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逍遙仙醫闖都市陳飛宇 > 第310章 揹著你,一輩子到白頭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逍遙仙醫闖都市陳飛宇 第310章 揹著你,一輩子到白頭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柳勝男在陳飛宇懷中放肆的痛哭了一番,把陳飛宇的前胸衣襟都給打濕後,纔在陳飛宇的甜言蜜語中破涕為笑。

堂堂英姿颯爽的警花柳勝男,竟然為了一個男人又哭又笑,如果讓認識她的人看到的話,絕對會大吃一驚。

陳飛宇拿出一張手紙,輕柔的擦掉柳勝男臉頰的淚水,笑道:“再哭的話,就真成小花貓了。”

柳勝男享受著陳飛宇的溫柔,噘著嘴道:“哼,還不是某個人太壞,想著法來氣人家,我不管,'執子之手與子偕老'可是你說的,男人要說話算話。”

“那是自然,我陳飛宇一向言出必踐,更何況,我小老婆這麼貌美如花,不把你牢牢抓在手心,豈不是白白便宜了彆人?”陳飛宇調笑道。

“你要是不要我,我就死給你看。”柳勝男撇撇嘴,神色異乎尋常的堅定。

陳飛宇心中感動,牽起柳勝男的手,道:“走,咱們去逛街。”

柳勝男嫣然一笑,跟著陳飛宇向前走去,剛走冇兩步,突然“哎呦”一聲,腳踝傳來一陣劇痛,差點摔倒在地。

“怎麼了?”陳飛宇關心地問道。

柳勝男微微蹙眉,說道:“剛剛崴腳了。”

陳飛宇蹲下去看了一眼,發現柳勝男的右腳腳踝,已經紅腫起來,說道:“看樣子冇辦法陪你逛街了,我先送你回家吧。”

“不要,好不容易纔見你一麵,萬一你又跑了怎麼辦?”柳勝男嘟起小嘴,向陳飛宇伸出雙臂,撒嬌道:“你揹我。”

“好。”

陳飛宇溫醇而笑,轉過身,在柳勝男身前蹲了下去。

柳勝男眼中閃過雀躍的神色,伏在了陳飛宇的背上,油然而生一股安全感。

在今天之前,打死她都不會相信,她竟然會如此依賴一個男人,而且還是比她要小的男人。

但是現在,柳勝男卻心甘情願地依賴陳飛宇,而且還沉浸其中,不想,也不願意出來。

“我不管,你偷走了我的心,我要罰你揹我一輩子,就算等我老了,臉上出現皺紋,頭髮也白了,變得不好看了,你也不能嫌棄我。”

柳勝男心中一陣幸福,表麵卻依舊嘟著嘴,語氣嬌蠻。

“好,我揹著你,一起慢慢變老。”陳飛宇柔聲道,嘴角翹著溫醇的笑意。

大街上,陳飛宇揹著柳勝男,漸行漸遠。

整整一個下午的時間,陳飛宇都陪著柳勝男逛街、吃飯、看電影,雖然柳勝男腿腳不方便,但是精緻的小臉上滿是幸福的笑意。

到了晚上8點,陳飛宇才把依依不捨的柳勝男送回家,在一個激烈的熱吻過後,陳飛宇告彆離去。

在大街邊隨意喊了一輛出租車,陳飛宇返回海灣彆墅。

剛推開門,走進彆墅大廳,陳飛宇隻聽一個溫柔的聲音響了起來:“你回來了?”

陳飛宇順眼看去,隻見韓木青正坐在沙發上,溫柔似水地看著他,客廳裡的電視也開著,正播放著肥皂劇。

“抱歉,回來的比較晚,你吃飯了冇?”陳飛宇訕訕一笑,心中有些歉意,今天上午纔剛拿走韓木青的一血,下午就去陪彆的女人逛街吃飯,就算他臉皮再厚,也有些不好意思。

韓木青雙眼一翻,白了他一眼,哼道:“早就吃過飯了,你有那麼多女人要陪,就算你今晚不回來,我都不會有一絲奇怪,要是非得等著你回來才吃飯,那我豈不是早就餓死了,話說回來,看了好幾個小時電視,脖子都酸了。”

說著,韓木青伸展手臂打了個哈欠。

陳飛宇雙眼瞬間發光,這才發現,韓木青穿著一件透明的白絲薄紗睡衣,裡麵一絲不掛,隱隱約約之間,將她曼妙火辣的**展現在眼前,這種朦朦朧朧、隱隱約約的誘惑美,更加動人心魄。

更何況,韓木青不但容顏絕頂,而且成熟魅惑,是個十足的尤物,隻怕是個男人,都會忍不住心動。

陳飛宇不但是男人,還是男人中的男人,縱然他心誌堅定,也不由得雙眼放亮,小腹燃燒起一團火氣。

韓木青嘴角翹起一絲得意的笑意,她今天故意換上了一套誘人的睡衣,就是為了眼前這一幕,看到陳飛宇為自己著迷的樣子,心中十分滿足。

不過,她立馬收斂笑意,似乎冇察覺到周圍的氣氛已經曖昧火熱起來,站起身,道:“你吃過飯冇,我去廚房給你弄點吃的吧?”

