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逍遙仙醫闖都市陳飛宇 > 第1809章 魔劍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逍遙仙醫闖都市陳飛宇 第1809章 魔劍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陳飛宇輕蔑的話語在竹林中迴盪。

殺氣濃烈,四周竹林為之嘩嘩作響。

更添肅殺!

這股殺意既有陳飛宇的,也有來自方建白和孫壁的。

“不過如此?”

方建白輕蔑笑道:“我承認你實力不凡,前途更是無量,不過以你目前的實力,就敢如此小覷明家,也不怕天下英雄笑話?”

“哈。”陳飛宇仰天一聲輕笑,雷劍的劍身上纏繞著數條雷電劈啪作響,傲然道:“隻要殺了你們,普天之下被笑話的就是你們兩個。”

靈兒神色震撼,陳非師弟好……好霸道!

“狂妄,你以為你贏定了嗎?”方建白輕蔑而笑,手一抖,從寬大的袖口中掉落出來一個劍柄。

冇有,隻有劍柄,冇有劍身。

劍柄造型古樸,非石非玉,也不知道是用什麼材質打造的,看上去平平無奇。

“難道……難道劍柄就是方建白前輩從某位堂主借來的寶物?”許浮又是驚訝又是失望。

“可……可能是吧……”俞偉才結結巴巴,心裡一陣懵逼,僅僅隻有劍柄冇有劍身,怎麼能夠傷人?

靈兒愕然,方建白剛剛的自信,難道都來自於這個平平無奇的劍柄?

雖然她心中奇怪,但是她卻知道,方建白作為“元歸中期”境界的強者,絕對不會無的放矢,既然他拿出劍柄,就說明劍柄絕對有著強大的功用和威力!

陳飛宇微微皺眉,他能明顯感受到,在劍柄上隱隱散發著一股磅礴的劍意,足見劍柄絕對不凡。

孫壁因為受傷,看上去很狼狽,神情也很凝重,但是自從方建白拿出劍柄後,整個人頓時輕鬆了下來。

就好像方建白隻要拿出劍柄,就一定能夠戰勝陳飛宇一樣。

方建白劍柄在手,整個人氣勢一變,變得殺氣騰騰,非但冇有了原先的仙風道骨,甚至整個人的氣質中都帶著幾分邪惡感,冷笑道:“陳非,今晚你必將死在這裡!”

“殺我?就憑你手中這柄劍柄嗎?”陳飛宇輕蔑而笑:“癡人說夢!”

“你見識之淺,猶如井底之蛙!”方建白冷笑道:“這個劍柄原本和邪派傳說中的魔劍屬於同一部分,真是不識貨。”

魔劍?

陳飛宇一臉愕然。

他出身於世俗界,對於聖地的一些傳說軼事並不是很瞭解。

不遠處的靈兒眼見陳飛宇一臉疑惑,連忙解釋道:“千年前,據說魔道邪派出現一個驚才絕豔的人,以其堪稱無敵的實力一統邪道包括萬幽門在內的所有宗門,成為邪道共主,被尊稱為邪帝,帶給正道門派極大的威脅。

當時的正道堪稱處於風雨飄搖之中,為了應對邪帝的威脅,天道派、澹台家族、玉樞派等所有正道宗門聯合起來,集合正道所有實力,佈下重重陷阱,付出極大的代價,才勉強擊殺邪帝,原本被邪帝統一整合的邪道門派也再次分崩離析。

而邪帝所使用的的武器,就是傳說中的魔劍。”

靈兒說完之後,心中充滿了震撼,萬萬冇有想到,方建白手中竟然有傳說中邪帝魔劍的劍柄,難道方建白要靠著手中的劍柄斬殺陳非師弟?這怎麼可能?

俞偉才和許浮重新興奮了起來,魔劍,竟然是傳說中邪帝所用的魔劍,雖然隻有劍柄,但那可是傳說中的魔劍啊,肯定威力絕倫,斬殺陳非絕對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千年前邪帝的魔劍?”陳飛宇絲毫不懼,甚至嘴角還出現了一絲笑意:“如果是完整的魔劍,說不定我還會忌憚三分,但僅僅是一個殘破的劍柄,還不放在我的眼裡。”

“等你見識到劍柄的威力,你就知道你這番話錯的是何等的離譜。”方建白一聲大喝,體內真元運轉,源源不斷地湧向劍柄。

霎時之間,劍柄上陡然凝聚出一道紅色的劍芒,就好像是劍柄原先的劍身一樣。

一股龐大、邪惡的劍意,頓時從劍身上散發出來,充滿了對人世間的極度惡意,向著四周席捲而去。

被這股邪惡的劍意影響,靈兒、俞偉才、許浮等人從靈魂深處湧上一股恐懼感,臉色發白,眼神驚恐,彷彿看到了屍山血海般的可怕景象!

陳飛宇為之動容,這股對世間的惡意,竟然比雍陰身上的惡意有過之而無不及,而且這還僅僅隻是一個劍柄,如果是完整魔劍的話,那股惡意隻怕會更加的誇張和難以想象。

由此可見那位傳說中的邪帝,絕對是一位比雍陰更加可怕的人物!

還好,邪帝已經死了,而且魔劍也隻有一個劍柄而已。

陳飛宇心下稍安。

“魔劍威力絕倫,就算僅僅隻有一個劍柄,也絕非人力所能抵擋,我再給你最後一次機會,交待出雷罰之地的秘密,否則魔劍一出,有死無生!”

方建白舉起魔劍指向陳飛宇。

似乎是被魔劍的惡意所影響,方建白的氣質越發的邪惡,就連眼底深處都隱隱有一抹紅光。

在夜色下極其詭異!

陳飛宇嗤笑:“我還是那句話,如果是完整的魔劍,我說不定還會忌憚三分,但僅僅是一個劍柄,根本不足道哉。”

“既然你找死,那我成全你!”方建白大怒,突然持劍向陳飛宇衝去。

孫璧站在一旁並冇有動作,因為他知道,方建白既然拿出魔劍,那就一定能戰勝並擊殺陳飛宇,冇有絲毫的意外!

果然,在魔劍劍柄的加持下,方建白速度極快,轉瞬已到陳飛宇跟前,揮動猩紅的劍芒,以極其刁鑽的角度斬向陳飛宇。

這一招的感覺,和之前陳飛宇和方建白戰鬥時完全不同,就好像方建白完全換了個人一樣。

陳飛宇心頭微微驚訝,手上動作毫不含糊,揮動手中雷劍迎向了魔劍。

雙劍相交的一瞬間,雷劍頓時被魔劍從中斬成兩截,並且魔劍順勢繼續斬向陳飛宇。

陳飛宇雖驚不亂,立即縱身向後退去,突然肩頭傳來一陣刺痛。

赫然是肩膀已經中劍首創,流下血來。

靈兒驚撥出聲,充滿了擔憂。

這時,陳飛宇已經退到了數米之外,遠離了方建白,神色充滿了震撼,明明看著魔劍還冇刺到身上,為什麼自己卻中劍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