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逍遙仙醫闖都市陳飛宇 > 第733章 自以為是能害死人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逍遙仙醫闖都市陳飛宇 第733章 自以為是能害死人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岑江南被陳飛宇的“斬人劍”一劍逼退,正自煩躁時,隻見岑勝斌和武林江等人齊齊衝過來,頓時神色大喜,哈哈大笑道:“陳飛宇,你束手就擒吧!”

他話音剛落,武林江、岑勝斌三人,已經分列三方,把陳飛宇圍了起來,再加上陳飛宇正麵的岑江南,四人四麵,陳飛宇徹底陷入包圍之中。

陳飛宇一顆心完全沉了下去,麵對岑江南和岑勝斌兩人的聯手,他也隻能勉強保持不敗,可是現在卻是三位“傳奇中期”,再加上一位“傳奇初期”,如此強大而豪華的陣容,縱然他對自己再有信心,也不認為自己是能過這四人的圍攻。

現在的處境,堪稱九死一生!

武家和岑家四大傳奇強者聯手圍攻一個“半步傳奇”的年輕人,這在中月省的曆史上,都是開天辟地頭一次,就算陳飛宇真的被擒下,甚至被殺死,他的名字也足以在中月省武道界閃耀。

周圍眾人隻覺得暈暈乎乎的,都被眼前這一幕給震懾住了。

主席台上,武洪傑震驚道:“我的媽呀,三位‘傳奇中期’,再加一位‘傳奇初期’,這種陣容,就算是在以武道著稱的中月省,都足以橫掃四方了,現在竟然要聯手對付陳飛宇,陳飛宇的麵子也太大了。

而更可怕的是,陳飛宇的年紀竟然比我還要小,和他相比之下,我完全被陳飛宇給碾壓了,靠,真是人比人,氣死人。”

武潤月沉聲道:“彆說是你了,隻怕放眼整個華夏,都找不出來第二個陳飛宇,這樣的人百年難見,你被他碾壓,又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

武洪傑乾笑了兩聲,嘿嘿道:“也是,陳飛宇這樣的天縱之才,今天卻要死在這裡,看來真是天妒英才,相比起來,我寧願平庸一些,也要長命百歲,能泡更多的美女,哈哈。”

武潤月神色複雜,看著場中陷入包圍中的陳飛宇,突然歎了口氣,也不知道在想什麼。

另一邊,武若君悄悄鬆了口氣,甚至嘴角還出現了一絲笑意,陳飛宇的表現太過震撼人心,讓她升起強烈的危機感,不過現在已經無所謂了,四大強者齊齊圍攻陳飛宇,陳飛宇就算真的有三頭六臂,今日也難逃一死。

突然,武林江開口道:“陳飛宇,看在你是中醫奇才的份上,我再給你最後一次機會,隻要你說出‘天行九針’的秘密,我可以放你走。”

“等等。”岑江南立即說道:“除了‘天行九針’外,我還要你說出‘斬人劍’和吸走他人內勁的法門,對了,還有你的輕功步法同樣神奇,隻要你把這些秘密說出來,我們立馬讓你下山,絕不攔阻。”

陳飛宇深吸一口氣,嘴角浮上一層嘲諷笑意,道:“你們比我想象的還要貪婪,我陳飛宇還是那句話,想要我說出身上的各種不傳之秘,那就憑本事來廝殺,可想要讓我投降,絕無可能!”

“敬酒不吃吃罰酒!”岑江南冷笑道:“如此不識好歹,看來等把你擒下後,得好好讓你嚐嚐皮肉之苦,說不定,還會斬斷你的四肢,廢掉你的修為,讓你人不人鬼不鬼,哈哈。”

周圍眾人紛紛嚇了一跳,岑江南話中內容太惡毒了。

紅依菱和薑夢擔憂到了極點,這一戰,陳飛宇真的凶多吉少!

在岑江南得意的笑聲中,陳飛宇眼中浮現一層殺意,道:“可惜你見不到那一幕,因為你會搶先一步死在這裡。”

岑江南的笑聲戛然而止,隨即冷哼一聲,輕蔑道:“真是笑話,我們四個人的實力,已經足以碾壓你,就算你的武技再神奇,也冇辦法逃脫生天,更遑論是殺我?”

“既然你不信,那我就殺給你看。”

陳飛宇殺氣凜然,話音剛落,突然右腳踏地,“哢嚓”一聲,堅硬的地麵瞬間蜘蛛網般碎裂,陳飛宇已經向岑江南衝去,指端劍氣縱橫四射,瑰麗無方!

“想殺我,你再等一百年吧!”

岑江南哈哈大笑,不退反進,迎戰陳飛宇。

兩人早就交手過三百回合,這番剛交手,陳飛宇“斬人劍”就被岑江南一拳盪開,而岑江南也被“斬人劍”逼退三米。

武無敵三人見狀,同樣一躍而上,分成三個方位,一起向陳飛宇進攻。

三道強烈的氣勁瞬間襲身,頓時壓迫得陳飛宇胸口煩悶,連忙運轉“無極拳”,將這三道氣勁轉化吸納,增強“斬人劍”的威力,接著一劍橫掃,揮出一個巨大的紅色半月形劍芒,想要將武無敵三人迫退。

單單武林江一個人的實力,就足以抵擋“斬人劍”,更何況又加上了岑勝斌這位巔峰強者?

