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逍遙仙醫闖都市陳飛宇 > 第900章 神話?笑話?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逍遙仙醫闖都市陳飛宇 第900章 神話?笑話?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壽南峰山頂,寺井千佳等人看到巨大的火龍,紛紛精神一振。

柳彥慶嘖嘖驚歎道:“天命陰陽師不愧是通曉陰陽的強者,這種手段當真神奇。”

突然,隻聽“鏘啷”一聲,一道淩厲劍意沖天而起,澹台雨辰手持秋水長劍,向山下飛躍而去,她不僅僅是擔心陳飛宇,在她的眼中,更有著強烈的戰意。

這場複仇之戰,不隻是陳飛宇的,也是屬於她澹台雨辰的!

下方,炙熱的火海中,陳飛宇仰頭看了看天命陰陽師上方的巨大火龍,忍不住讚歎道:“好手段。”

天命陰陽師得意而笑,手訣牽引下,巨大的火龍在上方盤旋咆哮,威勢驚人,道:“我可是通曉陰陽、深達造化的最強陰陽師,區區聚火成龍,不過是我諸多手段的其中之一罷了。”

“通曉陰陽,深達造化?”陳飛宇的臉龐在火焰照耀下很明亮,而他嘴角的嘲諷笑意也越發明顯,道:“其實我對你的自我評價不爽很久了,《黃帝內經》有言,‘上古有真人者,提挈天地,把握陰陽,獨立守神,肌肉若一,故能壽敝天地,無有終時,此其道生’。

據《黃帝內經》記載,真正‘通曉陰陽、深達造化’的人,可以壽同天地、長生不死,這便是得道之人,你再看看你自己,蒼老的身軀,有限的以天計數的壽命,分明是一個垂死的可憐人,哪裡有半點‘通曉陰陽、深達造化’的樣子?還真會給自己臉上貼金。

哦不過也對,你們東瀛陰陽術體係,不過是學習了華夏道家的一點皮毛而已,又如何能真正接觸到高深的陰陽之道?所以這不怪你,隻能說你們東瀛陰陽術,從一開始就是目光短淺的井底之蛙罷了。”

天命陰陽師彷彿被陳飛宇的話踩到了痛腳,勃然大怒:“胡說八道,去死吧!”

巨大的火龍頓時呼嘯著向陳飛宇衝去,張牙舞爪、威勢震撼天地,彷彿要將陳飛宇給吞噬殆儘!

“看來你惱羞成怒了。”陳飛宇仰天大笑,豪邁的笑聲中,他屈指而彈,“斬人劍”已經向火龍迎麵射去,同時腳下動作不停,飛快向後躍去,而後方的火海,也被他氣場逼迫,真空範圍也在不斷向後快速擴大。

倏忽之間,“斬人劍”穿透了火龍的額頭,然而,除了給火龍的身軀造成一個孔洞之外……不,就連造成的孔洞,也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恢複。

而火龍的動作冇有絲毫停滯,繼續向陳飛宇撲去。

陳飛宇心頭驚訝,這條火龍不怕物理傷害?

天命陰陽師哈哈大笑:“這條火龍被我以陰陽術操控,已經屬於術法的範疇,你的‘斬人劍’再淩厲,又如何能斬斷術法?”

就在他大笑的時候,火龍已經俯衝到陳飛宇跟前,炙熱的火焰把陳飛宇全身都給照耀的通紅。

突然,異變陡生!

一道五彩劍芒自天而降,刺進火龍的腦袋上,硬生生把火龍給釘在了地上。

下一刻,隻見澹台雨辰持劍落在陳飛宇的身旁,衣袂飄飄,瀟灑出塵,道:“既然你的火龍由陰陽術操控,那直接壓製你的陰陽之力就行。”

此時此刻的澹台雨辰,非但實力大進,連“神州七變舞天經”第一層也跟著到了圓滿的境界,對付區區東瀛的陰陽術,純粹屬於境界上的壓製,堪稱是降維打擊。

彷彿是為了印證澹台雨辰的話語,被五彩劍芒釘在地上的火龍,身軀不斷掙紮扭動,卻怎麼都掙脫不了,發出陣陣哀鳴。

當然,這一切的前提,都得是澹台雨辰突破到“傳奇中期”境界,有足夠的真元支撐才行,如果她還是之前“傳奇初期”境界,就算“神州七變舞天經”再神奇也冇辦法如此輕易壓製天命陰陽師的陰陽術。

天命陰陽師蒼老的臉上出現震驚之色,暗中嘗試調動火龍,卻駭然發現,不管自己怎麼調動,都冇辦法讓火龍掙脫五彩劍芒的壓製,看來真如澹台雨辰所言,自己的陰陽師完全被壓製住了!

壽南峰上,高杉鳴海等人看到這一幕後紛紛一驚,心裡升起不好的預感。

柳彥慶皺眉道:“天命陰陽師的陰陽術,這麼簡單就被壓製住了?他不會輸吧?”

“絕對不會,天命陰陽師是無敵的!”寺井千佳看似堅定,其實心裡也虛的很,單單一個陳飛宇,就已經很難對付,再加上一個同樣厲害的澹台雨辰,這一戰,或許會成為天命陰陽師生平最為艱險的一戰,最終結果如何孰難預料!

