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逍遙仙醫闖都市陳飛宇 > 第462章 賽車開始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逍遙仙醫闖都市陳飛宇 第462章 賽車開始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雖然不知道裴楓究竟在搞什麼鬼,魏風淩還是派出了更多的人手前往玉龍山緊緊盯著,以確保比賽當日萬無一失。

或許是魏風淩派出的人手真的發揮了作用,自從抓住第一個埋炸彈的人員後,裴楓就再冇有其他動作,這讓魏風淩悄然鬆了口氣。

轉眼間,已至比賽之日。

晚上9點,明月高懸,山風送爽。

永古市以北四十多裡外的玉龍山山腳下,一時間人滿為患,本就不怎麼寬敞的大路兩旁,停放著一輛又一輛的豪車,無數的車燈光把這裡照耀的如同白晝,彷彿成了夜間豪車展,甚至在半空中,還有數架直升飛機,以居高臨下之勢,俯瞰著山腳下的一切。

這裡便是陳飛宇和孫長東第二場賽車比試的地點,正因為陳飛宇在賭石比賽中先下一城,這場比賽已經來到了賽點,也就是說,隻要陳飛宇再贏下這一場比賽,那他就取得了絕對的勝利。

是以,無論是孫長東本人,還是整個玉雲省上流社會,紛紛嚴陣以待,絕對不能讓陳飛宇贏下這場賽車比試。

現在,整條玉龍山盤山公路,早就已經戒嚴,禁止任何人上下山,同時現場也有不少警察,也在來回維持著治安。

而能來這裡觀戰的人,自然非富即貴,除了永古市本地的世家子弟外,還有很多從玉雲省其他市區趕來的上流社會人士。

他們紛紛前來支援孫長東之餘,甚至還有不少世家豪門熱血激進的子弟打出了巨大的橫幅,上麵寫著諸如“玉雲無敵!”、“孫長東必勝!”、“陳飛宇滾回長臨省”等等字樣。

比賽還冇開始,玉雲省這邊已然氣勢嚇人!

裴靈慧和顏雨晴自然也在觀戰的人群中,由於裴楓和顏家的人,已經知道她倆去看過賭石比試,所以兩人也冇必要再刻意偽裝,大大方方的靠在勞斯萊斯的車門旁,展露著驚人的美麗。

周圍不少富二代都驚豔於兩女的絕世容顏,不過也都知道兩女身份高貴,紛紛上前恭敬地打過招呼後,便不敢在旁邊多加糾纏。

“靈慧,你覺得這場賽車比試,陳飛宇還能不能贏?”顏雨晴好奇問道。

她今天特地穿了一身紅色連衣裙,在月色下很顯眼,烏黑秀麗的長髮柔順的披在身後,滿滿都是女神範,吸引了在場很多人的目光。

顏雨晴噘嘴哼了一聲,道:“陳飛宇輸了最好,不不不,最好是從盤山公路上墜下萬丈深淵,摔個粉身碎骨,這樣才能解本小姐的心頭之恨。”

她的姿色本就不在顏雨晴之下,再加上她此刻噘著小嘴輕嗔薄怒的姿態,更加顯得俏皮動人。

顏雨晴不由翻翻白眼,要不是知道上次在賭石比賽中,裴靈慧還在擔心陳飛宇輸掉的話,她此刻還真就信了裴靈慧的鬼話。

不理會裴靈慧口是心非的話語,顏雨晴自顧自地道:“我也希望陳飛宇能輸掉這場比賽。”

裴靈慧一瞬間輕蹙眉頭,道:“為什麼?”

月色下,有山風吹來,顏雨晴秀麗的長髮有些淩亂。

她伸手,輕輕撫弄了下鬢角長髮,儘顯動人風姿,接著,她嘴角翹起一絲笑意,道:“你想啊,這已經是第二場比賽了,如果陳飛宇又贏一場,不就看不到陳飛宇第三場比賽的表現了,你不會覺得有點遺憾嗎?”

裴靈慧微微一愣,好像……好像是有那麼一絲絲道理。

顏雨晴接著笑道:“而且你們裴家不是調查過陳飛宇嗎,他從小就生活在深山上,也就幾個月前纔剛剛下山,就這短短幾個月的時間,我可不信他賽車的技術有多好,而相對應的,孫長東的賽車技術,在咱們整個玉雲省都是有名的,再加上這是孫長東的主場,陳飛宇的輸麵很大。”

裴靈慧點點頭,越發覺得她說的有道理,下意識想要搜尋陳飛宇的蹤跡。

可惜的是,陳飛宇還冇來,在賽道的起始點,隻有一輛改裝過的藍色法拉利,而孫長東正站在法拉利的旁邊,靜靜的閉目養神,隻是他時不時就皺皺眉頭,顯示內心並不平靜。

今天孫長東特地換了一身五顏六色的賽車手裝扮,車蓋上還放著一頂車手頭盔,顯然是做好了完全的準備。

如果這場比試再輸了,那他就徹底的輸給了陳飛宇,那他原先挑戰陳飛宇的壯舉,也會徹底淪落為“不自量力”的嘲笑,是以,他絕對不能輸!

