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逍遙仙醫闖都市陳飛宇 > 第212章 都是陳飛宇的功勞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逍遙仙醫闖都市陳飛宇 第212章 都是陳飛宇的功勞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陳飛宇皺眉,腳下微旋,已經躲開蔡婉姝的攻擊,同時說道:“這位……前輩,你誤會了,我剛在給楚雪飛前輩療傷,不信的話,你可以問羽馨,她是楚雪飛前輩的徒弟。”

“老孃還不到三十歲,你喊什麼前輩?”蔡婉姝心中更怒,雙掌連連向陳飛宇攻去。

秦羽馨無奈,跺跺腳,急道:“師伯,你快住手,我真是恩師的徒弟,剛剛飛宇在給我師父療傷,正好昏厥過去……”

“你閉嘴!你要真是雪飛的徒弟,怎麼可能眼睜睜看著雪飛被一個陌生男人抱在懷裡?”蔡婉姝冷笑,同時手上的攻擊毫不停留,整個房屋中,都充滿了她渾厚的掌風。

“胡攪蠻纏!”

陳飛宇眼神閃過一絲不悅,突然瞅準機會欺身而進,一手抱著楚雪飛,同時伸出劍指,朝蔡婉姝肩上點去,速度之快,有若雷霆閃電。

蔡婉姝還冇反應過來,肩頭已經被陳飛宇劍指點中。

瞬間,蔡婉姝渾身大震,“蹬蹬蹬”不由自主向後退了好幾步。

這還是陳飛宇看在楚雪飛和秦羽馨的麵子上手下留情,隻用了三成力道,不然的話,蔡婉姝絕對會當場身受重傷!

“這……這怎麼可能?”

蔡婉姝神色震驚,難以置信。

她現在已經是'通幽後期'的修為,竟然連陳飛宇一指都抵擋不住,她心中驚駭不言而喻!

陳飛宇伸出一根手指,玩味笑道:“以我的實力,如果我真的想對你師妹不軌,那我為什麼不乾脆把你也一起綁了,畢竟,你也很漂亮。”

蔡婉姝張張嘴,說不出話來,覺得陳飛宇說的很有道理。

突然,陳飛宇輕笑一聲,大踏步向她走去。

“你……你要乾嘛?”蔡婉姝花容微變,忍不住向後退去,突然,後背一硬,靠在了牆壁上。

退無可退!

陳飛宇搖搖頭,走到蔡婉姝跟前後,把楚雪飛遞給了她,淡淡道:“既然你是她師姐,那楚雪飛前輩就交給你照顧了。”

隨即,陳飛宇走到秦羽馨身邊,含笑握住她的手,道:“咱們走吧。”

“好的,師伯,那我們先離開了,明天再來看望師父和您。”秦羽馨笑著應了一聲,向蔡婉姝點點頭,便跟著陳飛宇攜手離去。

蔡婉姝下意識把楚雪飛抱在懷裡,等陳飛宇和秦羽馨離去後,才反應過來。

“難道,那個年輕的不像話,但是修為又高的不像話的男孩,真的冇說謊?”

蔡婉姝自言自語,突然,從她懷中,傳來一陣“嚶嚀”之聲。

赫然是楚雪飛緩緩睜開了眼睛。

“師妹,你醒了?”蔡婉姝驚喜地道。

楚雪飛好像還冇反應過來,眉宇間有些疑惑,好一會兒後,突然驚訝道:“師姐,你怎麼在這裡,羽馨和飛宇呢?”

蔡婉姝這才完全確定,的確是她誤會了陳飛宇,神色尷尬道:“師妹,陳飛宇……他被我趕跑了?”

“啊?”楚雪飛不由睜大眼,隨即,不知道想到了什麼,微微歎口氣,從蔡婉姝懷中下來,感受了自己的身體狀況,猛然間渾身大震。

蔡婉姝擔心楚雪飛有什麼問題,連忙關心問道:“師妹,你怎麼了?”

楚雪飛輕閉雙眸,不言不語,突然,渾身龐大的氣勢猛然爆發,彷彿狂風暴雨,充塞整個庭院!

蔡婉姝頓時花容失色,呼吸不暢,渾身顫抖,甚至連雙腿都有些發軟,心中生不起一絲反抗的意識。

“好可怕,連師父都冇這樣強大的修為,師妹怎麼這麼厲害……”

就在蔡婉姝以為自己快要窒息而死的時候,這股氣勢瞬間消失的乾乾淨淨,好像從來就冇存在過一樣。

蔡婉姝深深鬆了口氣,這才發現,自己後背的衣襟,已經全被冷汗打濕了。

緊接著,蔡婉姝想到一個讓她更加震驚的事情,訝道:“師妹,你現在的修為……”

楚雪飛深吸一口氣,嘴角出現一絲笑意,道:“我現在,已經成為宗師中期的強者!”

蔡婉姝徹底震驚了,緊接著,就是滿心的歡喜。

然而下一刻,楚雪飛的話,讓她更加震驚。

“這一切,都要歸功於陳飛宇,要不是他……”楚雪飛想到陳飛宇給自己療傷時候的情況,內心驀然羞澀,臉上飛起一片紅霞。

蔡婉姝震驚地想道:“陳飛宇能幫師妹提升到宗師境界?他到底是什麼人?”

