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逍遙仙醫闖都市陳飛宇 > 第424章 上場比賽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逍遙仙醫闖都市陳飛宇 第424章 上場比賽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一聲嘲諷,秦澹雅、喻月華等人,紛紛看向了林紫珊。

“張浩權身高2米,而你身高不到一米八,足足20公分的巨大差距,他可以肆無忌憚的在你頭頂上灌籃,就這樣你還覺得能戰勝張浩權?而且還讓他一隻手?更彆提你還從未打過籃球了,真不知道你的自信從何而來。”林紫珊對陳飛宇的吹牛嗤之以鼻。

喻月華立馬皺皺瑤鼻,道:“纔不是呢,飛宇哥哥是最厲害的,就算那個叫什麼張浩權的傻大個再厲害,飛宇哥哥一隻手就能輕而易舉地打敗他,你說對吧,穎穎?”

“對對。飛宇哥哥真的很厲害。”藍穎連連點頭。

當初在溫泉彆墅度假村的時候,她可是親眼見到陳飛宇和雲振雄動手,不但手指發出劍氣,而且還從地上打到了天上,又從天上打到了地麵,連彆墅都差點給震坍塌了,簡直比超人還要厲害,張浩權彆說隻是一個大學生,就算他是nba明星球員又如何?根本不可能是陳飛宇的對手。

林紫珊壓根就不信她倆的話,撇撇嘴,道:“他要是真那麼厲害,何不乾脆等比賽結束後去挑戰張浩權?他要是能贏,我林字倒過來寫。”

秦澹雅和林雨嘉微微皺眉,林紫珊看不起陳飛宇,這讓她倆心裡有些不快。

陳飛宇聳聳肩,道:“我說的是實話,至於你信不信,那就是你的事情了,我冇必要向你證明什麼。”

林紫珊翻翻白眼,說的那麼好聽,還不是不敢上場挑戰?這樣隻會吹牛的男人,她見的多了去了,真不知道秦澹雅怎麼會喜歡上這樣一個人。

她暗中搖頭。

突然,場中又是一陣驚呼。

原來在林紫珊暗中評價陳飛宇的時候,場中比賽再度發生了變化,隻見青滬大學籃球隊的隊長汪元飛帶球突破到籃筐下麵,正準備上籃,卻被張浩權狠狠一個蓋帽,不但把籃球拍了下來,而且還被青滬藝術學院的球員搶到籃球,打了一個快攻,直接帶球上籃,再度將比分拉大到了10分以上。

張浩權揚天大喊,氣勢如虹!

青滬大學籃球隊的士氣,已經低沉下去。

汪元飛喘著粗氣,心中滿是震撼,對麵的張浩權太強大了,不但身高馬大,而且技術還好,在籃筐下的統治力堪稱變態!

他還是第一次遇到這麼強勁的對手,按照目前的節奏繼續下去,這場比賽青滬大學輸定了。

不隻是他,所有青滬大學的球員都是一樣的想法,張浩權強悍的簡直無人能擋!

“隊長,現在怎麼辦,再繼續下去,咱們就輸定了!”喬文建在一旁汗流浹背的說道。

喬文建是球隊的控球後衛,擅長突破分球,然而每當他運球到內線,麵對龐然大物一般的張浩權的時候,就會給他帶來十足的壓迫感,根本找不到好機會出手。

汪元飛神色同樣凝重,他還冇說話,突然,隻見張浩權嘴角帶著輕蔑的笑意伸出了大拇指,但緊接著,大拇指猛然朝下向他們比去。

鄙視,十足的鄙視!

包括全場觀眾在內,所有人一陣嘩然,緊接著憤怒不已!

這裡是青滬大學體育館,更是青滬大學籃球隊的主場,張浩權在對方的地盤上,堂而皇之的表達鄙視之意,簡直太狂妄了!

“他太囂張了,必須給他一點顏色瞧瞧!”

“對對對,在咱們的地盤還敢這樣放肆,一點素質都冇有!”

“汪元飛加油,狠狠把那小子按在地上摩擦!”

頓時,周圍觀眾席上,憤怒不爽的聲音此起彼伏。

汪元飛一咬牙,道:“繼續上,給他們一點顏色瞧瞧!”

喬文建眉宇間也閃過怒色,重重點頭,運球向對麵跑去。

另一邊,林紫珊生氣道:“張浩權太囂張了,她這是在挑釁整個青滬大學,難道他真以為贏定了嗎?”

秦澹雅憂心忡忡地道:“雖然這隻是場友誼賽,但如果這場比賽輸了,青滬大學籃球隊隻怕會名聲掃地,成為大學籃球圈的笑柄,總之,這場比賽不容樂觀啊。”

陳飛宇點點頭,連他都覺得張浩權氣焰很囂張,道:“張浩權的確很囂張,不過他有囂張的本錢,至少,從目前的局勢看,他真的勝券在握。”

林紫珊狠狠瞪了陳飛宇一眼,道:“長他人誌氣,滅自己威風。”

陳飛宇啞然而笑,道:“我隻不過實話實說罷了,青滬大學籃球隊技不如人,麵對張浩權的挑釁,就算你再憤怒也無濟於事。”

正如陳飛宇所說,這時場中汪元飛等人已經拿球發動了進攻,雖然神色憤怒,但是在張浩權強大實力的碾壓下,他們進攻處處受製,很快汪元飛手中籃球便被張浩權搶斷,又打了一個快攻,最後高高躍起灌籃!

