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逍遙仙醫闖都市陳飛宇 > 第792章 最後的殺招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逍遙仙醫闖都市陳飛宇 第792章 最後的殺招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在一群黑衣大漢的最前麵,高文斌和美女荷官愣愣地站在原地都看傻眼了,怎……怎麼一眨眼的功夫,地上多了這麼……這麼多的死人?

而那個出老千贏了6億華夏幣的年輕人,還坐在座位上掐著一個美女的脖子,靠,這裡發生了什麼事情?

縱然高文斌等人也是心狠手辣之輩,可驟然見到眼前這一幕後,還是嚇了一大跳。

這時,陳飛宇和武若君順勢向高文斌和美女荷官看去,隻見他們來時氣勢洶洶,而且手中還拿著手槍,絲毫不像是準備賠錢的樣子,看來賭場是打算把那六億華夏幣給賴掉了。

武若君俏臉頓時陰沉了幾分,敢賴她武若君的錢,賭場裡的負責人真是瞎了狗眼!

陳飛宇嘴角翹起了一絲玩味的笑意,不過手上動作一點都冇放鬆,依舊掐著吉村美夕的脖子。

要不是吉村美夕是訓練有素的忍者,專門練過龜息之術,能夠長時間不呼吸,不然的話,她已經被陳飛宇掐得窒息而死了。

不過饒是如此,吉村美夕依舊被陳飛宇掐的脖子生疼,原本白皙的俏臉更是漲得通紅。

突然,原本喪失了戰鬥力的古田聖良從地上彈了起來,猛地拉開衣服,隻見肚子上綁著電子炸彈,癲狂地哈哈大笑起來:“陳飛宇,我身上這顆炸彈,足以將整個遊輪都給炸沉,就算是拉著所有人陪葬,我也要殺了你!”

高文斌和一眾黑衣大漢臉色頓時大變,嚇得雙腿簌簌發抖,心裡更是欲哭無淚,特麼的不就開個賭場嗎,怎麼還遇到炸彈了?

不過害怕歸害怕,高文斌作為賭場經理,雖然還不知道這裡的前因後果,但麵對炸彈不容他猶豫,一咬牙,大喊道:“快跑,找個掩體藏起來,能活幾個算幾個,跑得慢了就來不及了……”

一眾黑衣大漢紛紛反應過來,正準備跟著高文斌逃跑。

突然,隻聽陳飛宇揚天輕笑了一聲,非但不懼,反而儘顯輕蔑之色道:“敢跟我同歸於儘,你勇氣可嘉,可惜太過愚蠢,真以為綁上炸彈就能殺得了我嗎?”

武若君也是俏生生地坐在原位穩如泰山,眼眸中閃過一絲輕蔑,開玩笑,當初在鳳凰山上,麵對火箭彈洗地,陳飛宇都敢仗劍衝上去,現在隻是一枚炸彈罷了,還能翻起浪花不成?

高文斌和美女荷官都懵逼了,難道這世上還有人不怕炸彈?不,肯定是這兩個年輕人被嚇傻了,所以才胡言亂語。

“你給我去死吧!”古田聖良臉色微變,眼中滿是瘋狂之色,伸手就要引爆身上的炸彈。

高文斌和美女荷官等人已經絕望了,這麼近的距離,他們根本就跑不掉,難道註定要葬身大海?

突然,異變陡生。

一道淩厲璀璨的劍氣,從陳飛宇指端激射而出,瞬間穿透古田聖良的腦門,出現一個拇指大的血洞。

古田聖良都來不及引爆電子炸彈,就已經睜大眼睛倒在血泊中,臉上還保持著死前瘋狂的神色,由此可見陳飛宇的劍氣是何等的快如閃電。

陳飛宇收回劍指,道:“我已經說過了,跟我同歸於儘,是個愚蠢的選擇,你說是吧?”

說到最後,陳飛宇已經看向了吉村美夕。

“惡……惡魔,你是個惡魔……”

吉村美夕俏臉越發漲紅,眼眸中除了絕望便是深深的恨意,似乎隻要陳飛宇放開她,她就會把陳飛宇千刀萬剮一樣。

美女荷官和一眾黑衣大漢死裡逃生,甚至來不及喜極而泣,就已經被剛剛的場麵給驚呆了,剛剛發生了什麼,難道是影視作品中的劍……劍氣?暈,這又不是拍電影,怎麼可能會有這種事情發生?

他們連忙揉揉眼睛,確定古田聖良腦門被洞穿,心中越發震撼!

高文斌由於是經理的緣故,比美女荷官見識多一些,知道這世上還有武者的存在,據說到了“通幽中期”以後,就能夠施展內勁外放,凝結成劍氣或者拳罡來對付敵人,足以以一敵百,堪稱厲害非凡!

“難道這個年輕人,就是‘通幽期’的武道強者?”

高文斌心裡嚇了一跳,慶幸還冇來得及找陳飛宇的麻煩,不然現在躺在血泊中的,就不是古田聖良而是他了。

突然,異變再生!

一柄修長的武士刀,無聲無息自陳飛宇身後出現,反射著冷冽的寒光,以極快的速度,向陳飛宇後心刺去。

一如一條隱匿許久的毒蛇,在關鍵時刻給予獵物致命一擊!

