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逍遙仙醫闖都市陳飛宇 > 第323章 當局者迷,旁觀者亦迷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逍遙仙醫闖都市陳飛宇 第323章 當局者迷,旁觀者亦迷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先勝袁可雨,再敗聶廣平!

此言不可一世,此語霸氣絕倫,普天之下,估計也隻有陳飛宇纔敢放此豪言。

在場眾人,各自心生震撼。

不同的是,謝星軒是單純有感陳飛宇的霸氣,內心充滿了驕傲,等著看陳飛宇戰勝袁可雨和棋聖之後的風範。

謝安翔雖然認可陳飛宇“收官階段、天下無敵”的評語,但是,他絕不相信陳飛宇能夠在圍棋上戰勝聶廣平,畢竟,圍棋除了“收官”外,還有“佈局”與“中盤”階段,就算陳飛宇在收官階段“天下無敵”,也並不能為他贏得絕對的勝利,而在圍棋一途上,聶廣平是稱霸了棋壇數十年的絕頂人物,絕對不是陳飛宇可以相比的。

聶廣平、袁可雨和謝星辰三人,卻是不滿於陳飛宇的不自量力,暗暗皺眉。

“真是大言不慚,你彆以為戰勝了謝星辰,就有了狂妄叫囂的資格,你連我都不一定能夠戰勝,更遑論我師父?我現在就替我師父,來教訓你這個狂妄之徒,讓你知曉,什麼纔是真正的圍棋高手!”

袁可雨氣憤地冷笑,接著,盈盈起身,端坐在了棋盤的對麵,向陳飛宇露出挑釁的目光。

陳飛宇聳聳肩,坐在了袁可雨的對麵,道:“也罷,今日就讓你見識下,何為'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切,你還是好好考慮一下,待會怎麼樣向我師父道歉纔不會丟麵子吧。”袁可雨越發氣憤。

年輕人她見過很多,其中不乏各行各業頂尖的青年翹楚,但是像陳飛宇這樣年輕,卻又如此不知天高地厚的年輕人,她還是第一次見到。

所以,她暗暗發誓,一定要好好教訓陳飛宇,讓陳飛宇顏麵無光!

“那就廢話少說,儘快開始吧。”陳飛宇嘴角翹起笑意,彷彿雲淡風輕,和氣憤的袁可雨形成鮮明對比。

袁可雨深吸一口氣,剛剛把心態穩下來,結果,陳飛宇下一句話,再度讓她生氣起來。

隻聽陳飛宇理所當然地笑道:“等和你熱身完,我也應該到最佳狀態了,到時候在和你師父一決雌雄。”

袁可雨霎時氣結,想她可是堂堂棋聖的傳人,在華夏棋壇之中地位舉足輕重,而且還憑藉著絕佳的容貌和氣質成為無數人心目中的女神,多少人想和她手談一局而不得,可陳飛宇竟然把和她的比試當做熱身,真是氣死人!

“真是可惡,我從冇見過這麼讓人討厭的人,我袁可雨一定要讓他後悔!”

袁可雨狠狠瞪了陳飛宇一眼,眼中滿是憤怒,她自從學圍棋以來,還是第一次被人氣的這麼厲害。

另一邊,棋聖聶廣平微微皺起眉來,圍棋猶如用兵,暗合孫、吳兵法,乘虛沉謀默戰於方寸之間,而用兵之道,最忌諱的便是怒而興兵,因為這樣不但會影響判斷力,而且很容易露出破綻,給敵人留下可乘之機。

“陳飛宇短短幾句話,便讓可雨心神不穩,棋局還冇正式開始就已經輸了一半,如果這是陳飛宇一開始就謀劃好的話,那陳飛宇的心機也太過深沉了。”

聶廣平眼中首次出現凝重之色,心中更是升起一股預感,一股袁可雨會輸的預感!

陳飛宇笑,輕笑,猶如和風習習,道:“開始吧,也不用所謂猜先了,所謂女士優先,就讓你執黑先行吧。”

《棋經》所謂:寧失數子,不失一先。又所謂“一步先,步步先”,由此可見圍棋先手的重要性。

陳飛宇如此輕易便讓袁可雨先手,豈不是在說,就算讓袁可雨先手,也不是他陳飛宇的對手?

這在袁可雨看來,不亞於是陳飛宇在當眾看不起她,心中更加氣憤,正準備拒絕,突然眼睛一亮,冷笑道:“也好,既然你如此托大,那就怪不得我了。”

說罷,袁可雨纖纖玉手輕撚一枚黑旗,隻聽“啪”的清脆聲傳來,落在了左上角的星位。

陳飛宇手攆白棋,落於棋盤之上,他的嘴角還掛著一絲成竹在胸的笑意。

他很清楚,就算自己戰勝了袁可雨,那句“收官階段,天下無敵”的話語依然不會被認可,因為在袁可雨之上,還有一位當今華夏唯一的棋聖,隻有戰勝了聶廣平,他不但“收官階段,天下無敵”的評語會得到認可,甚至還會成為真正的“天下無敵”!

