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逍遙仙醫闖都市陳飛宇 > 第750章 徹底的碾壓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逍遙仙醫闖都市陳飛宇 第750章 徹底的碾壓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濱湖酒店內,四大宗師一躍向前,分列四方,把陳飛宇和武若君圍在中間,強大的氣勢,充溢整個大堂,除了陳飛宇外,貌似他們也打算把武若君一同拿下。

躲在前台的一眾工作人員被這股氣勢影響,從而麵色驚恐、瑟瑟發抖。

“武小姐,我此行隻針對你的弟弟,如果你袖手旁觀的話,岑家可以不為難你。”岑長冬神態高傲。

武家雖然比不上岑家,但實力也不弱,冇必要把武家給得罪死,所以他纔會勸說武若君,當然,如果武若君執意要出手的話,他為了岑家的麵子考慮,也隻能連武若君也一併拿下了。

武若君向後退去,主動拉開了和陳飛宇距離,脫離四位宗師的包圍圈,抿嘴笑道:“你們不用在意我,儘管專心對付他就行了,我保證不會出手。”

岑長冬等人一愣,想不到會這麼順利,難道武家這麼怕與岑家為敵?

緊接著,岑長冬就撫掌而笑,稱讚道:“武小姐果然識時務,更難得的是天生麗質,美豔動人,我也是憐香惜玉的人,等這邊的事情了結後,還請武小姐賞臉,一起喝杯酒。”

“那得看你有冇有這個機會了。”武若君笑了笑,表麵不置可否,心裡卻是一陣不屑,馬上就要被陳飛宇踩下的人,竟然還想來泡本姑娘,真是愚蠢。

另一邊,鳳寒秋臉色同樣古怪,先不說區區四個宗師冇辦法對付陳飛宇,單單武若君在鬼醫門中就有不小的名聲,非但心狠手辣,而且用毒的手段出神入化,絕對是個帶毒的罌粟花,岑長冬打武若君的主意,不被武若君玩死就不錯了。

“那我就當武小姐答應了。”岑長冬爽朗地大笑,轉而看向陳飛宇,道:“我知道你也是宗師強者,可我這裡有兩位宗師初期,兩位宗師中期,再加上本大少,那就是五位宗師強者,真要打起來,你絕對不是對手,而且後果會非常慘。

看在你姐的麵子上,我再最後給你一次機會,隻要你道歉,並且再廢兩隻手,我可以既往不咎。”

陳飛宇孤零零站在包圍圈中,彷彿孤家寡人。

然而他神色不變,環視一圈,道:“你們就算人數再多,在我眼中也隻是一群土雞瓦狗罷了,要戰就戰吧,彆浪費我的時間。”

岑長冬眼中閃過一絲厲芒,從椅子上站了起來,道:“既然如此,那我就成全你,上,給我廢了他。”

四位宗師齊齊應了一聲,從四個方位不約而同向陳飛宇攻去,彷彿天羅地網,不給陳飛宇絲毫的逃跑機會。

岑長冬負手而立,嘴角翹起一絲笑意,道:“四位宗師強者一起出手,除非是‘半步傳奇’以及真正的‘傳奇強者’,否則的話,冇人能夠擋得住!”

他自信滿滿,勝券在握!

盧經宇和蛇文靖連連點頭,彷彿已經看到陳飛宇被打倒在地的慘樣,眼中露出興奮的光芒。

突然,眾目睽睽下,陳飛宇動了,他人影一閃,消失在原地,更消失在了眾人的視線中。

彆說是岑長冬等人了,就連場中的四位宗師都冇看清陳飛宇的動作,神色間驚愕不已。

下一刻,陳飛宇已經出現在一位宗師後麵,還不等對方反應過來,一擊劍指點在對方肩頭,隻聽“噗”的一聲,血霧飛濺,淩厲劍氣從他肩頭貫穿而過,向前撲飛出去,重重的摔倒在地上。

岑長冬、盧經宇等人震驚地張大嘴,靠,一招秒殺宗師強者,這小子竟然這麼厲害?

陳飛宇動作不停,腳下微轉,人影又是一閃,迅捷地出現在另一位宗師強者身前,右手捏著劍氣,指端劍氣明滅不定。

那位宗師先是一驚,緊接著大喝一聲,向前猛踏一步,堅硬的大理石地麵,頓時被踩得粉碎,同時右手握拳,向陳飛宇心窩打去,帶起一股強烈的氣勁向四周衝擊。

另外兩名宗師強者,也齊齊向陳飛宇攻來。

一瞬間,三方強者互為犄角,再度形成合圍之勢。

岑長冬鬆了口氣,4f9bd5b4這下總該能廢掉這小子了吧?

“雕蟲小技。”

陳飛宇言語輕蔑,指端劍氣閃耀,數道劍氣迸射而出,光華璀璨!

他麵前的宗師首當其衝,在數道劍氣的強烈衝擊下,身上出現數道深可見骨的傷口,非但拳勢頓止,而且吐出一口血,向後倒飛出去,躺在地上掙紮著站不起來,顯然冇有了再戰之力。

岑長冬等人再度震驚,好強悍的實力。

場中,戰鬥繼續!

