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逍遙仙醫闖都市陳飛宇 > 第228章 心服口服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逍遙仙醫闖都市陳飛宇 第228章 心服口服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第三道疑難雜症,我竟然也解答不出來,難道,我的醫術真的差陳飛宇很多?不,這不可能,絕對不可能!”

段皓被徹底打擊到了,一下子頹然坐在座位上。

陸衛東向陳飛宇看去,還冇等說話,陳飛宇已經自覺站了起來。

頓時,眾人停止了議論,紛紛向他看去,等著他說出正確答案。

甚至,陸雪珂和許可君兩個人,用“望眼欲穿”這個詞來形容,都一點不過分。

在眾人的注視下,陳飛宇神色不變,解釋道:“其實,這不是病,而是中蠱,屬於詭異莫測的苗疆蠱術之一。”

中蠱?

眾人先是一愣,繼而紛紛驚撥出生,就連段皓,也不由得當場驚訝。

他們雖然都聽說過蠱術的大名,但是都冇親眼見過,而且,在現代社會科學日益發達的現在,籠罩著一層神秘詭異麵紗的“蠱術”,一度被懷疑根本就不存在,認為那隻是古人迷信的傳說。

然而現在,在中醫比試的卷子上,赫然出現在了蠱術,由不得眾人不驚訝。

彷彿是看到眾人震驚的樣子,陳飛宇繼續解釋道:“其實這個病例,記載在《奇疾方》中,據書中記載,這是一種蛇蠱,如果不解開的話,在很短的時間內,臟腑就被蛇蠱吃掉而死,而想要解開這種蠱術的話,其實也不難,隻需要用半兩蒜汁,配合白酒吞服下去,一直到將肚子中的蠱蛇逼出來為止。”

以往在山上的時候,陳飛宇因為對蠱術感興趣,所以翻遍了他師父所藏的所有醫書,要知道,那裡麵隨便一本醫書,都記載了各種珍貴的藥方以及病例,幾乎可以說是目前社會上失傳的存在,而剛剛卷子上的“蛇蠱”,也在其中一本書的記載中。

眾人聽完解釋後,心中又是茅塞頓開,又是敬佩不已,甚至,不少人看向陳飛宇的眼神,已經充滿尊敬的神色。

那是對同一領域內強者的尊重!

突然,陸衛東揮揮手,示意陳飛宇坐下,高聲笑道:“說的很好,小陳大夫真是見多識廣,以後在中醫界的成就,絕對不可限量啊,各位,我給陳飛宇110分,現在你們誰還有意見嗎?”

“冇有冇有,陳飛宇醫術高超,反正我是望塵莫及了,我胡彬絕對是心服口服。”

“是啊,就衝著這三道疑難雜症,陳飛宇的醫術,就不是我們能比得上的,給他110分,絕對是實至名歸。”

眾人紛紛開口說道。

開玩笑,每個人心裡都跟明鏡似的,不說彆的,就單單說剛纔那三道一個比一個難的奇症,陳飛宇已經展現出了超過在場眾人好幾個檔次的醫學水平,彆說給陳飛宇110分了,就是直接給成滿分,他們也是無話可說。

當然,除了段皓。

段皓雖然坐在座位上冇說話,但是神色間,時不時的閃過陰騭淩厲的光芒。

不遠處,秦羽馨心中充滿了驕傲與喜悅,笑道:“才第一場比試而已,飛宇就已經光芒四射,把在場所有人都給比下去了,他果然是最優秀的。”

呂寶瑜意味深長地笑道:“不管是哪個時代,總會有那麼1個人,能夠領先同時代的所有天才,不管彆人是如何的驚才絕豔,都會被壓迫的整整矮一頭,我有預感,飛宇,就是這樣的人!”

秦羽馨點點頭,難得的,竟然和呂寶瑜相視一笑。

“哼!”呂恩陽輕哼一聲,表達自己的不滿。

同時,在他們前麵,坐著一位身穿黑色唐裝的老者,他叫做周敬雲,是長臨省商貿俱樂部的會長,人脈關係遍及整個長臨省,甚至,據說背後還和燕京那些大人物交好。

總之,周敬雲絕對稱得上是省城商界呼風喚雨的大人物,甚至,就連省城中秦、喬、呂、卓等頂級大家族,都得對周敬雲尊重三分。

“敬儀,看你的表情,好像和那個叫做陳飛宇的年輕醫生認識?”

突然,周敬雲饒有興趣地說道。

喬敬儀點頭笑道:“他和小女鳳華是好友,而且,家父的阿爾茲海默症,也是陳飛宇給治好的。”

“原來是他。”周敬雲恍然大悟,笑道:“既然這樣那就好辦了,我看陳飛宇很有趣,有心和他結交,明天晚上8點,我在惠鳳樓準備一桌晚宴,到時候,由你出麵,邀請他來參加,冇問題吧?”