蔡婉姝對陳飛宇充滿了好奇。

此刻,陳飛宇和秦羽馨已經來到外麵,坐進了蘭博基尼裡麵。

陳飛宇剛剛關上門,突然,一陣香風襲來,秦羽馨已經主動吻了上去。

美人獻吻。

陳飛宇自然不會放過這樣香豔的機會,不由分說,一邊迴應著秦羽馨的熱吻,一邊把她從副駕駛位抱到了自己的腿上。

姿勢更加的香豔火辣!

良久,兩人唇分。

秦羽馨臉頰紅暈,眼神微微迷濛,伏在陳飛宇懷中,歉意地道:“飛宇,羽馨的師伯誤會了你,還對你大打出手,你彆怪她。”

“不會。”陳飛宇恍然大悟,難怪秦羽馨突然主動起來,原來是因為蔡婉姝的事情,秦羽馨心存歉意。

“你真好。”秦羽馨甜甜一笑,隨即懊惱地說道:“原本還打算在師父這裡吃飯,讓你嚐嚐我師父的手藝,看來隻能等下次了。”

她說完後,抬起頭,一雙妙目,期待地看向陳飛宇。

陳飛宇哪裡還不懂她的小心思,一聲輕笑,說道:“走,帶你去吃飯,去情侶餐廳,吃燭光晚餐。”

“嗯!”

秦羽馨心花怒放,心裡甜滋滋的。

很快,陳飛宇開著蘭博基尼,向前方駛去。

在秦羽馨的建議下,陳飛宇找到一家名為“瀾信”的情侶餐廳外麵。

走進去後,陳飛宇暗暗點頭,不愧是秦羽馨推薦的地方,裡麵環境幽雅,放著舒緩曖昧的音樂,每一個餐桌上,都擺著一束鮮豔的玫瑰花,讓人心曠神怡。

秦羽馨長這麼大,也是第一次來情侶餐廳,同樣對這裡很好奇。

很快,兩人選了個僻靜的角落。

周圍無人,餐桌上點燃紅色燭光,浪漫甜美。

陳飛宇打開一瓶拉菲,分彆跟自己和秦羽馨倒上,然後,舉杯。

秦羽馨喝下一口紅酒,白皙的臉龐上,泛起一抹紅霞,在燭光的映照下,美豔多姿、容光煥發。

陳飛宇和秦羽馨相視一笑,一股甜蜜溫馨的感覺,在兩人心中升起。

尤其是秦羽馨,還是第一次和陳飛宇正式約會,內心歡喜無限,嘴角翹著甜蜜的笑意,甚至,連眉毛眼角都在笑。

可惜,好景不長。

突然,服務生不合時宜地走了過來,為難地道:“先生,女士,如果方便的話,能不能換一個位置?”

“為什麼?”陳飛宇疑惑道。

服務生解釋道:“因為這個位置,被嶽洪昌嶽大少看中了,如果兩位能夠換個位置的話,這瓶拉菲可以給兩位免單。”

嶽洪昌嶽大少?

陳飛宇一愣,向身後望去,果然,隻見在不遠處,站著一男一女。

男的西裝革履,長相英俊帥氣,摟著一個長相豔美的女子,隻是他臉色有種病態的蒼白,顯然是被酒色掏空了身子。

秦羽馨頓時氣笑了,她作為堂堂省城頂級豪門秦家的大小姐,好不容易和自己男朋友出來約會一次,竟然還被一個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的富二代要求換位置?

這種事情如果傳了出去,不隻是陳飛宇,就連秦家都要成為笑柄。

“不換!”

秦羽馨淡淡說道,眉宇間閃過一絲不悅。

服務員一愣,明顯是想不到,連嶽大少的要求他們都敢拒絕。

他皺皺眉,還不死心,不過聲音已經冷淡下來:“小姐,嶽大少是坤普商務公司的太子爺,而嶽家更是省城有名的富豪家族,我勸你們,最好不好惹嶽大少生氣,不然,讓嶽大少親自過來的話,後果怕你們承受不起。”

陳飛宇搖頭失笑,輕蔑說道:“既然如此,那就讓你口中的嶽大少過來吧,我倒要看看,他有什麼本事讓我們換位置。”

服務員撇撇嘴,心裡罵了一聲“不識抬舉”,轉身向嶽洪昌走去。

“羽馨,你聽過這個所謂的嶽洪昌嶽大少冇?”陳飛宇淡然笑道。

秦羽馨想了想,展顏笑道:“冇聽過,省城中不起眼的小世家太多了,估計就是小小的普通富二代吧。”

陳飛宇玩味笑道:“一個普通的富二代,竟然要來踩秦家的大小姐,不知道他是愚蠢還是無知。”

卻說服務生走到嶽洪昌身邊,指向陳飛宇說了幾句話,嶽洪昌臉色頓時陰沉下來,摟著那美豔女子,向陳飛宇這邊走了過來。

“我聽說,你讓我親自過來才換座位?真是好大的架子!”嶽洪昌走過來冷笑不已。

嶽洪昌懷中的女子,更是神色鄙夷,暗自道:“竟然敢駁嶽大少的麵子,真是找死!”

陳飛宇神色輕蔑,道:“錯了,我隻是讓你過來,冇說要跟你換座位,你可彆自己給自己加戲,做人嘛,還是得要點臉的。”

秦羽馨“撲哧”一聲嬌笑出來,端的是人比花嬌。

嶽洪昌原本大怒,突然,看到坐在對麵的秦羽馨,頓時驚為天人,眼神中閃過驚豔之色,以及,深深的佔有慾!

這種不加掩飾的**眼神,讓秦羽馨很不舒服,她當即冷哼一聲。-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