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逍遙仙醫闖都市陳飛宇 > 第210章 曖昧的誤會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逍遙仙醫闖都市陳飛宇 第210章 曖昧的誤會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陳飛宇真的很奇怪,自己和楚雪飛素未謀麵,為什麼秦羽馨和楚雪飛都說自己對楚雪飛有恩?

嚴格說起來,應該是楚雪飛對陳飛宇有恩纔對,畢竟,楚雪飛因為陳飛宇的關係,屠滅了趙家滿門,替陳飛宇解決了一個心腹大患。

楚雪飛看出了陳飛宇的疑問,微微一笑,神秘地道:“你可知道,在兩個月前,我的修為在什麼境界嗎?”

“不知道。”陳飛宇搖搖頭,大方的承認。

楚雪飛笑道:“兩個月前,我還是'通幽後期'巔峰,而且,我半年前因為修煉的時候貪功冒進,以致於走火入魔,每逢月圓之夜,就會渾身冰冷昏厥,簡直生不如死。”

“嗯?”

陳飛宇心中一陣疑惑,上上下下打量著楚雪飛,發現此時的楚雪飛,的的確確是宗師級強者。

“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你在這兩個月裡,肯定得到了大機緣,才能順利突破到'宗師'境界。”陳飛宇猜測道。

“不錯,的確是有了大機緣。”楚雪飛一雙漆黑的雙眸看向陳飛宇,笑道:“而那份對我來說彌足珍貴的大機緣,就來自於你。”

彷彿是看到陳飛宇神色疑惑,楚雪飛提醒道:“你可還記得,當初在明濟市北蛟洞中,你一劍斬落巨蟒,拿到三顆天心果,其中一顆,你給了羽馨,現在,你知道了吧?”

陳飛宇恍然大悟,說道:“難怪羽馨會前往北蛟洞中找尋天心果,原來都是為了你。”

楚雪飛歎了口氣,不過嘴角滿是笑意,道:“不錯,羽馨和詩琪是兩個好孩子,她倆無意中聽說天心果不但能治我的內傷,而且還能助我突破,就不顧勸阻,帶著秦家的人一起去明濟市找尋天心果了。

而那顆天心果,也的確效果驚人,我服下之後,不但內傷全部治癒,而且還順利突破到了宗師境界,所以,把天心果送給羽馨的你,對雪飛有再造之恩。”

說到這裡,楚雪飛站起來,對著陳飛宇盈盈下拜,苗條而又玲瓏有致的身姿展露無遺。

陳飛宇絕對當得起這一拜,然而,不管再怎麼說,楚雪飛都是秦羽馨的師父,屬於長輩。

陳飛宇不敢托大,連忙站起來,就要伸手把楚雪飛扶起來。

突然,陳飛宇的手剛接觸到楚雪飛光滑皓雪的手腕,似乎是發現了什麼問題,不由微微皺眉,也忘了把楚雪飛扶起來,就那樣當著秦羽馨的麵,握住了楚雪飛的手腕呆呆出神,甚至,還用手指輕輕撫摸起來。

楚雪飛頓時一震,臉頰飛起一抹紅霞,連嬌軀都有些發熱發軟。

她自幼修煉,性格一向清冷,平時連男人都很少接觸,現在被陳飛宇當場撫摸手腕,內心充滿了嗔怒和一種異樣的感覺。

當然,因為陳飛宇對楚雪飛有恩,甚至可以說是間接救過她的命,所以楚雪飛纔會這樣容忍陳飛宇。如果隨便換成一個男人敢這樣調戲她,隻怕她這位宗師強者,早就勃然大怒之下,直接一掌把對方轟殺至渣了。

秦羽馨瞪大雙眼,看看自己的男朋友,再看看自己的師父,神色古怪地想道:“難道飛宇在占我師父的便宜,這……這應該不可能吧?”

秦羽馨將信將疑。

楚雪飛頓時俏臉通紅,瞥了秦羽馨一眼,看到秦羽馨古怪而又吃味的眼神,她內心更加羞澀,當即輕聲“咳咳”了兩下。

陳飛宇這才驚醒,發現自己的行為實在曖昧,忍不住鬆開手,訕訕一笑,給了楚雪飛一個歉意的眼神後,重新坐了下去,不過,眉頭皺的更深。

楚雪飛鬆了口氣,這才發現,自己內心砰砰直跳,臉頰更是火辣辣的,連忙坐下去端起茶杯喝起來,用漢服寬大的袖口來掩飾她俏臉上的羞澀。

她一邊喝茶,一邊心中不喜地想道:“以前隻從羽馨和詩琪的口中聽說過陳飛宇的事蹟,還以為陳飛宇是個正人君子,原來也是個孟浪之徒,羽馨嫁給這樣的人,絕對不是什麼良配啊。”

想到這裡,楚雪飛把茶杯放下後,神色比之一開始,已經冷淡了不少。

“飛宇,剛剛是怎麼回事?”秦羽馨按捺不住內心的奇怪,在陳飛宇耳邊小聲說道。

陳飛宇緩緩搖頭,輕聲道:“待會兒再告訴你。”

秦羽馨點點頭,不再糾結,既然陳飛宇說會告訴她,那就一定會。

突然,楚雪飛清清嗓子,清冷地道:“陳飛宇,你應該也聽羽馨說過了,在陽江山一戰的當晚,我滅了趙家。”

“是,多謝前輩相助。”陳飛宇說道,隻不過,楚雪飛年紀明明比他大不了多少,喊楚雪飛為前輩,陳飛宇內心升起一股古怪的感覺,很彆扭。

“你不用客氣。”楚雪飛淡淡道:“一來羽馨是我愛徒,她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二來,也算是報答你相贈天心果的恩情。接下來,你在省城最為難纏的對手,應該隻剩下隱世家族方家了吧?”

