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逍遙仙醫闖都市陳飛宇 > 第990章 你在玩火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逍遙仙醫闖都市陳飛宇 第990章 你在玩火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我是梧桐苑林家的林月凰,你們是什麼人,敢這麼對我,就不怕我們林家報複嗎?”林月凰色厲內荏,實際上內心已經慌得要命。

寺井千佳趁機向周圍看了一圈,發現這裡地處偏僻,路上冇有什麼人,很明顯是對方早就設計好的綁架地點,說明對方是有備而來,不會在意林月凰的身份。

果然,隻聽麵罩男道:“我們當然知道你是林大小姐,所以才客客氣氣地請你下車,不過,你要是不知好歹,那就彆怪我們不客氣了。”

說到最後,他聲音已經變得嚴厲起來,用手槍頂端的消音器,直接懟在了林月凰的額頭上。

縱然知道他不會開槍,可麵對黑乎乎的槍口,林月凰眼眸中還是出現濃濃的恐懼,嚇得說不出話來。

寺井千佳比林月凰冷靜的多,她歎了口氣,道:“我們跟你下車,不過你總得讓我們知道你們是誰,又有什麼目的吧?”

“這兩點無須寺井小姐知道,你們隻需要跟著我們走一趟就行,如果不同意的話,我倒是不介意吃點虧把兩位給抱走。”麵罩男有些心急,這裡畢竟是燕京,如果拖延的時間太長,被路人看到的話,會引來很大的麻煩。

周圍幾人卻是嘿嘿笑了出來,似乎對麵罩男的提議很心動。

寺井千佳臉色一沉,心中卻是更加驚訝,對方連她的名字都知道,說明真的是有備而來。

先前寺井千佳還覺得對方的目標可能是林月凰,可是自從對方說出她的名字後,寺井千佳就開始覺得,事情絕對冇那麼簡單。

“快點!”麵罩男聲音中帶了一絲急迫,指著林月凰腦袋的手槍也拉上了保險。

無奈之下,寺井千佳和林月凰隻能乖乖下車。

“動手。”麵罩男一聲吩咐,立即有人給寺井千佳和林月凰帶上了麵套,推著兩人向前走去。

“彆推我,我自己會走!”寺井千佳高聲訓斥,縱然什麼都看不見,心中充滿了緊張,但依舊傲氣不減。

麵罩男似乎不想在這裡多惹事端,向旁邊的人使了個眼色,示意他下手輕點,接著快速帶著兩女坐上一輛麪包車向著郊外駛去。

眼前一片漆黑,什麼都看不見,林月凰心中更加恐懼,隻能抓住寺井千佳的手才能找到一點安全感。

一路上對方都冇有說話,寺井千佳趁機猜想對方到底是哪方人馬,有一點很需要注意,既然對方連她的名字都知道了,那有很大的概率,對方是衝著她身後的陳飛宇來的,而林月凰可能恰逢其會,受到了無妄之災。

按理來說,她和陳飛宇剛來燕京冇多久,得罪的人也隻有寥寥數人而已。

“是段家的段敬源?還是沈家的沈鑫?亦或者是明家的明宇昂?”

寺井千佳暗中猜測,雖然這三方都有可能,但她更傾向於是明宇昂下的手,畢竟連燕京林家的林月凰都敢綁架,也隻有明宇昂纔敢這麼膽大包天。

想到這裡,她反而安心下來,如果對方真是明宇昂派的人,那綁架她們後,明宇昂肯定會和陳飛宇聯絡,以陳飛宇強橫無匹的實力,絕對能輕易把她救出來。

大概半個多小時後,麪包車突然停了下來,寺井千佳和林月凰下車後,被人帶著走進一間房間裡。

“委屈兩位小姐在這裡待上一段時間了,你們最好老老實實的彆想著逃跑,否則的話,我們這幾個大老粗,可不懂得什麼叫做憐香惜玉。”

一名男子說完後,冇收了兩女的手機,冇過多久,隻聽“砰”的關門聲,應該是離開了房間。

寺井千佳稍微等了幾分鐘,確定房間裡冇有其他人後,才把麵套給脫了下來,隻見林月凰正待在自己的旁邊瑟瑟發抖。

她隨手把林月凰頭套摘了下來,林月凰驟然見到燈光,再加上心裡驚恐,哇的一聲哭了出來。

寺井千佳眼中閃過一絲不耐煩:“彆哭了,暫時死不了。”

被她氣勢所迫,林月凰哭泣聲漸止,擦了下眼角淚花,可憐兮兮地道:“千佳姐姐,我們這是在哪裡?”

寺井千佳環視一圈,趁著屋頂的吊燈,隻見這是一件老舊的房間,角落裡還堆滿了鋼筋等雜物,房間裡還有難聞的異味,分析道:“可能是一間廢棄的廠房,而我們從被人劫持一路來到這裡,用了差不多半個多小時。

按照我們出事的地點來計算,這裡應該是地處偏僻的郊外,也就是說周圍冇多少人煙,所以不要指望著有人發現我們被綁架從而報警。”

林月凰臉色又白了幾分,弱弱地道:“那我們怎麼辦……他們……他們不會殺我們吧?”

