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逍遙仙醫闖都市陳飛宇 > 第493章 勝負將分,生死將曉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逍遙仙醫闖都市陳飛宇 第493章 勝負將分,生死將曉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陳飛宇愕然不已,高島聖來刀勢之快,完全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眼看著陳飛宇就要被劈成兩半,從而血灑天台。

奚存劍等人大喜過望,興奮不已。

元禮妃更是忍不住尖叫了起來。

在這千鈞一髮之際,陳飛宇腳踏九宮步,以及其玄妙的步法,輕而易舉地躲了過去。

下一刻,武士刀轟然劈下,強大的刀罡站在地麵上,隻聽“轟隆”一聲,整個大樓再度顫抖了起來,樓頂地麵更是出現一道長長的裂縫,端的是破壞力驚人。

幸好這棟寫字樓建築質量比較高,不然的話,隻怕這一刀下去,整棟樓都會跟著坍塌!

元禮妃腳下站立不穩,身體左搖右晃,眼看著就要向旁邊摔倒。

下一刻,她身體向旁邊一歪,跌進一個溫暖的懷抱裡。

元禮妃抬眼一看,正是陳飛宇,心中為之一安,輕聲道:“飛宇,謝謝你。”

陳飛宇搖搖頭,心裡一陣費解,高島聖來的刀勢,竟然一刀比一刀快,一刀比一刀淩厲,彷彿無窮無儘能夠無限提升一樣,簡直就是匪夷所思。

突然,陳飛宇隻聽高島聖來一聲高喝,隔著十幾米遠的距離,又是一刀淩空橫掃而來,揮出一道更為巨大的半月形刀罡,不但範圍巨大,而且威力極強,刀罡所過之處,樓頂地麵上瞬間出現一道道細長裂縫,端的是剛猛無儔!

元禮妃瞬間花容失色,尖叫一聲,連忙把頭埋進陳飛宇的懷裡。

奚存劍等人更是嚇得臉色大變,雖然知道高島聖來不會傷害他,但麵對如此威力絕倫,而且範圍籠罩極廣的刀罡,他心底還是驚恐無比,生怕無傷從而被斬成兩半!

下一刻,就在刀罡將要劈到陳飛宇身前時,陳飛宇腳尖點地,抱著元禮妃一躍而起,躍上了40多米的高空,輕而易舉地躲了過去。

半空中,元禮妃隻聽得耳邊虎嘯生風,好奇之下悄悄睜開眼睛,隻見自己還伏在陳飛宇的懷中,心裡先是鬆了口氣,接著看了下週圍環境,發現自己正在半空,而且還在繼續向天上飛去,頓時嚇了一大跳,腦中閃過一個匪夷所思地念頭,嘴角出現苦澀笑意,問道:“飛宇,我們是不是死了,正準備去天堂?”

陳飛宇低頭看著懷中的元禮妃,向她眨眨眼,開玩笑道:“對啊,我們死在了一起,而且還一起前往天堂,以後也要永永遠遠陪伴在一起了,你說是不是很浪漫?”

元禮妃渾身一震,原來真的死了。

她嘴角苦澀之意更濃,雖然還有心願未了,不過,能夠和這個男人死在一起,而且一起上天堂,好像也挺不錯的。

想到這裡,元禮妃心裡充滿了平安喜樂,嘴角苦澀的笑意,也變得甜蜜起來,雙手緊緊環住了陳飛宇腰,伏在陳飛宇懷中。

突然,元禮妃頓時一愣,隻聽見從陳飛宇心口傳來一陣強健的心跳聲。

有心跳,怎麼可能會死?

元禮妃猛地從陳飛宇懷中起來,驚訝道:“我們……我們冇死?”

陳飛宇見到她一副可愛的模樣,忍不住哈哈大笑,道:“有我在這裡,怎麼可能讓你死,隻不過跳到空中,來暫時躲避一下高島聖來的刀勢而已。”

不知道為何,元禮妃心裡莫名的有一絲失落,發現這一點後,被自己給嚇了一跳,難道自己對陳飛宇已經由好感變成喜歡了?

她不敢多想,連忙轉移自己的注意力,低頭向下方看去,隻見自己還在不停的升高,隻覺得一陣頭暈目眩,連忙伏在陳飛宇懷中不敢多看,埋怨道:“這就是你所說的跳到空中?我看是飛到空中還差不多。”

下方,高島聖來昂頭向天,不言不語,將武士刀握在身前,周身氣勢繼續向上攀升,刀意更是濃鬱的像一片大海,整個人都化作了一柄飲血的魔刀,隨時都準備給陳飛宇雷霆一擊!

在高島聖來氣勢影響下,奚存劍雖然臉色發白,心底生寒,不過,眼中卻出現狂喜之意,道:“高島先生終於要展現自己的絕技了,再過一招,陳飛宇必死無疑!”

旁邊廖雲飛的臉色比奚存劍還要難看,似乎隨時都擔心被高島聖來斬殺一樣。

他聽到奚存劍的聲音,忍不住心中好奇,勉強開口問道:“奚……奚少,你怎麼……怎麼這麼篤定陳飛宇要死?”

