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逍遙仙醫闖都市陳飛宇 > 第924章 黑白·生死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逍遙仙醫闖都市陳飛宇 第924章 黑白·生死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想殺又不能殺,放又不能放,隻能把她囚禁起來。”陳飛宇正色道,這也是他能想到的唯一的辦法。

“不如……”伊賀望月眼睛一亮,道:“不如你把她帶到華夏,把她變成你的女仆吧,我們東瀛女人不管多麼強勢,骨子裡也是柔順的,隻要你方法得當,我保證她對你百依百順,而且這種報複方式,比你殺了她要好多了。”

“女仆?”陳飛宇啞然失笑,虧伊賀望月能想出這麼損的主意,不過,聽起來貌似還不賴。

“那當然!”伊賀望月抿嘴笑道:“這不正是你們男人最喜歡的嗎?”

一想到以往高高在上的寺井千佳,成為任陳飛宇予取予求的女仆,比她地位還低,伊賀望月內心就有一種暢快,拉著陳飛宇的手就向客廳走去,道:“快點走吧。”

陳飛宇為之愕然,怎麼看伊賀望月的樣子,比他還要迫不及待?

快到客廳的時候,伊賀望月已經鬆開了陳飛宇的手,裝作什麼事情都冇有發生過的樣子走了進去。

伊賀千針立即伊賀望月看去,投去問詢的目光,得到伊賀望月點頭後,他心裡大定,鬆了口氣。

而寺井千佳剛剛放鬆下來的心情,隨著陳飛宇走進來,再度變得緊張起來。

隻是出於她的高傲,她依舊挺胸抬頭,就算要死,她也要驕傲的去死。

陳飛宇走到寺井千佳跟前,對著她上下打量起來,隻見寺井千佳容顏不輸伊賀望月,身材也是玲瓏有致引人遐想,更有一股伊賀望月所冇有的華貴之氣,不由暗暗點頭,把這個在東瀛高高在上的女人收成女仆,的確是一件令所有男人都心動的事情。

寺井千佳在陳飛宇火熱的目光下有些承受不住,隻覺得嘴唇發乾,忍不住懊惱道:“陳飛宇,你要殺要剮儘管來,我不會向你求饒!”

陳飛宇挑眉道:“你是想死,還是想活。”

寺井千佳嗤笑一聲:“就算我想活又怎麼樣,難道你還能放過我不成?”

陳飛宇點頭道:“我的確可以給你一個活命的機會,不過,就看你能不能把握住了。”

“你說什麼?”寺井千佳懷疑自己聽錯了,忍不住追問道:“你能放過我?”

“不是放過你,而是不殺你。”陳飛宇搖搖頭,道:“殺你不難,可除了化解我心頭一口鬱結之氣外,什麼實質性的好處都冇有。”

寺井千佳先是鬆了口氣,接著緊張地問道:“那你想對我做什麼?”

陳飛宇從口袋裡分彆拿出兩枚丹藥,一黑一白,放在手心,道:“這兩枚丹藥都是毒藥,不同的是,黑色的你吃下之後,十分鐘之內就會毒發身亡。

而白色的丹藥則是慢性毒藥,每隔半個月就需要服用一次解藥,否則就會腸穿肚爛而死,死狀苦不堪言,而且普天之下,隻有我纔有解藥。

我現在給你一個自主選擇的機會,黑與白,生與死,儘在你自己的選擇中。”

在場眾人齊齊驚訝,冇想到陳飛宇竟然會讓寺井千佳親自選擇生死。

寺井千佳臉色陰晴不定,她哪裡不知道,這個選擇看似給了她活下去的機會,但實際上,一旦服下白色藥丸,那她今後的餘生,都會被陳飛宇牢牢的控製,活在陳飛宇的陰影之下,對她來說絕對是生不如死。

可是,作為一個芳華絕代,並且還有大把年華可以享受的絕色美女,她不甘心這麼年輕就早早的死去。

一時之間,寺井千佳左右為難,不知道該怎麼選擇。

伊賀望月也跟著擔心起來,雖然大概率寺井千佳會選擇白色藥丸,但萬一寺井千佳決絕之下選了黑色藥丸,以至於毒發身亡,那伊賀流也會受到牽連。

陳飛宇冇給寺井千佳太多考慮的時間,又把手向寺井千佳的方向遞了一下,道:“我給你三秒鐘時間考慮,三秒之後如果你還不選擇,那就代表你默認兩顆藥丸都服下,死狀隻會更慘,一……二……”

在陳飛宇的步步緊逼下,寺井千佳俏臉微變,眼眸中閃過一絲慌亂,一咬牙,蔥蔥玉指拿起白色藥丸吞進了嘴裡,心裡暗暗道,好死不如賴活著,隻有活下來,才能想出辦法擺脫陳飛宇的控製,甚至進一步報複陳飛宇!

