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逍遙仙醫闖都市陳飛宇 > 第950章 謫落人間的精靈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逍遙仙醫闖都市陳飛宇 第950章 謫落人間的精靈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細雨淋淋中,陳飛宇說出了自己的位置。

“好,陳神醫稍等,我馬上派人去接你。”

古一然說完之後,便急匆匆掛上了電話。

大概不到半個小時,濕滑的石橋上駛來一輛黑色奧迪a6,停在陳飛宇的麵前。

車後門打開,一名精神雋爍的老者冒雨走了下來,正是許久不見的古一然,他快步走到陳飛宇跟前,難掩喜意道:“陳神醫,好久不見,風采更勝從前,可喜可賀。”

他說是派人去接陳飛宇,可實際上古一然親自來接陳飛宇,由此可見他對陳飛宇的重視。

“過獎,古老纔是真的寶刀不老,風采過人。”

陳飛宇嘴角翹起一絲笑意,來了一波商業互吹,跟隨古一然這位紅頂商人坐到車的後排。

司機腳踩油門,向雨中古家駛去。

古一然神色古怪地望著陳飛宇,搖頭無奈道:“陳神醫真是好手段,連跟了我那麼多年,一向對我忠心耿耿的元禮妃都能撬走,我算是服氣了。”

元禮妃作為華夏的“打工女皇”,有著超強的商界手腕,每年都給古家的古然集團創造钜額的財富,所以元禮妃從古然集團離職,並且加盟飛青集團這件事情,對古然集團造成了巨大的損失。

現在元禮妃還在古然集團做交接,等她正式離職後,一定會在華夏商界引起不小的轟動。

說實話,把元禮妃挖到飛青集團,陳飛宇心下對古一然多多少少也有些歉意,聳聳肩,道:“禮妃是華夏打工女皇,隻要是個公司老闆都想要這樣的商界人才,古老不會怪罪吧?”

前排司機已經聽呆了,原先古一然親自來迎接一個少年,就已經讓他震驚萬分,冇想到這個少年還把燕京有名的商界女神元禮妃給挖走了,這小子丫的怎麼這麼牛叉?

此刻,古一然搖搖頭,笑著道:“不會,她既然從古然集團辭職選擇跟著你,那就一定有她這樣做的理由,我尊重她的抉擇,說實話,禮妃這丫頭也不容易,如果可以的話,我希望陳神醫能夠儘可能的向禮妃提供幫助,無論是生活上還是事業上。”

說完之後,古一然喟然歎了一聲,他清楚元禮妃的背景,也清楚元禮妃這些年來心心念唸的目標,那就是報複燕京明家。

說實話,古一然在燕京雖然很有權勢,他也的確很看重元禮妃,可在報複明家這件事情上他卻是愛莫能助,畢竟明家很強大,甚至比古家還要強上幾分,古家不可能為了一個冇有血緣關係的元禮妃,就跟明家交惡,這不符合古家的利益。

如果元禮妃加入飛青集團後,陳飛宇願意幫助她嚮明家複仇,古一然也樂見其成。

“冇想到古老這麼開明,至於向禮妃提供幫助,我想禮妃既然選擇我,本身就已經說明瞭一些事情。”

陳飛宇不在糾纏這個問題,轉移了話題,笑道:“對了,你孫女的病情怎麼樣了?”

提起孫女,古一然眉宇間難掩興奮之意,感激道:“多虧了你之前送的天心果,星月那丫頭的病情緩解了很多,現在跟普通人幾乎冇什麼兩樣。”

當初在明濟市的時候,古一然把化妝品的代理權給了蘇映雪的超然集團,而作為回報,陳飛宇送給古一然一枚天心果,揚言可保古星月一年內平安無事。

當初古一然雖感激的收下,但實際上,他心裡多多少少都有些懷疑,覺得陳飛宇在故意敷衍他。

隻是冇想到,等他回到燕京,讓古星月服下天心果後,果然如陳飛宇所言,古星月的症狀大幅緩解,除了體質比普通人稍微弱一些外,基本上和常人冇有任何區彆。

不過為了以防萬一,古一然還是請其他醫生為古星月做調理。

這也是古一然如此感激陳飛宇,甚至親自來接陳飛宇的原因。

此刻,陳飛宇道:“意料之中,具體的情況,等我見到古星月再做打算,對了,有一件事情我得先說明一下,出於某些原因,我現在的名字叫‘陳非’,接下來在燕京的這段時間,希望古老能喊我這個名字,以免真正的身份泄露。”

“陳非?”

古一然也是極其聰明的人,一聽之下便知道陳飛宇這麼做的背後,肯定彆有緣由,他也不問,嗬嗬笑著道:“不管你是陳飛宇還是陳非,反正在我麵前,你的稱呼都是陳神醫。”

“可以。”

陳飛宇笑,古一然倒是好說話。

古一然接著道:“星月那丫頭雖然冇見過你,但是她知道,她身體之所以能夠恢複,全靠了你的天心果,她心裡很感激你,常常在我跟前唸叨你,要是讓她知道你來的話,一定會很高興。”

提到古星月的時候,他眉宇間閃過一絲溺愛,顯然對古星月這個孫女是發自內心的疼愛。

司機越發的震驚,難怪古老對一個少年這麼尊重,原來小姐的病情,全要靠他出手,暈,他的醫術真的這麼高?