奚存劍深吸一口氣,多少適應了一些高島聖來迫人的氣勢,解釋道:“剛剛高島先生施展的就是他畢生絕技—‘隕日刀法’,這套刀法可怕之處在於,隨著戰鬥的不斷進行,刀意、招式、速度、威力等等都會積累的越來越強大,就如同太陽從地平線升起,然後越升越高一樣。

同樣,太陽到了中午,升到了頂點之後,陽氣最盛、殺伐之意也最凶,而‘隕日刀法’也是同樣的原理,當‘隕日刀法’積累的狀態達到巔峰時,便會給予對方雷霆一擊,而這最後一刀,堪稱威力絕倫、橫掃世間!

現在高島先生的刀意,已經達到了巔峰狀態,等陳飛宇落下的時候,他要麵對的,便是高島先生凝聚了所有精氣神,從而施展出的最為強大的一刀,在這一刀下,陳飛宇必死無疑!”

原來是這麼回事。

廖雲飛等人恍然大悟,既有對高島聖來強大實力的尊崇,也有對陳飛宇即將死在刀下的激動興奮!

奚存劍昂頭向天看了一眼,突然歎了口氣,道:“陳飛宇死不足惜,可惜的是,元禮妃這麼漂亮的女人,也會被陳飛宇連累,和陳飛宇一起死在高島先生的刀下,真是可惜。”

廖雲飛伸出大拇指,拍馬屁道:“奚少真是謙謙君子,憐香惜玉,佩服佩服。”

半空中,陳飛宇同樣感受到了下方高島聖來強大的刀意,微微挑眉,道:“高島聖來不愧是日國排名前十的強者,果然有兩把刷子,單單他此刻的氣勢,就已經比大多數的宗師後期強者強上一籌了。

現在他在下麵一邊以逸待勞,一邊將他的刀意調整到巔峰狀態,隻等咱們落下去後,便會給咱們雷霆一擊。”

元禮妃嚇得花容失色,道:“既然高島聖來那麼厲害,那咱們現在怎麼辦,總不能真的束手待斃吧?”

束手待斃?

陳飛宇突然仰天大笑,豪氣直衝雲霄,傲然道:“如果我說,我剛剛和高島聖來決鬥的時候,一直冇用出全力,你信是不信?”

元禮妃低低驚呼一聲,高島聖來強大的實力有目共睹,如果陳飛宇真的冇施展全力,還能跟高島聖來打的有來有回的話,那陳飛宇真正的實力,又會強大到什麼地步?

似乎是看出了元禮妃的疑惑,陳飛宇眼中神采飛揚,有著無與倫比的自信,道:“高島聖來實力雖強,可在我眼中也不過如此;他招式雖然淩厲,卻遠遠比不上華夏正統武學的博大精深,今天,我便讓你見識一下,我如何一招破敵!”

一招破敵?

元禮妃感覺自己暈暈乎乎的,高島聖來那麼厲害,而且陳飛宇即將麵對的,還是高島聖來最強的一刀,陳飛宇就算再厲害,又怎麼可能做到“一招破敵”?

就在這時,上升的力道逐漸力儘,兩人已經升到了空中的最高點,正準備往下落去。

“抱緊我。”陳飛宇正色道。

“啊?啊,好的。”元禮妃連忙抱緊了陳飛宇。

突然,陳飛宇抱著元禮妃在空中微微轉身,調整成了頭下腳上的姿勢,背對著天空中的夕陽,以極快的速度向下方落去。

眼神凜然,氣勢凜冽,宛若從天而降的流星!

元禮妃被眼前的情況嚇了一大跳,隻覺得大風吹得撲麵生疼,更加緊緊地抱住陳飛宇,同時向陳飛宇看去,隻見陳飛宇眼中意氣風發,有止不住的淩雲壯誌。

一時之間,元禮妃不由得看癡了。

下方,廖雲飛突然向天上一指,驚呼道:“奚少,陳飛宇……陳飛宇落下來了!”

“我看到了!”奚存劍同樣興奮,道:“高島先生的全力一刀,陳飛宇全盛時期都不一定能夠擋下,現在他還抱著元禮妃這個累贅,可以說,這回他必死無疑!”

另一邊,看著急速落下的陳飛宇,高島聖來手腕微轉,手中武士刀反射出森森寒光,“嗡嗡”的刀鳴之聲響起,響徹整個天台。

下一刻,他眼中寒光一閃,右腳猛然踏地,“砰”的一聲,整個人激射而出,向天上的陳飛宇衝去,手中長刀凜然作響,在空中劃過一道璀璨寒芒,宛若一條長長的銀龍!

他氣勢沖天,雖然還相距20米左右的距離,但元禮妃已經在高島聖來氣勢衝擊之下,隻覺得心驚膽戰,緊緊伏在陳飛宇懷中,連眼睛都不敢睜開。

陳飛宇笑,大笑,笑聲震雲霄,手中捏著劍訣,高聲道:“最後一招,我陳飛宇讓你見識到,何為華夏武學的博大精深!”

他聲音中有一股豪情壯誌,在空中遠遠地傳了出去。

高島聖來依舊沉默,不言不語,隻是眼神更加凜冽,手中武士刀也更加淩厲,反射著夕陽的光輝,迎著陳飛宇的方向,以無與倫比的速度,猛然揮刀斬去!

這一刀,彙聚了他所有的精氣神,雖樸實無華,卻返璞歸真,足以斬斷世間一切,堪稱刀中巔峰!

下一刻,勝負將分,生死將曉!-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