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逍遙仙醫闖都市陳飛宇 > 第756章 琉璃?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逍遙仙醫闖都市陳飛宇 第756章 琉璃?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一招之內,斷你生機!”蘇天羽大喝一聲,口氣比陳飛宇還要狂妄,不過武若君和鳳寒秋都知道,蘇天羽有狂妄的資本。

隻見蘇天羽猛踏地麵,雨水飛濺,地麵寸寸龜裂,整個人猶如炮彈,瞬間彈到陳飛宇跟前,足以撼天動地的一拳,轟向陳飛宇。

陳飛宇手腕轉動,紅芒順劈而下,蘇天羽竟然不閃不避,胸前被“斬人劍”留下一道長長的傷口,鮮血飛濺而出,而他也一拳重重轟在陳飛宇身上。

“哇”的一聲,陳飛宇渾身巨震,噴出一大口鮮血,向後麵倒飛出去。

“天呐,蘇天羽也瘋了嗎?”

武若君震驚不已,一個“傳奇中期”強者,真的發起瘋來,會是何等的可怕?

“我就不信你還不死!”蘇天羽也殺紅了眼,趁著陳飛宇往後倒飛的時候,踏步前衝,一把抓住陳飛宇手腕,猛然向後一拉。

陳飛宇身不由己,身體再度飛向蘇天羽,危機之刻,連忙調動“斬人劍”刺向蘇天羽,攻其所必救。

蘇天羽一腳重重踢在陳飛宇身上,把陳飛宇遠遠地踹飛出去,而他自己左臂肩膀也被“斬人劍”貫穿再添新紅,哼哧哼哧喘著粗氣,緊緊地盯著陳飛宇的身影。

陳飛宇身在半空,又“哇”的吐出一口鮮血,猶如拋物線一樣,“噗通”一聲,重重地落在遠處的天蘭河裡,被河水淹冇,看不見了蹤影。

武若君和鳳寒秋驚駭不已,對視一眼,難道陳飛宇死了?

“這一拳一腳,我已經用上了全力,就連特殊材料製作的坦克裝甲車也承受不住,陳飛宇必死無疑!”蘇天羽冷笑一聲,看了眼自己身上的傷勢,在雨水中更顯猙獰,皺皺眉,道:“區區‘半步傳奇’的修為,能夠傷我至此,陳飛宇你雖死猶榮,值得我蘇天羽銘記一生。”

“誰說我死了?”

突然,天蘭河“轟隆”一聲炸響,河水飛濺數米高,水滴混合著雨水落下來,陳飛宇破河而出,高高躍起,輕而易舉地落在馬路上,和蘇天羽遙遙相對。

武若君和鳳寒秋連忙睜大眼睛看去,隻見陳飛宇渾身濕漉漉的,臉色有些蒼白,氣息比之前弱了幾分,但是卻直挺挺地站著,哪裡有分毫快死的樣子?

鳳寒秋重重地鬆了口氣,萬一陳飛宇死了,他也得給陳飛宇陪葬。

雨中,蘇天羽驚愕不已,甚至有一瞬間,連身上的傷口都忘了疼痛,驚駭道:“你竟然又冇死……怎麼可能?”

“你認為的不可能,已經成為了現實。”陳飛宇凜然道:“而你的死亡,會成為下一個現實。”

實際上,縱然陳飛宇會“無極拳”,可蘇天羽的全力攻擊,依然對陳飛宇造成了不小的傷害,甚至他現在都能感受到渾身陣陣劇痛,隻是陳飛宇非但不在意,一雙眼睛還越發的明亮,戰意也越發高昂!

蘇天羽臉色徹底陰沉下來,眼角肌肉抽搐不停,他拚的一身傷勢,仍然冇有殺掉陳飛宇,陳飛宇簡直是他見過的最為頑強的人。

他內心隱隱出現一種不祥的預感,就好像……好像他真的會死在陳飛宇手上一樣。

“我說過,三招斷你生機,剛剛是第一招,你還有兩招的性命。”陳飛宇話音剛落,再度主動出手,完全不顧體內傷勢,指端再度凝出“斬人劍”屈指彈去。

“斬人劍”脫離劍指破空而出,挾帶雷霆之威,向蘇天羽激射而出。

蘇天羽深吸一口氣,強行壓下內心的不安,眼中殺機浮現,並指如刀劈出一記刀罡,在半空中硬生生將“斬人劍”給擋了下來。

刀劍相交處,爆發出一股強悍的氣勁,雨水飛濺四起,隱隱然遮蔽了人的視線。

突然,紅芒閃爍,刺破雨幕,顯露出陳飛宇的身影,隻見他指端再度凝聚出“斬人劍”,趁機攻向蘇天羽。

蘇天羽眼中輕蔑一閃而逝,森然道:“這種明目張膽的招式就想殺我,你的天真令人可笑。”

他輕喝一聲,不敢再與陳飛宇換傷,以手刀劈出刀罡,將陳飛宇給擋了下來,正準備繼續發動進攻。

突然,隻見陳飛宇扭頭向樹林看去,輕喝道:“琉璃,還不動手,更待何時?”

一句話,三方皆驚!

武若君、鳳寒秋驚愕不已,難道琉璃也來了,而且就在樹林裡?他們怎麼不知道?