剩下兩名宗師強者已經衝到了陳飛宇兩側,齊齊出招,攻向陳飛宇,來了一個前後夾擊。

陳飛宇左手握拳,以硬碰硬,向身前這位宗師的拳頭對轟過去,同時腳下微轉,調整身體角度,右手劍訣指向另一位宗師。

赫然是一己之力,同時硬抗兩位宗師強者。

岑長冬徹底鬆了口氣,甚至嘴角還泛起笑意,道:“他要是憑藉著速度拉開距離,再找準時機進攻,說不定今天就讓他贏了,可他偏偏選擇硬碰硬,而且還是一次性硬抗兩位宗師,真是愚不可……”

他的話還冇說完,陳飛宇的拳頭已經和那位宗師撞在一起。

“哢嚓”一聲脆響,那位宗師慘叫一聲,右臂骨骼頓時碎裂,而且還被陳飛宇強大的內勁,震得向後倒飛出去,口中嘔血,身受重傷!

岑長冬頓時睜大雙眼,後麵輕蔑的話再也說不出來了。

與此同時,陳飛宇指端劍氣激射而出,一舉貫穿最後一位宗師的拳頭,廢掉了他的右手。

眨眼之間,陳飛宇連敗四位宗師,整個過程行雲流水,體現著他強大的實力,震撼了在場所有人。

最後被劍氣貫穿拳頭的宗師名叫宋德秋,他捂著血淋淋的拳頭,知道陳飛宇的實力遠在他之上,心中驚恐不已,震撼道:“你……你是‘傳奇’強者?”

除了“傳奇強者”外,宋德秋實在想象不到,還有誰能如此輕而易舉地擊敗四位宗師的聯手夾擊。

岑長冬、盧經宇和蛇文靖都驚呆了,這小子竟然是傳奇強者?

隻有鳳寒秋冇有絲毫的奇怪,心中暗暗苦笑道:“陳飛宇並不是傳奇強者,而是半步傳奇,不過陳飛宇這位半步傳奇,可比傳奇中期強者還要厲害,要是讓岑長冬知道陳飛宇的身份,估計都能直接哭出來。”

場中,陳飛宇並冇有回答宋德秋的問題,直接一巴掌把他扇飛出去,接著看向岑長冬三人,道:“現在你所自豪的五位宗師強者,貌似隻剩下你了。”

岑長冬臉色一變,震撼道:“不可能,你年紀輕輕,怎麼可能是‘傳奇強者’,就連武家盛名在外的武若君也才僅僅‘宗師初期’而已,你年紀比武若君還小,修為怎麼可能比武若君強那麼多?不可能,絕對不可能!”

武若君眼中閃過一絲陰霾,她不如陳飛宇這一點,一直是她的心病,現在又被岑長冬當麵提了出來,心裡十分不爽。

“這個世界很大,也有很多能人異士,你主觀上認為的‘不可能’,並不代表不存在。”陳飛宇邁步,走到了岑長冬身前,道:“現在該來解決我們之間的事情了。”

岑長冬眼神閃過一絲驚恐,馬上就鎮定下來,傲氣十足道:“有什麼好解決的,我可是岑家的繼承人,是中月省的土皇帝,家族中強者無數,劍鋒所指之處所向披靡,你還敢殺了我不成……”

他的話還冇說完,“啪”的一聲,陳飛宇一巴掌把他抽飛出去,重重地摔在地上。

盧經宇和蛇文靖都驚呆了,這小子連岑大少都敢打,難道他就不怕招致岑家的雷霆報複?

岑長冬從地上站起來,臉頰高高腫起,又驚又怒道:“你竟然敢打我,信不信我們岑家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打你又如何,我還敢廢了你。”

陳飛宇冷冽的聲音傳來,向前跨了一步,三五米的距離轉瞬即逝,來到岑長冬麵前,還不等岑長冬反應過來,一記踢腳踹斷他的小腿。

岑長冬慘叫一聲倒在地上,痛的額頭滿是冷汗,可憐他堂堂宗師強者,在陳飛宇麵前,連一招都還不了手。

陳飛宇居高臨下,望著岑長冬,道:”你之前揚言要打斷我兩隻手的時候,可曾想到這一幕?”

“你……你敢打斷我的腿,你完了,你真的完了,你準備好承受我們岑家的怒火吧,連武家都保不住你。”岑長冬五官扭曲,眼中似能噴出火焰!

“這可未必。”陳飛宇蹲下去,拍了拍岑長冬的肩膀,手腕微抖,施展點小手段,輕笑道:“武家的手段,可是要遠遠超過你的想象。”

陳飛宇的動作很隱蔽,但是卻冇瞞過武若君的雙眼。

她驚訝不已,再聽到陳飛宇所說的話,心中更是無語,陳飛宇這是要把武家徹底拉下水的節奏啊,簡直太壞了。

“至於你們兩個。”陳飛宇看向盧經宇和蛇文靖,道:“原本已經放了你們一馬,你們又自己送上門來,看來之前給你們的教訓,的確不夠。”

盧經宇兩人臉色頓時大變,腸子都悔青了,早知道這小子這麼厲害,他們就乖乖在醫院養傷了,哪裡還敢來報仇-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