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逍遙仙醫闖都市陳飛宇 > 第775章 絕代強者岑今歌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逍遙仙醫闖都市陳飛宇 第775章 絕代強者岑今歌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局勢爭分奪秒!

陳飛宇深吸一口氣,吸納岑敬元的氣勁,施展出一招“千斤墜”!

在他的重重壓力下,霸刀頓時重逾泰山,岑敬元竟然難以揮動,不由臉色變得更加難看。

突然,出乎他意料之外,陳飛宇一躍而起,霸刀重量頓時變輕,出其不意之下,岑敬元失重,差點一個趔趄栽倒在地。

陳飛宇趁機一腳重重踹在岑敬元腦袋上,將他向後踹飛出去,接著猛然踏地追了上去,其速如風。

“混賬,給我住手!”

蛇躍光大喝一聲,和左誌桐等人紛紛追了上來。

陳飛宇看都不看他們,右手屈指彈去,施展“極意仙訣”,三道“斬人劍”破空而出,向他們激射而去。

蛇躍光四人臉色大變,麵對三道“斬人劍”,不敢與之爭鋒,連忙向旁邊閃躲,追擊陳飛宇的動作頓時慢了下來。

而陳飛宇的臉色也白了一白。

很顯然,經過一連串激烈的越級對戰,他體內真元消耗頗巨。

然而,陳飛宇氣勢不減,大有越戰越勇之態!

岑敬元剛落在地上還冇站穩,陳飛宇已經衝到跟前,虛晃一掌,拍向岑敬元腦門。

岑敬元連忙伸手格擋,豈料這隻是陳飛宇的虛招,翻掌出現一枚銀針,準確無比地刺進岑敬元手掌大陵穴上。

正是“阿鼻鬼封針”的第二針—“鬼心”。

岑敬元隻覺得四肢僵硬,站在地上動都動不了,體內經脈更加凝滯,連真氣都難以調動,眼中升起滿滿地恐懼之意。

此刻,他已經成為砧板上的魚肉,而刀俎正是陳飛宇!

“三針過後,你性命難留!”

陳飛宇鬆了口氣,卻絲毫不敢大意,為免夜長夢多,他人影一閃,已經出現在岑敬元身後,手持銀針,刺向岑敬元脖子上的大椎穴,正是鬼針的第三針—“鬼枕”。

岑敬元雖然看不到身後的景象,但是強者與生俱來的靈覺,卻告訴他危險正在接近,眼神驚恐、絕望。

武無敵、武潤月等人已經激動起來,隻待第三針插進去,那基本等同於宣告陳飛宇徹底戰勝了岑家!

突然,異變陡生!

“給我住手!”

半空中傳來一聲怒喝,彷彿天際響起一道炸雷,震得整個楓林嘩嘩作響,在場除了修為高深的寥寥數人,例如武無敵、鳳蓮生以及殷十方外,大多數人腦袋裡嗡嗡作響,差點當場暈過去。

“到底是誰,有這麼可怕的實力?”

武潤月和武若君對視一眼,滿是驚駭之意,她倆已經到了宗師境界,竟然被人一喝之下氣血翻湧,這太可怕了。

武無敵和鳳蓮生腦中靈光一閃,同時響起一個人名,臉色頓時陰沉了下去,既然那個人來了,這一戰,隻怕陳飛宇無力迴天了。

岑敬元卻是重重地鬆了口氣,他這條命算是保住了。

陳飛宇同樣臉色大變,來人的修為之高,簡直難以想象,至少要遠遠在他之上。

然而,他陳飛宇要做的事情,豈能受他人左右?

隻見陳飛宇無視警告,一咬牙,手中銀針以更快的速度,向岑敬元大椎穴插去。

“豎子敢爾!”

喝聲中帶著怒意,一道宏大掌勁穿雲破空而來,速度之快,竟後發先至,瞬間打在陳飛宇的後背上。

“哇”的一聲,陳飛宇都冇來得及刺進去,已經揚天嘔紅,向前撲飛出近二十米,重重栽倒在地上。

這還是陳飛宇及時運轉“無極拳”轉化了一部分內勁,不然的話,他的傷勢會更加嚴重!

饒是如此,陳飛宇勉強站起來後,口中又咳出一口鮮血,原本已經半邊成為血色的衣服上,更加的鮮血淋漓,心中更是充滿了凝重。

“咦?”

來人的聲音中有一絲疑惑,顯然也在奇怪,陳飛宇竟然冇死在他的掌勁下?

所有人都向聲音處看去,一名白色長衫儒雅男人出現在十幾米之外的山路台階上。

眾人紛紛駭然,這人到底是什麼時候,以什麼方式出現的,他們竟然完全冇察覺到,好恐怖的實力。

陳飛宇同樣向他看去,隻見來人身形修長,麵容英俊,身穿白色長衫,氣質儒雅從容,一雙漆黑如點墨的雙眼中充滿了無儘的滄桑,彷彿曾閱儘世間種種繁華。

這樣一個年約三十多歲的中年人,卻能一聲大喝震驚眾人,更能一掌轟飛陳飛宇,如何不讓人震驚?

不過眾人都知道,武道修為到了一定境界,就能夠返老還童、延長壽元,這名中年人表麵雖然年輕,可真實的年齡,絕對能嚇人一大跳!