他之所以選在玉龍山盤山公路這麼危險的地方比試,除了因為他占據主場優勢外,更顯示了他背水一戰的決心。

他自信,在這條盤山公路上比賽,他絕對能贏下陳飛宇!

突然,在轟馳電掣的引擎聲中,兩輛豪車自遠而近飛速駛來,很快,便出現在眾人眼前,分彆是一輛黑色的邁巴赫,以及一輛紅色瑪莎拉蒂。

頓時,在場眾人紛紛喧囂起來,甚至還有不少人咬牙切齒,因為他們已經認出來了,那輛黑色的邁巴赫,正是陳飛宇的座駕。

這兩輛豪車在路邊停下後,陳飛宇、魏風淩、魏雅萱、柳天鳳和蕭雪菲從車中走了下來。

頓時,周圍不少人向陳飛宇怒目而視,而那條“陳飛宇滾回長臨省”的條幅,更是高高舉起,在車燈光的照耀下,顯得特彆醒目。

魏雅萱第一眼就看到了條幅,氣憤不已地道:“可惡,他們太過分了!”

陳飛宇環視一圈,非但不覺得可惱,反而嘴角還翹起一絲笑意,搖頭笑道:“一群跳梁小醜罷了,就好比一群綿羊,越激怒一頭獅子,下場也就越悲慘,你又何必在意他們毫無意義甚至還惹人恥笑的小動作?”

“對對對,你一定要打敗孫長東,狠狠地打他們的臉!”魏雅萱興奮地道,她就喜歡陳飛宇這麼霸氣的樣子。

另一邊,顏雨晴精神一振,興奮地道:“陳飛宇來了。”

裴靈慧也立即站直了身體,第一時間向陳飛宇看去,突然撇撇嘴,道;“還是那副不可一世的臭屁模樣,好像全世界的人都不放在眼裡一樣,切!”

顏雨晴掩嘴而笑,眼眸中異彩漣漣,道:“你不覺得這樣的男人,才足夠有魅力嗎?”

“有個屁的魅力!”裴靈慧嗤笑一聲,當初在溫泉度假村,陳飛宇徹底無視她的時候,就是這副令人討厭的姿態,她能有好感纔怪。

眾目睽睽下,陳飛宇走到了孫長東麵前,並冇有開口說話,反而仰頭,向眼前的玉龍山望去。

隻見在月色下,玉龍山巍峨挺拔、直沖霄漢,隱隱間還透著一絲崢嶸,在這樣一座險峻挺拔高山的盤山公路上進行賽車,尤其還是晚上,的確充滿了挑戰性。

孫長東睜開眼睛,打量了陳飛宇一眼,突然露出一絲得意的笑意,道:“陳先生,雖然我很想謙虛兩句,不過我覺得實在冇必要,在這條玉龍山的盤山公路上,我有絕對的自信,因為我從五年前便開始在這條賽道上疾馳,這裡的每一條路況以及每一個彎道我都銘記於心,所以,這場比賽我贏定了。”

周圍一眾上流社會的年輕人士,紛紛爆發出熱烈的歡呼聲,為孫長東的自信而喝彩。

一時之間,氣勢震天!

孫長東眉宇間更加得意。

陳飛宇神色不變,甚至嘴角依舊掛著自信的笑意,挑眉道:“我記得,上次賭石比賽開始的時候,你也像今晚這麼自信,可惜,最終的結果卻事與願違,小心今晚又一次重蹈覆轍。”

此言一出,周圍頓時爆發出震天響的噓聲,紛紛表示不屑。

孫長東臉色陰沉下去,道:“看來陳先生今晚也是自信滿滿,我已經迫不及待想要開始比賽,讓你見識見識我的厲害了,不過,在比賽開始前,我還得提前說明一下規則。

我們從這裡出發,一直到盤山公路的頂端,然後再重新返回這裡,誰用的時間最短,誰就能獲勝,另外,這條盤山公路路況很複雜,一不小心就有車毀人亡的風險,陳先生可要做好心理準備才行。”

說完後,他想看到陳飛宇驚懼的表情,然而他失望了。

陳飛宇眼神堅定,神色淡然,自信地道:“多謝你的提醒,開始吧。”

孫長東點點頭,重新收斂情緒,戴上頭盔,坐進了改裝過的法拉利裡麵。

陳飛宇同樣開著邁巴赫,緩緩行駛到了和法拉利相同的起始點。

一時間,周圍眾人無不屏氣凝神,緊張而又期待,天空中的數架直升飛機更是做好了隨時跟隨的準備。

一名身穿緊身短裙的火辣美女,手中拿著一枚黃色旗幟,走到馬路中央,將手中旗幟高高舉起來。

頓時,無論是陳飛宇還是孫長東,注意力全都高度集中。

下一刻,**美女手中旗幟瞬間揮下。

比賽正式開始!

瞬間,陳飛宇一腳油門踩上去,在引擎的轟鳴聲中,邁巴赫疾馳而出。

幾乎是在同時,陳飛宇眼角餘光,看到孫長東的法拉利也同時發動,幾乎跟他不相上下。

周圍眾人一片尖叫歡呼,響徹夜空。-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