至於陳飛宇為什麼不直接挑戰聶廣平?原因很簡單,就算陳飛宇直接提出挑戰聶廣平,袁可雨作為棋聖真正的傳人,也一定會代替她師父出戰,與其被人嘲笑不自量力,不如一開始便直接打趴下袁可雨,來一個敲山震虎。

換句話說,棋聖聶廣平是終極boss,而袁可雨則是boss之前的精英怪,是必須要推倒的!

當然,如果陳飛宇連袁可雨都贏不了,那自然也冇資格挑戰聶廣平了,而那句“收官階段、天下無敵”的評語,也得灰溜溜的吞下去。

所以,這是榮譽之戰,更是尊嚴之戰!

此刻,棋局正式開始!

聶廣平、謝安翔和謝星辰等人,無不凝神屏氣,甚至,就連對陳飛宇有絕對信心的謝星軒,都在緊張地觀戰著黑白棋的縱橫廝殺。

袁可雨作為棋聖真正的傳奇,棋力之高,絕對是陳飛宇下山以來遇到的人中最厲害的,首先在開局階段,袁可雨便展現出了極為犀利的進攻性,步步搶占、步步緊逼,想要迫不及待地戰勝陳飛宇。

就連旁觀的謝安翔和謝星辰等人,都能感受到袁可雨在棋盤上透露出的凜冽殺氣,忍不住神馳目眩,謝星軒更是為陳飛宇擔憂起來。

然而,陳飛宇卻絲毫不以為意,甚至嘴角依舊掛著笑意。

雖然他在佈局階段便步步緊縮,但是氣定神閒,落子之際有章有法,一點機會都不給袁可雨。

袁可雨微微皺眉。

所謂“一步先,步步先”,袁可雨執黑先行,而且步步緊逼,不斷壓縮白棋的生存空間,按照她原先的預想來說,陳飛宇不說潰不成軍吧,至少也應該倉皇失措,露出一個又一個的破綻,讓自己順利結束這盤對弈。

然而,陳飛宇不但抵擋住了她的攻勢,甚至還遊刃有餘,隨時都有可能發起反攻。

可以說,陳飛宇的頑強,已經超過了袁可雨的想象!

袁可雨原本就被陳飛宇的話語刺激的心中氣憤,現在再遇到陳飛宇的頑強抵抗,心裡已經急躁起來。

突然,陳飛宇輕輕落子,正巧落在了袁可雨黑棋大龍的中間,不但阻擋大龍連接起來,而且陳飛宇的白棋進可攻,退可守,相當於在黑棋之間打下一個釘子,讓黑棋十分的難受。

原來先前袁可雨隻顧著狂風暴雨般的狂攻,從而忽視了自身的弱點,而這一點,恰恰被陳飛宇有意地利用了起來。

袁可雨這下更加急躁,連下幾子,想要把陳飛宇的那顆白棋給圍殺掉,然而,心情急躁之下,不但冇有殺掉白棋,反而被陳飛宇吃掉了幾個黑子,黑棋的大龍隱隱然有被攔腰斬斷的危險。

袁可雨冇想到陳飛宇的棋力,竟然真的這麼高深,心情急躁更甚,連下幾子,都被陳飛宇抓住了破綻。

至此,袁可雨在佈局階段所占的上風,已經被陳飛宇全麵瓦解!

謝安翔和謝星辰都看出來了,袁可雨越是急躁,就越會露出破綻,如果再繼續這樣下的話,那袁可雨敗局已定!

想到這裡,謝星辰忍不住開口提醒道:“可雨,現在頂多是僵持階段,你得平心靜氣才能發揮出正常水平。”

所謂當局者迷,旁觀者清,謝星辰一句話,袁可雨悚然驚醒,知道自己繼續急躁下去,肯定必敗無疑。

想到這裡,袁可雨光潔的額頭上,流出一縷後怕的冷汗,同時向謝星辰露出感激的目光。

謝星軒狠狠瞪了謝星辰一眼,很明顯,再繼續這樣下去的話,陳飛宇必勝無疑,這下好了,謝星辰一番話,讓袁可雨清醒過來,這下陳飛宇再想戰勝袁可雨,隻怕不是那麼容易的了。

她忍不住諷刺道:“觀棋不語真君子,大哥,你這人還真討厭!”

謝星辰也知道自己做錯了,老臉一紅,神色尷尬。

袁可雨深吸一口氣,再看向陳飛宇時,眼神已經恢複了清明,正色說道:“陳飛宇,這次我不會再露出破綻了,我一定會戰勝你!”

聶廣平鬆了一口氣,按照他對袁可雨的瞭解,隻要袁可雨真正心平氣和下來,不,隻要能發揮出正常的水平,就一定能輕而易舉地戰勝陳飛宇!

陳飛宇環視一圈,眾人的想法他已瞭然於胸,神色突然堅定,氣勢突然凜冽起來,道:“雖說當局者迷,旁觀者清,可是很多時候,旁觀者同樣也'迷',你們以為袁可雨心平氣和下來,就一定能戰勝我嗎?大錯特錯,現在,我就讓你們見識一下,我'收官階段,天下無敵'的自信從何而來!”

一句話,霸氣側漏!

袁可雨剛剛平靜下來的心湖,再度出現狂風暴雨!

她看著陳飛宇無限囂張的樣子,真的恨不得狠狠在陳飛宇臉上來兩拳!-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