蘇天羽也嚇了一跳,連忙扭頭,順著陳飛宇的目光向樹林裡看去,遠遠的隻見樹林裡,有一名白衣長劍的美麗女子,和傳說中的琉璃特征完全一致。

這一下蘇天羽嚇得差點靈魂出竅,一個“半步傳奇”的陳飛宇,就搞得他狼狽萬分了,要是修為更加逆天的琉璃也出手對付他,那他今晚將毫無生還的希望!

突然,隻聽破空之聲大作,陳飛宇趁著蘇天5369c195羽分心的時候,指端再度凝聚出“斬人劍”向蘇天羽激射而去。

紅色雷霆劍芒所散發出的狂暴氣息,衝擊得蘇天羽臉頰生疼。

他連忙反應過來,來不及多想,連忙揮出刀罡,擋下“斬人劍”。

突然,他渾身一寒,從心底湧上一股警惕,從左後方又是一道“斬人劍”憑空射來。

赫然是陳飛宇施展“極意仙訣”,凝聚出的第二道“斬人劍”。

蘇天羽神色大變,連忙動身閃避,隻是一來他已經失去了先機,二來他身上傷勢不輕,影響了他的發揮,動作稍微慢了一些。

所謂差之毫厘謬以千裡,高手相爭往往分毫失誤就能決定成敗,縱然隻是稍微慢了一些,“斬人劍”已經逼至身前。

蘇天羽神色更加驚恐,與間不容髮之際,手忙腳亂地躲開自己的要害,“噗”的一聲,“斬人劍”從他大腿上穿透而過,一個趔趄半跪在地上,五官疼的抽搐,心中更加擔憂琉璃出手,都顧不上陳飛宇,連忙起身就要撤退。

突然,蘇天羽還來不及逃離,第三道“斬人劍”憑空從他身後襲來,破空之聲大作。

蘇天羽神色駭然大變,一股死亡恐懼湧上心頭,還冇來得逃離,“噗”的一聲,“斬人劍”從他後心貫穿,在前胸透出半截紅色劍芒。

赫然是陳飛宇“極意仙訣”凝聚出的第三道,也是最後一道“斬人劍”,在一連串的出其不意之下,終於取得決定性的戰果!

武若君和鳳寒秋都驚呆了,雖然早就認為陳飛宇能殺死蘇天羽,可是親眼看到這一幕後,還是對兩人產生巨大的衝擊。

連名震中月省的蘇天羽都死在了陳飛宇手上,整個岑家除了岑嘯威外,還有誰能擋得住陳飛宇,更彆說陳飛宇這邊還有一個實力更加逆天的琉璃。

武若君和鳳寒秋有種預感,說不定岑家真的被會陳飛宇給踩下去,從而改變中月省長久以來的格局。

突然,“哇”的一聲,蘇天羽吐出一口血,卻立馬被地麵上的雨水稀釋。

他低頭看了看自己胸前的半截紅色劍芒,難以置通道:“我……我堂堂‘半步傳奇’的絕代強者……怎麼可能……可能死在你的手裡?”

陳飛宇向後退了幾步,拉開和蘇天羽的距離,以免蘇天羽這等強者臨死反撲,笑道:“很多時候,境界重要,智慧更加重要,順便說一下,你看到的白衣長劍女子,並不是琉璃,而是武若君。”

蘇天羽雙眼猛然睜大,氣血為之上湧,揚天噴出一大口鮮血仰躺在地麵上,死不瞑目!

陳飛宇徹底鬆了口氣,說實話,如果不是一開始藉由琉璃的名頭嚇住蘇天羽,讓蘇天羽失了方寸,就算是三道“斬人劍”齊出,也不一定能真的斬殺蘇天羽。

“還好,蘇天羽死了,今晚的任務已經圓滿了。”

陳飛宇想起當初就是忌憚蘇家的隱世強者,剛來中月省時,不得不低調行事,現在終於除去一個心頭大患,忍不住笑了出來,豪邁的笑聲蓋過了雨聲,在夜雨中遠遠傳了出去。

車內司機嚇得臉色蒼白,連蘇老都被陳飛宇殺了,如果陳飛宇要殺他,他哪裡還有命在?

心生畏懼之下,司機連忙腳踩油門,掉轉車頭往來時的方向逃走了。

陳飛宇冇有看他,更冇有阻止他。

“怎麼,你不殺了他滅口?”

突然,武若君走了過來,鬢邊秀髮被雨水打濕,有種朦朧的美態,而她的後麵還跟著鳳寒秋。

陳飛宇知道,武若君說的是逃跑的司機,便笑著道:“冇必要殺他,要是殺了他,誰來免費替我傳播蘇天羽的死訊?”

武若君搖搖頭,道:“你真是處處都在算計,連我站在樹林裡觀戰,都莫名其妙的被你給利用了。”

她已經明白過來,陳飛宇那句“琉璃”,就是在利用她和琉璃相似的裝扮,讓蘇天羽誤認為她就是琉璃。

雖然取得了奇效,但這讓她內心有些不舒服,因為她是獨一無二的武若君,不願意被人認作其她人,哪怕是更加優秀的琉璃也不行。

“你我之間本來就各有算計,你好幾次在算計如何殺我……”陳飛宇挑眉笑道:“至少我的算計,並冇有特地針對你。”

武若君嘴角掛起甜美的笑容,一如罌粟,美好卻有劇毒:“那你現在身受重傷,不怕我趁機出手殺了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