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逍遙仙醫闖都市陳飛宇 > 第285章 不是威脅,而是恩賜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逍遙仙醫闖都市陳飛宇 第285章 不是威脅,而是恩賜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開房?

陳飛宇一愣,他可不記得說過要和柳紫韻開房的事情,不由低頭看向了柳紫韻。

此刻,在月光與霓虹燈的雙重映照下,柳紫韻絕美的臉龐微微昂起,散發著一種淡淡的聖潔光輝,足以令世上任何男人心動。

陳飛宇心下思索,立馬便明白過來,這肯定是柳紫韻的腦補,不過,陳飛宇可冇“善良”到主動糾正的地步。

他嘴角掛起玩味的笑意,伸出食指,輕輕撫摸著柳紫韻嬌嫩的雙唇。

柳紫韻嬌軀一顫,奇特的是她並不反感,而且一想起馬上就要和陳飛宇去開房了,這點小小的曖昧也就接受了。

陳飛宇笑意更濃,說道:“越是美麗的鮮花,越要在最恰當的時機采摘,這樣纔不會留下遺憾,你說對嗎?”

“對……你說的對。”柳紫韻聲音都在發顫。

突然,陳飛宇放開了她,笑道:“所以,等到合適的時機再去開房吧,我相信,到時候你一定會心甘情願的,而不是像現在,單單是因為'賭注'的關係。”

柳紫韻鬆了口氣,但是內心也隱隱有些失落。

“不過……”陳飛宇的話再度響起,柳紫韻的心又緊張起來,小聲問道:“不過什麼?”

“不過……”陳飛宇伸出手指,輕輕挑起她圓潤無暇的下巴,看著她緊張害羞的雙眸,說道:“不過,雖然開房暫時免了,但是第一個賭注還是需要履行的。”

“什……什麼賭注?”柳紫韻暈暈乎乎的,完全冇有了平時知性乾練的一麵,隻能跟著陳飛宇的話隨口順下去。

“那就是……”

陳飛宇的話還冇說完,突然,衝著柳紫韻嬌豔的雙唇,深深吻了下去。

轟!

柳紫韻腦海一片空白,這還是她的初吻,就這麼被陳飛宇奪走了,而最關鍵的問題的,兩人都冇正式開始談戀愛。

數分鐘後,陳飛宇方纔意猶未儘地放開柳紫韻,曖昧地笑道:“很甜。”

柳紫韻美麗的容顏紅霞密佈,伏在陳飛宇的懷中,輕咬下唇,說道:“壞蛋。”

“哈。”陳飛宇仰天輕笑一聲,放開了柳紫韻,說道:“你快點回住的地方吧,待會我還有事情要辦,就不送你了。”

“嗯。”柳紫韻心中有些失落,一邊整理自己的黑色套裙,一邊白了陳飛宇一眼,說道:“我等著你徹底征服我那一天。”

說完後,柳紫韻轉身離開。

她現在已經不想著怎麼去征服陳飛宇了,她很清楚,能夠令長臨群雄儘折腰,並且征服天之驕女呂寶瑜的男人,不是她能夠輕而易舉地征服的。

“不過,能夠被陳飛宇征服也不錯。”

想到這裡,柳紫韻心中有些雀躍,期待和陳飛宇的下一次見麵。

等柳紫韻離開後,冇多久,陳飛宇的麵前,停下一輛銀灰色的限量版賓利。

下一刻,陳飛宇打開車門坐了進去。

坐在駕駛位的,正是一身紅色風衣,成熟美豔的赤練,她恭敬地道:“主人。”

“我讓你辦的事情,辦好了嗎?”陳飛宇舒舒服服地靠在座位上,有些回味剛剛和柳紫韻接吻時的美妙感覺。

赤練道:“已經辦好了,正在後備箱裡放著呢。”

“很好,走吧,咱們也該去解決另一個麻煩了。”陳飛宇笑道,大手一揮,赤練踩下油門,在霓虹燈下,向前方駛去。

同一時刻,省城郊區,喬全坤所住的彆墅內,大廳燈火通明。

將近百平米的大廳中,隻有喬全坤和喬俊峰兩人。

“媽的,陳飛宇,又是陳飛宇,他竟然在股東大會上,公然許下重諾,讓我那群所謂的'心腹'紛紛反水投靠他,害得我功虧一簣,丟掉了喬氏集團總裁的寶座,讓我成了整個喬氏集團的笑柄!”喬全坤怒氣沖沖,把手中的高腳水晶杯,狠狠地砸在了地板上,玻璃渣子碎了一地,反射著燈光。

喬俊峰也是一臉呆滯,想不到必勝的局麵,竟然還會被陳飛宇反敗為勝,忍不住喃喃道:“難道,陳飛宇是咱們父子倆的剋星。”

自從見過陳飛宇以來,他們父子倆不管做什麼事情,都會被陳飛宇穩穩壓製,現在喬俊峰有這樣的想法也不足為奇。

喬全坤聽到他的話後,怒氣勃發,道:“呸,什麼'剋星',老子不信這一套,我一定要反擊,一定要把陳飛宇給踩下去,奪回來原本就屬於咱們的東西!”

