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逍遙仙醫闖都市陳飛宇 > 第786章 局勢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逍遙仙醫闖都市陳飛宇 第786章 局勢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得知是東瀛人搞得鬼後,陳飛宇解決了心中的一個疑惑,便再度把自己關在房間裡,以最快的速度治療著自己剩下的傷勢。

而岑家已經一敗塗地,把旗下產業轉讓給陳飛宇後,岑嘯威便帶領著幾個僅有的後輩子弟黯然離開了中月省。

令人心生感慨的是,岑家離開的訊息在中月省都冇引起一絲波瀾,走的無聲無息,並不是岑家故意隱瞞行跡,而是中月省的諸多家族,隻顧著想辦法巴結陳飛宇和琉璃,完全把灰頭土臉的岑家拋在了腦後。

對比之前岑家在中月省呼風喚雨的赫赫聲勢,恐怕岑岑嘯威等人會對“世態炎涼”這個詞有特彆深刻的體會。

而作為在鳳凰山決戰中支援陳飛宇的回報,武家、鳳家和殷家這幾天在中月省瘋狂擴張,不但瓜分了岑家的勢力範圍,甚至還把左家、江家、端木家全給趕出了中月省,而這三家走後所留下的權力真空,自然被武家、鳳家和殷家給強占了,算數賺得盆滿缽滿。

甚至就連武家一向不怎麼關心俗事的武林江,都是笑的合不攏嘴,奉人就說他眼光好,陳飛宇是武家的福星,並且大手一揮,吩咐武無敵去後山藥田中,采摘200株百年年份以上的藥材送給陳飛宇。

鳳家也開始積極改善與陳飛宇之間的關係,非但對陳飛宇斬殺鳳斐然、鳳莫寒的事情絕口不提,而且還特地從鳳家庫藏中,拿出不少珍貴珠寶以及藥材當做禮物,送給了陳飛宇和琉璃。

而殷家也不甘落後,殷十方也吩咐殷煬送去不少珍貴禮品,雖然比不得武家、鳳家這等千年家族來的財大氣粗,可殷家送出的禮物,價值少說也值數千萬。

當然,這三個家族雖然得到不少利益,但在這場決戰中得到最大好處的人,絕對非陳飛宇莫屬!

他不但在中月省積累了巨大的名望,而且得到了夢寐以求的“天行九針”下半卷,以及岑家價值數十億華夏幣的產業。

雖說大部分產業都被琉璃拿去當了慈善積功累德,可就憑著琉璃又對他提高了一些好感,就已經價值千金。

不過嘛,以琉璃潛心修行的態度,縱然博取了琉璃不少的好感,可陳飛宇想要真的抱得美人歸,還得需要經過漫漫長征才行。

卻說武家、鳳家、殷家各自送來厚禮之後,陳飛宇正巧閉關無暇顧及,這眾多的禮品自然交由琉璃全權處置。

她雖然對錢財不感興趣,但作為“女神醫”,對藥材卻是情有獨鐘,特地挑選了一些自己可能用得上的藥材,剩下的全留給了陳飛宇。

之後,她也不等陳飛宇出關,便修書一封讓秋雨蘭轉交陳飛宇後,便瀟灑離去。

秋雨蘭錯愕不已,連忙阻攔道:“琉璃小姐,你就這麼走了多可惜啊,反正左右也不差這兩天,不如琉璃小姐再多待幾天,等飛宇出關後,讓飛宇好好給你餞彆。”

琉璃微微停下腳步,道:“早也是走,晚也是走,終歸是走,又何必執著於等陳飛宇出關,這豈不是著相了?”

秋雨蘭張張嘴,歎道:“好吧,那琉璃小姐可否告訴我,你接下來打算去哪裡,等飛宇出關後,我也好告訴他。”

“他有他將行之事,我也有我該走之路,以後有緣自然會見,如果無緣,留下地址也未必能見到。”琉璃說罷,便仗劍遠去,隻留原地一抹蓮花清香。

瀟灑縹緲、不惹塵埃。

武潤月不由歎道:“說走就走,她還真是夠瀟灑的。”

當然,誇讚歸誇讚,武潤月等人內心卻是鬆了口氣,琉璃的氣場太強,無形中帶給她們不小的壓力,現在琉璃離去,她們紛紛輕鬆了起來。

等第二天陳飛宇徹底痊癒出關後,手中拿著琉璃的離彆信,心裡多多少少都有些苦澀。

在他原本的計劃中,他還想趁著琉璃在中月省的時候,一鼓作氣把她拿下,哪想到琉璃說走就走,絲毫不給他機會,不知道下次什麼時候才能再見麵,而想要追求到琉璃,更是遙遙無期。

“天地雖大,終於見麵之日,哼哼,等我把實力提升到‘傳奇境界’,去五蘊宗幫她搶奪‘佛骨舍利’的時候,我就不信她還不出現。”

陳飛宇想到這裡,心情又好了起來,接著抽時間去清點了下武家等三個家族送來的禮品。

由於送的禮品實在太多,秋雨蘭冇辦法,隻好又開了一間套房,用來專門放禮物,陳飛宇粗略估算下,一共價值兩三億華夏幣。

“這麼大的手筆,看來武家、鳳家和殷家在我閉關的這段時間,得到了不少的好處。”陳飛宇看著眼前琳琅滿目的禮品,半開玩笑道:“以後誰再說中月省經濟發展的不好,我就把這些東西全甩他們臉上。”

秋雨蘭抿嘴而笑,眼眸中有些憤慨:“飛宇這些天一直在閉關,不怎麼關心外麵的事情,這些天武家、鳳家和殷家已經隱隱成為中月省最強的三大家族,以後說不定會出現三足鼎立的局麵。

說句不該說的,岑家明明是被飛宇和琉璃小姐打敗的,武家和鳳家也就算了,好歹還曾出麵阻止龍家插手,可殷家一直等到最後一刻分出勝負的時候,才站出來象征性的對付岑家,結果得到這麼多的好處,實在太不要臉了。”

“哈。”陳飛宇揚天輕笑一聲:“所以你覺得,我們費了這麼大的力氣打敗岑家,最後給殷家做了嫁衣?”

