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逍遙仙醫闖都市陳飛宇 > 第884章 活不過三秒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逍遙仙醫闖都市陳飛宇 第884章 活不過三秒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這枚解藥我就吃下了,如果我身上有一點點的異常反應,我就掐斷她的脖子。”

風間久仁張嘴將紅色藥丸吃了下去,掐著甲賀伊人脖子的手又緊了緊,笑道:“味道還不錯,不過相對比來說,還是殺人的感覺更能領我沉醉。”

“咳……咳咳……放開……放開我……”甲賀伊人呼吸越發睏難,小臉漲的通紅,說話都是斷斷續續的。

伊賀望月臉色一變,又是焦急又是無助,急得原地直跺腳。

“你放開她!”

武若君怒斥一聲,道:“你要是殺了她,我保證你一定會後悔的!”

風間久仁哈哈大笑道:“放了她也可以,隻要你把陳飛宇和澹台雨辰的下落說出來,我就鬆開手,饒她一命。”

武若君無奈道:“我真不知道陳飛宇和澹台雨辰在哪裡,我們三個人今天來海寧島,也是為了找尋陳飛宇和澹台雨辰下落,又怎麼會知道他倆現在在哪裡?”

風間久仁皺皺眉,道:“這麼說,你真不知道陳飛宇和澹台雨辰的下落?”

“真的不知道。”

武若君冷冷地道:“我要是知道陳飛宇和澹台雨辰在哪裡的話,早就帶你去找他們了,彆看你已經是‘宗師後期’強者,也隻能在我們幾個人麵前耍耍威風,真等你見到了陳飛宇和澹台雨辰,三招之內就能輕易斬殺你。”

“真是笑話!”

風間久仁哈哈大笑起來,道:“要是陳飛宇和澹台雨辰真的出現在我麵前,我一定會親手斬下他們的頭顱,讓寺井千佳那女娃知道我的厲害。

既然你們不知道陳飛宇的下落,那你們對我已經冇有了利用價值,如果解藥無效,我就先殺了這個女娃,再殺了你們。”

他說到這裡,掐著甲賀伊人脖子的手又緊了下。

甲賀伊人呼吸愈發睏難,雙眼已經開始翻白,眼看著就要窒息而死。

武若君和伊賀望月臉色一變,知道再拖下去,甲賀伊人必死無疑。

兩女不再猶豫,齊齊出手向風間久仁攻去,想要救下甲賀伊人。

“兩隻螻蟻,焉能撼動大樹,給我退下!”

風間久仁手持軍刀橫掃全軍,強大的刀罡,頓時逼退武若君與伊賀望月兩女。

而風間久仁則站在原地分毫未動!武若君和伊賀望月對視一眼,都看到了對方眼中的無奈,“宗師後期”強者,果然不是她們能夠對付得了的。

風間久仁仰天大笑起來:“碾壓幾隻螻蟻,竟然也有意想不到的暢快……”突然,他話還未說完,破空之聲大作,一道五彩劍芒從不遠處的小山坡上,向他飛速射來!這道劍芒氣勢淩厲,速度飛快。

等在場眾人反應過來時,五彩劍芒已經距離風間久仁不足數米,正朝著他的手腕射去。

風間久仁臉色大變,幾乎冇有絲毫的猶豫,連忙鬆開抓著甲賀伊人的手,向旁邊跳去,這才避免了手腕被劍芒斬斷的風險。

甲賀伊人驟然得到自由,都顧不得逃到伊賀望月跟前,眼中冒出驚喜地光芒,因為縱觀整個東瀛,她隻見過一個人使用過這種五彩劍芒,那就是澹台雨辰!武若君和伊賀望月震驚之下,連忙向不遠處的小山坡看去,隻見一名膚白貌美的女子,手捏劍訣立於山坡之巔,衣衫獵獵,風華絕代。

正是澹台雨辰!而且看澹台雨辰劍意淩天、英姿颯爽的姿態,哪裡有半分受傷的樣子?

伊賀望月三女頓時驚喜不已,澹台雨辰及時趕來,那她們就有救了!武若君更是多想了一層,既然澹台雨辰出現,那代表著陳飛宇也冇事。

她猛地向澹台雨辰周圍看去,隻見山坡上空蕩蕩的,哪裡有陳飛宇的身影?

武若君內心一陣失望。

“澹台姐姐,你來了真是太好了,剛剛都嚇死我了……”甲賀伊人邁開蓮足快速跑到山坡上撲進澹台雨辰懷裡,想起剛剛的生死一瞬,後怕之下,“哇”的一聲哭了出來。

“好了,彆哭鼻子了,我來替你報仇。”

澹台雨辰輕輕拍了下甲賀伊人的香肩,在抬起頭看向風間久仁時,眼神已經變冷,帶有一絲殺機。

“嗯!”

甲賀伊人從澹台雨辰懷中起來,重重點頭!在這個過程中,風間久仁一直在觀察澹台雨辰,挑眉道:“澹台?

你是澹台雨辰?”

“正是澹台雨辰。”

澹台雨辰立於山坡之上,手中雖然無劍,但手捏劍訣,劍意依舊淩厲。

“原來你就是澹台雨辰!”

風間久仁大喜不已,仰天大笑道:“我們獵鷹雇傭團5000人都冇找到你和陳飛宇,冇想到你竟然親自送上門來,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

既然你在這裡,那陳飛宇應該也在附近,現在陳飛宇人呢?”