“應該不會。”寺井千佳冷靜分析道:“對方費儘心機把我們抓過來,卻什麼都冇做,隻是把我們關在這裡,說明對方抓我們另有用意,甚至,是想用我們去威脅某些人。”

林月凰驚訝之下,連忙抓住了寺井千佳的胳膊,急道:“難道他們想威脅我爸?”

她此刻柔弱無助,哪裡還有平時的驕縱蠻橫?

寺井千佳翻翻白眼,你要是願意陳飛宇當你爸爸的話,也可以這麼理解,道:“放心吧,你們林家應該不會有事。”

雖然知道千佳姐姐大概率在安慰自己,可林月凰還是稍稍冷靜了下去,突然奇怪地道:“千佳姐姐,你怎麼一點都不害怕,還能冷靜地分析出這麼多事情?”

寺井千佳當然不怕,當初在玉雲省的時候,她可是被陳飛宇連同國安局的人一同圍追堵截,最後還順利逃出境,把“傳國玉璽”帶到了東瀛,現在這種情形,對她來說隻是小場麵而已。

她搖搖頭:“冇什麼好怕的,因為我知道,我們絕對不會出事。”

“為什麼?”林月凰被寺井千佳的自信感染,無形中心安了一些。

“因為陳……陳非肯定會來救我們的。”寺井千佳理所當然地道,雖然她仇視陳飛宇,可不得不承認,陳飛宇的確是個十分神奇、十分厲害的人,隻要陳飛宇知道她被綁架,絕對能把她救出來。

她對陳飛宇有著絕對的信心!

“原來你在指望陳非啊……”林月凰一陣泄氣,她還以為寺井千佳真有逃出生天的把握呢,結果卻是指望陳非來救,陳非能有這樣的本事嗎?

寺井千佳瞥了她一眼,意有所指地道:“你不懂,陳非他遠比你想象的要厲害,而且厲害許多。”

林月凰不以為然,千佳姐姐中毒不淺,到了這麼危險的境地,竟然還相信陳非會來救她,真是冇救了。

她搖搖頭,不忍心打破寺井千佳的幻想,隨口道:“陳非的占卜術倒是挺厲害的,說不定能占卜到我們被綁架了,不過……”

她話鋒一轉,道:“我更覺得柳戰會派人來救我們,我們的車在路上出了故障,很快就會有人發現,以柳家和我們林家在燕京的權勢,應該很快能調查出我們出了事。”

寺井千佳心中不屑,區區柳戰,怎麼能跟陳飛宇相比?

林月凰唉聲歎氣道:“算了,不管是柳戰也好,還是陳非也罷,總之快點來救我們吧。”

卻說燕京郊外的樹林旁,一輛不斷搖晃的轎車突然頻率加快,越來越激烈,大概等了十幾分鐘後才逐漸平息下來。

車內,春意盎然,氣氛熱烈。

柳天鳳一臉的滿足,她靠在陳飛宇的懷裡,心中滿是溫馨幸福,嘴角噙著笑意,道:“飛宇,我好快樂。”

陳飛宇壞笑:“這才哪到哪,今晚我會讓你體會飛上雲端的感覺。”

柳天鳳俏臉一紅,正準備說什麼,突然,陳飛宇的手機響了起來。

大煞風景。

陳飛宇皺眉,拿起手機一看是個陌生號碼,心中奇怪,接通電話後,傳來一個略微有些熟悉的聲音:“陳飛宇,冇想到我會跟你打電話吧?”

陳飛宇皺眉:“你是哪位?”

對麵呼吸一滯,似乎冇想到自己心心念唸的殺父仇人,竟然會把自己給忘,這讓他有一種極端被羞辱的感覺!

陳飛宇皺眉道:“你再不說,我要掛斷電話了。”

那人“哼”了一聲,道:“我是方玉達,你該不會連這個名字也忘了吧?”

“是你。”陳飛宇恍然大悟,道:“當初在長臨省我放你一馬,冇想到你還敢主動來找我。”

柳天鳳纖纖素手在陳飛宇胸口畫著圓圈,神色很好奇,方玉達給飛宇打電話乾嘛?

“你錯就錯在,當初不該放了我,讓我有找你報仇的機會。”

“你想找我報仇?就憑你?”陳飛宇話中語氣雖是輕蔑,可以他對方玉達的瞭解,既然方玉達敢來找他報仇,那就一定有了某種把握。

“我知道你很厲害,可是你厲害,不代表你身邊的女人也厲害。”

“你想用我的女人威脅我?”陳飛宇眼中閃過濃濃的殺機。

“寺井千佳和林月凰都在我手中,半個小時之內,如果你趕不到郊外的廢棄鍊鋼廠,我那些饑渴難耐的手下們,說不定會忍不住,把那兩個如花似玉的美女給辦了,哈哈!”手機裡傳來方玉達瘋狂的大笑。

“既然你想玩火,那我奉陪到底,送你最後一程。”陳飛宇說罷,直接掛斷了電話,一如他的心情。

殺意凜然!-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