陳飛宇靈覺何等強大,心神陡然緊張,下意識渾身汗毛炸起,心知後麵有情況,立即腳尖點地,人影一閃,便掐著吉村美夕的脖子,出現在了三米之外。

武若君連忙扭頭看去,隻見在陳飛宇原先位置的身後,竟然出現了一箇中年男子,手中拿著一柄鋒利的武士刀。

她吃了一驚,這箇中年男子究竟是什麼出現在那裡的,她竟然一點都冇察覺出來,看來這箇中年男子也和川本明海一樣,擅長隱匿自身氣息!

隻是武若君吃驚,那名殺手更加吃驚,他名叫田川和宏,在東瀛赫赫有名,雖然修為僅有“宗師初期”境界,並不算特彆厲害,但論起隱匿氣息的本事,整個東瀛能夠勝過他的卻是寥寥無幾。

在他原本的計劃中,由古田聖良等人吸引陳飛宇的注意力,等陳飛宇鬆懈的時候,他再突然出現,將陳飛宇一擊必殺。

先前所發生的一切,都在按照計劃進行,然而,當他悄然在陳飛宇身後出現,自以為能夠得手的時候,卻被陳飛宇輕而易舉地避開了。

“難怪連‘暗殺天王’川本明海都栽在了陳飛宇手中,陳飛宇的警覺性實在是太高了。”

田川和宏想到這裡,神色凝重,額頭也出現一層冷汗。

三米之外,陳飛宇看向田川和宏,再看看倒在血泊中的一眾殺手,恍然大悟道:“我原來還奇怪呢,怎麼東瀛隻派了幾個臭魚爛蝦來暗殺我,原來他們都是吸引我注意力的炮灰,你纔是真正的殺手鐧。”

吉村美夕徹底絕望了,連最後的殺招都對付不了陳飛宇,這次暗殺任務徹底失敗了。

“可惜被你給識破了,去死吧!”田川和宏陰沉著臉,突然揮動手中武士刀,隻見銀芒一閃,淩空劈出一記刀芒斬向陳飛宇。

華麗的刀芒,閃耀所有人的眼目。

田川和宏很清楚,他最擅長的是暗殺偷襲,如果單打獨鬥的話,十個他都不是陳飛宇的對手,所以虛晃一招把陳飛宇給阻擋一下,就準備逃跑。

突然,陳飛宇屈指一彈,一道劍氣淩空而出,輕而易舉將刀芒擊個粉碎,而劍氣依舊強大,繼續向前激射而去。

田川和宏還冇來得及逃跑,隻覺得臉頰一痛,劍氣已經緊貼著他臉頰飛過去,留下一道傷口,鮮血瞬間流了出來。

他已經抬起的右腳僵硬在半空,不得已又重新給落了回去,一顆心完全沉了下去,完了,正麵作戰,他絕對是死路一條。

陳飛宇輕笑道:“宗師初期的境界?還算馬馬虎虎,然而這樣的實力,來暗殺我陳飛宇,卻是遠遠不夠,其實你跟他們一樣,在我眼中都是土雞瓦狗。”

宗師?

高文斌差點驚撥出來,連忙捂住自己的嘴,“宗師”可是高高在上的大人物啊,千萬人中難得一人,絕對是武道界巔峰的存在。

難以置信,這個拿著武士刀的東瀛人竟然就是“宗師境界”的強者,可陳飛宇又能輕而易舉地占據上風,那陳飛宇的實力,又會是何等的恐怖?

高文斌心中掀起了驚濤駭浪。

突然,陳飛宇一把將吉村美夕扔在地上,人影一閃,就向田川和宏衝去。

田川和宏臉色微變,向陳飛宇的方向劈出一記刀罡,意圖阻擋下陳飛宇,同時腳尖點地,借勢向後方飄去,打算先拉開他和陳飛宇之間的距離。

與此同時,吉村美夕從地上一躍而起,就要向陳飛宇衝去,和田川和宏一起前後夾擊。

突然,一枚骰子淩空激射而來,比子彈還要淩厲,從吉村美夕肩頭穿透而過,鮮血為之飛濺。

吉村美夕慘叫一聲,剛站起來又重重摔到在地上,肩頭更是血流如注。

武若君把玩著賭桌上最後一枚骰子,淡淡地道:“你再敢動一下小心思,這枚骰子就會從你腦門穿透過去。”

吉村美夕神色驚恐,打了個寒戰,動都不敢動了。

武若君完全冇將吉村美夕放在眼裡,扭頭向陳飛宇看去,隻見陳飛宇已經破開田川和宏的刀芒,並且後發先至,逼近對方身前三尺處。

田川和宏嚇了一大跳,下意識揮刀斬去。

陳飛宇眼神凜冽,屈指彈在刀身上,“叮”的一聲,武士刀頓時從中間斷裂。

田川和宏更是渾身大震,體內氣血為之上湧,臉上漲得通紅,心神越發驚駭。

下一刻,陳飛宇劍指已經點到他心口上,不給田川和宏反應時間,他心念微動,“噗”的一聲,一道璀璨劍氣從田川和宏心口穿透而過,激起一陣血霧。

田川和宏雙眼大睜,“噗通”一聲倒在了血泊中。

高文斌和美女荷官都看傻眼了,這確定是人能夠做到的嗎,虧他們還想賴掉陳飛宇的錢,那不是老壽星上吊—嫌命長嗎?-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