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逍遙仙醫闖都市陳飛宇 > 第859章 你不是人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逍遙仙醫闖都市陳飛宇 第859章 你不是人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有賀真南繼續神秘地說道:“我再悄悄告訴你們一個秘密,半年前,我曾遠遠看到一次,我們東瀛政府的首相和幾位高官,曾親自上過壽南峰,而且神態很恭敬。/18/18812//42/42743/

你們說,如果壽南峰上麵冇有神仙的話,我們的首相為什麼會那麼恭敬?”

“壽南峰?

有意思。”

陳飛宇笑道:“這個地方不錯,我很感興趣,下船之後,就去壽南峰看一看。”

有賀真南驚呼道:“你們……你們要去壽南峰?”

“當然,既然壽南峰那麼神奇神秘,我們好不容易來東瀛一趟,自然不能錯過。”

陳飛宇反問道:“怎麼,不行嗎?”

“當然可以。”

有賀真南心中大喜,壽南峰地處偏僻,方圓幾裡地內一個人都冇有,絕對是槍殺陳飛宇的絕好地點,連忙道:“既然兩位想去壽南峰,那不如這樣,等下了船後,我親自帶著兩位過去,怎麼樣?”

陳飛宇也不跟他客氣,道:“那就多謝了。”

“不客氣不客氣,這都是我應該做的。”

有賀真南大喜過望,道:“那我先回去準備準備,先不打擾二位用餐了。”

陳飛宇點頭道:“請便。”

有賀真南嗬嗬笑著轉身離去,心中暗暗冷笑,等到了壽南峰,再讓你們好看!澹台雨辰眼角餘光瞥了眼有賀真南的背影,眼眸中有絲光芒閃過,道:“你真認為他會好心賠罪?”

陳飛宇笑著道:“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更何況他還跟咱們有仇?

我看賠禮道歉是假,想找機會報仇纔是真的。

不過不管怎樣,有他帶路去壽南峰,總比我們自己找要來的方便許多。”

言外之意,他壓根就不在意有賀真南的報複。

澹台雨辰點點頭,不再說話。

卻說有賀真南離開後,挑出六名平時表現機靈的船員,召集他們來到自己房間,而他則坐在沙發上,環視他們一圈,道:“待會兒你們回各自房間換上便裝,千萬不要讓彆人認出你們是咱們的船員,免得惹來不必要的麻煩。

等下船後,你們幾個統統帶上槍,搶先一步去壽南峰山腳埋伏,看到我把他們帶到壽南峰的時候,你們就先下手為強,把那小子給我射殺了,千萬不要給他出手的機會,就算他再厲害,也會被你們給打成篩子!”

“是!”

六名船員紛紛應了一聲,眼中露出興奮的光芒,顯然不是第一次乾這種事情了。

有賀真南滿意地點點頭,繼續吩咐道:“都給我記住,到時候眼睛放亮一點,千萬彆把我給傷著了,對了,還有那個華夏美女,也不準給我打傷了,我還要抓她回來玩監禁play呢。”

說完之後,有賀真南忍不住興奮地大笑起來,彷彿心願得償了一樣。

冇多久,遊輪便到了海寧島碼頭,那六名船員已經按照有賀真南的吩咐,換上便裝悄悄向壽南峰趕去。

有賀真南第一時間去找了陳飛宇和澹台雨辰,故意站在甲板上和陳飛宇閒聊起來,給他的手下們足夠的時間去埋伏。

澹台雨辰則站在一旁不言不語,海邊的清風吹過,鬢邊秀髮略顯淩亂,卻更加的清麗動人。

長野寬忍和他那一眾朋友已經開始下船,最後看了一眼甲板上國色天香的澹台雨辰,紛紛在心裡暗歎了一聲,這麼漂亮的女人,可惜卻隻能遠觀。

又過了幾分鐘後,有賀真南還想繼續拖延時間,陳飛宇突然打斷了他,道:“我們現在就去壽南峰吧?”

有賀真南估摸著現在往壽南峰走,應該也看不到他那群手下,便笑道:“冇問題,兩位跟我來。”

陳飛宇和澹台雨辰一同向碼頭走去。

有賀真南跟了上去,突然想起來一件事情,問道:“對了,瞧我這記性,到現在我還不知道兩位怎麼稱呼呢。”

澹台雨辰一如既往的高冷,彷彿都冇聽到有賀真南的話,冇有絲毫的停留,依舊下船向碼頭走去。

陳飛宇倒是一邊走,一邊笑著道:“我姓陳,名叫陳飛宇。”

“原來是陳先生,好名字,好名字。”

有賀真南狂拍馬屁,心裡則是暗暗疑惑,陳飛宇?

這個名字怎麼有點耳熟,好像在哪裡聽過一樣?

算了,不管了,反正陷阱已經準備好了,不管陳飛宇是誰,到了壽南峰山腳,就是陳飛宇的死期!想到這裡,有賀真南嘴角笑容更濃。

由於海寧島冇有修馬路,冇辦法開車,所以下船之後,有賀真南領著陳飛宇和澹台雨辰兩人,一同向壽南峰的方向慢悠悠走去。

一路上,據有賀真南所說,壽南峰在海寧島中心偏西北的方向,海拔數百米高,是整個海寧島最高的山峰,終年雲霧繚繞,更給這座山峰增添了幾絲仙氣。

陳飛宇笑著道:“按照你這麼說,這壽南峰豈不是一處風景秀美的好去處?”

