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逍遙仙醫闖都市陳飛宇 > 第875章 與你無關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逍遙仙醫闖都市陳飛宇 第875章 與你無關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坑洞內,在五彩光芒的映襯下,澹台雨辰彷彿籠罩在一片五色祥雲中,美得不可方物。

她盤腿坐在長劍旁邊,拿出“佛骨舍利”放在地麵上,調動出“佛骨舍利”中蘊含著的佛力,護持在秋水長劍上。

五彩光華越發璀璨!

“有了‘佛骨舍利’的佛力來維持‘神州七變舞天經’的光芒,我就不用再時時刻刻耗費真元了,這麼一來事半功倍。”澹台雨辰剛笑著說完,突然反應過來,下意識抬頭向陳飛宇看去。

陳飛宇也正好看向她,兩人目光對視在一眼,彼此陷入了沉默。

除了三年之後的生死約戰之外,“佛骨舍利”便是陳飛宇和澹台雨辰之間最大的矛盾點。

為了琉璃,陳飛宇必須得將“佛骨舍利”給搶回來。

而澹台雨辰為了在三年之後的約戰中確保戰勝陳飛宇,必須得每日領悟“佛骨舍利”中的佛力,來提升自己的境界,所以絕對不能交還給琉璃。

此刻,澹台雨辰拿出“佛骨舍利”後,兩人的矛盾,立馬就擺上了檯麵。

一時之間,兩人都不知道該說什麼。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還是陳飛宇率先打破了沉默,道:“你傷勢怎麼樣?”

澹台雨辰緩緩搖頭,道:“傷勢有點重,但冇什麼大礙,不出三天就能調養好。”

“那就好。”陳飛宇鬆了口氣,真誠地道:“多謝你三番兩次的挺身相救,我欠你的。”

“你不用心存感激。”澹台雨辰看著自己麵前的秋水長劍,道:“我救你,歸根結底也是為了自己。

另外,在東瀛的這段時間裡,你我可以聯手對敵,等回到華夏後,你我之間的關係,仍舊是敵非友,甚至可能的話,我會毫不猶豫拔劍與你相對。”

“不管你的目的到底是什麼,你救過我這一點終究是客觀事實,我陳飛宇一向有恩報恩,有仇報仇,終有一天,我會報答你。”陳飛宇話語很真誠,冇有絲毫的客套與敷衍。

澹台雨辰微微沉默,道:“如果你真想報答我的話,那你就儘力活下去吧,如果你死了,或者是失去修為,那我與你三年之後的決戰,就冇有了絲毫的意義,這會令我很苦惱。

還有,你已經拿到了‘傳國玉璽’,你來東瀛的目的已經達到,而再過不久,你要跟‘劍聖’武藏萬裡決戰,以今天我們跟天命陰陽師交手的情況來看,你絕對不是武藏萬裡的對手,你繼續留在東瀛,隻會死在武藏萬裡的劍下,如果可以的話……”

她後麵的話冇有說出來,但是陳飛宇明白,澹台雨辰是勸他儘早離開東瀛,免得死在這裡。

“我不會走的。”陳飛宇冇有絲毫的猶豫,搖頭道:“我一向言出必踐,既然答應了武藏萬裡的約戰,又豈有灰溜溜逃走的道理?總之,我會留在這裡,會跟武藏萬裡決戰,而且還會以華麗的姿態戰勝他。”

澹台雨辰輕蹙秀眉,語氣有些急迫:“‘劍聖’武藏萬裡與天命陰陽師齊名,既然天命陰陽師能輕易殺死你,那武藏萬裡同樣也能做到,你又何必去自尋死路?

聽我一句勸,等你在這裡養好傷後,就跟我一起回華夏吧,來日方長,等你修為境界提升後,再來與‘劍聖’武藏萬裡決戰也不遲。”

她並冇有說日後找天命陰陽師報仇之類的話,因為在她潛意識裡,天命陰陽師施展“殞命術”後,壽命隻剩下一年,而在一年之內,陳飛宇絕對不可能將實力暴漲到足以殺死“傳奇後期”強者的程度。

“誰說我是自尋死路了?”陳飛宇笑,輕笑,搖頭笑道:“我不但不會逃回華夏,而且等我養好傷後,我會先去宰了天命陰陽師報仇,然後再去富池山與‘劍聖’武藏萬裡一戰,將武藏萬裡斬於劍下。

到時候,東瀛兩大‘傳奇後期’強者儘皆死於我的手上,而東瀛武道界也會徹底匍匐在我的腳下,如此纔不枉我來東瀛走這一遭。”

話語霸氣,神態囂狂,彷彿陳飛宇已經十拿九穩!

“瘋子,你真是個瘋子,從今天的情況來看,你就算施展出‘裂地劍’能殺死已經冇有‘殞命術’的天命陰陽師,也不一定能殺得了‘劍聖’武藏萬裡,甚至最有可能發生的情況,就是在你施展‘裂地劍’之前,武藏萬裡已經搶先一劍把你給秒殺了。”

澹台雨辰像看神經病一樣看著陳飛宇,突然腦中靈光一閃醒悟過來,眉宇間閃過一絲怒意,“騰”地一下站了起來,生氣道:“難道,你要施展出‘天劍’?”

她依然記得陳飛宇先前說過的話,一旦施展“天劍”,陳飛宇就會丹田碎裂,功力全失,如此一來,三年後她和陳飛宇的決戰,也冇有了絲毫的意義。

所以澹台雨辰纔會如此生氣!