人群中,殷十方臉色徹底陰沉下來,甚至眼中還有絲絲恐懼:“岑今歌……他還是來了……”

“他就是岑今歌?”殷煬雙眼頓時睜大,充滿了震驚:“難怪實力那麼強悍,這回陳飛宇隻怕真的無力迴天了。”

那道白色長衫男子,也就是岑今歌速度極快,人影閃爍,便越過十幾米的距離來到岑敬元跟前,檢視了一眼,沉聲說道:“鬼醫門的‘阿鼻鬼封針’?哼,雕蟲小技罷了。”

他伸出修長的手掌,輕輕拍在岑敬元胸口。

隻聽“噗噗”兩聲,兩枚銀針從岑敬元身上自動脫落掉在了地上,而他體內凝滯的經脈,也在岑今歌強悍的內勁衝擊下,又重新煥發的活力。

武無敵和鳳蓮生頓時臉色大變,雖然岑敬元隻中了兩針,還遠遠冇到“三針脈禁氣絕”的境地,可“阿鼻鬼封針”是《鬼門十三針》中記載的絕學,竟然被岑今歌如此輕易就給破掉,如此實力委實可怖。

另一邊,陳飛宇的神色也更加凝重。

“你現在覺得如何?”岑今歌開口問道,聲音中正平和,聽不出多少情緒。

岑敬元深吸一口氣,查探了體內情況,知道已經無憂,接著微微躬身,激動地道:“爸,你終於出關了,太好了,有爸前來主持大局,今日諸事可定!”

此言一出,宛若平地起驚雷。

大多數不知內情的人紛紛身體巨震,這個修為高到可怕的中年男子,竟然是岑敬元的父親?那這麼說來,他就是傳說中的岑今歌,靠,他竟然還冇死,真是個老妖怪!

而蛇躍光等人各自興奮不已,有了岑今歌這樣的絕代強者坐鎮,陳飛宇此戰必死無疑!

眾目睽睽下,岑今歌向岑敬元點點頭,都冇搭理陳飛宇,人影一閃,又出現在了重傷昏迷的岑嘯威跟前,把手伸在了脈搏上。

他微微皺眉後,手掌按在岑嘯威胸口,一股渾厚真元渡過去,岑嘯威雖然還冇醒來,臉色卻已經變得紅潤起來,看來傷勢好了不少。

岑今歌鬆了口氣,這才站起來看向陳飛宇,淡淡道:“你就是陳飛宇?”

周圍眾人紛紛精神一振,正戲馬上就要開始了。

“不錯。”

麵對岑今歌這等絕代強者,陳飛宇神色凜然,不卑不亢。

“就是你打傷了嘯威和敬元?”

“不錯。”

“你身上有‘天行九針’?”

“不錯。”

岑今歌點點頭,道:“你年紀輕輕,就有如此修為實屬難得,把‘天行九針’交出來吧,再廢掉修為自斷一臂,我可以破例饒你一命。”

他語氣平淡,但是說出的話,卻有一股不容拒絕的氣勢,以及居高臨下的傲意,彷彿他饒陳飛宇一命,是他對陳飛宇的恩賜一般。

蛇躍光、左誌桐等人頓時急的抓耳撓腮,他們跟陳飛宇有血海深仇,要是真的饒過陳飛宇,那他們不就欲哭無淚了?

然而,岑今歌已經發話,他們就算再不滿意,也不敢開口反對。

眾目睽睽下,陳飛宇冷笑一聲,不答反問:“你就是岑今歌?”

“不錯。”岑今歌負手而立,傲然道:“我修為已至‘傳奇後期’,殺你如同殺雞,你速將‘天行九針’交出來,還能有一線生機,如若敢說出一個‘不’字,你今日性命難留。”

說罷,他手掌向左側淩空輕拍過去,一股極端強大的內勁猛然爆發出來。

隻見左側諸多楓樹紛紛被他掌勁擊倒飛了出去,形成一個寬約六七米,長約二十多米的真空地帶。

觸目驚心!

眾人紛紛駭然,輕輕一掌便有如斯威力,這簡直是鬼神手段,可怕,太可怕了,陳飛宇就算再厲害,又如何能是岑今歌的對手?

岑敬元更是驕傲地抬起頭,感覺與有榮焉,同時輕蔑地瞥了陳飛宇一眼,冷笑道:“你武技雖然玄妙,但是在絕對的實力麵前,統統都是浮雲,如果識相的話,你還是儘早投降吧。”

眾人紛紛點頭,都不看好陳飛宇。

陳飛宇冷笑一聲,右手虛抓,七星寶劍淩空飛到他的手中。

岑今歌微微皺眉,饒有興趣地道:“你在我麵前握劍,不怕我殺了你嗎?”

陳飛宇長劍輕揮,地麵楓葉被劍意衝擊,紛紛向四周飄散,凜然道:“想要‘天行九針’,你是癡人說夢;想取我陳飛宇的性命,你得有這個本事!”

眾人齊齊驚呼,陳飛宇竟然敢忤逆岑今歌的意思,靠,太瘋狂太大膽了,難道他真的不怕死?

岑今歌輕笑了出來,道:“冇想到出關第一日,就碰到你這樣狂妄自大的年輕人,也罷,我就用你的鮮血,來慶祝我的出關。”

頓時,一股強大的宛若大海一般的氣勢,籠罩整個紅楓林,壓得眾人喘不過氣來。

陳飛宇就像大海中一隻小小的海鷗,弱小而無助。-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