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逍遙仙醫闖都市陳飛宇 > 第2028章 老族長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逍遙仙醫闖都市陳飛宇 第2028章 老族長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澹台家族後山,有一處幽靜而神秘的庭院。

除了送飯的人之外,無人膽敢靠近方圓百米之內。

因為,這是澹台家族的上一任老族長—澹台洪閉關修煉的所在,而且一閉關就是一十三年之久。

在閉關之前,澹台洪就已經達到了“通玄中期”境界,甚至是隻差一步之遙,就能突破到“通玄後期”境界。

如今,閉關一十三年之後,普天之下根本冇有人知曉澹台洪的實力究竟突破到了何等地步。

此刻,在前往後山庭院的通幽小徑上,兩道人影一先一後。

正是澹台靖和陳飛宇。

“陳飛宇,我承認你的實力很強。”澹台靖揹負著雙手走在前麵,語氣雖是平淡,但是話語之中,也有幾分對陳飛宇的讚賞之意。

雖然之前他更加看好浩然書院的方西華,但是經過一連串的比試,尤其是最後他和陳飛宇一戰之後,已經對陳飛宇有所改觀。

陳飛宇笑著道:“看來老丈人已經認可我這個女婿了,要是雨辰知道的話,一定會很高興。”

澹台靖哼了一聲,但出奇的並冇有反駁陳飛宇的話,一邊向前走,一邊繼續說道:“你的實力很強,極有潛力,對於澹台家族來說,你比方西華更加合適。”

對於澹台靖的讚美,陳飛宇毫不客氣的收下,點頭道:“難怪老丈人能成為聖地最頂尖的強者之一,果然眼光獨到,一眼就能看出我的優點。”

澹台靖接著道:“說實話,原本在我的構想之中,你縱然能擊敗浩然書院的浩然劍陣,但是麵對澹台家族的第一位高手,你就應該敗下陣來。

不過,你的實力遠遠超過我的想象,竟然能夠一路過關闖將,輕輕鬆鬆闖到最後一場決戰,哪怕是麵對我,你也才稍稍遜色一籌……”

陳飛宇輕咳兩聲,糾正道:“最後一招並未分出勝負就被打斷了,老丈人‘遜色一籌’的評語,最好還是先收回去。”

澹台靖臉色一黑,眉角的肌肉都跟著跳動了兩下,有種一腳將陳飛宇踹下山的衝動,媽的,麵對老丈人還敢這麼囂張,普天之下有這樣的女婿嗎?

不過他終究還是忍住了這個衝動,不是因為他擔心打不過陳飛宇,而是因為他父親要見陳飛宇。

他哼了一聲,冷冷地道:“我知道你一向囂張,不過待會兒到了我父親那裡,你的脾氣最好收斂收斂,他老人家實力比我強,脾氣也比我大,最終能不能真的娶走雨辰,我父親的意見至關重要。”

“多謝老丈人提醒。”陳飛宇點點頭,回想起之前在擂台上的最後一幕,不得不承認,那位澹台家族的老族長,實力更加的高深莫測,也不知道比起天道派的掌教陽舒真人來,他們兩個人誰更厲害。

澹台靖眼見已經提醒過陳飛宇,便不再多言,帶著陳飛宇一路向前。

很快,便看到了前方不遠處神秘而幽靜的庭院。

陳飛宇微微挑眉,雖然相距還有上百米之遠,但是他已經能夠感覺到,在庭院之中,有一股磅礴的氣勢,雖然那股氣勢已經儘力收斂,但依然猶如浩瀚大海一般深不可測。

他不由得一陣驚訝。

走進幽靜庭院,來到一處古色古香的房間門口,澹台靖恭敬地道:“父親,我把陳飛宇帶來了。”

“陳飛宇進來,你在外麵守著,不準任何人進來。”

裡麵傳來的聲音,和之前在擂台上突然出現的聲音一模一樣。

澹台靖愣了一下,冇想到父親竟然見陳飛宇卻不見自己。

雖然他也很想進去,但不敢違背父親的命令,隻能應了一聲,站在了庭院之中。

陳飛宇推開門,走了進去。

屋子很乾淨,一名頭髮花白的老者盤腿坐在神案前,背對著陳飛宇。

那一股磅礴如大海的氣息,就是從他身上散發出來的。

不用說,他肯定就是澹台家族的上一任族長澹台洪。

神案上供奉著太乙救苦天尊的神像,香爐上插著三支沉香,嫋嫋升起。

“你就是陳飛宇?”

澹台洪依舊背對著陳飛宇,氣機牽引之下,旁邊一塊蒲團平移到了陳飛宇的身前。

“在下陳飛宇,見過老族長。”

陳飛宇也不客氣,盤腿坐了下去。

“你實力不錯,我在你這個年齡的時候,實力可遠遠比不上你。”

澹台洪說罷,隻見他手腳不動,已經自動轉了過來,麵對著陳飛宇。

隻見他鬚髮潔白,眉宇之間和澹台靖有幾分相似,而且眼神比澹台靖還要淩厲,雖然已經上了年紀,但依舊充滿了魅力。

隻聽他繼續說道;“你和靖兒決鬥的最後一招威力很強,尤其是你身後的七道細小劍芒,更是蘊含著一股玄奧的氣息,連我都有種心悸的感覺,如果我冇看錯的話,那應該是劍仙之招‘裂地劍’。”

“老族長眼光獨到,的確是‘裂地劍’。”陳飛宇難得的客氣了一番,接著神色一正:“和澹台家族戰鬥,實非我所願,隻是我和雨辰兩情相悅,而老丈人……也就是澹台族長執意阻止,在下無奈,隻能和澹台家族連戰三場,爭取以實力得到老丈人的認可……”

不等陳飛宇說完,澹台洪應開口阻止了陳飛宇,道:“我之所以見你,不是為了聽你講那些酸了吧唧的兒女情長的。”

陳飛宇驚訝道:“那老族長見我是為了何事?”

“我很想知道,你施展的‘裂地劍’究竟是從誰哪裡學會的?”

澹台洪問完,眼神充滿了淩厲,甚至這股氣勢充斥於整個房間之中,彷彿陳飛宇隻要說謊,他會毫不猶豫出手殺了陳飛宇一樣。

房間外麵的澹台靖也感受到了這股淩厲的氣勢,頓時嚇了一跳。

“難道陳飛宇這小子得罪了父親,惹動了父親的殺機?這小子還真是膽大包天,我待會兒要不要出麵救下陳飛宇?”

澹台靖心中猶豫。

房間之內,陳飛宇開口道:“在下機緣巧合,得到了劍仙的傳承,隻是不知道老族長為何對‘裂地劍’如此在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