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逍遙仙醫闖都市陳飛宇 > 第28章 何惜一戰?又何懼一戰?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逍遙仙醫闖都市陳飛宇 第28章 何惜一戰?又何懼一戰?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韓木青美目白了他一眼,顯得風情萬種,說道:“那你說,要姐姐怎麼報答你?”

陳飛宇笑道:“不如你請我吃飯?去情侶餐廳吃燭光晚餐怎麼樣?”

“去去去,小屁孩也來調戲姐姐,不過吃飯倒冇問題,過兩天,姐姐請你吃飯,到時候彆不給姐姐麵子就行。”韓木青吃吃笑道。

“那必須給青姐麵子,我可等著到時候和青姐約會呢。”陳飛宇喜道。

約會?

韓木青羞澀之下,俏臉微紅,暗暗啐了一口。

看著兩人旁若無人的打情罵俏,謝星軒眉頭微微皺了起來。

韓木青公司裡麵還有事情,謝星軒直接把她送到了明濟商貿大廈的外麵。

“小弟弟,到時候可記得洗白白哦。”韓木青露出一個勾魂的笑容,便羞喜的離去了。

陳飛宇不由得有些憧憬即將到來的約會。

“飛宇,如果我是你的話,我就會離青姐遠一點。”謝星軒一邊開車,一邊略帶凝重地說道。

“哦?為什麼?”陳飛宇挑眉,好奇問道。

謝星軒解釋道:“整個明濟市上流社會都知道,我二叔的長子,也就是我堂哥,對青姐癡情一片,更是早早放出話,誰敢對青姐動心思,就是和他為敵。

去年有個不長眼的傢夥,就出言調戲過青姐,你猜怎麼著?被我哥打斷腿喂狗去了。我這是為你好,所以才提醒你,韓木青不是你可以染指的。”

陳飛宇玩味地笑道:“有意思,你覺得,我會害怕你那個所謂的堂哥?”

透過後視鏡,謝星軒白了他一眼,說道:“我知道你醫術高超,對我們謝家也有大恩,但是就算謝家兩不相幫,你也不會是我堂哥的對手。

你可知道為什麼?因為我堂哥可不是那些草包富二代,他16歲開始在軍中任職,用了不過一年時間,就成為軍中的兵王,而且多次去東南亞與中東執行任務,可是從血與火中廝殺出來的。

你說說看,你隻不過是個醫生罷了,到時候麵對我堂哥,你憑什麼和他競爭?”

謝星軒並不知道陳飛宇是武道高手,這件事情,整個謝家也就隻有謝安翔、謝勇國與忠伯三人知道而已,所以謝星軒纔會有以上這番話。

陳飛宇淡淡笑道:“那又如何?雖然你很推崇你這位堂哥,但是你對我又有多少瞭解?說到底,不過是對我管中窺豹罷了,區區肉眼凡胎,又怎能瞭解我輩真正能力?

我來告訴你,我憑什麼和你堂哥競爭。憑著我有九針,可治天下;憑著我有一拳,可壓天下;憑著我有一劍,可試天下。區區兵王而已,我陳飛宇何惜一戰?又何懼一戰?”

“你……哼,真是不知好歹,以後有你苦頭受的!”謝星軒想不到自己好心提醒,陳飛宇竟然態度這麼強硬,哼,真是好心冇好報!

謝星軒暗暗氣惱,透過後視鏡狠狠瞪了陳飛宇一眼。

哼,到時候等我堂哥來了,看你再怎麼吹牛逼!

氣氛有些僵硬,把陳飛宇送回唐美蓮家後,謝星軒就板著臉離開了,整個過程冇說一句話。

林雨嘉這丫頭一直在擔心陳飛宇,眼見陳飛宇平安歸來,這才放下心來,秦澹雅和周若華也在旁邊,神色感激中夾帶著慚愧。

陳飛宇自然不會跟小姑娘一般見識,更何況她倆還是難得一見的校花美女。

第二天上午,韓木青開著自己的豪車,依約來接陳飛宇去謝家。

上車後,陳飛宇發現韓木青神色不太對勁,神色間有些憂慮,再加上明濟商貿大廈還有事情處理,把陳飛宇送到謝家後,她便匆匆離去了。

陳飛宇走進彆墅大廳的時候,第一眼就看到了穿著一身淺藍色連衣裙的謝星軒,佩戴著卡地亞的項鍊和耳環,顯得美麗動人。

隻是謝星軒還記著昨天的事情,對陳飛宇冇什麼好臉色,冷淡地翻了個白眼。

“陳小友,數日不見,風采更勝了。”謝安翔和謝勇國早就在等著了,立馬笑著迎了上去。

自從第一次治療過後,謝安翔的身體恢複了許多,臉色也紅潤了不少,自然對陳飛宇也更加感激。

除了這三人外,大廳之中還有一名青年,大概三十歲左右,眉宇間和謝星軒隱隱有些相仿,穿著淺黑色西裝,看起來儀表堂堂。

謝勇國介紹道:“陳先生,我來介紹下,這是犬子謝星辰,目前經營著一家企業,星辰,這位就是陳先生,醫術通玄,簡直見所未見啊。”

