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逍遙仙醫闖都市陳飛宇 > 第529章 假戲真做?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逍遙仙醫闖都市陳飛宇 第529章 假戲真做?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玉清,你絕對不能答應陳飛宇,不然的話,就是把我們白家推向萬劫不複!”

“冇錯冇錯,陳飛宇絕對是騙你的,他隻是想接近你,從而利用白家的力量為他所用,你可不能被他矇騙了,不然以後一定會後悔的!”

白海宏和奚存心進不去氣罩,隻能在外麵無奈叫喊,想要阻止白玉清答應陳飛宇的求婚,而且現在的情況很明顯,一旦白玉清拒絕陳飛宇,那陳飛宇無疑會顏麵掃地,可如果白玉清接受了,那就是在當眾打他們的臉!

何子蘭也是一臉懵逼,她怎麼都冇想到,陳飛宇竟然會突然向女兒求婚,而且還是在她和白海宏都明確反對的情況下,陳飛宇這……這也太強勢、太囂張了吧?

氣罩內,作為當事人,白玉清心情激動,雖然明知道是假的,但她也很享受被求婚的感覺,尤其是陳飛宇是個很優秀,而且讓她隱隱有些好感的男人。

“不如配合陳飛宇吧,反正這對雙方的計劃來說都有好處。”

白玉清立即說服了自己,深吸一口氣,臉頰微紅,雙眸也隱隱發光,就像一個正在接受情郎求婚的幸福女子,道:“那你會一輩子對我好嗎?”

此言一出,白海宏和奚存心就知道完了,臉上頓時變色。

尤其是奚存心,更是心裡焦急不已,隻能眼睜睜地看著自己追求了好多年的女孩接受另一個男人的求婚,偏偏這個男人還跟他們奚家有仇!

一時之間,奚存心恨得咬牙切齒,嫉妒的發狂!

陳飛宇嘴角笑容更濃,道:“當然,我會一輩子對你好。”

“好,我答應你的求婚。”白玉清心裡莫名一甜,向前伸出了自己的纖纖玉手。

其中含義不言自明。

陳飛宇伸手握住白玉清的手心,將戒指戴在了白玉清纖細好看的無名指上。

碧綠的戒指,白皙的手指,顯得美豔無方。

白海宏和奚存心臉色鐵青,知道現在已經成定局了,就算他們反對也冇用了。

奚存心眼睜睜看著自己追求的姑娘,成為了彆人的未婚妻,嫉妒之下,眼中都能噴出火來。

而白海宏心裡的憤怒無奈,絲毫不在奚存心之下,他一開始對陳飛宇冷淡排斥,絕對不同意陳飛宇和白玉清在一起,結果轉眼間,陳飛宇就在他麵前向白玉清求婚,而白玉清竟然還冇有絲毫猶豫的答應了,這……這簡直就是**裸的打臉!

何子蘭也無奈地歎了口氣,女兒答應陳飛宇的求婚,說不定以後會被陳飛宇所連累。

一時之間,她憂心忡忡!

場中,白玉清心裡砰砰直跳,縱然已經做好了心理準備,可戴上戒指後依舊暈暈乎乎的,縱然知道是在演戲,可心裡依舊忍不住想道:“我接受了陳飛宇的戒指,我以後就是陳飛宇的未婚妻了?”

陳飛宇給她戴上戒指後,突然左手虛抓,頓時,角落花瓶中一束嬌豔美麗的玫瑰花淩空吸到了他的手上。

陳飛宇站起身,把玫瑰遞到白玉清麵前,霸道卻不失溫柔地道:“以後你就是我的女人了,這束花送給你。”

“嗯!”白玉清俏臉紅彤彤的,看上去嬌豔多姿,下意識伸手接過玫瑰,覺得這場假的求婚也蠻浪漫。

突然,陳飛宇向奚存心投去一個挑釁的目光,接著,眾目睽睽下,伸手摟住了白玉清柔軟的腰肢,把她拉進自己懷裡,對著她嬌嫩的紅唇吻了上去。

“唔唔……”白玉清還冇反應過來,雙唇已經被陳飛宇占領,知道父母還在身邊,心中羞惱之下,伸手在陳飛宇胸膛上推了兩下,發現冇什麼作用後,便無奈地放棄了掙紮,被動地承受起來,同時心裡不斷催眠自己:“我這是在跟未婚夫接吻,冇事的,冇事的……”

奚存心又驚又怒,要知道,他早就把白玉清當做了自己的禁臠,然而現在卻隻能眼睜睜看著白玉清被陳飛宇摟在懷裡肆意輕薄卻無可奈何,雙拳緊緊握著,心裡咬牙切齒,暗暗發誓道:“陳飛宇,我要你死,我一定要你死!”

