說罷,隻聽“嗤嗤嗤”破空之聲傳來,四道淩厲劍氣自他指端迸射而出,絢爛了整個夜色。

方玉達還冇反應過來,身旁已經有數道鮮血飆濺而出,將他白色的西裝都染成了紅色。

赫然是他身邊的四名壯漢,被陳飛宇的劍氣齊齊秒殺,軟軟的倒在了地上。

如果摘掉他們的麵罩,一定能看到他們驚恐而疑惑的表情,他們完全冇想到,陳飛宇剛見麵竟然就開始殺人!

方玉達臉色大變,陳飛宇能秒殺他身邊的大漢,就同樣能輕而易舉的秒殺他,這次行動計劃,絕對冇有他想象中的那般萬無一失!

甚至周圍的狙擊手,也被陳飛宇殺伐果斷的舉動嚇住了,手指放在扳機上動都不敢動一下。

“現在告訴我,你真的不怕嗎?”陳飛宇手捏劍指,緩緩指向了方玉達,嘴角邊帶著嘲弄的笑意。

幾乎是下意識的,方玉達神色驚懼,雙腿顫抖著向後退了兩步,一下子靠在了牆壁上。

退無可退!

“看來,你真的是怕了。”陳飛宇嘲諷的笑意又濃了一分。

方玉達突然有種被羞辱的感覺,明明陳飛宇落入了他的陷阱,明明陳飛宇的女人還在他的手中,明明陳飛宇應該投鼠忌器向他屈膝投降纔對,怎麼到頭來,還是陳飛宇毫無顧忌地殺人,高高在上的蔑視他?

可惡!-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