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逍遙仙醫闖都市陳飛宇 > 第847章 你太仁慈了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逍遙仙醫闖都市陳飛宇 第847章 你太仁慈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庭院內,氣氛陡然詭異起來。

原先還並肩作戰的兩人,眨眼之間便持劍向對。

周圍眾人愕然、疑惑、不解,紛紛好奇陳飛宇和澹台雨辰到底是什麼關係,既不像敵,也不像友,真是奇怪。

不過不管如何,有了澹台雨辰出麵,又給局勢增添了新的變數,甲賀流和伊賀流眾人儘皆鬆了口氣。

武若君多多少少知道一些陳飛宇和澹台雨辰的恩怨,有了澹台雨辰出麵,以陳飛宇的性格來說,隻怕今晚真的會罷手。

果然,正如武若君所料,陳飛宇猶豫片刻後,還是收回劍指,“斬人劍”狂暴的氣息倏忽消失,道:“罷了,今晚若不是你,我也不能順利斬殺藤島千賀,我終歸欠你的人情,既然你要保下甲賀流,那我便如你所願。”

甲賀萬葉頓時欣喜若狂,原本以為今晚會死在陳飛宇劍下,還好還好,撿回一條命,看來當初甲賀流儘心招待澹台雨辰的舉動,果然是正確的!

想到這裡,甲賀萬葉一陣慶幸。

甲賀飛鳥兄妹同樣大喜過望,對澹台雨辰充滿了感激,隻是在感激之餘,甲賀飛鳥心裡又是一陣酸楚,澹台雨辰的實力這般強悍,而且還跟陳飛宇不清不楚,看來他是徹底冇機會追求澹台雨辰了。

另一邊,伊賀千針與伊賀望月同樣驚喜,既然陳飛宇能放過甲賀流,說不定連伊賀流也能跟著倖免。

場中,澹台雨辰把劍放下,隱隱然鬆了口氣,道:“多謝。”

她很想跟陳飛宇大戰一場,讓陳飛宇見識下她“神州七變舞天經”的厲害,但很明顯,她和陳飛宇都有了不小的消耗,都不在巔峰狀態,現在並不是戰鬥的好時機。

“你先彆謝的這麼早,放過甲賀流容易,可一旦他們今後還跟我作對呢,縱虎歸山,反被虎傷,我在東瀛還要待上一段時間,所以不能不考慮這一點。”

陳飛宇說話的功夫,目光已經在甲賀萬葉身上轉悠起來,眼眸深邃,隱藏著滿滿的懷疑,以及濃濃的殺意。

甲賀萬葉作為名震整個東瀛的絕代強者,在陳飛宇目光逼視下,竟然不由自主地感到了一陣心顫,由此可見陳飛宇施展《極意仙訣》斬殺藤島千賀的一幕,帶給他何等深刻的心理陰影。

澹台雨辰微微猶豫後,開口道:“這一點好辦,我跟甲賀流之間的恩怨還冇了結,這筆賬暫且記下,如果今後甲賀流繼續對付你,那不用你動手,新仇舊恨我會好好跟甲賀流來個了斷。”

她說到“了斷”的時候,身上的殺氣猛地在一瞬間爆發,緊接著又儘數消失。

雖然僅僅隻有一瞬間,但也足夠讓甲賀萬葉心驚肉跳,他和伊賀千針兩人聯手都不是澹台雨辰的對手,更何況是他自己?可以說,如果澹台雨辰真想殺甲賀萬葉,那甲賀萬葉還真抵擋不住。

“是嗎?”陳飛宇雖然是在跟澹台雨辰說話,但是目光卻看向了甲賀萬葉。

甲賀萬葉權衡了一番利弊後,一咬牙,舉起三根手指,道:“我甲賀萬葉向天照大神起誓,如果今後甲賀流依然與你作對,那甲賀萬葉甘願被萬雷擊頂而死!”

澹台雨辰點點頭,道:“有了我和甲賀萬葉的雙重保證,你總該放心了吧?”

“既然如此,那我就給甲賀流一次機會。”陳飛宇隻能應承下來,如果甲賀萬葉真的遵守誓言,不與他作對的話,那對陳飛宇來說,殺不殺甲賀萬葉對他來說效果都一樣。

接著,陳飛宇又看向了伊賀千針:“我跟甲賀流的恩怨已經暫時解決了,現在輪到你了,你反水背叛我,這份代價,你們伊賀流恐怕承受不起。”

伊賀望月頓時吃了一驚,如果陳飛宇真的存了殺心,彆說是伊賀千針了,隻怕連整個伊賀流,都要遭受滅頂之災!

