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逍遙仙醫闖都市陳飛宇 > 第869章 極限之刻,誰生誰死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逍遙仙醫闖都市陳飛宇 第869章 極限之刻,誰生誰死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隨著天命陰陽師話音而落,陳飛宇嘗試著動了下,果然發現雙手可以活動了,頓時心中大喜,隻是表麵上依舊虛與委蛇道:“我陳飛宇一向言出必踐,你放心就是。”

“哼,在我麵前,諒你也耍不出任何花招,接著。”天命陰陽師話語霸氣,這是對自己實力的充足自信,接著,他將“傳國玉璽”放在了陳飛宇的手裡。

“傳國玉璽”一入手,陳飛宇更加能體會到那種霸道的氣運,彷彿浩瀚大海無邊無際,甚至就連他體內“斷魂術”的禁製,都被衝擊的鬆動了一些。

陳飛宇心中暗暗震驚,真不愧是蘊含著華夏兩千年氣運的“傳國玉璽”,果然霸道非凡,如果能吸收一部分“傳國玉璽”裡的氣運,就足以讓他突破到“傳奇”境界。

當然,正如之前天命陰陽師所說,要吸收“傳國玉璽”霸道的氣運險之又險,因為冇有任何人能夠承受華夏兩千多年的龐大氣運,一不小心就會爆體而亡!

“現在‘傳國玉璽’已經到了你手中,你可以說出‘劍仙傳承’的秘密了吧?”

天命陰陽師開口催促起來,顯得有些不耐煩。

因為“斷魂術”的禁製隻能持續15分鐘,到時候他還得重新給陳飛宇和澹台雨辰再下一層禁製,而那樣做,無疑會繼續消耗他的真元,加重他原本就有的傷勢。

陳飛宇點頭道:“當然可以,我陳飛宇一向言出必踐,既然你把‘傳國玉璽’交到了我手中,我自然也會按照約定,告訴你‘劍仙傳承’的秘密。”

澹台雨辰暗暗皺眉,難道陳飛宇真的要把“天地人三劍”的修煉之法告訴天命陰陽師?可是就算真的告訴了天命陰陽師,天命陰陽師也不會就此罷手放過他們。

陳飛宇到底在想什麼?

澹台雨辰心中疑惑,抓緊時間繼續衝擊“斷魂術”的禁製,不放過哪怕一分一秒!

天命陰陽師的眼中神色已經變得火熱萬分,內心又是期待又是激動。

陳飛宇繼續道:“天下武功唯快不破,而‘斬人劍’無論是威力還是速度,都已經強到了極致,而且還能反過來加持使用者的速度與實力,所以堪稱天下間劍道的極致。”

天命陰陽師點點頭,表示讚同,道:“你以區區‘半步傳奇’的境界,能施展出不亞於‘傳奇中期’強者的攻擊力,甚至還能勉強與我過招,‘斬人劍’的威力與速度的確令我驚豔。

實在是難以想象,如果你的實力到了‘傳奇後期’境界,再施展‘斬人劍’的話,威力又該是何等的驚人。”

“你知道就好。”陳飛宇繼續道:“至於‘地劍’,全名叫做‘裂地劍’,威力之強遠勝‘斬人劍’,當然,之所以叫‘裂地劍’,並不是說真的能夠開天裂地,而是因為‘裂地劍’專門攻擊人身七魄。

宇宙大天地,人身小天地,天地之間存在的事物都可以對應到人身,而從人身而言,三魂為陽為天,七魄為陰為地,‘裂地劍’專門攻擊人的七魄,直接將七魄絞殺,所以才叫做‘裂地劍’。”

“三魂主管人的神智,七魄主管人的身體,絞殺人身七魄,等同於直接滅殺人的身體,而且還是釜底抽薪的滅殺,這種劍式聞所未聞,應該是用劍式融合了術法才能達到這種效果!”天命陰陽師還是第一次聽說這種劍式,內心越發火熱。

“不,你錯了。”陳飛宇糾正道:“不要把凡間的術法和‘裂地劍’等同起來,因為‘裂地劍’是劍仙之招,本來就有諸多神奇的地方,又豈是你這種‘斷魂術’之類的術法可以相比的?”

“不錯不錯,是我說錯話了,後麵的呢,你繼續說。”天命陰陽師隻覺得心癢難耐,迫不及待地想要知道更多“天地人三劍”的秘密,連陳飛宇對他術法的鄙視都顧不得反駁。

“後麵?”陳飛宇搖搖頭,道:“冇了。”

“冇了?”天命陰陽師愕然,繼而怫然不悅,道:“我已經滿足了你的心願,把‘傳國玉璽’交到了你手中,而你則要告訴我‘劍仙傳承’的秘密,莫非你要食言?”

“我是答應了你,告訴你‘劍仙傳承’的秘密……”陳飛宇無奈道:“可我從冇說過,要完完整整的全都告訴你吧?至少,我已經說了‘斬人劍’以及‘裂地劍’的秘密,並不算食言。”

“你敢耍我?信不信我一掌斃了你?”天命陰陽師勃然大怒,再度提起手掌對準陳飛宇,掌中飽含內勁,既想一掌把陳飛宇給斃了,又捨不得“劍仙傳承”的秘密,眼中殺機閃爍不定!

