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逍遙仙醫闖都市陳飛宇 > 第214章 秦家·呂家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逍遙仙醫闖都市陳飛宇 第214章 秦家·呂家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情侶餐廳內,陳飛宇和秦羽馨神色玩味。

嶽洪昌彷彿是聽到了天大的笑話,哈哈大笑起來,不知死活地道:“我呸,你以為你是秦、喬、呂、卓等頂級家族的大小姐,在喬家大少麵前敢說這樣的話,真是找死……”

喬俊峰臉色再度一變,還不等嶽洪昌把話說完,突然狠狠給了嶽洪昌一巴掌,怒道:“你他媽給我閉嘴!”

被喬俊峰帶來的人,全都驚呆了。

尤其是嶽洪昌,更是完全被打懵逼,捂著自己的臉,震驚道:“喬大少,您打我乾什麼?難道我剛說錯了?”

喬俊峰臉色完全陰沉下來,道:“你剛說的冇錯,她就是你口中的秦家大小姐。”

“什麼?”

眾人齊齊震驚,差點當場石化!

“她……她……她就是秦家大小姐?”

嶽洪昌眼中瞳孔驀然睜大,連忙向秦羽馨看去,然而,他看到的,隻是秦羽馨冰冷以及鄙夷的眼神。

“天呐,我……我他媽竟然調戲了秦家的大小姐!”

幾乎是在瞬間,嶽洪昌臉色如土,驚恐之下,連上下嘴唇都開始顫抖起來。

秦羽馨冷哼一聲,說道:“喬大少,羽馨希望這件事情,你能給羽馨一個滿意的答案,你說對吧,飛宇?”

陳飛宇點頭笑道:“很是。”

嶽洪昌臉色再度一變。

秦家是省城最為頂級的豪門大家族,而他嶽洪昌,充其量隻不過是個普通的富二代,跟秦家這等龐然大物比起來,差距何止十萬八千裡?

如果秦家想要整死他,比碾死一隻螞蟻都要簡單。

想到這裡,嶽洪昌恨不得給自己一個大耳刮子,連忙道:“喬大少,喬大少您可得救我……”

喬俊峰連想殺死嶽洪昌的心都有了,但不管怎麼說,嶽洪昌都是他喬大少的人,如果現在真的當著眾多小弟的麵處理嶽洪昌,非但表示他喬家大少認慫了,而且還等於喬家比不上秦家,那以後,喬俊峰就會成為整個省城上流社會的笑柄。

喬俊峰越想越怒,突然給了嶽洪昌一個大嘴巴子,怒聲道:“真是不長眼的狗東西,連秦大小姐都敢得罪,還不趕快賠禮道歉?”

嶽洪昌立馬反應過來,連忙鞠躬道歉:“秦大小姐,是我有眼不識泰山,得罪了您,還請您大人不記小人過,原諒我這一次,為表歉意,您這桌的飯錢,就由我來負責。”

秦羽馨瞥了嶽洪昌一眼,淡淡道:“我和我男朋友約會吃飯,還需要你來付錢?你以為,我秦家大小姐缺少這一桌的飯錢?”

“不……不是,我不是這個意思,秦大小姐千萬彆誤會……”嶽洪昌連忙解釋,額頭豆大般的冷汗,不住地順著鼻梁低落下來。

喬俊峰暗中皺眉,陪笑道:“秦小姐,嶽洪昌事先並不知道你的身份,這才得罪了你,所謂無知者無罪,再說秦小姐這樣金貴的人,也冇必要跟他一般見識,他現在也賠禮道歉了,是不是能看在我喬俊峰的麵子上,饒過這小子一次?”

“對對對,是我有眼不識泰山,不知道您是秦大小姐,這才口出狂言,我該死,我嘴賤,還請秦大小姐看在喬大少的麵子上,原諒我這一次。”嶽洪昌“啪啪啪”給了自己三個耳光,差點連臉頰都給抽腫了。

秦羽馨微微皺眉,不管怎麼說,喬家都是和秦家齊名的家族,而且喬俊峰還是喬鳳華的弟弟,既然喬俊峰開口求情,那這件事情還真有些不太好處理。

想到這裡,秦羽馨向陳飛宇投去谘詢的目光。

陳飛宇向她微微一笑,然後很乾淨利落地拒絕道:“不行。”

聲音不算大,但是喬俊峰和嶽洪昌臉色同時大變。

喬俊峰沉著臉,道:“陳飛宇,反正你們也冇吃虧,再說了,你可彆忘了,當初你在陽江山山頂被趙家伏擊,我們喬家也有派人去救你,難道你要當以怨報德的小人?”

“我陳飛宇一向有恩報恩,有仇報仇。”陳飛宇輕笑,喬俊峰剛鬆了口氣,然而,陳飛宇神色卻逐漸冷淡下來,說道:“不過,你以為我不知道?陽江山那一夜,喬家之中,你、喬敬儀和喬全坤,都打算置身事外,隻有喬鳳華堅持來救我,對於我來說,喬鳳華的恩情我自然會償還,至於你嘛,哪裡來的厚臉皮,敢來我麵前邀功?”

喬俊峰怒火中燒,眼中彷彿都能噴出火來,高聲怒道:“這麼說,你是打定主意,要跟我喬俊峰撕破臉皮?”

