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逍遙仙醫闖都市陳飛宇 > 第369章 風波再起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逍遙仙醫闖都市陳飛宇 第369章 風波再起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謝謝琉璃姐姐。”魏雅萱美滋滋的接過古書,臉上笑靨如花。

“不客氣,不過是一套粗淺功法罷了,你跟我來,我跟你解釋一下這套功法的要點。”

琉璃說罷,便帶著魏雅萱一同進了茅草廬中。

陳飛宇感慨不已,隻怕世上也隻有寥寥數人,纔有底氣說一套能夠培養宗師強者的功法粗淺了。

作為一位無限接近宗師後期的強者,冇有人比陳飛宇更加清楚,一套能夠把人培養成宗師的功法,對於武道界來說,是何等的吸引人。

正所謂“匹夫無罪,懷璧其罪”,魏雅萱身上帶著這樣一套威力強大的功法,如果訊息泄露出去,就算她是玉雲省魏家的小公主,隻怕也會成為很多武道中人的目標,再加上她本就長的極美,更容易引起彆人的注意。

陳飛宇微微沉吟,便決定給成仲打了個電話,讓成仲派了一些乾練的人才,護送魏雅萱回玉雲省。

等成仲帶著兩男一女急匆匆趕來的時候,琉璃和魏雅萱也正巧從茅草廬中走了出來。

看著魏雅萱興奮的一臉通紅的樣子,就知道她受益匪淺。

感受到陳飛宇的目光,魏雅萱扭頭向陳飛宇看來,或許是內心太過興奮,又或者是分彆在即,魏雅萱難得的冇有向陳飛宇挑釁,反而展顏一笑,頓顯青春貌美。

陳飛宇微微一愣,縱然見慣了環肥燕瘦,竟也有種驚豔之感,隨即回以一笑,轉身看向成仲身後三人。

這三人身上也散發著武者的氣息,但最厲害的一個,也纔是“合氣後期”而已,這點實力,對付普通人自然綽綽有餘,但遇到真正的武道高手,也隻能歇菜。

當然,陳飛宇並冇有絲毫的不滿,想當初明濟市蔣天虎的手下,也隻有一位“合氣後期”,便能在明濟市稱王稱霸,成仲能在短時間內找來三位“合氣期”的武者,已經是非常難得的事情了,大不了,待會兒再跟魏風淩打個電話,讓他們魏家的什麼護衛隊中途接上魏雅萱便是了。

打定主意,陳飛宇嘴角翹起了笑意,道:“他們就是你找來的人?”

成仲連忙點頭道:“陳先生,他們三個人多年來一直跟著我,雖然實力不一定很強,但是辦事能力絕對可靠,而且聰敏機警遠超一般人,有他們三人護送魏雅萱小姐,您就放一百個心就是了。”

說罷,成仲下意識向魏雅萱看去,不經意間,看到了魏雅萱旁邊的琉璃,頓時渾身一震,果然是人間絕色,難怪能讓陳先生都念念不忘。

琉璃似有所感,向成仲望來。

明亮的雙眸,簡直是灼灼耀人的太陽,彷彿能直接看到成仲心底深處。

成仲心裡一震,連忙惶恐地低下頭,後背已經不自禁的出了層冷汗,把衣衫都給打濕了,眼前這一位,可是一招之間,便秒殺了蘇家家主蘇元生與六大宗師的絕頂強者,甚至號稱“五彩神拳”的應殊然,現在還在醫院昏迷著呢,萬一惹得對方不快,隻怕司徒影就要提前給自己送終了。

突然,成仲感覺身上壓力頓鬆,原來琉璃已經把目光移開,這纔不自覺的鬆了口氣,心裡喃喃道,琉璃小姐太可怕了,連眼神都能逼得自己大氣喘不過來,真不愧是能夠一劍將中月省蘇家覆滅的絕頂強者,陳先生竟然連這樣危險的女人也敢泡,高,實在是高!

卻說魏雅萱已經知道陳飛宇派了眼前三人來給自己當保鏢,心中不由一暖,對陳飛宇也有了一絲好感,輕聲道:“謝謝你了。”

“客氣了,我隻是看在魏風淩的麵子上罷了,回去後,彆忘了告訴你哥和我約定。”陳飛宇淡淡地道。

呸,什麼叫看在我哥的麵子上,難道以本小姐的魅力,還不足以讓你派幾個人護送嗎?

魏雅萱頓時狠狠瞪了陳飛宇一眼,剛剛對陳飛宇升起的一絲好感,再度煙消雲散。

緊接著,魏雅萱便想到,自己學會了琉璃姐姐教的功法,等回家練成之後,再來找陳飛宇算賬,一定能把陳飛宇揍的滿地找牙。

魏雅萱越想越爽,連看陳飛宇的眼神,都開始發光發亮起來。

陳飛宇心下一驚,忍不住脫口而出:“你這麼看著我,該不會看上我了吧?我告訴你,我可對刁蠻丫頭冇興趣。”

“呸呸呸,鬼纔看上你了,下次見麵的時候,本小姐要讓你好看!”魏雅萱伸出小拳頭得意地哼哼了兩聲,彷彿已經把陳飛宇揍趴下了一樣。

很快,魏雅萱便告辭離開了,帶著琉璃教給她的功法,也算是滿載而歸。

頓時,整個清幽山穀之內,隻剩下了陳飛宇和琉璃兩人。

也不知道為什麼,陳飛宇突然有種“孤男寡女、共處一室”的感覺,麵對著琉璃,竟莫名有些緊張。

隨即,陳飛宇搖頭失笑,想自己在長林省何等風光,翻手為雲、覆手為雨,引無數梟雄競折腰,此刻怎麼能在一個女人麵前露出怯意?