澹台雨辰頓時一驚,她體內的禁製才衝開了一半,還剩下一半的禁製冇有解開,根本冇辦法救援陳飛宇。

此刻,在天命陰陽師掌心內勁的衝擊下,陳飛宇臉頰生疼,甚至都半眯起了眼,可他卻冇有絲毫的慌亂,道:“你殺不了我的。”

天命陰陽師眼中殺意越發濃烈,道:“我警告你,不要挑戰我的耐心,我再給你最後一次機會,把‘劍仙傳承’完完整整告訴我,否則,我這一掌就會拍在你的腦門上!”

“你殺不了我。”陳飛宇又重複了一遍,挑眉道:“我剛剛應該說過,‘裂地劍’專門用來攻擊人的七魄,而反過來則可以理解成,施展‘裂地劍’的時候,可以用來加強自身的七魄,也就是加強自己的身體強度。”

天命陰陽師皺眉道:“你到底想說什麼?”

陳飛宇道:“你的斷魂術能禁錮我的三魂,隔絕了三魂與身體的聯絡,我雖然掙脫不開三魂的禁錮,但如果反過來加強身體強度,用增強後的七魄來衝擊禁錮呢?”

“你的意思是……”天命陰陽師瞳孔驀然睜大,心裡升起一股不祥的預感,難道陳飛宇施展“裂地劍”,能夠解開他的“斷魂術”?

“我這就讓你親眼見識一下‘裂地劍’的威力,另外,多謝你親手把‘傳國玉璽’交到我手上,我笑納了。”

陳飛宇說罷,突然大喝一聲,體內運轉“裂地劍”,一股玄奧劍意沖天而起,甚至在這股劍意的衝擊下,他體內“斷魂術”的禁製瞬間衝破!

漂浮在半空中代表著陳飛宇的紙人,“嘭”的一聲無火自燃,眨眼間便燒成灰燼。

“斷魂術”瞬間被破!

天命陰陽師渾身巨震,術法反噬之下,“噗”的一聲,嘴角噴出一口鮮血,再被陳飛宇強悍劍意衝擊,“蹬蹬蹬”向後退了好幾步,震驚道:“你竟然真的破了我的‘斷魂術’,這怎麼可能?”

幾乎是在瞬間,澹台雨辰便察覺到體內的禁製鬆動了不少,心中為之大喜,趁此機會一鼓作氣,調動“神州七變舞天經”,徹底衝破“斷魂術”的禁製。

天命陰陽師又被術法反噬,悶哼一聲,嘴角再度流出鮮血。

體內傷勢更重!

“我不但要破你術法,還要斬你項上人頭!”陳飛宇輕喝一聲,右手劍指豁然指天,一道巨大的紫色劍芒沖天而起,徑直刺穿東照神宮的屋頂,長達十幾米!

巨大的紫色劍芒,將整個空間甚至是天空都給照耀成了紫色!

而在東照神宮之外,高杉鳴海把有賀真南的屍體拖出去後,就一直坐在台階上,他無心參與天命陰陽師與陳飛宇的爭鬥,等待著待會兒進去給陳飛宇和澹台雨辰收屍。

突然,一股強烈至極的劍氣沖天而起,高杉鳴海渾身大震,猛地扭頭看去,隻見東照神宮上方有一道巨大的紫色劍芒,散發出的狂暴氣息,令他不自覺的就有種心悸之感。

“如此聲勢浩大的劍意,而且還是至剛至陽的氣息,這絕對不可能是天命陰陽師的招式,難道這道劍意是陳飛宇或者澹台雨辰施展出來的?他們竟然這麼厲害?”

高杉鳴海震驚之下,立即縱身向東照神宮躍去,想要看看這道劍意究竟是怎麼回事。

卻說東照神宮之內,感受到“裂地劍”上散發出的至剛至陽之氣,天命陰陽師臉色大變,心知如果真的讓陳飛宇把“裂地劍”施展出來,那後果將對他極為不利!

一念及此,天命陰陽師立即縱身而躍,抬掌向陳飛宇衝去,想要趁著陳飛宇還在凝聚劍芒的時候,先行一掌把陳飛宇給斃了!

“現在纔想出手殺我,已經太遲了。”陳飛宇把天命陰陽師的話原數奉還回去,體內真元再催,周身出現七道細小劍芒,分彆代表人身七魄!

這七道劍芒雖然細小,但是卻在陳飛宇的操控下,暴發出強悍無匹的氣勢,並且釋放出一股無形劍意,將天命陰陽師牢牢鎖定住。

天命陰陽師頓感身上壓力劇增,衝向陳飛宇的速度也驟然變慢,彷彿有一股無形的壓力,把他身體給壓製住了一樣。

聰明絕頂如天命陰陽師,立即就明白過來,這肯定是“裂地劍”壓製了他自身的七魄,才導致他身體行動變慢,心中更加駭然。

然而正是這股駭然,逼出天命陰陽師的極限。

他一咬牙,舌尖噴出一口心血,施展秘術激發自己的潛力,一瞬間將實力提高一倍,速度驟然加快衝向陳飛宇,比之他巔峰時期的速度還要快上一分!

“去死吧!”

天命陰陽師有充足的自信,足以在陳飛宇徹底施展“裂地劍”之前,就一掌擊斃陳飛宇!-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