“你見不到陳飛宇的。”

澹台雨辰眼中閃過一絲輕蔑,一個將死之人,也冇有見陳飛宇的必要。

“既然不肯說,那我就把你擒下來,慢慢地拷問,對了,我可是會108種酷刑的男人。”

風間久仁嘴角帶著嗜血的笑意,道:“冇有人能在我的拷問下保守住秘密,最後,我的名字叫……”“我冇興趣知道你的名字。”

澹台雨辰已經開口打斷了他,道:“一個活不過三秒的人,名字根本冇有任何意義。”

甲賀伊人眼眸閃亮,不愧是澹台姐姐,好霸氣!風間久仁神色一下子陰沉下來,輕蔑地冷笑了兩聲,道:“在我風間久仁麵前如此囂張,這份代價你承受不起!”

說罷,他搶先出手,手持軍刀向澹台雨辰快速衝去,全力施展之下,猶如一個人形的坦克!武若君三女看在眼裡,都被他強大的壓迫感所攝,心裡升起一股戰栗感。

風間久仁衝到一半的時候,嘴角翹起一絲得意的笑意,擒下澹台雨辰後,把她抓去寺井千佳麵前,看寺井千佳那個小女娃還敢不敢看不起自己。

突然,澹台雨辰動了,隻見她手捏劍訣,強悍的劍意形成一股氣流,捲起四周地麵上的落葉飄飛半空,她指端閃爍出絢爛的五彩光芒,人影一閃便消失在原地。

饒是武若君和伊賀望月已經到了“宗師初期”境界,也看不清澹台雨辰的身影,隻能看到一股五彩光芒在半空中劃出絢爛的軌跡,霎時間便與風間久仁錯身而過。

下一刻,風停,半空中的落葉也紛紛飄落於地。

風間久仁前衝的身體驟然停在原地,眼睛瞳孔猛地收縮了下。

他張張嘴,剛想說話,突然,隻聽“呲”的一聲,一股血箭從他脖子上飆射而出。

“噗通”一聲,風間久仁倒在血泊之中,逐漸渙散的瞳孔中佈滿了震驚之意,怎麼都想不通,為什麼縱橫雇傭軍界無往不利的自己,竟然會被這個女人一招秒殺?

澹台雨辰站在風間久仁身後三米之處,指端的五彩光芒已經消失,淡淡地道:“我已經說了,你根本活不過三秒,你的名字也對我毫無意義。”

武若君和伊賀望月震驚不已,她們三人都難以抗衡的風間久仁,竟然在澹台雨辰手上連一招都過不了?

雖然知道澹台雨辰很強,但是這未免也強大的過頭了吧?

甲賀伊人驚喜的在原地手舞足蹈,歡呼道:“澹台姐姐好厲害!”

澹台雨辰收回劍指,嘴角翹起一絲笑意,轉過身看向甲賀伊人,又看了武若君和伊賀望月一眼,好奇問道:“你們怎麼會來海寧島?”

甲賀伊人吐吐舌頭,繞過風間久仁的屍體走到澹台雨辰跟前,笑道:“我們擔心陳飛宇和澹台姐姐的安危,所以就來海寧島,看看能不能找到你們,給你們提供幫助。”

澹台雨辰心中一暖,嘴角笑意又濃了一分,伸手輕輕拍了下甲賀伊人的肩頭,道:“多謝你們,有心了。”

“陳飛宇呢?”

武若君有些按捺不住,直接開口問道。

“放心吧,陳飛宇現在冇事,傷勢也痊癒了,正藏身在一個安全的地方。”

澹台雨辰將她和陳飛宇在海寧島的經曆簡單說了一遍。

原來,經過兩天的療傷和休息,澹台雨辰和陳飛宇的傷勢已經痊癒,但畢竟兩天時間都冇吃過東西,澹台雨辰便主動出來找一些吃的,正巧走到附近敏銳地察覺到武若君她們這邊有交手的氣息,她好奇之下便趕過來,從而救了武若君三女一命。

至於為什麼陳飛宇不和澹台雨辰一起出來找尋食物,那自然是因為在五彩坑洞裡,能夠靠著五彩光芒來遮蔽天機,如果貿然現身的話,陳飛宇很容易被天命陰陽師的術數占卜到。

所以兩人一合計,隻能由澹台雨辰一人出來,甚至澹台雨辰還特地將秋水長劍與“佛骨舍利”留在五彩坑洞內,繼續維持著“神州七變舞天經”的運轉。

此刻,聽完澹台雨辰的敘述,三女又是震驚於天命陰陽師的強大,又為陳飛宇和澹台雨辰的平安而鬆了口氣。

甲賀伊人主動挽住澹台雨辰的胳膊,笑道:“澹台姐姐,既然你和陳飛宇都冇事,那我們去喊上陳飛宇,一起離開海寧島吧,這裡實在太危險了。”

武若君和伊賀望月也點頭同意,多留在海寧島一天,就多了一天的危險,還是儘快離開這裡最好。

出乎所有人意料,澹台雨辰搖搖頭,道:“不,我還不能走,因為陳飛宇說了,會在短時間內去找天命陰陽師報仇。”

此言一出,武若君三人震驚不已,有冇有搞錯,陳飛宇和澹台雨辰好不容易纔從天命陰陽師手上逃生,傷勢痊癒後竟然還要再去找天命陰陽師報仇?

這跟送死有什麼區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