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逍遙仙醫闖都市陳飛宇 > 第173章 你的命,價值幾何?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逍遙仙醫闖都市陳飛宇 第173章 你的命,價值幾何?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喬敬儀將信將疑,快步朝房間裡麵走去,緊接著,房間裡便傳來喬敬儀激動驚喜的呼聲:“爸,您……您真的醒了?”

這句話,等於坐實喬老爺子被陳飛宇治好了。

眾人紛紛嘩然,震驚非常,陳飛宇竟然連阿爾茨海默症都能治好,那他的醫術,究竟是何等的牛逼?

“我就說,以陳神醫的通玄醫術,怎麼可能會有治不好的病?”胡文廣鬆了口氣,接著豎起大拇指,心中十分佩服。

喬全昆卻臉色難看,狠狠瞪著陳飛宇,連眼角肌肉都在抽搐,總覺自己被陳飛宇給耍了,怒道:“你既然就醒了我爸,那你出來的時候,我們問你結果怎麼樣,你搖頭做什麼?”

陳飛宇翻翻白眼,說道:“我隻是想告訴你們,喬清源老爺子剛醒,還受不了打擾,讓你們不要大聲喧嘩而已,誰知道你會隨便瞎想,認為我治不好喬老爺子?難道,你壓根不想看到喬老爺子醒過來?”

最後這句問話可是誅心之論了,喬全昆臉色頓時一變,怒道:“胡說八道,你在喬家地盤上,先是罵我傻逼,現在有出言汙衊我,信不信我讓人把你轟出去!”

陳飛宇輕蔑嗤笑,神色漸漸冷淡下來,揹負雙手,神色睥睨,不屑道:“我剛來的時候,你不瞭解我的底細和實力,盲目自信和我打賭,此為不智當胡文廣向我鞠躬,你得知我為神醫後,又立馬想要反悔賭約,此為不信。

我救醒喬老爺子,你非但不進去看望,反而隻顧著指責我,此為不孝現在,我成為喬家的恩人,你不但不感激我,反而還想趕我走,此為不義。如此不義不孝、不智不信之人,我說你一句傻逼,還嫌罵的輕了呢。”

陳飛宇這番話罵的酣暢淋漓,氣勢驚人,每罵一句話,喬全昆臉色就會變一分,等到陳飛宇罵完,喬全昆一張臉,已經漲成了豬肝色,偏偏又反駁不出來,氣的七竅生煙,雙拳握的“咯吱”作響,隻能盯著陳飛宇,麵露狠厲之色。

“哼!”陳飛宇完全不在乎,冷哼一聲,一揮衣袖,轉身就朝喬清源房間走進去,似乎再多看喬全昆一眼,都覺得汙染了視線一樣。

“陳飛宇,我一定會讓你後悔的!”

喬全昆看著陳飛宇的背影,眼神中閃過狠厲之色,彷彿一頭餓狼。

卻說陳飛宇剛走進房間,突然一陣香風迎麵撲來,緊接著,溫香軟玉便撲進陳飛宇懷裡,喬鳳華激動地哽咽道:“飛宇,謝謝你,謝謝你把我爺爺救醒,不然的話,我真不知道自己該怎麼辦。”

陳飛宇一愣,隨即溫醇地笑起來,拍拍她的後背,笑道:“不用客氣,因為你和我是朋友。”

喬鳳華從陳飛宇懷中起來,美麗的臉蛋上,浮起一抹紅霞,覺得火辣辣的,看著陳飛宇的雙眼,重重地“嗯”了一聲,由衷地笑道:“認識你,真好。”

另一邊,喬敬儀和剛甦醒的喬老爺子對視一眼,都看到了對方眼中的驚訝。

“看樣子,鳳華好像對陳飛宇有好感,按理來說,陳飛宇也是絕頂優秀的人才,鳳華和他在一起也不算辱冇了身份,隻是,鳳華的情況……”

喬敬儀想到難處,眉頭微微皺了起來,心裡麵暗自決定,以後要儘力讓喬鳳華和陳飛宇保持距離。

陳飛宇放開喬鳳華,來到喬清源的病床前,看了看他的臉色,微微皺眉。

喬清源大病初癒,身體還很虛弱,臉色慘白。

喬敬儀和喬鳳華頓時一驚,還以為喬老爺子情況不對勁。

“陳神醫,家父的病情,是不是還有什麼問題?”喬敬儀連忙問道。

在兩人緊張的神色中,陳飛宇微微點頭。

喬敬儀和喬鳳華的心裡,頓時“咯噔”了一聲,升起不好的預感。

反而喬清源看得很開,嗬嗬笑道:“鳳華,你們不要慌,我能醒過來,就已經是萬幸,更何況,我這一生轟轟烈烈,仰不愧天,俯不愧地,何由懼死?陳神醫,我這把老骨頭還能活多久,你但說無妨。”

喬清源很灑脫,甚至,眉宇間隱隱充滿了桀驁不馴。

“不虧是喬家的掌舵人,心態果然非同一般。”陳飛宇讚美一聲,隨即正色道:“我之前也給鳳華說過,你的老年癡呆症,在於先天受損,從而腎精不足,這是很嚴重的問題。世上芸芸眾生,皆由先天而生,賴後天五穀雜糧養成。

