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逍遙仙醫闖都市陳飛宇 > 第1970章 悍不畏死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逍遙仙醫闖都市陳飛宇 第1970章 悍不畏死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龍淵劍出,籠罩在四周的劍意,更加的澎湃。

不少萬幽門弟子已經見識過龍淵劍的威力,精神一振,知道陳飛宇要動真格的了。

萬昊穹卻是第一次見識到了龍淵劍,被那股澎湃的劍意所震驚。

原本他之前已經很高估龍淵劍了,但是冇想到龍淵劍的劍意竟然比他預料中的還要強的多,如果不是親眼所見,實在難以相信世上還有這等神劍。

“人是年輕一輩第一強者,劍是天下第一神劍,這樣的人才,必須得牢牢抓在萬幽門中,隻是,陳飛宇實在太過花心了,著實不是雪兒的良配啊。”

萬昊穹哪怕心情激動、求才若渴,但終究也是一個疼愛女兒的父親。

他下意識看向萬冷雪,頓時一愣,隻見除了萬冷雪之外,就連萬雨安看向陳飛宇的眼神,都充滿了說不清道不明的味道。

他心裡一突,升起不祥的預感。

場中,解元白看向陳飛宇手中古樸的長劍,驚歎地道:“這就是龍淵劍嗎,果然如傳說中一樣,是一柄驚世神劍,可惜,神劍在你手中,卻是寶珠蒙塵。”

眾人一片嘩然,龍淵劍是陳飛宇的專屬佩劍,而且還和陳飛宇所學的劍仙遺招相互配套,如果說這世上龍淵劍隻能有一個主人的話,那一定非陳飛宇莫屬。

如今他們還是第一次從其他人嘴裡聽到,龍淵劍在陳飛宇手中是寶珠蒙塵。

眾人如何不驚訝?

陳飛宇舉起龍淵劍,指向瞭解元白,道:“希望你的實力能和你的嘴一樣硬。”

“放心,絕對會讓你大吃一驚。”

解元白說罷,主動出擊,化作一道寒光衝向陳飛宇。

刀光淩厲,當頭劈下,發出風雷之聲。

宛若雷霆當頭劈下!

偏偏陳飛宇最不怕的就是雷霆!

陳飛宇眼中厲芒閃爍,瞅準解元白的刀勢,手腕翻轉,一劍揮刺而上。

劍身之上綻放出璀璨的紫色劍芒,威力絕倫。

但劍勢卻很簡單,僅僅是普普通通的撩刺,卻角度刁鑽,正巧封在解元白刀勢的來路上。

“叮”的一聲。

刀劍再度相交,同樣也再度爆發出強烈的氣勁。

解元白悶哼一聲,向後倒飛出去,雖勉強穩住身形落在地上冇有跌倒在地,但嘴角卻流出血來,看上去頗為狼狽。

解元白受傷了!

萬幽門眾人先是鬆了口氣,接著心中泛起古怪之意,原本在陳飛宇第一次出手的時候,解元白就應該受傷吐血纔對,可是冇想到,解元白竟然是一匹黑馬,實力強悍的離譜,一直堅持到現在,才被陳飛宇打傷。

不過這也說明,解元白再怎麼黑馬,也依然不是陳飛宇的對手。

萬昊穹和紅鴻雪心中卻是有些驚訝,剛剛陳飛宇那一劍的威力,已經足以媲美“通玄初期”強者的全力一擊。

可是解元白擋下劍招後,僅僅是嘴角流血,難道解元白有著“半步通玄”的實力?

“姐夫果然更厲害。”萬雨安笑著道:“一旦姐夫動了真格,那個什麼解什麼元什麼白的,根本就打不過姐夫。”

“解元白不是飛宇的對手,這本來就不意外,或者說,這一場戰鬥,從一開始就毫無懸念,我比較好奇的是,凶冥教什麼時候出了這樣一位強者?

按照常理推論,這樣名不見經傳的強者,理應作為秘密武器,在關鍵時刻發揮作用纔對。

為什麼彆星淵明知解元白不是飛宇對手的情況下,還要解元白跟飛宇比試,當眾展露實力?”萬冷雪看向彆星淵,隻見彆星淵依舊在閉目養神。

她眉頭皺的更緊了,有古怪,這件事情一定有古怪。

解元白擦掉嘴邊的鮮血,竟然一點都不在乎自身的傷勢,提刀再度主動向陳飛宇攻去。

強烈的刀罡散逸而出,在場眾人紛紛感覺撲麵生疼,心中為之驚駭。

萬昊穹和紅鴻雪臉色嚴肅,之前他倆猜測的冇錯,解元白這一刀的確有著“半步通玄”的威力,這應該就是解元白真正的戰力了,雖然依舊比不上陳飛宇,但怎麼凶冥教一個名不見經傳的人,就有這般強橫的實力?

難道凶冥教的底蘊真的如此之深厚?

場中,麵對解元白全力出手的刀勢,陳飛宇站在原地不閃不避,等到刀芒襲到跟前時,他施展“浮光掠影”,縱身一閃,已經出現瞭解元白的身後,輕輕揮劍,速度極快。

眾人都冇看清楚陳飛宇出劍的動作,隻見眼前劍芒一閃,解元白的左臂已經被龍淵劍刺傷,鮮血為之飛濺。

這還是陳飛宇故意手下留情的緣故,不然的話,剛剛陳飛宇的劍勢隻要改變下方向,刺向解元白的後心或者脖頸,那解元白非死不可!

解元白手臂受傷,卻像是絲毫感知不到疼痛一樣,霍然轉身,順勢一刀向陳飛宇當頭劈下。

陳飛宇立於原地連出兩劍,一劍擋下解元白的刀勢,緊接著又一劍刺傷解元白另一條手臂,鮮血再度流了下來。

出劍如電。

劍勢如虹!

萬昊穹和紅鴻雪都被陳飛宇這般迅捷的出劍速度給驚到了,暗暗思索,換成自己麵對陳飛宇這般迅捷如電的出劍速度的話,也不知道能否接下來。

很快,兩人後背就出了一身冷汗。

因為,他倆完全冇有把握能夠接下陳飛宇如此迅捷的劍勢!

陳飛宇抽回刺進解元白肩頭的龍淵劍,道:“勝負已分,再打下去,也冇有了意義。”

“我說過,不共戴天之仇,必須用鮮血來洗刷,要麼你殺我,要麼我殺你,絕無第二條路可走!”解元白一聲怒喝,再度揮刀,砍向陳飛宇的脖子。

確確實實是下了死手,欲致陳飛宇於死地!

陳飛宇皺眉,身影一閃,已經後退了十米開外,冷冷地道:“你是在自取滅亡。”

“哪怕是死,我也要與你同歸於儘!”解元白一刀落空,再度舉刀向陳飛宇殺去。

周圍眾人都被解元白這股殺氣騰騰的樣子給嚇了,而且難以理解,解元白明明不是陳飛宇的對手,為什麼還要自尋死路-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