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逍遙仙醫闖都市陳飛宇 > 第197章 討價還價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逍遙仙醫闖都市陳飛宇 第197章 討價還價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陳飛宇受的傷很嚴重,臉色也慘白的嚇人,他走在王虎軍的身邊,突然內傷發作,皺皺眉,眼角也跟著抽搐了一下。

秦淩菲正巧看到這一幕,下意識伸手扶住陳飛宇,皺眉道:“你冇事吧?”

“冇事。”陳飛宇淡淡地應道,同時擺擺手,示意秦淩菲不用攙扶自己,繼續向前走去了。

不遠處,那群特種兵看到這一幕,紛紛瞪大雙眼,露出難以置信的神色,等到王虎軍和陳飛宇等人離去後,才紛紛嘩然出聲。

“我靠,我剛冇看錯吧,東海軍區大名鼎鼎的軍花秦淩菲,竟然對一個男人這麼關心,難道今兒個太陽打西邊出來了?”

“我也看到了,那小子到底是誰,看年紀比咱們還小,但是卻跟王虎軍中將走在一起,身份應該不簡單。”

“對了,如果我剛剛冇看錯的話,他跟著王中將走下直升飛機的時候,還向謝星軍副隊長看了一眼,兩人好像認識,星軍,來來來,你給我們交個底,他到底是誰?”

眾人經過提醒,紛紛圍在謝星軍身邊,詢問陳飛宇的身份。

謝星軍苦笑一聲,說道:“他叫陳飛宇,今年才19歲。”

“陳飛宇?難道他也是某個豪門大家族的子弟?”突然,一個麵容瘦削,身材高大,年約二十五六的人,撫摸著下巴,皺眉好奇。

他叫邢金龍,是這支特種小隊的隊長,雖然年紀輕輕,但已經成為東海軍區有名的高手,而且戰功赫赫,甚至連有“兵王”之稱的謝星軍,在他麵前,都要稍微遜色一分。

當然,他之所以會對陳飛宇感興趣,是因為他對秦淩菲有好感,剛剛見到秦淩菲主動關心陳飛宇的一幕,心裡充滿了危機感,所以纔會對陳飛宇的身份上心。

“不,陳飛宇並不是世家子弟。”謝星軍搖搖頭否認,說道:“據我所知,他從小生活在山上,下山到現在,也不過不滿兩個月。”

“原來是個土包子。”邢金龍立即嗤笑了一聲,雙手環在胸前,完全鬆了一口氣。

他很自信,驕傲的秦淩菲,絕對不會喜歡上陳飛宇這樣的土包子,不過他也做下了決定,如果有機會,一定要在秦淩菲的麵前,好好挫挫陳飛宇的銳氣,讓秦淩菲知道,他邢金龍纔是最優秀的男人。

謝星軍皺皺眉,剛想為陳飛宇辯解幾句,邢金龍已經揮揮手道:“好了好了,繼續操練,單手俯臥撐兩組,一組500個,做不完不準睡覺。”

頓時,操場上一片鬼哭狼嚎。

謝星軍話到嘴邊,又給嚥了回去,聳聳肩,便去訓練了。

陳飛宇並不知道自己被特種小隊的隊長邢金龍給鄙視了,當然,就算知道了,也完全不會在意。

此刻,他跟著王虎軍和秦淩菲,來到了一間很大的會議室中。

裡麵坐著一個六十來歲的將軍,穿著威嚴的軍裝,但看軍銜,竟然比王虎軍還高,赫然是一位華夏的上將!

他叫段振革,正是東海軍區的首長!

王虎軍和秦淩菲走到他跟前敬禮。

“首長,人已經帶來了,他就是陳飛宇,隻不過……秦淩菲說到這裡猶豫了下,繼續道:“隻不過,他現在受了傷。”

段振革點點頭,似乎一點都不意外,說道:“好,淩菲,你出去吧。”

秦淩菲敬禮,便向外麵走去,隻是在和陳飛宇擦肩而過的生活,略微看了他一眼,然後便走了出去。

偌大的會議室裡,隻剩下了段振革、王虎軍,以及陳飛宇三個人。

段振革臉頰瘦削,棱角分明,渾身散發著一股上位者的殺伐氣勢,彷彿經常在血與火的戰場上淬鍊過一般,他打量著陳飛宇,一雙鷹眼銳利而深邃,彷彿能夠看透人心,淡淡道:“你就是陳飛宇?比我想象的還要年輕。”

“你請我來這裡,應該不是來談論我的年紀的,不如直接開門見山吧。”陳飛宇也不客氣,直接坐在了椅子上。

段振革微微皺眉,他在整個偌大的華夏,都屬於跺跺腳抖三抖的大人物,從來冇人敢在他麵前這麼放肆。

王虎軍苦笑了一聲,說道:“老段,陳飛宇現在受了傷,我待會還得帶著他治療,你也彆拐彎抹角,有話直說就行了。”

段振革點點頭,從會議桌上拿起一疊資料,隨意翻了翻,然後遞給了陳飛宇,說道:“那我就直奔主題,我先自我介紹下,我叫段振革,是東海軍區的總負責人,如果這上麵寫的是真的話,那你的確是難得一見的天才,對於人才,軍方一向是唯纔是舉,所以我代表軍方,邀請你來加入東海軍區。”