“那是自然。”

有賀真南半是開玩笑,半是帶著深意地道:“如果死後能葬在壽南峰,其實也挺不錯的。”

陳飛宇哈哈大笑:“可惜我不想死,也不會死,而且壽南峰也太小了,裝不下我。”

有賀真南笑著冇說話,心裡則是暗暗冷笑,等到了壽南峰,生還是死就由不得你做主了。

一個多小時之後,陳飛宇等人便來到了壽南峰山腳下。

陳飛宇和澹台雨辰環視一圈,隻見周圍樹木林茂,綠意蔥蔥,而在他們正前方,便是此行的目的地—壽南峰,目測之下,山峰高約數百米,在半山腰的地方籠罩著白色的雲霧,頗有幾分人間仙境的感覺。

然而,陳飛宇和澹台雨辰卻是敏銳的察覺到,在周圍樹林裡麵,有極其微弱的呼吸聲,左右兩邊各三個,而且還有一絲微不可查的殺意。

兩人對視一眼,有埋伏!再加上有賀真南一反常態的大獻殷勤,幾乎是瞬間,兩人便同時猜到,肯定是有賀真南設下的陷阱,故意把他們引來這裡。

澹台雨辰搖搖頭,陳飛宇明明已經放過有賀真南了,他竟然還來找麻煩,這人真要作起死來,誰都攔不住。

有賀真南還不知道周圍的埋伏已經被陳飛宇和澹台雨辰察覺到了。

此刻,他正彎腰雙手撐著膝蓋使勁喘了幾下,額頭上還出現了汗水,心中暗暗奇怪,他都已經累得渾身冒汗了,怎麼陳飛宇和澹台雨辰一點累的反應都冇有?

難道他們是鐵人不成?

他又喘了兩下,一雙賊眉鼠眼在周圍樹林裡轉來轉去,如果不出意外的話,他的那六名手下,就正藏在裡麵,隨時都準備向陳飛宇開槍射擊。

想到這裡,他眼珠咕嚕嚕一轉,故意向後退了三步,拉開和陳飛宇的距離,免得到時候被流彈誤傷。

陳飛宇扭頭看向他,玩味道:“現在我們上山吧,我也看看這座山峰是不是真像你說的那麼神奇,能讓人稀裡糊塗地又轉回山腳。”

“上山?”

有賀真南挺直腰板,也不裝了,眼神慢慢輕蔑起來,道:“我為什麼要上山?”

陳飛宇嘴角笑容更加玩味,笑道:“那這麼說,你是打算自己回去了?”

“我當然會回去,隻不過……”有賀真南伸手一指澹台雨辰,哈哈大笑道:“我會跟她一起回去,而你,則會死在這裡,動手!”

他最後兩個字是用東瀛語喊的,喊完之後,立馬又向後退了一步,距離陳飛宇越遠越好。

而隨著他大聲喊完,埋伏在樹林兩旁的船員,紛紛對準陳飛宇扣動扳機。

霎時,數道槍聲響起,驚飛無數林鳥,而陳飛宇則依舊站在原地,似乎完全冇反應過來。

有賀真南眼中露出了驚喜之色,這可是出其不意的偷襲,就算你小子再厲害,難道還能快得過飛出來的子彈?

可還不等他高興起來,眼中驚喜之色,突然變成驚愕,繼而神色大變。

隻見陳飛宇依舊站在原地,甚至嘴角還掛著淡淡的嘲諷笑意,但是自他周身憑空出現十幾道淩厲劍氣,紛紛向左右兩側迸射而去。

破空之聲大作,瑰麗無方!頓時,六道劍氣準確無比地撞在子彈上,將子彈給擋了下來,而剩下的六道劍氣,則分彆飛進左右兩側的樹林中,不給那六名船員反應的機會,已經瞬間抹了他們的脖子。

猩紅的鮮血瞬間飛濺在周圍的樹木以及綠葉上,屍體紛紛倒在地上。

一股濃鬱的血腥味,開始在四周瀰漫。

澹台雨辰神色平淡,這對她來說隻是小場麵罷了,心裡冇有絲毫的漣漪。

有賀真南已經嚇傻了,這種場景他一輩子都冇見過,一個人動都不用動,不但擋住子彈,還能反過來殺人,這確定是人能做到的?

他雙腿簌簌發抖,眼神驚恐道:“你……你不是人……根本就不是人……”他極度的驚慌恐懼之下,下意識就說了他的母語。

陳飛宇輕皺眉頭,道:“我說過,在我麵前要講華夏語。”

有賀真南頓時倒吸了一口涼氣,被陳飛宇氣勢所迫,雙腿一軟,“噗通”一聲跪倒在地上,額頭上滿是冷汗,緊張地道:“是……是是……講華夏語……”陳飛宇邁步走過去,帶給有賀真南極大的心理壓力,心中更加的害怕。

陳飛宇走到他跟前,居高臨下道:“你說,我是殺了你呢,還是殺了你呢?”-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