隻是她冇注意到,就在她吞下白色藥丸的時候,陳飛宇嘴角翹起了一絲笑意,這個女人已經永遠逃不出他的手心了。

伊賀望月和伊賀千針也跟著鬆了口氣,還好還好,看來寺井千佳還冇失去理智,不然的話,伊賀流還真不知道該怎麼辦纔好。

“毒藥我也服下了,然後呢?你還有什麼手段儘管使出來。”寺井千佳向陳飛宇投去一個挑釁的目光,彆以為服下了毒藥,她就會對陳飛宇言聽計從!

“現在,我再給你一個選擇。”陳飛宇搖頭而笑,看來這個女人還真是一匹胭脂烈馬,想要把她馴服成聽話的女仆,看來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什麼選擇?”寺井千佳皺眉問道。

“你所服下的毒藥,名叫‘蝕精丹’,是我親自煉製而出,除了我以外,再無其他人有解藥。”陳飛宇重新走回自己的座位,伸出兩根手指,道:“第一個選擇,我放你離開,你現在就可以回家,隻是今後你是生是死,端看你自己的造化。”

寺井千佳都要抓狂了,你陳飛宇開什麼玩笑,先說除了你之外冇人能解‘蝕精丹’的毒,回頭又說放過自己,你把這叫做放人?這分明是在折磨自己,讓自己受儘毒藥的折磨而死!

報複,絕對是惡毒的報複!

“第二個選擇呢?”寺井千佳臉色陰沉,第一個選擇想都不用想,直接被她pass掉。

“第二個選擇,就是你跟我一起回華夏,我每半個月就會給你一次解藥保你不死。”陳飛宇繼續道:“作為交換,你要給我洗衣做飯、鋪床疊被,哦對了,還有暖被窩,換句話說,我就是你的主人,則你則是我的女仆,以後你要對我言聽計從,我要你生,你就生,要你死,你就死。”

此言一出,武若君和伊賀千針的臉色,頓時變得非常怪異,說起來,寺井千佳地位高貴、容顏絕美,陳飛宇作為一個血氣方剛的大小夥子會動心也不奇怪。

可是,寺井千佳好歹也是東瀛位高權重的人,是東瀛無數人眼中高高在上的天之驕女,陳飛宇竟然……竟然要讓寺井千佳做女仆,這……這……這也太打擊寺井千佳的自尊心了吧?

果然,寺井千佳俏臉頓時一變,眉宇間勃然大怒,忍不住就要發火拒絕。

突然,她想起剛剛纔吞下“蝕精丹”,生死權掌控在陳飛宇的手上,滿腔的怒火頓時被冷水給澆滅,渾身都涼透了。

她不想死,可是要讓她這樣心高氣傲的女人,稱呼陳飛宇為“主人”,這比殺了她還要令她難受。

雖然陳飛宇是天下間少有的青年俊傑,而且以後成就還會更高,可饒是如此,她也依然不願意,因為她的自尊心絕不允許。

一時之間,寺井千佳神色猶豫,嘴唇囁喏著說不出話來。

“哈。”陳飛宇輕笑,揮揮手,道:“你走吧。”

寺井千佳俏臉頓時一變,難道陳飛宇以為她要選第一個?那她半個月後豈不是必死無疑?急忙道:“不是,我……”

“你不用再說。”陳飛宇道:“我給你一天的時間,明天中午我會坐上飛機返回華夏,到時候你來與不來,就看你自己的了。”

寺井千佳這才神色稍安,滿懷心事又滿懷擔憂地向外麵走去。

陳飛宇也不擔心寺井千佳逃走,他對“蝕精丹”有完全的信心,因為“蝕精丹”是《鍼灸天甲經》上所記載的獨門毒藥,而且根據毒藥調製的方法不同,解藥也各不相同。

所以陳飛宇冇有嚇唬寺井千佳,因為普天之下,真的隻有他纔有解藥。

卻說寺井千佳回去之後,北野千景已經帶人把庭院中的屍體全部都給清理乾淨了。

實際上,昨晚一戰的動靜實在太大,北野千景怎麼可能聽不到?她中途從夢中醒來趕過去後,正看到澹台雨辰在一邊倒的屠殺,嚇得躲在一旁,等到寺井千佳被澹台雨辰帶走後纔敢現身。

此刻,北野千景見到寺井千佳完好無損地回來,先是驚訝愕然,接著驚喜地道:“千佳小姐,您……您平安歸來了?”

“歸來是歸來了,可不一定平安。”寺井千佳眉宇間有著深深的疲憊,道:“一天之內,我要見到全國最好的醫生全部過來。

如果……如果結果不如人意的話,你就做好陪我一同去華夏,給人鋪床疊被、洗衣做飯的心理準備吧。”

北野千景心裡更驚,雖然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但聽寺井千佳的語氣就知道情況很嚴重,她不敢怠慢,匆匆去安排了。

不得不承認北野千景的辦事能力很強,一天的時間內,來寺井千佳府邸問診的名醫絡繹不絕,可是無一例外,全都對“蝕精丹”束手無措。

寺井千佳臉色慘白,甚至心裡開始絕望起來,難道除了跟陳飛宇去華夏外,再也冇有其他的辦法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