陳飛宇很好奇,不明白楚雪飛為什麼對自己的事情,知道的這麼清楚。

突然,秦羽馨獻寶似地在笑道:“飛宇,我之前把你的事情告訴恩師了,恩師也同意,可以幫你對付方家。”

陳飛宇心中感動,主動握住了秦羽馨的嬌嫩的玉手。

秦羽馨心中羞澀,偷偷瞥了師父一眼,不過還是任憑陳飛宇握著。

楚雪飛心中冷哼了一聲,對陳飛宇更加不喜,淡淡道:“陳飛宇,我的確可以幫你對付方家,但我有話得說在前頭,不是我打擊你,你雖然也是宗師級強者,但是和底蘊深厚的方家比起來,差距不是一點半點,單憑你一個人,絕對冇辦法撼動方家。”

“師父……”秦羽馨驚訝,想不明白,為什麼之前答應幫助陳飛宇對付方家的師父,突然之間,竟然開始打擊陳飛宇起來了?

楚雪飛立即瞪了她一眼,示意讓她不要說話。

秦羽馨輕咬下唇,一臉委屈。

她自然不知道,是因為楚雪飛覺得陳飛宇不靠譜,配不上秦羽馨,所以纔會故意打擊陳飛宇。

陳飛宇輕笑,但是眉宇間,滿是自信之色,傲然道:“能不能撼動方家,也得等到真正動手的時候才知道,未戰先怯,不是我陳飛宇的風格!”

“真是無知的可笑。”楚雪飛冷笑一聲,說道:“方家傳承百年,底蘊之深厚,絕對超過你的想象,據我所知,在方家之中,宗師級強者就有三位,其中,方家家主方鵬清早在多年前,就已經是宗師後期強者,甚至還有傳言,這些年他已經順利突破到了'傳奇境界'。

另外,除了方鵬清外,方家二把手齊天碩,同樣號稱宗師後期強者,在偌大的省城中,除了方鵬清外,幾乎無敵於天下,更遑論除了他們兩人,方家還有一位宗師強者以及大大小小的'通幽'境界高手?你自己一個人,又何德何能,能夠打敗方家?

陳飛宇,我承認你資質很好,甚至可以說,你是我見過天資最為出色的人,但是資質並不等於實力,在你還冇有完全成長起來,我不建議你現在就跟方家撕破臉,因為最後吃虧的人,肯定是你。”

聽完楚雪飛的話,秦羽馨也沉默了下來。

雖然她對陳飛宇充滿了絕對的信心,但是,她同樣不認為陳飛宇是方家那等龐然大物的對手。

很顯然,現在最為明智的方法,就是陳飛宇暫避攖芒,等他真正成長起來,甚至突破到“傳奇境界”後,再來跟方家一較長短。

“飛宇……”秦羽馨想勸說陳飛宇,扭頭向陳飛宇看去的時候,突然愣住了。

陳飛宇坐在原地,非但冇有一絲一毫被楚雪飛的話嚇住,相反,他眉宇中充滿了桀驁不馴之色,眼中更是神采飛揚,伸出右手,握拳,神色睥睨,道:“前輩,你隻知道方家底蘊之深厚,又豈知道我陳飛宇傳承之深遠,實力之強大?彆說方家隻有三個宗師級強者,就算方家家主方鵬清已經突破到傳奇境界,我陳飛宇依然凜然不懼,勢要將方家給踩下!”

陳飛宇這番話說的擲地有聲,而且氣勢淩人。

不隻是秦羽馨,就連楚雪飛都被陳飛宇霸氣的話語給驚呆了。

秦羽馨雙眸中充滿了光彩,甚至連嘴角都翹起自信興奮的笑意,冇錯,她秦羽馨喜歡的人,就是這麼驕傲,也理應這麼驕傲!

不同的是,楚雪飛微微皺眉,隨機嗤笑一聲,搖頭失笑道:“真是初生牛犢不怕虎,你現在之所以能夠坐在這裡大言不慚,完全是因為你不知道方家是何等的強大,等你真正見識到方家的實力後,就知道你今天的這番話,是多麼的令人可笑了。”

陳飛宇自信地笑道:“前輩,等你真正見識到我的實力後,就會知道我所言不虛,不過,在此之前,前輩可曾知道,你體內還有隱疾?”

“什麼?”

楚雪飛和秦羽馨齊聲驚呼。-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