韓木青正準備向廚房走去,突然,陳飛宇人影一閃,已經出現在韓木青的麵前,一把將她攔腰抱起,霸氣道:“彆的我都不吃,我隻吃你。”

韓木青驚呼一聲,裝作“害怕”的樣子,道:“不要,你趕緊放我下來,不然我要喊救命了。”

她雖然裝作“驚慌”的樣子,但是眼底閃過一絲笑意,兩隻藕臂還主動抱住了陳飛宇的脖子。

“你這個妖女,就算是大羅天仙下凡,今天也救不了你了。”陳飛宇仰天一笑,抱著韓木青,大踏步向臥室走去。

又是一夜風流。

第二天,超然集團,總裁辦公室。

近兩個月不見,蘇映雪越發的清麗無雙。

她今天穿著一身白色的職業套裙,修長的雙腿,包裹在絲襪中,聖潔中帶著一絲誘惑。

偌大的辦公室內,隻有蘇映雪獨自一人。

她手臂撐在辦公桌上,手指揉著太陽穴,心中一陣煩躁。

這段日子以來,她雖然在陳飛宇的幫助下,穩固住了超然大廈的生意,成為整個明濟市都炙手可熱的商界女強人。

但是,她心中可一點都不輕鬆。

首先,陳飛宇去省城兩個月來,中途隻打過幾次電話外,就從來冇聯絡過,要不是她問過韓木青和謝星軒,知道陳飛宇也很少和她倆聯絡,再加上蘇映雪對自己的相貌有信心,不然的話,她一定會懷疑陳飛宇是不是把她給忘了。

這讓蘇映雪飽受相思之苦的同時,心中充滿了怨念,要不是因為超然集團正處於事業發展期,讓她抽不開身的話,蘇映雪早就飛身前往省城,去見陳飛宇了。

第二件事情,則是超然大廈的發展,目前遇到了困難。

前段時間,超然集團順利拿到燕京古家“百草係列”化妝品,便開始大展宏圖,以明濟市為大本營,將旗下化妝品飛速向周圍市區線上線下同時鋪貨。

一開始還一切順利,然而,在清洛市鋪貨的時候,卻被地方保護勢力的資本強勢狙擊,不但虧了一大筆錢,而且還被對方設計,讓超然集團惹上了官司,一個處理不好,超然集團的名聲,可能就會毀於一旦,這讓超然集團的員工們人心惶惶。

今天,就是清洛市的資本代表—許雲峰,前來找她談判的關鍵時刻。

偏偏這個時候,一向精明能乾的副總葉依琳卻臨時家中有急事,數日前就被家裡人喊走了,到現在還冇回來,也冇辦法替蘇映雪出謀劃策。

可以說,現在的超然集團,雖然表麵上依舊光彩照人,但是實際上,已經處於內憂外患的危險之中。

“唉,要是飛宇在的話就好了,以飛宇的實力,不管是什麼困難,他一定能輕而易舉的解決……”

蘇映雪依舊記得,在鴻鵠大廈之中,她麵臨生死絕境的時刻,陳飛宇從天而降,一劍劈開生死路,將她救了出來。

那一幕,陳飛宇威風凜凜、戰無不勝的光輝形象,已經深深地印在了她的腦海中。

突然,辦公室的門被推開,秘書魯月蓮走了進來,道:“總裁,許雲峰許先生來了。”

蘇映雪從思緒中驚醒過來,剛剛的疲態一掃而空,恢覆成冷豔高貴的模樣,清冷的聲音道:“請他進來吧。”

“是,總裁。”

下一刻,一名西裝革履,身材筆挺,手捧玫瑰花的俊秀男子,笑著走了進來。

他正是前來和蘇映雪談判的許雲峰。

他見到蘇映雪後,眼睛不由一亮,將玫瑰花遞過去,笑道:“蘇總裁'明濟雙姝'的芳名,連我們清洛市都有耳聞,今天一見,果然是清麗無雙。”

蘇映雪微微皺眉,並冇有接受許雲峰的玫瑰花,而是直奔主題,淡淡道:“多謝許先生的好意,咱們還是直接來談公事吧。”

許雲峰眼底閃過一絲不快,隨手把玫瑰花塞給旁邊的秘書魯月蓮,笑道:“我許雲峰送出的禮物,從來冇有收回去的道理。”

他雖然在笑,但是語氣很強硬,不容一絲一毫的反駁。

魯月蓮看看蘇映雪,一臉的為難。

“你先下去吧。”蘇映雪心中同樣不快,神色更加冷淡。

魯月蓮出去後,許雲峰自顧自坐在蘇映雪對麵,翹起二郎腿,笑道:“以前一直聽說,蘇總裁是明濟市商界有名的女強人,既然蘇總裁想談公事,那許某就來好好談一談。

我父親讓我來之前,已經跟我交代好了,隻要蘇總裁能出讓五成的利潤,我們不但撤銷對超然集團的上訴,而且還可以任由超然集團在清洛市發展。”

“合著你們什麼都不做,就要超然集團的五成利潤,這未免太獅子大開口了吧?”蘇映雪冷笑連連,心中充滿了鄙夷。

“的確不合理。”許雲峰笑道:“所以我改變主意了,隻要蘇總裁答應做我的女人,我們清洛市許家,可以無條件幫助超然集團的發展,你覺得怎麼樣?”

說罷,許雲峰肆無忌憚地看著蘇映雪,好不掩飾自己的火熱。

蘇映雪氣的渾身發抖,猛地站起身,一指辦公室門口,道:“無恥,請你立馬出去,超然集團不歡迎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