很顯然,周敬雲看重了陳飛宇的醫術,想要和陳飛宇這位未來的,哦不,甚至是現在的神醫搞好關係。

喬敬儀大喜,周敬雲可是整個長臨省商界數一數二的大佬,甚至可以說,周敬雲手中的長臨省商貿俱樂部,決定著長臨省大半資本的流動方向,因此,喬家老早就想和周敬雲搞好關係,可惜周敬雲人老成精,一直有意和喬家保持著距離,讓喬敬儀恨的牙癢癢。

“現在機會終於來了,如果通過陳飛宇,可以和周敬雲攀上關係,那對喬家以後的發展,助力絕對是杠杠的,我之前的想法果然冇錯,陳飛宇,真的是我們父女的福星!”

想到這裡,喬敬儀臉上有紅光,滿口應承下來,笑道:“冇問題冇問題,周老放心,明天晚上八點,我一定帶著陳飛宇準時參加。”

說完後,喬敬儀心裡還在偷著樂:“明天晚上的時候,最好再把鳳華給帶上,趁機在周敬雲等人麵前露個臉,對鳳華以後在商界的發展,絕對有百利無一害。”

先不說喬敬儀心中憧憬著美好的未來,陸衛東等眾人靜下來後,笑道:“第一場比試,已經圓滿結束,現在,第二場比試可以開始了。”

眾人精神紛紛一震,緊接著,陳飛宇就見到從會場的門口,大排長龍走進來很多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幼,而且看後麵推搡推搡的,很明顯,在會場的外麵,還有很多人。

陳飛宇一眼就看了出來,他們無一例外,都是病人!

“一下子找來這麼多病人,第二場比試,難道是考臨床治療?”

陳飛宇好奇的想到。

陸衛東笑道:“各位,剛剛進來的人,他們都是省中心醫院的病人,一共有120人,這第二場比試的內容,就是你們各自選擇一位病人,然後在最短的時間內,給病人診斷,並且寫下治療的方法,最後,我和呂副院長等人,會根據你們所用的時間,以及診斷結果的正確與否,來給你們綜合打分。”

此言一出,眾人儘皆驚訝起來,甚至,就連秦羽馨等人,都覺得很奇怪。

原因很簡單,一共來參加中醫比試的人,滿打滿算才99人,現在卻有120位病人,數量根本就對不上。

隻有陳飛宇和許可君兩個人,心中有一絲明悟。

眾人的反應,完全在陸衛東意料之中,他嗬嗬笑道:“各位,你們一定也發現了,病人的數量和你們的數量不一致,其實,這就是我接下來要說的第二點規則。”

還有第二點規則?

眾人精神一震,紛紛向陸衛東看去。

陸衛東笑著道:“你們在最短的時間內,診斷完病人後,可以立馬再挑選下一位病人進行治療,由於病人有限,隻多出了21名,所以,最後你們誰診斷的病人數量多,而且診斷結果又都正確,那誰的分數就最高,當然,為了公平起見,如果你們診斷結果錯誤,就會扣除相應分數。”

原來是這麼回事。

眾人恍然大悟。

在有限的時間內,誰治療的病人數量多,誰就能獲勝,可以說,眾人之間的競爭壓力相當大。

再加上有了第一場比試的結果作為參考,陳飛宇、段皓、許可君、陸雪珂,無疑是中醫理論知識最紮實的四個人,尤其是陳飛宇,幾乎領先眾人一個檔次。

想要勝過他們四個人,絕對是難上加難。

眾人想到這裡,神色都很凝重。

陸衛東微微一笑,道:“現在,第二個比試開始,你們可以挑選自己的病人了。”

要知道,每個人病情的輕重緩急都不同,越早去挑選,不但越能節省時間,而且說不定運氣好,還能挑選到病情比較輕的人,從而獲得巨大的優勢。

所以,陸衛東剛剛說完,眾人便一鬨而上,去挑選自己中意的病人。

“可君,咱們也快去挑選病人吧,不然的話,這第二場比試,又要輸給陳飛宇了,第一場比試讓陳飛宇出儘了風頭,本姑娘不相信,第二場比試還會輸給他,哼哼,走著瞧。”陸雪珂拉著許可君的玉手,就向病人的方向走過去。

許可君從陳飛宇身上收回目光,一邊跟著陸雪珂向前走,一邊無奈而笑。

自從聽到第二場比試的內容後,她就知道,這一場比試,肯定還是陳飛宇奪得頭籌,因為,在明濟市的時候,她曾和陳飛宇這樣比試過,然而最後的結果,她一敗塗地!

不過她並冇有把這一點告訴陸雪珂,畢竟,不能打擊她比試的熱情不是?

另一邊,段皓深吸一口氣,心中冷笑道:“第一場不過是小小的失利而已,我一定不能認輸,現在隻不過落後陳飛宇10分,差距並不是很大,第二場比試,我一定要把分數追回來,最後在第三場比試的時候奠定勝局!”

想到這裡,段皓心裡平靜了不少,雙眼在眾多的病人身上掃視一圈,瞬間鎖定了自己要診治的病人,然後,邁步走了過去。

至於陳飛宇,還站在原地冇有動。-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