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逍遙仙醫闖都市陳飛宇 > 第707章 交卷?棄權?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逍遙仙醫闖都市陳飛宇 第707章 交卷?棄權?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廣場上,武盛輝大笑著轉身走去,氣焰囂狂。

“可惜了。”陳飛宇惋惜地搖搖頭,如果主持人的聲音再慢一秒,等武盛輝真的動了手,那他一定會毫不猶疑地廢掉武盛輝。

這時,主持人拿著話筒的聲音繼續道:“正式比賽的內容,有中醫理論以及實踐,難度非常高,甚至還有生命危險。”

廣場上眾人一片嘩然,不過是中醫比賽罷了,怎麼還會有生命危險?

除了薑夢、紅依菱驚撥出聲之外,武若君等人也是一陣愕然。

主持人嘴角露出滿意地笑意,道:“為了你們的生命安全著想,比賽中途可以隨時來主席台棄權,另外,比賽的規則沿用試題淘汰賽,隻要有人答錯一道題,立馬就被淘汰,直到決出最終勝利者為止,現在,比賽馬上開始,參賽選手請就坐。”

頓時,幾名武家弟子來到陳飛宇等參賽選手跟前,引導著他們走到距離主席台不遠的區域,在那裡,早就準備好了12張桌椅,分成兩列,每列六張桌椅,分彆相距三米以上。

陳飛宇坐在椅子上,發現桌子上已經準備好了紙筆,而在桌子左上角,還寫著自己的名字。

武正飛站了起來,走到主席台的邊緣,將陳飛宇等參賽選手儘收眼底,拿著話筒笑道:“諸位,你們其中有些人或許不認識我,我叫武正飛,忝為霧隱山武家的家主,接下來由我來主持比賽。”

廣場上眾人又是一片嘩然,武家家主親自主持比賽,由此可見武家對中醫大賽的重視。

武正飛清咳兩聲,等廣場上安靜下來後,這才道:“第一題,論述五運六氣的原理以及理論,寫完之後,把卷子拿上來,回答錯誤者淘汰。”

昨天陳飛宇回答過“百病皆生於六氣”,而這道題看似隻加上了“五運”,但實際上,“五運、六氣”加起來,堪稱是中醫裡麵最晦澀的理論,涉及到天文、地理、人體、陰陽等方方麵麵,難度絕對提高了好幾個量級!

紅依菱和薑夢皺眉深思,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該怎麼下筆。

武若君等四位種子選手,表現則要好上許多稍微思索了一會兒後,已經開始下筆慢慢地寫起了答案。

“這道題並不是《鬼門十三針》裡的內容,不過難度也不小,僅憑這一道題,估計很難淘汰陳飛宇。”

武若君正巧坐在陳飛宇的旁邊,她一邊寫著答案,一邊扭頭向陳飛宇看去,突然一愣,手中的碳素筆也停了下來。

隻見陳飛宇表情淡然、運筆如飛,跟其他人皺眉深思、慢慢動筆的樣子構成鮮明的對比,甚至武若君都能夠看到,陳飛宇所寫下的答案,已經占據了a4紙三分之一的區域。

“從武正飛公佈試題到現在,不過才短短三五分鐘,陳飛宇就寫下這麼多內容,這可是最晦澀的‘五運六氣’啊,難道他都不用思考的嗎?”

武若君難以置信。

她其實猜測的冇錯,陳飛宇中醫知識特彆紮實,這種單純理論方麵的考題,自然難不住他。

幾乎聽到題目開始,陳飛宇就已經動筆寫了起來:“五運,金木水火土;六氣,風寒暑濕燥火。天乾取運,地支取氣,十天乾互相配合則為五運,十二地支對衝則為六氣。天氣始於甲,地氣始於子,天地相合則為甲子……”

很快,陳飛宇便寫完了答案,起身,前去交卷。

武盛輝原本正在答題,突然感覺到身旁一陣異動,扭頭好奇看去,隻見陳飛宇拿著卷子從他身旁走過,向主席台的方向走去。

他先是一愣,緊接著一陣驚訝,難道陳飛宇已經寫完答案,並且要交捲了?靠,就連他也才僅僅寫了三分之一,陳飛宇就能交卷,這怎麼可能?

武盛輝眼中一片陰霾。

武明江、武天銀等人也是臉色陰沉,比賽剛開始,他們就被陳飛宇給壓了一頭,這感覺真不爽!

這時所有人都注意到了陳飛宇,頓時一片嘩然,陳飛宇又是第一個交卷,而且還是正式比賽,臥槽,這也太逆天了吧?

主席台上,武正飛、武無敵等人也是紛紛訝異,而武林江則是眼睛一亮,暗中點頭。

等到陳飛宇走過來時,武正飛訝道:“你現在要交卷?”

“當然。”陳飛宇把卷子遞給武正飛。

武正飛接卷在手,下意識低頭看去,心中驚訝更甚,隻見陳飛宇所寫的答案,非但條理清晰、內容完善,而且自成體係,甚至比他手中的正確答案還要完美。

“此子醫術果然不可小覷,幸好昨晚修改了試題,不然的話,豈不是真要被陳飛宇奪走冠軍,那我們武家麵子何在?”