可以這麼說,先天元陽,就等於你的壽命,元陽消耗殆儘,就是你命喪黃泉之刻,到時候,彆說是我,就連大羅神仙下凡,同樣也救不了你。”

喬清源點點頭,他見多識廣,和很多醫道中人都是好友,知道陳飛宇所言不虛。

“飛宇,那我爺爺可有救治的方法?”喬鳳華立即說道。

“有的。”陳飛宇點頭,說道:“佛家有一句話,叫做'自性自度,佛不能度',這句話我變一下送給你,'自命自救,我不能救'。你如果想多活幾年,就從今天開始保持寡慾吧,另外,七分養,三分治,我推薦你可以服用'固精丸',可以固本培元,對你的情況有奇效。”

“固精丸?”喬清源一愣,他昏迷了太久時間,所以冇聽說過“固精丸”的事情。

喬鳳華啐了一口,白了陳飛宇一眼,這才說道:“爺爺,'固精丸'是秦家最新推出的保健品,目前已經在小範圍引起了轟動,據說效果十分驚人。”

喬清源恍然大悟,笑道:“原來'固精丸'是秦家的產品,我和秦家競爭了大半輩子,冇想到,最後還要靠著吃秦家的產品來保命,也不知道是不是諷刺。”

陳飛宇笑而不語。

喬鳳華是在場幾人中,唯一一個知道“固精丸”是陳飛宇製作的人,看著陳飛宇嘴角含笑裝叉的樣子,她心裡冇來由不忿,說道:“爺爺,不瞞你說,'固精丸'秦家隻是代理,而真正的幕後人,其實就是飛宇,甚至連'固精丸'的藥方,都是飛宇提供的。”

“什麼,原來是'固精丸'是陳神醫的作品,那就難怪了,哈哈。”喬清源爽朗大笑起來,心裡再無一絲芥蒂。

旁邊,喬敬儀則是徹底驚呆了,原因很簡單,他也服用過“固精丸”,很清楚“固精丸”的效果與價值,據他初步推測,單單是“固精丸”,就能給秦家帶來至少上百億華夏幣的利潤,甚至,如果能把“固精丸”推廣到全球,那將會成為比偉哥更加著名的品牌,創造一個真正的神話!

然而,現在喬鳳華卻告訴他,“固精丸”的真正老闆就是陳飛宇,這個年齡還不足20歲的少年,這讓喬敬儀怎能不震驚莫名!

等喬敬儀反應過來後,看向陳飛宇的眼神,已經充滿了火熱,同時心裡一陣慶幸:“原來陳飛宇是'固精丸'的幕後老闆,他未來的成就,絕對不可限量。幸好現在冇來得及阻止鳳華和陳飛宇接觸,不然的話,得罪了這樣一顆移動搖錢樹,再想和陳飛宇交好,那就難上加難了。”

想到這裡,喬敬儀慶幸地鬆了口氣。

冇過多久,喬全昆就急急忙忙走了進來,一把鼻涕一把淚,向喬清源老爺子表示關心,還說自己請來一位全國知名的腦科專家,為老爺子治病雲雲。

陳飛宇翻翻白眼,覺得有些反感,正準備離去。

突然,喬清源在背後說道:“陳神醫,你救了我,喬家銘感五內,你想要什麼報酬,或者多少錢,隻要喬家能滿足你,你但說無妨。”

陳飛宇轉過身來,他這次之所以來喬家,完全是把喬鳳華當做朋友,並冇有想過要什麼報酬,正準備開口拒絕,突然,隻見喬鳳華神色複雜,欲言又止。

陳飛宇心下奇怪,微微轉念,突然對喬清源淡淡道:“我且問你,你的命,價值幾何?”

此言一出,包括喬鳳華在內,在場數人,儘皆震驚。

喬清源一手創立喬家,在偌大的省城中,足以與其他各大豪門爭雄,可以說,喬清源絕對算得上是一位“豪傑”,就算在臥虎藏龍的省城,不管是誰,隻要提起喬清源,都會豎起大拇指。

像陳飛宇這樣出言不遜,甚至是物化喬清源的,在眾人的記憶裡,尚屬首次。

喬全昆立即憤怒而視,怒道:“放肆,陳飛宇,你彆以為對我們喬家有恩,就能高高在上了,隻要我們喬家願意,你陳飛宇就算醫術再高明,在省城也是寸步難行!”

“傻逼。”陳飛宇斜覷了他一眼,神色不屑,似乎是懶得跟他說話。

喬全昆更怒,正準備發火,突然,喬清源臉色陰沉下來,喝道:“老二,你給我閉嘴,陳神醫是我們喬家的恩人,不得無禮!”

喬清源雖然大病初癒,十分的虛弱,但是他一向威嚴,怒喝之下,喬全昆頓時嚇了一跳,噤若寒蟬。

下一刻,喬清源苦笑道:“陳神醫,你這句話真是讓我不知道怎麼回答了,你有什麼話,就直說吧。”

陳飛宇正色,淡淡說道:“你是鳳華的爺爺,也是喬家的掌舵人,對於喬家而言,你是無價之寶。不管我要多少錢,和你的性命比起來,都不值一提,所以,我不要錢,就用你們喬家作為擔保,欠下我一個條件吧。”-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