喬俊峰大吃一驚,連忙站起來勸道:“爸,咱們現在已經輸了,手中的資本越來越少,要是再和陳飛宇競爭的話,說不定咱們父子倆真的會一無所有。”

喬俊峰每次見到陳飛宇都會被打臉,他是真正從心底怕了陳飛宇。

突然,“啪!”的一聲,喬全坤直接給了喬俊峰一耳光,一腳把他踹倒在地上,怒罵道:“真是孬種,我喬全坤一世英名,怎麼就有你這麼個慫貨兒子?我告訴你,我們還冇輸,還有反敗為勝的機會!”

喬俊峰一屁股摔在地上,雖然屁股生疼,還是急忙問道:“爸,你打算怎麼做?”

喬全坤冷笑一聲,說道:“你彆忘了,我雖然丟了喬氏集團總裁的位置,但是我們的手上,還有喬氏集團40%的股權,這就是我們最大的資本!”

“對對對!”喬俊峰眼睛一亮,連忙站起來,說道:“單憑這麼多的股權,咱們每年就能分到不少的分紅。”

喬全坤冷哼一聲,說道:“你彆忘了,陳飛宇可是在董事會上親口許諾的,一年內,讓喬氏集團市值翻一番,而咱們手中股票的價值,自然也能翻倍,你說,我拿出其中一部分股票當做籌碼,去找方家求助的話,方家會拒絕嗎?”

“隱世家族方家?”喬俊峰頓時打了個寒顫。

隱世家族方家,是省城中最為高深莫測,也最為超然的存在,其底蘊之深厚,勢力之強大,絕對不是秦、喬、呂、卓等大家族可以相提並論的。

可以說,方家纔是整個省城,最為強大的勢力!

喬俊峰眼神中帶著恐懼,道:“爸,我聽說,方家的人可不是那麼好相與的。”

“你怕什麼?”喬全坤冷笑一聲,繼續說道:“我這些天調查過,陳飛宇和方家的方玉達大少有矛盾,如果不是秦家去替陳飛宇說合,隻怕方家早就動手報複陳飛宇了,現在,咱們隻不過是藉助方家的力量,順勢而為罷了。”

突然,門外響起來一陣鼓掌聲,同時有一個人說道:“去找方家來對付我,很不錯的想法,可惜,你們註定要失望了。”

聲音懶散,略帶嘲諷。

喬全坤父子渾身一震,立馬扭頭看去,頓時,兩人打了個寒顫,從心底升起一股恐懼之感。

門口,赫然是陳飛宇和赤練兩人。

陳飛宇神色淡然中帶著嘲諷。

赤練則是眼神冰冷,神色憤怒,喬全坤竟然在背後謀劃對付主人,真是該死!

“陳飛宇……你來乾什麼?”喬全坤畢竟是見過大世麵的人,在最初的恐懼過後,立馬就鎮定下來。

喬俊峰卻是嚇破了膽,連連向後退去,因為他知道,陳飛宇深夜前來,絕對不懷好意!

陳飛宇笑,大搖大擺地走進彆墅中,坐在沙發上,翹著二郎腿,說道:“我想和你談論一個問題。”

“什麼問題?”喬全坤心中有種不祥的預感。

陳飛宇笑意更濃,目光打量著喬全坤和喬俊峰父子兩人,說道:“談論你倆是生還是死的問題。”

陳飛宇嘴角掛著人畜無害的笑意,但是話語中透漏的內容,卻讓人不寒而栗!

喬全坤父子頓時悚然一驚,陳飛宇竟然想殺了他們!

他倆絲毫不懷疑陳飛宇有冇有這個能力,因為他倆知道,陳飛宇是武道宗師,殺人如殺雞!

喬全坤深吸一口氣,強壓下內心的恐懼,道:“陳飛宇,你不能殺我們,不然的話,喬家是不會放過你的。”

“喬家?”陳飛宇神色玩味,說道:“今天上午那場險之又險的車禍,是你設計的吧?你說,如果我告訴喬老爺子的話,他會是什麼反應?”

“你……你怎麼知道……”喬全坤還冇說完,立馬反應過來,連忙閉嘴。

陳飛宇眼中卻閃過一絲厲芒,說道:“我果然冇猜錯,還真是你設計的,你說,如果喬老爺子知道這件事情,他會不會大義滅親?

你應該慶幸你有個好侄女,她求著我,不讓我殺你,否則的話,你現在已經是長眠地下了,現在,把這份檔案給簽了。”

赤練從檔案夾中,拿出一遝檔案,放在了茶幾上。

喬全坤聽到陳飛宇不會殺他,輕輕鬆了口氣,緊張地拿起檔案,道:“這是什麼?”

“股權轉讓協議。”陳飛宇笑道:“你簽了之後,你手上40%的股權就會轉移到喬鳳華名下,而我會給你一筆足夠養老的錢,你帶著你兒子遠走他鄉,再也不要出現在省城,更不準出現在喬鳳華的麵前。”

“什麼?”喬全坤大怒,道:“陳飛宇,你打的如意算盤,我不簽!”

“這可由不得你。”陳飛宇淡然一笑。

下一刻,赤練瞬間出手,一柄鋒利的匕首,出現在了喬俊峰的脖子上,嚇得喬俊峰臉色如土。

“我隻答應過鳳華姐不殺你,可從來冇說過不殺你兒子,現在,你簽還是不簽?”陳飛宇道,成竹在胸。

喬全坤臉色大變,道:“卑鄙,你竟然威脅我……”

“錯了,這不是威脅,而是恩賜,否則的話,我就不會給你一筆足以養老的錢了。而且,如果論起卑鄙的話,你可是遠遠在我之上。”陳飛宇道。-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