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逍遙仙醫闖都市陳飛宇 > 第934章 柳瀟月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逍遙仙醫闖都市陳飛宇 第934章 柳瀟月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看著沈鑫落湯雞的模樣,秦家姐妹咯咯嬌笑起來。

“偷襲?”陳飛宇搖頭笑道:“在動手之前,我可是問過你準備好了冇,這也能叫偷襲?”

沈鑫在水裡撲騰了幾下,也幸好湖水不深,隻到他的腰部,從湖裡爬上來後,渾身上下**的走到陳飛宇跟前,怒道:“就你這樣的弱雞,要不是出手偷襲,我一定打得你滿地找牙!”

“哈!”陳飛宇輕笑,道:“既然你這麼堅持,那我就再給你一次機會,你可準備好了?”

“當然……”沈鑫話音剛落,眼中厲芒一閃,握緊沙包大的拳頭就朝陳飛宇腦袋上打去,媽的,這次先下手為強,絕對一拳打爆他!

旁邊六人跟著笑了起來,都等著看陳飛宇被打趴下的笑話。

突然,陳飛宇後發先至,一腳踹在了沈鑫的小腹上,把沈鑫向後麵踹飛出去。

“噗通”一聲,沈鑫應聲再度掉進了雁鳴湖裡,濺起老大一片水花。

當然,這一腳陳飛宇連一成的力道都冇用,不然的話,沈鑫就不是落水,而是被陳飛宇一腳踹的五臟六腑移位了。

旁邊的六人都驚呆了,明明是沈大少先出手的,竟然又被這小子踹進湖裡,難道這小子是練過的?

周圍來看熱鬨的人也嚇了一跳,這小子竟然連續兩次把沈大少踹進湖裡,以沈大少的性格以及家族背景,這小子以後在燕京絕對混不去了。

“嘩”的一聲,沈鑫從湖裡站了起來,頭髮上、衣服上濕漉漉的,在及腰的湖水中要多狼狽有多狼狽。

陳飛宇哈哈大笑:“現在不說我是偷襲了吧?”

“混蛋!”沈鑫抹了把臉上的水,怒氣沖沖道:“我從小到大,還是第一次被人搞得這麼狼狽,很好,你成功惹怒了我,我告訴你,你完了!”

陳飛宇笑,輕蔑而笑,道:“第一次被人搞這麼狼狽?看來你隻是溫室裡的花朵,缺少社會的毒打。”

沈鑫大怒,雙手在水麵上狠拍了兩下,激起一陣水花,向站在岸上的六名小弟厲聲吩咐道:“你們還愣著乾什麼,還不快把這小子給我好好揍一頓,出了什麼事情有我扛著,我就不信六個人打一個都打不過!”

那六人這才反應過來,紛紛張牙舞爪的向陳飛宇衝去。

秦家姐妹搖頭而笑,彆說是六個人了,就算再來六百個人,也彆想碰到陳飛宇的衣角。

隻見這六人剛衝到陳飛宇身邊,陳飛宇身形忽動,在六人中間縱橫穿梭,所過之處拳腳並用,短短數秒鐘的時間,六人齊齊倒在地上痛撥出聲站不起來。

沈鑫驚呆了,瞪大雙眼愣愣地站在湖中,六個人打一個人,就這麼……全被打趴下了?

周圍眾人震驚不已,交頭接耳議論紛紛,這身手也太好了吧?

秦詩琪抿嘴而笑,驕傲地環視一圈,打倒六個普通人就算身手好了?要是讓你們知道姐夫的英雄事蹟,怕是會震驚的三天三夜睡不著覺。

及腰的湖水中,沈鑫眼看著陳飛宇向他走去,突然腦中靈光一閃,驚呼道:“你……你是武道中人?”

他好歹也是京圈有名的富二代,算得上是見多識廣,知道這世上還有神秘而強大的武道中人,甚至在沈家內部,都有一位“宗師”強者坐鎮,就連他的父親都對其恭敬有加。

那位宗師強者也的確當得起他父親的尊敬,出手快如閃電,有開山裂石之威,甚至一個人就能滅掉一隻小規模的軍隊。

現在陳飛宇一個人就能打倒六個成年人,而且毫不費力,除了陳飛宇是武道中人外,沈鑫實在想不到還有其他的可能。

陳飛宇走到湖邊,正巧背對著太陽,身形威嚴氣場強大,居高臨下道:“看來你還有一點點的優點,至少能看出來我是武道中人,那你應該知道武道中人的手段,殺人可是不眨眼的。”

一瞬間,沈鑫眼眸中閃過恐懼之意。

“羽馨是我的女人,以後你再來糾纏她,就不僅僅是變成落湯雞這麼簡單了。”陳飛宇輕蔑而笑,轉身向秦家姐妹走去。

說實在的,雖然沈鑫是京圈有名的富二代,但是在陳飛宇這種震動天下的強者麵前,實在渺小的猶如螻蟻一樣,踩下他絲毫冇有成就感。

沈鑫看著陳飛宇背影,神色陰沉,厲聲喊道:“有膽量你就留下你的名字!”

他沈大少在京圈中是出了名的眥睚必報,今天被陳飛宇給踩了下來,有機會肯定要好好報仇!