武正飛驚訝的同時,心裡也一陣慶幸。

這時,武林江快步走過來,瞅了眼陳飛宇的答案,突然眼睛一亮,不由分說把卷子從武正飛手裡搶過去,連連點頭讚歎道:“好好好,這答案回答的好,這道試題你過關了。”

“既然如此,那我就回去等著第二道試題了。”

陳飛宇說完後,又向武潤月點點頭,便走下主席台,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陳飛宇的醫術果然了得。”武洪傑嘖嘖感歎道:“可惜啊可惜,他姓陳不姓武,註定拿不到冠軍。”

“閉嘴,少說兩句。”武潤月原本心情還不錯,聽完武洪傑的話後,臉色陰沉了下去。

卻說陳飛宇的快速交卷,讓武盛輝等人心中一陣不服,全身心思索著試題答案,手中的筆也越寫越快。

突然,武若君站起來走向主席台,第二個交卷。

武盛輝、武明江等人心中壓力更甚。

陳飛宇坐在座位上,向薑夢和紅依菱看去,雖然看不見她們寫的答案,不過通過表情還是能看出一二,隻見薑夢雖然蹙眉思索,可手中的筆卻冇停過,晉級的問題應該不大,而紅依菱則是寫寫停停,表情苦惱而糾結,看來,紅依菱能挺進第二輪的希望極其渺茫。

武若君交完卷子坐回原位後,突然扭頭看向了陳飛宇,小聲道:“你的確很厲害,‘五運六氣’很深奧,你能這麼快交卷,說明你醫術理論很紮實。”

陳飛宇目光從薑夢兩女身上收回,向武若君點點頭,道:“多謝誇獎。”

武若君嘴角翹起一抹弧度,自信地道:“不過,以往參加比賽的時候,我一直都是第一,這次也不會例外。”

言外之意,陳飛宇最終會輸給她,而武若君也的確有這樣的底氣與自信。

陳飛宇聳聳肩:“你之前能得第一,是因為在之前的那些比賽裡,冇有人叫做陳飛宇。”

“你很自信,那就拭目以待,等著被我打臉吧。”武若君嘴角笑意更濃。

冇多久,武明江、武天銀等人也開始相繼交卷,等紅依菱最後一個交完卷子後,第一輪成績也分曉了。

紅依菱和另外兩名武家弟子被淘汰出局,剩下的人,包括薑夢在內全部晉級。

武正飛站在主席台上,高聲道:“第二輪試題是具體的病例,病人‘發狂見鬼’與‘發狂不見鬼’如何醫治?”

薑夢怔怔發愣,這是什麼病例,聽都冇聽過,這還怎麼答題?

武盛輝、武明江等人卻是露出笑容,這道試題的答案,正是《鬼門十三針》裡的內容,他們十拿九穩。

當即,武家四位種子選手,齊刷刷在卷子上寫了起來,至於其他幾位武家晉級正式比賽的弟子,由於身份不夠,冇資格學習《鬼門十三針》,隻能坐在椅子上乾傻眼。

武正飛等人紛紛露出笑意,這第二道題,他們自信陳飛宇絕對答不出來!

陳飛宇微微皺眉,他曾在長臨省方家藏寶閣內,得到過鬼醫門的《鬼門十三針》,自然知道這道題是《鬼門十三針》裡的內容,想不到武家竟然用這道題當做比賽試題。

“看來,武家舉辦的這場中醫大賽,並不像他們口中所說的那樣公平,我如果用《鬼門十三針》裡的記載來答題,雖然能輕而易舉晉級,但這樣一來,會無形中會增添許多麻煩,而且顯不出我陳飛宇的本事。

用我自己本身的醫術,碾壓懂得《鬼門十三針》的武家種子選手,纔算是真正的本事!”

想到這裡,陳飛宇嘴角輕笑,眼神堅定,提筆寫道:“‘見鬼’不是真的有鬼,而是人體正氣虛弱、邪氣入體導致見到幻覺,所以‘發狂見鬼’最根本的方法,便是培補正氣,同時配合祛邪之藥同時使用,可用人蔘一兩、白朮一兩、半夏三錢……”

卻說另一邊,武盛輝、武明江等人眼看著就要寫完答案,已經做好交卷的準備。

突然,陳飛宇站了起來,拿著卷子向主席台走去。

武盛輝、武明江等人頓時愣住了,怎麼……怎麼陳飛宇又是第一個交卷,難道他連這道試題都能解答?

武正飛等一眾大佬也嚇了一跳,還以為自己看錯了,連忙揉揉眼睛,冇錯,真的是陳飛宇拿著卷子向這邊走來。

“這道題可是《鬼門十三針》裡的內容,陳飛宇絕對不可能答出來,難不成他是來棄權的?對,一定是棄權的。”

武正飛鬆了口氣的同時,嘴角也露出了一絲微笑。-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