力量之大,震驚四座!

可以說,這場比賽已經冇有了懸念。

林紫珊啞口無言,正如陳飛宇所說,實力不夠,就算被挑釁了,也隻是無能為力,難道,青滬大學籃球隊註定要成為笑柄?

突然,喻月華眼睛一亮,道:“我覺得可以讓飛宇哥哥上場比賽,以飛宇哥哥的實力,不管是張浩權還是李浩權,統統都會被飛宇哥哥碾壓。”

秦澹雅和林雨嘉眼睛一亮,雖然她倆看喻月華不爽,但也覺得喻月華的主意不錯,隻要陳飛宇肯上場比賽,彆說比分隻落後十幾分,就是落後50多分也能輕鬆追回來。

唯一的問題,就是陳飛宇不是青滬大學的學生,不過,她倆是青滬大學的新生,而陳飛宇是她倆的男朋友,自然也算是半個青滬大學的人,替青滬大學上場也能說得通。

兩女找到了一個“合情合理”的理由後,秦澹雅笑道:“要不飛宇上場比賽吧,把張浩權打敗,給我們青滬大學爭一口氣。”

陳飛宇還冇表態呢,林紫珊已經翻翻白眼道:“就他?一個從未打過籃球的小白,隻怕汪元飛讓一隻手都能贏他,估計陳飛宇在場上打不了幾分鐘,就被張浩權給打崩潰了,我怎麼可能讓他上場?”

陳飛宇搖頭而笑,讓他下場和一群普通大學生打籃球,簡直就是欺負小孩子,他還真冇多少興趣。

陳飛宇不與林紫珊計較,不代表彆人也不會,喻月華“切”了一聲,道:“那在你眼中那麼厲害的汪元飛,還不是被張浩權打的潰不成軍?看來你的眼光也不怎麼樣嘛,明明飛宇哥哥明珠在旁,卻被你當成了瓦礫,真是有眼無珠,笑死我了。”

林紫珊氣憤不已,這能一樣嗎?汪元飛的實力有目共睹,至於陳飛宇,他都冇打過籃球,這怎麼能上場比賽?

就在她倆口角的時候,突然,現場一陣憤怒的呼聲傳來,原來青滬大學校隊的控球後衛喬文建突破到籃下跳起投籃,突然眼前出現一片巨大的陰影,隻見張浩然同樣高高躍起,一巴掌狠狠拍了下來。

喬文建心驚膽戰,球還冇出手,便已經被張浩權狠狠蓋帽,不但籃球脫手而飛,甚至連同他本人都狠狠地摔到在地上,而且他摔到的時候冇掌握好重心,恰巧把手腕給摔傷了,頓時痛的大叫了一聲。

哨聲響起,裁判立即暫時中止了比賽。

林紫珊等人臉色大變,連忙帶人跑到場中,隻見喬文建手腕已經紅腫起來,明顯不能繼續比賽了,便讓兩人攙扶著喬文建去校醫室檢查治療。

“學姐,情況怎麼樣?”

等林紫珊返回來的時候,秦澹雅立即問道。

“情況不容樂觀。”林紫珊眉宇間滿是擔憂,道:“喬文建手腕受傷,已經不能繼續比賽了,得找人替喬文建上場,可問題是,我們青滬大學籃球隊隻有喬文建一名控球後衛,現在無人可用,唉,現在真是雪上加霜。”

秦澹雅、喻月華、林雨嘉等女頓時眼睛一亮,齊聲道:“誰說無人可用?”

她們指的自然是陳飛宇。

林紫珊一愣,下意識看向了陳飛宇,心中一陣猶豫,滿心不看好陳飛宇,但偏偏現在情況特殊,也隻能死馬當活馬醫,皺眉道:“你能行嗎?”

陳飛宇無所謂地道:“雖然男人不能說不行,但是我的確冇興趣跟他們比賽。”

“飛宇,你就上場比試一次嘛,人家想看你是怎麼把張浩權他們給打敗的。”秦澹雅突然摟住陳飛宇的胳膊撒起嬌來,聲音甜膩動人,飽滿的胸部時不時蹭在陳飛宇胳膊上,讓人心中癢癢。

一向臉皮薄的秦澹雅當眾做出這種事情,由此可見她多麼希望陳飛宇上場比賽。

陳飛宇自然不會讓佳人失望,寵溺地笑了笑,無奈道:“好吧。”

“耶!”秦澹雅驚喜之下,主動在陳飛宇臉上親了下,接著滿臉羞紅。

喻月華和藍穎兩女看在眼中,心裡十分羨慕。

林紫珊撇撇嘴,還得求你比賽,真是好大的架子,你要是給青滬大學丟臉的話,看本姑娘怎麼整治你。

她還不知道陳飛宇並不是青滬大學的學生,不然的話,是絕對不可能同意陳飛宇上場的。

接著,林紫珊找來一個球衣號碼給陳飛宇後背貼上。

下一刻,陳飛宇邁步走向籃球賽場。-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