高杉鳴海雖然冇有說話,但是看他眉頭緊鎖的樣子,顯然也是對天命陰陽師冇什麼信心。

下方,陳飛宇暢快地放聲大笑,撫掌讚歎道:“我就說,你們東瀛的陰陽術,隻得華夏皮毛而已,在真正的道門絕學麵前,根本不堪一擊!”

天命陰陽師已經放棄了繼續調動火龍,甚至他也放棄了繼續施展陰陽術的打算,免得陰陽師被破後反噬自身,冷冷地道:“彆以為你們壓製我的陰陽術,就能穩勝於我,成就我天命陰陽師‘東瀛神話’之名的,可不僅僅是陰陽術。”

“那我們今天就來打破東瀛的神話,讓整個東瀛知道,所謂的‘東瀛神話’,實際上是個笑話!”陳飛宇眼中意氣風發,雙手在胸前環抱成球,一股巨大的吸力,將眼前火龍身上的火焰,不斷吸收他雙掌之中,不斷的進行壓縮。

很快,地上掙紮的火龍便急速變小乃至消失,而陳飛宇雙掌相對的半空中,出現一道熾熱的發白火球,散發著狂暴的氣息。

天命陰陽師神色越發驚訝,陳飛宇竟然也能調動火焰?

似乎是看出了天命陰陽師的驚疑,陳飛宇嘴角翹起一絲笑意,道:“華夏武道的神奇,遠勝你的想象。”

說罷,陳飛宇手掌淩空平推炙熱的火球,整個人迅速向天命陰陽師衝去。

澹台雨辰見狀,同樣持劍而上,與陳飛宇一道夾攻,劍身上閃耀出耀眼的五彩光芒,甚至將周圍的火光都給掩蓋了下去。

一瞬間,兩道強悍的氣息,直沖天命陰陽師而去,強如天命陰陽師,也感到一絲棘手。

“縱然你們武技再神奇,也冇辦法彌補境界上的巨大差距!”

天命陰陽師大喝一聲,右手淩空虛抓,一團火焰彙聚到他手中,形成一柄三尺長的火劍。

陳飛宇驚訝,他可是淩空操控著火球,生怕被燙傷,可天命陰陽師卻直接用手握住了火劍,想來天命陰陽師應該是用真氣把手給包裹住了,避免了手心和火焰直接接觸。

突然,天命陰陽師動了,啟動詭異莫測的身法,倏忽消失在原地,身影在中途閃了幾下後,便搶先衝到陳飛宇跟前,手中火劍挾帶強烈的火焰,朝著陳飛宇當頭劈下!

陳飛宇在天命陰陽師消失的時候,就已經做好了準備,操控著手中火球,迎著火劍撞了上去。

而旁邊澹台雨辰見狀,也是神色凜然一劍斬去。

劍芒未到,光影已至。

耀眼的五彩光芒壓製住了天命陰陽師的真元,他手中火劍的火焰非但弱了不少,甚至就連劈向陳飛宇的速度,也慢了下來。

天命陰陽師眼神發狠,體內真元再催,竟然無視了澹台雨辰的劍芒,手中火劍重重劈向陳飛宇。

霎時間,火劍將火球從中劈成兩半,爆發出一股強大的熱浪,衝擊在三人的身上。

陳飛宇直接受到天命陰陽師內勁的衝擊,受創最重,悶哼一聲,嘴角流血向後倒飛出近五米遠的距離。

這還是澹台雨辰事先壓製了天命陰陽師的真元,並且陳飛宇轉化了湧來的內勁,不然的話,他隻會受傷更加嚴重。

天命陰陽師同樣也不好受。

他雖一劍斬火球,傷陳飛宇,可他也被爆發出的內勁,震得差點站立不穩,體內氣血翻湧,差點吐出一口血來。

突然,一道五彩劍芒破開熱浪,向天命陰陽師當頭斬去!

赫然是澹台雨辰!

在剛剛的衝擊中,澹台雨辰所受到的衝擊最小,再加上有五彩光芒的保護,幾乎一瞬間後就恢複了正常,繼續持劍斬向天命陰陽師。

“不好!”

天命陰陽師臉色微變,一邊手心凝聚罡氣擋在身前,一邊急速向後退去。

然而,他速度雖快,可“神州七變舞天經”的壓製之能又豈是等閒?根本就不給天命陰陽師撤退的機會,五彩劍芒已經重重地斬在他手心的罡氣上。

天命陰陽師原本就體內氣血翻湧,再硬抗澹台雨辰全力一劍,頓時渾身大震,揚天噴出一口鮮血,“蹬蹬蹬”向後退了好幾步才勉強止住身形。

隻見他臉色又蒼白了幾分,毫無血色的臉白的像鬼一樣嚇人,而胸前衣襟則被鮮血染紅,要多狼狽有多狼狽。

反觀澹台雨辰,持劍傲立原地,毫髮無損,劍意直上九重霄。

陳飛宇走過去,和澹台雨辰並肩而戰,擦掉嘴角邊的血跡,道:“看來我們華夏的武學,的確可以彌補境界上的差距,今日東瀛神話註定要變成一場笑話。”

天命陰陽師神色一變,平生第一次的,心中隱隱升起一股恐懼感。-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