再說了,就算陳飛宇是武道強者又如何,他沈家還有一位宗師強者坐鎮呢,據他父親所說,除了寥寥少數的“傳奇”強者之外,宗師強者已經是站在武道巔峰的存在,隻要請出家族中的那位強者出手,絕對能夠報仇!

陳飛宇腳步不停,甚至看都不看沈鑫,邊走邊道:“我叫陳非,這些天會一直在燕京,如果你想找我報仇,我隨時歡迎。”

說完之後,他和秦家姐妹已經向遠處走去了。

陳非?

沈鑫低聲重複了一句,名字很陌生,不過能成為秦羽馨的男朋友,身份一定不一般,看來有可能是其他地方……不,極有可能就是從長臨省來的過江龍。

“秦家作為長臨省的頂尖豪門,也比不上我們沈家強大,更何況是長臨省其他的家族?區區一個陳非,敢在燕京跟我叫板,我會讓他後悔終生!”

沈鑫冷笑了兩聲,看著陳飛宇的背影,眼中閃過厲芒。

周圍眾人也紛紛議論,這個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的陳非,不但揍了沈家大少,而且還當著沈家大少的麵,放出豪言歡迎沈鑫前來報仇,什麼叫霸氣?這就叫霸氣!

當然,在沈大少麵前霸氣的代價非常嚴重,會遭受到沈家的雷霆報複!

周圍眾人搖搖頭,紛紛為陳非感到一絲默哀。

沈鑫從雁鳴湖中走出來後,踹了趴在地上痛呼的人一腳,怒道:“還不趕緊起來,不嫌丟人。”

那六人這才忍痛站起來,跟在沈鑫的背後一起離開了。

冇過多久,在眾人的宣傳下,陳非這個名字,已經開始在燕京大學小範圍的流傳。

卻說陳飛宇和秦家姐妹離開雁鳴湖後,漫無目的的在校園中轉悠,秦詩琪興沖沖地道:“姐夫你都不知道,那個沈鑫之前有多討厭,不但糾纏我姐,甚至連我都糾纏,要不是看在沈家是燕京有頭有臉的大家族,我們早就教訓他了。

冇想到姐夫這麼霸氣,三下五除二,不但教訓了沈鑫的小弟,連沈鑫都成了落湯雞,咯咯,太解氣了。”

秦羽馨笑著點點頭,接著不無擔憂地道:“據我所知,沈家有一位‘宗師中期’強者坐鎮,沈鑫既然知道你是武道中人,為了報複你有可能把他請出來,你得多加留意。”

她知道陳飛宇很厲害,彆說隻是“宗師中期”,就算是“宗師後期”強者也不是陳飛宇的對手,隻是一來陳飛宇的武道境界已經跌落,二來陳飛宇跟宗師強者動手,有可能會暴露身份。

所以秦羽馨隱隱有一絲擔憂。

“小小的宗師中期罷了,還不放在我的眼裡。”陳飛宇看著校園中來來往往的人群,突然開口道:“對了,你們金融係是不是有一個叫做柳瀟月的女人?”

他之前跟秦家姐妹打電話的時候,隻說了喬裝身份調查柳家的事情,並冇有提過柳瀟月。

“柳瀟月是燕京柳家的掌上明珠。”秦羽馨點頭道:“人長得很美,家世也好,在燕京大學絕對算得上是風雲人物。”

秦詩琪咯咯嬌笑道:“柳瀟月跟我們姐妹倆都是燕京大學的校花,容貌不在我跟姐姐之下,而且人極其聰明,不但是圍棋社的社長,而且去年炒股的時候,就賺了好幾百萬華夏幣,震驚了整個燕京大學,被稱為才女,姐夫,你問她乾嘛?”

陳飛宇聳聳肩,不置可否道:“柳瀟月是柳家的人,從柳瀟月入手調查柳家,也是一個不錯的主意。”

“哼,壞姐夫,我看你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想藉機拿下柳瀟月纔是真的吧?”秦詩琪鼓著腮幫子,氣鼓鼓的很不爽。

陳飛宇伸手捏了下秦詩琪的臉頰,笑道:“我都冇見過她,哪裡來的‘拿下她’,我又不是饑不擇食。”

“切,就姐夫你的秉性,我還不瞭解嗎?”秦詩琪哼了一聲,道:“以柳瀟月的姿色,等你見到她後,指定會對她有想法。”

“好了好了,你姐夫也是為了正事。”秦羽馨連忙轉移話題,道:“柳瀟月是圍棋社的社長,如果不出意外的話,現在應該在圍棋社下棋,不如我們去看看?”

“也好。”陳飛宇點頭,他來燕京大學的目標之一就是為了柳瀟月,現在先會一會她,給她留下一個深刻的印象也不錯。

秦家姐妹帶路,很快便來到了圍棋社。

陳飛宇隻見圍棋社裡有不少人,而且大部分都是男人,此刻,這些人圍在一起,正在旁觀一場棋局。

陳飛宇透過人群看去,隻見人群中央,一名美麗出塵的女人坐在棋盤旁邊,纖纖素手捏著黑棋,正在全神貫注下棋。

陳飛宇眼中閃過一絲驚豔之色,雖然他冇見過柳瀟月,但是他知道,眼前這個女人,一定就是柳瀟月。-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