白海宏和何子蘭夫妻兩人感覺無比尷尬,感覺被陳飛宇給狠狠打臉了,臉上一陣火辣辣的。

片刻後,陳飛宇才放開白玉清。

白玉清俏臉緋紅,氣喘籲籲,背對著白海宏等人,狠狠瞪了陳飛宇一眼,然而,配合上她此時的迷離神情,卻是無比的魅惑動人。

“哈。”陳飛宇輕笑一聲,心情愉悅,轉過身來,對白海宏道:“老丈人,如你所見,玉清答應了我的求婚,她已經是我未婚妻了,現在喊你一聲‘老丈人’,也算是實至名歸。”

白海宏無比尷尬,雖然很不甘心,可他也知道陳飛宇說的是事實,而且他現在還要靠著陳飛宇給老爺子治病,隻能順著陳飛宇的話道:“飛宇,你看咱們現在也成了一家人,你也不用擔心我們過河拆橋了,是不是可以給老爺子治病了?”

“當然可以,玉清是我未婚妻,她的爺爺就是我的爺爺,給爺爺治病,我陳飛宇義不容辭。”陳飛宇大義凜然地道。

白玉清忍不住白了他一眼。

白海宏覺得今晚的事情太荒唐了,連忙道:“既然這樣,那咱們就彆耽擱時間了,快去給老爺子看病,如果能確定治好老爺子,那自然皆大歡喜,可如果治不好的話,那你和玉清之間的婚事,隻怕還要再商榷商榷,畢竟,我們是看在你能治好老爺子的份上,才答應你和玉清的關係的。”

其實是陳飛宇強勢求婚,白玉清為了計劃假裝接受陳飛宇的戒指,跟他白海宏的意見一點關係都冇有,隻不過白海宏為了挽回點麵子,同時爭取最大利益,纔會故意這麼說。

奚存心眼睛一亮,立即符合道:“對對對,如果陳飛宇冇能治好老爺子的病,那這場求婚就不算!”

白玉清忍不住皺起眉頭,不滿地道:“這是屬於我的求婚,是否接受陳飛宇,而且算不算數,應該由我來做決定,我不希望你們拿我的婚姻來當做條件。”

陳飛宇輕輕拍了下她的玉手,笑道:“放心吧,既然你答應了我的求婚,那就是我陳飛宇的女人了,我是不會讓你從我的手心溜走的,至於爺爺的病情,你放心吧,我一定會治好的。”

聽著陳飛宇自信而霸道的宣誓對自己的主權,白玉清心裡一跳,分不清陳飛宇說的是真的還是在演戲。

“那我們就走吧。”

白海宏做了個請的手勢,當先向後院臥房走去,何子蘭和奚存心連忙跟上。

陳飛宇邁步,和白玉清一起跟了上去。

走出客廳,一路沿著紅色木質走廊而行,白玉清故意放慢腳步,拉開和白海宏等人的距離,挽住陳飛宇的胳膊,在他耳邊小聲詢問道:“今晚咱倆的聯盟計劃能不能成功,就看你能不能治好我爺爺的阿爾茲海默症了,我都已經做出這麼大的犧牲了,要是到時候你來個功虧一簣,那事情就好玩了,我估計我肯定得發瘋。”

總之,今晚為了和陳飛宇聯手,白玉清算是虧大發了,不但接二連三被陳飛宇親吻,連身份也成了陳飛宇的未婚妻,今晚她接受求婚的訊息傳出去後,一定會在玉雲省引起巨大的轟動,對她的名聲也會有影響。

“放心吧。”陳飛宇自信而笑,道:“我陳飛宇一向言出必踐,白老爺子的病情,我絕對能治好。”

當初在長臨省省城的時候,喬鳳華的爺爺也得的阿爾茲海默症,便是被陳飛宇治好的,所以陳飛宇很有信心。

白玉清顯然也知道陳飛宇“言出必踐”,稍稍鬆了口氣,道:“希望如此,不然的話,今晚本姑娘就真的要賠了夫人又折兵了。”

很快,便來到後院一間幽靜的臥房中,陳飛宇隻見一名老人坐在輪椅上,頭髮花白,神情呆滯,嘴角邊還流下一串列埠水,正是阿爾茲海默症的症狀,俗稱“老年癡呆”。

旁邊的一名美女醫護人員連忙用紙巾給老人擦掉口水,接著對白海宏等人恭敬地問好:“家主,夫人,又來看望老爺子嗎?”

說完後,她內心一陣奇怪,不是前不久剛剛來看望過嗎,怎麼現在又來了?咦,跟在小姐旁邊的那人是誰,天呐,小姐竟然還親密的挽著他的胳膊,難道是小姐的男朋友?

美女工作人員感覺暈暈乎乎的。

“小蓮,辛苦你了。”白海宏點點頭,便算是打過招呼,扭頭又對陳飛宇道:“飛宇,你也看到老爺子的情況了,你先來給老爺子診斷吧,希望真能如你所說,把老爺子治好。”

“好。”陳飛宇應了一聲,白玉清小聲打氣道:“加油,我相信你。”

陳飛宇燦爛而笑,邁步向白老爺子走去。

小蓮驚訝不已:“難道他要給白老爺子看病?天呐,他這麼年輕原來還是個醫生,可他難道不知道阿爾茲海默症治不好嗎?”

在白玉清支援以及小蓮驚訝的目光中,陳飛宇走到了輪椅旁,坐在了旁邊的椅子上,正準備給白老爺子號脈。

“等等!”

突然,奚存心突然站了出來,嘴邊冷笑連連。-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