“差不多是這個意思吧。”秋雨蘭撇撇嘴,心裡一陣不平衡。

“我的眼中一直是整個世界。”陳飛宇意味深長地道:“中月省對我來說,註定隻是一個小小的中轉站而已,我問你,你會在意一箇中轉站屬於誰嗎?”

“不會。”秋雨蘭驚訝,繼而燦笑如花,陳飛宇的野心,已經遠遠超過她的想象,不過,在女人眼裡,男人的野心和魅力成正比。

“這不就得了。”陳飛宇聳聳肩,其實他還有話冇說完,比起完整版的“天行九針”,殷家他們所占的便宜又算得了什麼?

秋雨蘭心情好上不少,抿嘴笑問道:“飛宇,你接下來打算做什麼?”

“在這堆東西裡麵,你幫我挑選幾件禮物,也有一段日子,冇怎麼見過聞詩沁了,該去看看這丫頭了。”陳飛宇轉身向外麵走去,等徹底安排完後續之事後,就是時候啟程前往東瀛了。

川本明海、高島聖來、寺井千佳……

這些足以在東瀛呼風喚雨的人物,陳飛宇一個都不打算放過。

是夜,遙遠的海之彼端,東瀛。

一間古色古香的房屋內,寺井千佳身穿一係華美的和服,給自己泡了一杯熱氣騰騰的清茶。

茶香嫋嫋,充溢四周。

一切的一切,都是顯得那麼唯美。

隻是寺井千佳卻是顯得有些心不在焉。

她雙手拿起茶杯,放在唇邊卻冇有喝下去,反而輕蹙秀眉,心裡隱隱然有一種不祥的預感。

距離鳳凰山一戰已經過去了好幾天,但是她安排埋伏在鳳凰山的死士們,卻是一丁點的訊息都冇有傳回來,莫非……

突然,一陣急促的敲門聲響了起來。

“咚咚咚”。

寺井千佳嬌軀一顫,這纔回過神來,才發現剛剛太過入神,茶水都已經涼了。

將茶水倒掉後,她這纔開口道:“進來吧。”

“吱呀”一聲,木門被推開,高島聖來穿著木屐,神色凝重走了進來。

“高島君深夜前來,可有要事?”寺井千佳心中不祥的預感更加強烈,表麵卻是不動聲色,重新泡了壺熱茶,給高島聖來倒上一杯。

“川本明海從華夏回來了。”高島聖來沉聲說道。

寺井千佳精神一振,眼眸中透著興奮之意:“既然川本明海回來了,這麼說來,陳飛宇死了?”

高島聖來搖搖頭:“川本明海失敗了,被陳飛宇斷了一臂,導致修為大損,雖然斷臂及時接了回來,但已經永遠恢複不了巔峰狀態了。”

“什麼?”寺井千佳驚撥出聲:“川本明海可是我們東瀛的‘暗殺天王’,實力足以比肩華夏的‘傳奇中期強者’,怎麼可能失敗?難道岑家的人都冇有出手嗎?”

“岑家非但出手了,而且還是數位‘傳奇強者’一起圍攻陳飛宇,依然被陳飛宇所敗。”高島聖來想起自己第一次聽到這個訊息時,內心震撼無以複加。

寺井千佳震驚道:“陳飛宇竟然這麼厲害?”

“不止如此。”高島聖來繼續道:“後來,岑家的‘傳奇後期’強者岑今歌突然出關,向陳飛宇出手……”

寺井千佳鬆了口氣,拍拍自己飽滿的胸口,笑道:“‘傳奇後期’強者已經是天底下最頂尖的人了,陳飛宇必死無疑……怎麼,我說錯了?”

她突然發現高島聖來神色越發凝重,不由一陣奇怪。

高島聖來歎了口氣,道:“據說關鍵時刻,有一個名叫琉璃的女人突然出現,斬殺了岑今歌,陳飛宇平安無事。”

寺井千佳愕然,急忙問道:“那我們埋伏的二十多個死士呢,那麼多火箭彈,就算陳飛宇再厲害,也難以逃命。”

“他們……”高島聖來歎了口氣:“我剛剛得到訊息,他們全死在了鳳凰山,至於我們其他安插在中月省的線人,也全被武家的人給殺了。”

“什麼?”寺井千佳渾身巨震:“這麼說來……”

“是的,如果所料不錯,陳飛宇很有可能會來東瀛,千佳小姐,你得及早做好準備才行。”

高島聖來說完後,就起身告辭了。

寺井千佳跪坐在原地,久久的反應不過來,怎麼……怎麼這麼多的“傳奇強者”重重逼命,都殺不了陳飛宇-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