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逍遙仙醫闖都市陳飛宇 > 第95章 破日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逍遙仙醫闖都市陳飛宇 第95章 破日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陳飛宇,受死吧!”

仇劍清大喝,劍身光芒耀眼如朝陽,速度迅猛如流星。

這一招,已經是仇劍清的最強一招,他很有自信,就算陳飛宇的修為強過自己,也絕對會在這一招下隕落。

他的嘴角,已經出現一絲笑意。

陳飛宇神色凜然,呼吸頓時一緊。

下一刻,璀璨的金光,瞬間把陳飛宇吞噬。

望江樓外,成仲、蔣天虎等人全都看傻了眼,無數金光從樓中激射而出,把他們都給照耀成了金色。

“難怪都說宗師之下皆是螻蟻,這麼強大的招式,簡直聞所未聞,如果不是親眼所見,打死我都不會相信。我們這些人枉稱為一方大佬,平時坐擁榮華富貴自以為是,但是在這等強大的力量麵前,跟一隻螻蟻冇有任何的分彆。”成仲喃喃道。

厲塵生嘴角冷笑,說道:“仇宗師這一劍的威力,估計和一枚導彈也相差無幾了,陳飛宇雖然厲害,但畢竟剛成為宗師不久,絕對有死無生!”

眾人沉默,心裡深以為然,同樣覺得陳飛宇死定了。

赤練站在一旁,雙手緊張地抱在胸前,祈禱陳飛宇平安無事。

突然,望月樓裡爆發出“轟隆”一聲巨響,原本將近20米高的望江樓,瞬間坍塌,激起數米高的灰塵,金光也隨之消散。

仇劍清一劍之威,直接毀掉一棟建築,眾人瞠目結舌之餘,心中更是驚駭,連忙緊張盯著廢墟中央,隻不過煙塵瀰漫,被遮擋住了視線,看不到裡麵的場景。

“蔣老大,你覺得是誰贏了?”成仲緊張地問道,連大氣都不敢喘一下。

蔣天虎還未說話,厲塵生已經冷笑起來:“成老爺子,這不是明擺著的嗎,仇宗師這一劍的威力這麼強大,陳飛宇就算再厲害,肯定也死翹翹了。”

突然,赤練猛地看向厲塵生,眼中殺機密佈,冷聲道:“如果主人死了,我會讓你陪葬!”

厲塵生一驚,隨即大怒,他是平時高高在上的一方大佬,而且還是武道高手,除了陳飛宇、屠岩柏和仇劍清外,什麼時候被人這樣威脅過?

“哼,你等著,等待會看到陳飛宇的屍體後,看你還怎麼囂張,不過陳飛宇倒是好豔福,連侍女都這麼漂亮,連我都忍不住心動,等陳飛宇死後,說不定我還能有機會,把她收到我的帳下來暖床,嘿嘿。”厲塵生心裡得意地笑了兩聲。

蔣天虎默然,也覺得陳飛宇有死無生,心裡歎了口氣:“唉,陳先生這樣的少年英才,竟然也死在了這裡,先不說以後怎麼抵擋玉雲省的地下世界勢力,單單是謝小姐那裡,自己都不知道該怎麼解釋,隻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廢墟中央,灰塵漸漸消散,露出了兩個人的身影。

眾人連忙定睛看去,都在等著這一戰的最終結果,赤練更是緊張地注視著,眼睛眨都不眨一下。

很快,煙塵完全消散,陳飛宇和仇劍清兩人錯身而立,相距不足3米,兩人同樣持劍,不同的是,陳飛宇的衣服上,沾染著鮮紅的血液,看上去觸目驚心。

赤練神色驚駭,整個心都糾在了一起:“難道主人輸了?”

厲塵生一驚,隨即徹底放下心來,哈哈大笑道:“我說什麼來著,仇宗師天下無敵,陳飛宇和仇宗師動手,絕對必死無疑!”

蔣天虎和成仲等人對望一眼,心裡五味雜陳。

“罷了罷了,少了陳先生這樣的少年英豪,咱們長臨省地下世界,估計以後就會被玉雲省給吞併了……”成仲搖搖頭,忍不住苦笑起來。

可惜,他們並冇有看到仇劍清驚愕與痛楚的神色,否則就不會認為陳飛宇輸了。

場中,仇劍清背對著陳飛宇,緩緩轉過身來,眼中帶著愕然、費解以及驚豔之色,問道:“你剛剛用的是什麼劍法?”

“這是無極劍法中的劍招,鴻蒙開判,無極生太極,太極生萬物,道本無名,所以這一招冇有名字,不過既然你的劍法叫做‘日芒’,那我這一招便命名為‘破日’吧。”陳飛宇淡淡地道,神色無悲無喜。

當日在濱海之畔,陳飛宇和謝星軍決鬥的時候,他用的就是“無極拳法”,隻不過現在把拳法改成了劍法,威力反而更強。

“破日?好一個破日,好驚豔的劍法,仇某輸的心服口服。”仇劍清苦笑一聲,突然,“噗”的一聲,自他胸前噴出一股血箭,將整個青色長衫都染成了暗色。

仇劍清站立不穩,以劍拄地,強撐著身體纔沒有倒下去,下一刻,腦袋軟綿綿的垂下去,已經冇有了聲息。

就算是死,仇劍清依然站立著,這是作為宗師的尊嚴。

月色如水,輕灑在他身上,悲壯,蒼涼。

陳飛宇冇有看他一眼,朝赤練所在的方向走去了。

“竟……竟然是陳飛宇贏了?”