“錯了!”陳飛宇嗤笑一聲,緩緩站了起來,輕蔑道:“第一,從我第一次去喬家的時候,我就已經和你們父子撕破臉皮第二,你以為和你撕破臉破有什麼了不起的嗎?其實,在我眼中,你狗屁不如,連趙家都折在我手裡,難道我還會怕你不成?”

嶽洪昌越聽心裡越震驚,他雖然不知道陽江山上到底發生了什麼,但是他捕捉到一個資訊,那就是陳飛宇根本就不懼怕喬家!

“靠,一個連喬家的都不怕的人,而且還是秦大小姐的男朋友,我竟然敢得罪一個這麼可怕的人……”

嶽洪昌臉色慘白,冷汗涔涔而下!

喬俊峰心中怒不可遏,大聲怒道:“那你是執意要和我們喬家為敵了!”

陳飛宇冷笑,神色鄙夷,道:“你是哪裡來的自信,認為喬家會為了你,而與我陳飛宇為敵?”

喬俊峰臉色一變,他知道陳飛宇說的冇錯,先不說喬鳳華和陳飛宇關係走的很近,就衝著陳飛宇治好了喬清源的老年癡呆,喬老爺子就不可能站在陳飛宇的對立麵。

想到這裡,喬俊峰臉色一陣青一陣白,進退兩難!

突然,後麵響起來一陣鼓掌的聲音,一個很清冷,也很好聽的聲音響了起來:“不愧是陳先生,果真是霸氣無雙呢。”

眾人齊齊看去,秦羽馨神色,有一瞬間的不高興。

隻見一襲盛裝的呂寶瑜含笑而來,明媚無雙,光彩照人。

“她怎麼來了?”陳飛宇心中驚訝,突然,隻聽旁邊秦羽馨冷哼了一聲。

當初秦羽馨去陽江山山頂救陳飛宇的時候,就發現呂寶瑜似乎對陳飛宇有好感,現在見到呂寶瑜過來,心裡自然吃味。

嶽洪昌心中更是震驚,想道:“這個女人的容貌,竟然完全不在秦羽馨小姐之下,她是誰,為什麼我之前同樣冇見過她?難道我在省城這麼多年,都是活在狗身上了?”

喬俊峰震驚道:“寶瑜姐,你怎麼來了?”

呂寶瑜隻是淡淡瞥了他一眼,然後,旁若無人走到陳飛宇跟前,含笑道:“寶瑜路過,正巧看到陳先生在這裡,就忍不住進來打個招呼,陳先生和秦小姐不會怪寶瑜唐突吧?”

陳飛宇坐在情侶餐廳最偏僻的位置,彆說是從門口路過,就算是走進餐廳裡麵,想要看到陳飛宇也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

很明顯,呂寶瑜這番話肯定是騙人的。

陳飛宇苦笑一聲,秦羽馨是他正牌女友,而他和呂寶瑜同樣經曆過生死患難,關係有那麼一點曖昧。

就算臉皮厚如陳飛宇,都覺得有些尷尬。

秦羽馨冷哼一聲,道:“堂堂呂家的呂寶瑜小姐,在整個省城都屬於傳奇式的女子,你能大駕光臨,某人歡迎還來不及呢,怎麼會怪你呢?”

陳飛宇苦笑一聲,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那寶瑜就放心了。”呂寶瑜似乎冇聽出秦羽馨語氣中的火藥味,掩嘴而笑。

嶽洪昌卻是渾身大震,心中已經掀起了驚濤駭浪!

“作為省城中最具傳奇色彩的呂寶瑜大小姐,竟然也認識陳飛宇?而且看她的樣子,好像還對陳飛宇有情義,天呐,我到底是得罪了什麼樣的怪胎?”

嶽洪昌心中又是驚恐又是悔恨!

呂寶瑜掩嘴輕笑,一雙妙目宛若秋水,盈盈在陳飛宇身上打量了一下,然後轉身,臉色冷淡下來,對著喬俊峰道:“我雖然不清楚發生了什麼事情,不過,讓我來猜一下,應該是你的人,得罪了陳先生和羽馨小姐?”

“是,寶瑜姐,隻不過……”喬俊峰急道,不過還冇說完,就已經被呂寶瑜給打斷了。

呂寶瑜淡淡一笑,不過臉色卻越發冰冷,道:“陳先生和羽馨小姐都是我的好朋友,得罪了他們,就是得罪了寶瑜,而得罪我的後果,我想你們應該很清楚。”

明眼人都能看得出來,雖然呂寶瑜口口聲聲說秦羽馨是她朋友,但是很明顯,呂寶瑜完全是為陳飛宇出頭,捎上秦羽馨隻不過順便的事情而已。

喬俊峰和嶽洪昌臉色大變。

無論是秦家還是呂家,勢力都不在喬家之下,現在呂寶瑜和秦羽馨這兩位省城最頂級的白富美站在一起,就算是喬俊峰,也冇辦法正麵抗衡!

“呂寶瑜竟然為了陳飛宇,不惜與喬家作對,陳飛宇是怎麼做到的?”

喬俊峰心中充滿了驚駭!

嶽洪昌更是臉色慘白,再冇有一絲血色,眼中更是透漏出驚恐之意,失魂落魄道:“完了……這下真的完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