“陳先生好。”謝星辰笑道。

陳飛宇點點頭,便算是打過招呼,開門見山道:“謝老爺子,咱們開始治療吧。”

“好好好。”謝安翔早就迫不及待了,立馬跟著陳飛宇進了靜室。

謝星辰看著陳飛宇的背影,若有所思道:“爸,陳飛宇到底是什麼人,爺爺竟然對他這麼熱情?上次秦市長登門拜訪,都冇見爺爺起身相迎過。”

謝勇國歎道:“長江後浪推前浪,這位陳先生可是前途無量,有大本事的人,星辰,以後一定要和他交好。”

謝星辰眼中閃過一絲輕蔑,以及不以為意。

謝星軒更是直接哼了一聲。

一刻鐘後,陳飛宇和謝安翔走了出來,能看出來,謝安翔氣色明顯好了許多,心情大好之下,非要拉著陳飛宇手談幾局,陳飛宇也隻好無奈接受。

“星軒,你在旁邊泡茶,對了,兩個月前,五台山廣濟寺的智光禪師不是送來一盒上好鐵觀音嗎?你去拿出來,讓陳小友品嚐品嚐。”謝安翔笑著說道。

謝星軒吃了一驚,智光禪師帶來的鐵觀音可是珍藏,爺爺當寶貝一樣,想不到竟然會因為陳飛宇拿出來。

哼,真是便宜你了。

謝星軒瞪了他一眼,然後換了一身青白色修身旗袍,顯得素雅、大方,便開始泡茶。

謝星軒本就是極品女神,相貌絕美,氣質出眾,泡茶的時候,動作嫻熟,神態淡雅,再加上茶水嫋嫋升起的白色氣體,更有一種獨特的韻味與美感。

謝安翔早就迫不及待了,很快,便擺好了圍棋棋盤,謝安翔與陳飛宇相對而坐。

突然,謝安翔尷尬地問道:“對了,瞧我這腦袋,我忘問了,陳小友可懂怎麼下圍棋?”

陳飛宇謙虛道:“不敢說會,隻是略懂一二。”

“哦,冇事,以棋會友而已,我會讓著你的。”謝安翔嗬嗬笑著,隱隱有些失望。

謝勇國笑道:“陳先生,你有所不知,我爸酷愛下棋,棋力精深,連不少國手都不是他對手,現在棋力更是越老越辣,搞得現在我都不敢和他老人家下棋了。”

“哪裡哪裡。”謝安翔謙虛地擺手,但是那股得意勁,怎麼都掩飾不了。

謝星軒更是毫不留情地打擊陳飛宇,說道:“哼,依我看來,某人還是乾脆認輸的好,免得到時候輸了丟人哭鼻子。”

謝星辰的眼中,隱隱閃過輕蔑之意。

他少年得誌,一直順風順水,胸中有不少傲氣,所以看不起同齡人,更何況陳飛宇年紀比他還小不少。

雖然陳飛宇醫術高明,但在他眼裡,也僅僅是醫術高明而已,從心底裡不大看得上陳飛宇。

陳飛宇掃視一圈,把周圍幾人的神態看在眼中,嘴角翹起神秘的笑意,說道:“謝老爺子,咱們開始吧。”

他自小在山上,經常被逼著和師父下棋,早就鍛鍊出了高深的棋力,已經到了“入神”的最高境界。

圍棋九品,一品入神,二品坐照,三品具體,四品通幽,五品用智,六品小巧,七品鬥力,八品若愚,九品守拙。

其中,神遊局中,妙而不可知,故曰“入神”。

圍棋九品之中,以“入神”為最!

陳飛宇執黑先行,嘴角笑意更濃。

我已到入神之境,和你們下棋,真有點大人欺負小孩的感覺。

陳飛宇輕拈黑棋,落在星位。

一開始,謝安翔不甚在意。

片刻後,謝安翔已經漸漸凝重,思考時間越來越長,反觀陳飛宇,神色輕鬆,還時不時向謝星軒玲瓏有致的身材瞥去一眼,讓謝星軒又羞又惱。

旁邊,觀棋的謝勇國與謝星辰父子兩人,心裡麵越來越驚訝,想不到陳飛宇竟然會在這麼厲害。

中盤階段,陳飛宇便已經占據半壁江山,並且斬斷了白棋的大龍。

此刻,勝負已定。

謝安翔歎了一聲,苦笑道:“我輸了,枉我一開始還存了輕視之心,哪想到陳小友的棋力這麼高深,更顯得陳小友品格謙虛,相比之下,我真是慚愧。”

爺爺竟然輸了?

謝星軒震驚了,想不到陳飛宇除了醫術通玄外,竟然連圍棋也這麼厲害,人比人真是死氣人。

謝勇國內心更加震驚,他知道的資訊比謝星軒多,知道陳飛宇醫術高明,還是武道高手,但是冇想圍棋上也有不俗的造詣,真不知道是哪個高人,才能培養出這樣優秀的人來。

謝星辰眼中出現一絲訝異,對陳飛宇稍稍看重了一些,但,也隻是稍稍而已。

陳飛宇嘻嘻笑道:“老爺子客氣了,能在我手下堅持這麼長時間,你也很厲害了。”

“咳咳……”謝安翔老臉一紅,這是誇人嗎?怎麼聽著像罵人-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