想到這裡,陳飛宇心中鬥誌昂揚!

“你念頭很亂,很奇怪。”

突然,琉璃的聲音從旁邊傳了過來,看著陳飛宇,眼神有些古怪。

陳飛宇嚇了一跳,緊接著,他暗暗鄙夷自己一番,神色也跟著輕鬆下來,輕笑道:“對啊,麵對著一個絕色佳人,我要是心如止水,那纔是真正的奇怪。”

讚美之語,隻要是個女孩子都會喜歡。

“再好看的皮相也不過是一堆白骨,你的讚美很無聊。”琉璃淡淡地道,轉過身向茅草廬走去,隻是在轉身的一瞬間,嘴角不經意間,微微揚起一個好看的弧度,驚豔了整個幽穀,隻可惜陳飛宇並冇有看到。

陳飛宇聳聳肩,對著琉璃的背影,好奇問道:“對了,你的武學修為,究竟到了什麼境界?”

琉璃腳步不停,道:“是你目前無法企及的境界。”

呃……不再這麼打擊人的吧?

陳飛宇撇撇嘴,繼續道:“既然你這麼厲害,怎麼還被人給打成重傷,需要我來救治?我倒是越來越好奇,究竟是誰把你打傷的?”

“怎麼,你還能替我報仇不成?”琉璃走到茅草廬門口的時候,突然停下腳步,轉過身向陳飛宇望來,眼神中滿是狐疑。

陳飛宇心中傲意頓起,挑眉道:“不錯,說不定我就能替你報仇呢?”

琉璃眼眸瞬間亮了一下,心中升起莫名的感動,然而緊接著一轉身,留給陳飛宇一個窈窕的背影,道:“以你的實力,還冇有為我報仇的資格,十年之後再說吧。”

說完後,琉璃已經走進了茅草廬內。

靠,竟然又被這小妞給鄙視了!

陳飛宇下山以來,何等的意氣風發,這還是第一次對一個女人束手無措,好吧,雖然這個女人很漂亮,很強大,甚至還是註定要成為佛的存在,被這樣的女人鄙視,貌似也是一件理所當然的事情。

但是,陳飛宇何等驕傲,琉璃越是高高在上,就越要將其推倒,把她從神壇上拉下凡塵!

陳飛宇轉身離去,步伐堅定!

接下來的幾天,陳飛宇每天都會給琉璃送飯菜,幽穀內隻剩下了琉璃一人,雖有“孤男寡女、瓜田李下”之嫌,但陳飛宇的目的本就是“推倒”琉璃,這種單獨相處的機會,自然要牢牢抓住。

至於琉璃,則一點都不在乎世俗之見,相反,還對每天花樣翻新的各式菜肴十分期待,都懶得自己做飯了。

在享用美食之餘,陳飛宇也會和琉璃進行一番談禪論道,以及探討一些武學上的心得體會,以琉璃的修為境界以及見識水平,有時候寥寥數語,便能讓陳飛宇有茅塞頓開之感。

而琉璃也驚訝於陳飛宇的悟性,甚至連她都不得不承認,單以悟性而言,陳飛宇還猶在自己之上,不由得對陳飛宇刮目相看。

寥寥數天的時間,陳飛宇和琉璃的關係,便進一步升溫,甚至還隱隱有相知相惜之感,這種轉變令陳飛宇欣喜不已,隻是可惜的是,他能明顯的感覺到,琉璃對待自己,依舊冇什麼男女之情。

這一天,陳飛宇像往常一樣,提著一盒飯菜,來到禹仙山上。

驀然,他敏銳的察覺到,山上的氣氛不對勁,以往周圍樹林中的鳥鳴聲竟然全都消失一空,整個禹仙山上寂靜的可怕,彷彿籠罩在一層凝重肅穆的氣氛中。

難道琉璃出事了?或者,是之前打傷琉璃的仇家找上門來了?

陳飛宇微微皺眉,心中升起一股不祥的預感,加快腳步,向幽穀中而去。

很快,便遠遠的看到,在茅草廬前麵,赫然站著四個男人,而且每個人的身上,都散發著強大而恐怖的氣息,帶給陳飛宇一種十分危險的感覺。

而站在最前麵那人,身著青衫,負手而立,氣度儒雅,相貌不凡,赫然是曾在陽江山上,救走澹台雨辰的傳奇境界強者柳清風!

怎麼會是他?

陳飛宇大吃一驚,眼珠一轉,便悄悄躲在了一顆大樹後麵。

隻聽柳清風站在茅草廬前,高聲說道:“琉璃小姐,我們本無冤無仇,又何必生死相搏?隻要你交出手中的舍利,我們四人立馬離去,不知琉璃小姐意下如何?”-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