陳飛宇接過資料隨手翻了下,發現從自己下山後,一直到來省城的這段時間發生的大事,上麵竟然全有記載,甚至,連自己斬殺仇劍清,以及在鴻鵠大廈中連殺一百多人的事情,除了缺少一些細節外,全都寫在了資料上。

對於這一點,陳飛宇一點都不意外,偌大的東海軍區,如果軍區的勢力範圍內,連一個人的資料都調查不清楚,那段振革和王虎軍乾脆買塊豆腐撞死算了。

陳飛宇隨後放下自己的資料,淡淡道:“讓我加入東海軍區不是不可以,不過我之前提到過的條件呢?不但你們要派人去保護和我關係親密的女人,而且還不能乾涉我的自由。”

段振革立馬皺起眉頭,說道:“陳飛宇,軍方可以派人保護你的那些女人們,但是第二點我不能答應,加入軍區,就得一切服從軍區的命令,因為,服從命令就是軍人的天職,不能給你開這個特例!”

“那我寧可不加入軍區。”陳飛宇淡淡道,隨手把自己的資料放在桌子上,似乎對加入東海軍區這件事情,完全是無所謂的樣子。

“你要知道,你加入軍區後,立馬就是大校,這是多少人一輩子都達不到的地位和榮譽,陳飛宇,你確定要拒絕嗎?”段振革循循善誘道。

陳飛宇站了起來,雖然受傷臉色發白,但是眼神卻充滿了嘲諷,道:“我很尊重保家衛國捨生忘死的軍人,但是,我陳飛宇的地位和榮譽,還不需要通過加入軍區來實現,看來,咱們的談話是冇辦法繼續了,告辭。”

說完,陳飛宇轉身就走,鐵骨錚錚!

段振革臉色頓時陰沉下來,他坐鎮東海軍區以來,一向一言九鼎,從來冇人敢當麵,像陳飛宇這樣駁他的麵子。

王虎軍一拍大腿,知道要壞,連忙走上前攔住陳飛宇,又對段振革道:“老段,陳飛宇絕對是百年難得一見的人才,對於特殊人才,自然要特殊對待才行,說心裡話,對比陳飛宇的實力,我覺得他提出來的要求不算過分。”

說完後,王虎軍一個勁的朝段振革使眼色。

陳飛宇也停下了腳步,斜眼看著段振革。

段振革暗暗皺眉,他一開始,也隻是想跟陳飛宇調價還價,哪想到陳飛宇根本不按套路出牌,說走就走,現在王虎軍出麵,正好給了他一個台階,順勢“無奈”說道:“好吧,陳飛宇,既然連虎軍都這麼說了,你兩個條件,我代表東海軍區,算是勉強答應了。”

王虎軍鬆了口氣,隨機嗬嗬笑道:“陳宗師,從今天開始,你就是東海軍區的大校了,剛加入軍區就成為大校,這在華夏軍史上,都是極為少見的,恭喜恭喜。”

陳飛宇淡淡而立,他那裡看不出來,王虎軍和段振革八成是在唱雙簧而已。

王虎軍一陣尷尬,隨即,又請陳飛宇坐在了座位上。

段振革看在眼裡,心裡一陣驚奇,就算陳飛宇真的是百年難見的天才,但是通過資料顯示,陳飛宇頂多也就是宗師中期的武者,和王虎軍不分軒輊,為什麼王虎軍對陳飛宇的態度,竟然有一些恭敬?

段振革想不明白,搖搖頭,把這個疑惑甩出腦海,對陳飛宇道:“你剛剛提的要求,無論是保護你的女人也好,還是給你絕對的自由也罷,甚至是,你還可以同時加入國安局,這些條件我都可以答應,但是,你又能給東海軍區帶來什麼利益?”

“啪”的一聲,陳飛宇打了個響指,笑道:“直接談利益和條件,比你剛纔說的地位和榮譽來的順耳多了,說吧,你,或者是你們東海軍區,想讓我做什麼?”

“好,快人快語!”段振革笑,說道:“我聽說,之前謝星軍和你決戰的時候,他在謝家吃了一顆'小玄陽丹',修為直接從'通幽中期'飆升到了'通幽後期',當時你說'小玄陽丹'是你煉製的,這件事情可是真的?”

段振革的表情顯得很急促,由此可見,段振革對“小玄陽丹”是何等的重視。

“然也。”陳飛宇點頭承認。

得到陳飛宇的肯定答覆,段振革大喜過望,甚至,連雙眼中,都出現興奮之意,道:“那你還能煉製'小玄陽丹'嗎?”

陳飛宇微微皺眉,既然段振革要“小玄陽丹”,那肯定就是大批量的,雖然陳飛宇能煉製,但總覺得太麻煩。

“怎麼,是有困難嗎?唔……有困難也正常,畢竟這樣的神級丹藥,不是隨隨便便就能煉製的。”段振革和王虎軍一陣遺憾,不過也表示理解。

陳飛宇奇怪地看了他一眼,道:“冇什麼困難,主要是太麻煩了,不過,我可以把'小玄陽丹'的秘方提供給軍方,讓你們自己去煉。”

此話一出,宛若平地響驚雷!

“什麼?”

段振革和王虎軍震驚不已!-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