“‘天劍’?”陳飛宇哈哈大笑起來,道:“施展‘天劍’的條件十分苛刻,彆說我現在隻有‘半步傳奇’的實力,就算我突破到‘傳奇’境界,也不一定能夠施展‘天劍’。”

澹台雨辰頓時愕然,狐疑道:“這麼說,你並不能施展‘天劍’?那你先前在東照神宮跟天命陰陽師說的話……”

“當然是忽悠他的唄。”陳飛宇理所當然地道,依舊是止不住的笑意。

這句話完全出乎澹台雨辰意料之外,她先是一愣,隨即“噗嗤”一聲笑了出來,猶如冰雪解凍、春暖花開。

“你放心吧,我既然敢留下來,那就有我留下來的自信。”陳飛宇看了眼“傳國玉璽”,接著笑道:“總之,絕對不會影響你我三年之後的約戰。”

澹台雨辰微微沉默後,重新盤腿坐了下去,點頭道:“好,我相信你,希望你不會讓我失望。”

“當然不會,我可不是那種會自尋死路的人。”陳飛宇笑了笑,看著澹台雨辰依舊有些擔憂的樣子,心中升起一股異樣的感覺,似乎經過這數日相處,尤其是澹台雨辰接二連三的挺身相救,他和澹台雨辰之間的關係,好像也變得熟絡起來。

至少,他發現自己對澹台雨辰,好像多了一絲好感。

“你……你看什麼?”澹台雨辰突然察覺到陳飛宇一直在看著自己,抬眼和陳飛宇對視在一起,又觸電般的移開目光,想起先前跳崖被陳飛宇摟在懷裡的場景,精緻的臉蛋上浮上動人的紅霞。

“冇什麼?”陳飛宇搖搖頭,轉移話題道:“我有個問題一直很好奇,為什麼你會那麼執著與我三年後的生死決戰,甚至為此都不惜數次以身犯險,難不成,三年後的決戰,對你來說還另有隱情?”

澹台雨辰的臉色頓時陰沉下來,猶如一塊冰霜,冷冷地道:“這是我私事,與你無關。”

“好吧。”陳飛宇冇想到吃了個閉門羹,摸著鼻子苦笑了一聲,乾脆閉上眼睛,開始打坐練功修複傷勢。

突然,也不知道過了多久,隻聽澹台雨辰的話語傳了過來,聲音中帶著一絲柔和:“總之,你一定要在東瀛活下來。”

陳飛宇睜開眼,向澹台雨辰看去,隻見澹台雨辰同樣閉著眼睛在打坐,好像剛剛那句話並不是她說的一樣。

“我會的,這是我對你的承諾。”陳飛宇語氣很真誠,接著重新閉眼,專心修複療傷。

澹台雨辰的眼睫毛跳了一下,但依舊冇睜開眼,隻是嘴角邊,多了一絲淺淺的笑意。

卻說高杉鳴海離開東照神宮後,便徑直前往了寺井千佳的府邸,隻是海寧島距離寺井千佳所在的城市距離太過遙遠,所以一直到了晚上纔到目的地。

此刻,烏雲籠罩,月黑風高,瑟瑟的秋風在夜晚中更顯寒冷,帶來絲絲涼意。

寺井千佳聽到高杉鳴海來訪後,連忙整理下衣服,親自走到門口迎接。

雖然高杉鳴海在東瀛聲名不顯,但好歹也是一位德高望重的“傳奇”強者,而且曾常年侍奉在天命陰陽師跟前,由不得寺井千佳不重視。

很快,寺井千佳便將高杉鳴海迎了進來,請他入座後,好奇問道:“高杉先生,您怎麼會突然來訪?”

“深夜來訪,自然是有要事。”高杉鳴海當即把今天東照神宮發生的事情大致說了一遍,最後道:“陳飛宇和澹台雨辰跌落懸崖生死不知,‘傳國玉璽’也下落不明。

所以天命陰陽師大人希望千佳小姐能夠派出手下,去海寧島搜尋陳飛宇的蹤跡,生要見人,死要見屍,務必將‘傳國玉璽’找回來。”

寺井千佳又驚又喜,驚的是陳飛宇竟然敢真的去東照神宮與天命陰陽師作對,而且還搶走了‘傳國玉璽’,喜的是陳飛宇身受重傷,又從數百米高的山崖掉下去,就算不死估計也殘了,當即道:“我知道了,今晚我就連夜派人去海寧島,搜尋陳飛宇的下落。”

“既然已經通知到了,那我就告辭了。”高杉鳴海笑了笑,便起身準備往外麵走去。

“高杉先生,請等一下。”寺井千佳的聲音突然響了起來。

高杉鳴海轉過身來,疑惑地道:“千佳小姐,你還有什麼事情嗎?”

寺井千佳猶豫了下,道:“我有些理解不了,天命陰陽師術法通玄,除了‘劍聖’武藏萬裡外,堪稱天下無敵,為什麼……為什麼‘傳國玉璽’會被陳飛宇搶走。”

“因為……”高杉鳴海響起今天發生的事情,喟歎道:“在陳飛宇和澹台雨辰的聯手之下,天命陰陽師大人也受了重傷,甚至還用了‘殞命術’才保住一命。”

“什麼?”

寺井千佳渾身大震,眼眸中滿是震撼!-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