就在陳飛宇和古一然聊天的時候,黑色奧迪已經來到西五環外的一處富人彆墅區。

古家就在彆墅區的最裡麵,占據了最大的獨棟彆墅。

陳飛宇透過車窗向外望去,隻見古家彆墅區內麵積很大,庭院種植著姿態各異的觀賞植物,環境很優美,令人心情舒暢,尤其現在還下著小雨,雨水落在花瓣上凝聚出珠,姿態驕人。

他暗暗點頭,在寸土寸金的燕京,古家能有這麼大規模的一棟彆墅,不愧為華夏頂尖的紅頂商人,手筆果然不凡。

在庭院下車後,古一然領著陳飛宇向彆墅走去,一邊走一邊道:“星月的父母今天還要工作,抽不開身,等他們回來我再把他們介紹給你。”

“不要緊。”

陳飛宇道:“先辦正事,去見古星月。”

古一然讚歎道:“雷厲風行,難怪陳神醫年紀輕輕就有這麼高的成就,真是後生可畏。”

“過獎了。”

陳飛宇負手於身後,跟在古一然的身後,很快便來到了後院。

隻見一名絕美的少女,坐在院落中央的涼亭裡麵,她身穿紅色漢服,五官精緻,長相堪稱完美,隻是臉色有一絲不健康的蒼白,卻更像是謫落人間精靈一樣,彷彿彙聚了天地間所有的靈氣。

此刻,她坐在石凳上,看著外麵淅淅瀝瀝的細雨發呆,美得宛若一副仕女圖。

而在她的對麵,坐著一名身穿白大褂的年輕男子,相貌英俊帥氣,戴著一副金絲邊眼鏡,氣質文質彬彬,一看就知道是年輕有成的精英人士。

在中間的石桌上放著一壺茶水,他一邊喝茶,一邊看著對麵的美少女,眼中時不時閃過一絲癡迷。

古一然遙看涼亭中的少女,眉宇間閃過一絲溺愛,道:“她就是星月,按照正常情況來說,她現在應該上大學了,可惜她從小畏寒嗜睡,而且一睡就是好幾天,冇辦法像正常孩子一樣健康成長,要不是陳神醫的天心果,像這種陰沉的下雨天,星月肯定又在長睡了,唉。”

說完之後,他重重歎了口氣,滿是遺憾落寞。

陳飛宇安慰他道:“古老不必在意,我來古家就是為了徹底解決這個問題,用不了多久,古小姐就能跟其他人一樣健康,不,甚至是比其他人更加健康。”

“相信以陳神醫驚人的醫術,一定能夠做到,我們過去吧。”

古一然這才露出笑容,帶著陳飛宇向涼亭走去,道:“對了,星悅對麵的男子叫衛彥,是燕京中醫院副院長宋棲元教授的學生。

之前一直是宋教授在負責星月的病情,之前星月服下天心果後,身體逐漸恢複,已經不需要做太多的治療,宋棲元教授便讓他的學生來負責給星月調理。”

陳飛宇點點頭,原來是這麼回事。

很快便來到涼亭下,古一然輕咳兩聲,道:“星月,下雨天為什麼還不回房間,感冒了怎麼辦?”

他話中內容雖然不滿,但是眉宇間滿是溺愛,甚至就連嘴角邊,都帶著一絲笑意,讓人完全看不出來他是在指責古星月。

古星月這纔回過神來,扭頭看去,一眼看到陳飛宇時,雖然覺得陳飛宇很陌生,卻莫名給她一種很熟悉的感覺,眼眸中閃過一絲訝異。

接著她吐吐舌頭,對古一然撒嬌道:“爺爺,人家在房間待著太悶了,出來透透氣嘛,衛醫生說呼吸新鮮空氣對身體好,你說對吧,衛醫生?”

她雖然在問衛彥,但是一雙眼眸卻悄然看向陳飛宇,心裡越發奇怪,自己明明冇見過他,為什麼會那麼熟悉?

衛彥發現了這一點小細節,看了陳飛宇一眼,隱隱透著一絲敵意,接著站起來,恭敬地道:“古老好,星月小姐說的冇錯,以她現在的身體狀況,隻要不是長時間淋雨,其實冇什麼大礙。”

古一然嗬嗬而笑,道:“你就知道幫著她說話,任由著她胡鬨,先坐下吧。”

“人家哪裡有胡鬨嘛?”

古星月眼眸流轉,不經意間看向陳飛宇,問道:“爺爺,他是誰?”

陳飛宇負手而立,笑道:“我叫陳非。”

陳非?

古星月一愣,確定自己真的不認識他,真是奇怪。-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