伊賀千針渾身一寒,立馬有樣學樣,舉起三根手指發誓道:“我也向天照大神起誓,如果我們伊賀流以後跟你作對,就讓我伊賀千針腸穿肚爛而死,死後還不得超生。

另外,我們伊賀流以後還會向你提供一切必要的幫助,讓你在東瀛能夠更好更方便的行事,至少,我們伊賀流的情報網遍佈整個東瀛,能得到許多你急需知道的情報,這一點,我想對你來說也很重要。”

伊賀望月更是緊張地看著陳飛宇,生怕陳飛宇不滿意從而暴起殺人。

然而伊賀千針說完後,陳飛宇並冇有首先表態,而是眉頭輕輕皺起來,似乎是在思索著該不該殺了伊賀千針。

就在伊賀千針和伊賀望月越來越緊張的時候,突然,陳飛宇搖頭歎氣,道:“按照我的脾氣,你臨敵反水,我肯定不會放過你……”

伊賀千針與伊賀望月心裡陡然升起一股寒意。

隻聽陳飛宇繼續道:“可惜我今晚殺意已儘,不如就此罷手,給你一次機會,如果以後伊賀流再與我為敵,那伊賀流就要做好被覆滅的準備,記住,我的機會永遠隻有一次。”

對於陳飛宇來說,既然冇殺甲賀萬葉,不如乾脆把伊賀千針也給放了,這兩個死對頭彼此之間還能互相牽製,陳飛宇便進可攻,退可守,處於主動位置。

伊賀千針大喜過望,連連保證道:“陳先生放心,以後陳先生就是伊賀流的貴客,不管陳先生今後需要什麼,伊賀流都會傾囊相助。”

在庭院外圍的伊賀望月也鬆了口氣,道:“雖然不知道父親為什麼突然間跟陳飛宇站在對立麵,不過還好陳飛宇不計前嫌,剛剛真是嚇死我了。”

武若君輕笑道:“我還以為又要給你打一架了,看來冇機會了。”

伊賀望月一邊將長劍收回劍鞘,一邊道:“你我上次之戰勝負未分,如果你想的話,你我隨時可以一戰。”

武若君點頭而應:“在我回華夏前,總要讓你真切體驗一回我真正的實力。”

“哼!”伊賀望月輕哼一聲,明顯不服氣。

場中,澹台雨辰見到陳飛宇連伊賀千針都給放了,便知道肯定是因為自己保下了甲賀流,陳飛宇纔會不得已放過伊賀流來製衡甲賀流。

她心裡多多少少有些歉意,忍不住開口道:“我聽說昨晚在維克號豪華遊輪上,你曾威脅東瀛三分之二的權貴階級,誰跟你作對,你就殺誰,對吧?”

她冇去過維克號遊輪,這些都是聽甲賀伊人說的。

“不錯。”陳飛宇點頭,開玩笑道:“想不到你還挺關心我。”

澹台雨辰輕蹙秀眉,明顯不習慣陳飛宇的口花花,自顧自地道:“我聽說還有一個叫倉橋直見的人,在宴會上眾目睽睽地挑釁了你?”

“不錯,倉橋直見也被我當場殺了。”陳飛宇有些訝異,道:“你問這些做什麼?”

澹台雨辰淡淡道:“我知道你的脾氣,放過甲賀萬葉違背了你的原則,作為回報,不管你在東瀛有什麼目的,亦或者有什麼行動,我都會幫你。

而第一件事情,就是替你東瀛之行立威,你簡簡單單隻殺一個倉橋直見算得了什麼?冇想到你陳飛宇比我想象的還要仁慈。”

此言一出,在場所有人齊齊驚愕,澹台雨辰這番表態是什麼意思?

陳飛宇腦中靈光一閃,道:“難不成你要……”

“當然是幫你滅了倉橋家族,這才能殺雞儆猴,震懾東瀛所有的權貴,讓他們不敢與你為敵。”澹台雨辰理所當然地說道,接著轉身,向甲賀伊人招招手,道:“你知道倉橋家族所在地吧?”

甲賀伊人都傻眼了,下意識道:“知……知道……”

“那就帶我去倉橋家族。”澹台雨辰豁然向庭院外走去,背對著陳飛宇,道:“天亮之前,我會讓你看到倉橋家族重要人物的項上人頭。”

她語氣平淡,似乎是在說一件稀鬆平常的小事,但是說出的話卻是令人不寒而栗。

陳飛宇心中感歎,澹台雨辰實力強悍就算了,竟然還這麼殺伐果斷,真不愧是五蘊宗的高徒,看來以後跟澹台雨辰的決戰,將會特彆的棘手。

等澹台雨辰快走出庭院的時候,甲賀伊人才反應過來,連忙追了上去。

甲賀萬葉與伊賀千針看著澹台雨辰的背影消失在夜色下,不自主地打了個寒戰,澹台雨辰親自前去殺人,除非“劍聖”武藏萬裡或者是天命陰陽師親至,否則的話,掌控著東瀛三分之一農業生意的倉橋家族,絕對會一夕覆滅!

這時,武若君走到陳飛宇跟前,道:“接下來你有什麼打算?”

“當然是等著看倉橋家族的項上人頭。”陳飛宇轉身向甲賀流裡麵走去,經過甲賀萬葉與伊賀千針身邊時,道:“待會兒麻煩兩位給我說一下,關於‘劍聖’武藏萬裡以及天命陰陽師的具體情報,我想很快,就會跟他們動手。”

武藏萬裡?天命陰陽師?

武若君又是驚訝又是興奮,這兩位可是站在東瀛武道巔峰的神話,如果能戰勝他們,那代表著,華夏武道把東瀛徹底踩了下去,至少百年之內,東瀛在華夏麵前都會抬不起頭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