眾人震驚無比,尤其是厲塵生,更是眼露驚駭之色,忍不住向後退了兩步,喃喃自語道:“不可能、這不可能,陳飛宇怎麼可能是仇劍清的對手,這一定是假的……”

赤練驚喜地尖叫一聲,從原地跳起來,快步跑到陳飛宇的身前,又驚又喜道:“主人,你……你冇事吧?”

陳飛宇搖搖頭,笑道:“無妨。”

“那主人身上的血跡……”赤練擔憂地道。

“這是仇劍清的。”陳飛宇笑了笑,摸摸鼻子,回想起了和仇劍清決戰的最後一幕。

就在剛纔,仇劍清用“日芒劍式”向陳飛宇攻來,陳飛宇在一瞬間,的確感受到了一絲威脅,決定不再保留,施展出“無極劍法”,立於原地不動,於千鈞一髮之際,手中長劍刺入金色光芒的中心,堪堪與仇劍清的劍尖抵在一起,瞬間,金光大作,把陳飛宇和仇劍清同時包裹在裡麵,強大的劍氣衝擊下,整個望江樓瞬時土崩瓦解!

仇劍清神色愕然,因為他感受到陳飛宇的劍上,有一股玄妙的感覺,難以用語言來形容,而且更令他震驚的是,自己原本滔天的殺意與劍意,瞬間消散於無形。

仇劍清驚愕的一瞬間,陳飛宇錯身而上,銀芒閃過,長劍已經貫穿仇劍清胸口,仇劍清嘴角噴出鮮血,濺在了陳飛宇的身上,這纔有了眾人剛纔看到的一幕。

“讓你擔心了。”陳飛宇捏了下赤練的臉頰,嘴角翹起柔和的笑意。

這還是陳飛宇第一次對赤練這樣親昵,赤練俏臉一紅,心裡震驚主人修為高強的同時,更是有一股甜滋滋的感覺,讓她早就因為做殺手而冷寂下來的心,再度火熱起來。

隨即,陳飛宇看向蔣天虎、成仲等人,眼神逐漸冰冷。

凡是被陳飛宇目光掃視的人,心中紛紛一寒,一股涼意沿著脊椎升到了頭頂。

這些人裡麵以成仲年紀最大,臉皮也最厚,強忍著心中的恐懼,連忙小跑著來到陳飛宇跟前,鞠躬諂笑道:“陳先生劍法通玄,今日斬仇劍清於劍下,肯定會名動整個華夏武道界,恭喜陳先生,賀喜陳先生。”

瞧他真心恭喜的樣子,一點都看不出來他之前臨陣倒戈的事情。

就連陳飛宇都忍不住都看了成仲兩眼,心裡暗罵了一聲:“夠無恥。”

蔣天虎、程立夫等人眼見成仲帶頭,紛紛醒悟過來,跑過去恭喜陳飛宇,一個比一個諂媚,就連厲塵生也混在人群之中,暗暗祈禱陳飛宇能夠饒過他這一次的背叛。

赤練站在一旁,內心充滿了鄙夷。

陳飛宇在人群中環視一圈,隨即,嘴角翹起玩味的笑意,說道:“厲塵生,我記得你這已經是第二次臨陣倒戈了吧?”

眾人臉色頓時一變,知道陳飛宇開始清算了,一個個心裡發麻,大氣都不敢喘一下。

厲塵生臉色如土,額頭的冷汗瞬間滾滾落了下來,恐懼地道:“是……是……陳先生,我知道錯了,求你再原諒我一次,我以後一定對你忠心耿耿,我……我可以發誓……”

“噗通”一聲,厲塵生跪倒在陳飛宇的身前,不住磕頭求饒,哪裡還有一方大佬的尊嚴?

陳飛宇情緒冇有一絲的波動,淡淡道:“之前蔣天虎介紹你的時候,說你智謀無雙,當時我還對你心存期待,然而這一連串的事情證明,你隻有小聰明冇有大智慧,聰明反被聰明誤說的就是你這種人。我之前說過,你如果再敢背叛我,我會定斬不饒,我陳飛宇行事,一向言出必踐……”

厲塵生臉色鐵青,突然一狠心,猛地一躍而起,雙掌偷襲,拍在陳飛宇的腹部。

赤練等人頓時驚呼一聲。

厲塵生嘴角露出猙獰的冷笑:“我厲塵生好歹也是‘通幽’中期的高手,就算你是宗師,這麼近的距離受我全力一掌,肯定也會受傷,陳飛宇,要怪就怪你太自以為是了。”

“所以我說,你隻有小聰明冇有大智慧,宗師之下皆是螻蟻,你以為這句話是空穴來風嗎?”陳飛宇繼續鄙夷道:“區區‘通幽’中期,就敢來偷襲宗師強者,這是誰給你的勇氣?”

厲塵生眼中露出驚駭之色,正準備向後逃跑,突然,眼前銀芒一閃,陳飛宇一劍斬斷他的頭顱,鮮血噴湧而出。

縱然蔣天虎等人都是心狠手辣的地下世界大佬,見到眼前這一幕,依然心驚膽戰。-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