武林江、岑勝斌以及武無敵三人,同時出招打在“斬人劍”上,陳飛宇隻覺得一股龐大的難以抵禦的力量,從“斬人劍”上傳來,縱然奮力轉化吸納,也隻能轉化一小部分,而剩下的內勁,依舊壓迫湧來!

陳飛宇渾身一震,頓感氣血翻湧,經脈刺痛,“哇”的一聲吐出一口血,向後倒飛出去,指端“斬人劍”也消散不見。

三大強者一擊之下,陳飛宇便已受傷!

岑江南等人大喜過望,自從和陳飛宇交手以來,還是第一次見到陳飛宇一觸即潰,看來陳飛宇的武技雖然神奇,可他本身‘半步傳奇’的修為還是有其上限,隻要力量強到足以碾壓陳飛宇的地步,陳飛宇就再也冇有絲毫還手餘力。

這一戰,陳飛宇必敗無疑!

陳飛宇向後倒飛出近10米的距離後,纔將體內翻湧的氣血壓製住,雖然勉強站在地上,但嘴角依然流著鮮血,看起來頗為狼狽。

“陳飛宇,你輸定了。”岑江南哈哈大笑,和武無敵三人並排一起,齊齊向陳飛宇的方向奔跑攻去。

他們完全是打算靠著強橫的修為,強行壓製陳飛宇,而且這次是四人真正意義上的第一次聯手合攻,強大的氣勁宛若大海的海嘯,波濤洶湧而來,彆說是直麵四大強者的陳飛宇了,就連周圍遠遠圍觀的觀眾,都紛紛神色大變,被這股氣勢壓迫的差點暈過去。

場中,強大氣勢壓迫下,陳飛宇腳下地麵寸寸皆裂,體內更是氣血翻湧,本就不穩的內息,差點又吐出一口血來。

危急之刻,陳飛宇眼中精光四射,瘋狂調動體內真元,豁然抬手指向前方,指端紅色劍氣閃耀。

下一刻,隻聽雷霆之聲大作,“斬人劍”自指端出現,直直地指向岑江南,陳飛宇凜然道:“這一劍過後,你命喪黃泉。”

“真是笑話,我看這一招過後,是你身受重傷,被我們擒下纔對。”

岑江南眼中輕蔑一閃而逝,他單打獨鬥都不怕“斬人劍”,更何況現在四人聯手合攻?

突然,破空之聲大作,“斬人劍”脫離陳飛宇的劍訣,挾帶雷霆萬鈞之力,向岑江南激射而來,威力之強所過之處下方地麵紛紛碎裂,形成一條溝壑!

岑江南輕蔑而笑,正準備一拳轟散“斬人劍”,交由其他三人對付陳飛宇。

突然,武無敵想到了什麼,神色大變,連忙提醒道:“小心,陳飛宇還能憑空凝聚第二道‘斬人劍’!”

“什麼意思……”岑江南還冇反應過來,突然,隻見在他前方一尺處,憑空出現一道紅色雷霆劍芒,向他胸口激射而來,正是第二道“斬人劍”!

出其不意之下,岑江南臉色大變,不過他畢竟是“傳奇中期”的絕代強者,當下雖驚不亂,於間不容髮之際,於角度細微之處,勉強一拳轟了出去。

由於匆忙出拳,隻有他平時7成不到的力道,雖然擋下了“斬人劍”,可他也被“斬人劍”衝擊得氣血翻湧,拳頭更是被“斬人劍”刺破,鮮血淋漓。

還不等岑江南鬆口氣,陳飛宇指端所發“斬人劍”,已經挾帶雷霆之力而來,誓要將他斬於劍下。

岑江南臉色大變,從心底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脅。

千鈞一髮之際,旁邊的岑勝斌突然出手,替岑江南擋下了這一記“斬人劍”,而岑勝斌也因此向後退了好幾步。

岑江南徹底鬆了口氣,哈哈大笑道:“陳飛宇,你不是說這一劍要斬殺我嗎,你失敗了,想要殺我,你再等一百年吧!”

“哦?是嗎?”陳飛宇嘴角出現嘲諷的笑意。

“到這時候,你還在裝腔作勢,真是可笑……”

岑江南嘲諷的話語還冇說完,突然,他臉色大變,一道紅色雷霆劍芒從他後心穿胸而過,刺穿了他的心口。

赫然是從他背後,出現了第三道“斬人劍”,並且將其斬殺!

這一下變起倉促嗎,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就連武林江和武無敵,都愕然停下腳步,露出難以置信的神色,陳飛宇竟然……竟然還能凝聚出第三道“斬人劍?”

“這……這怎麼可能……”岑江南睜大雙眼,露出死前不甘的神色,胸口鮮血不住地流出來,染紅了胸前衣襟。

陳飛宇指端劍氣凜然,道:“誰告訴你們,我隻能凝聚兩道‘斬人劍’的?自以為是可是能害死人的。”

當初在明豐市的時候,雲伯中以區區宗師境界的修為,就能施展《極意仙訣》凝聚出第三道拳勁,更何況是“半步傳奇”的陳飛宇?

隻是第三道“斬人劍”一直被陳飛宇當做底牌之一,任何人都不知道,這才能在關鍵時刻發揮奇效,出其不意的順利斬殺岑江南。-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