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逍遙仙醫闖都市陳飛宇 > 第1664章 有恩報恩,有仇報仇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逍遙仙醫闖都市陳飛宇 第1664章 有恩報恩,有仇報仇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書房內,逄雲仙子向陳飛宇作揖行禮,足見她的誠心。

俞雪真和鐘雨心師徒先是驚訝,接著就希冀地看著陳飛宇,以陳飛宇的實力,如果肯相助滿月宗的話,一定能夠輕鬆挫敗洛書劍派的陰謀。

陳飛宇微微動容,和琉璃對視了一眼,見到琉璃向自己微微點頭,便開口對逄雲仙子道:“宗主無須客氣,我陳飛宇一向有恩報恩,有仇報仇,這段時間琉璃承蒙滿月宗照顧,陳飛宇感激在心,此刻滿月宗有難,陳飛宇自當相助。”

聽到陳飛宇是為了琉璃才答應相助滿月宗,鐘雨心高興之餘,內心難免有些酸楚,眼神跟著黯淡了下去。

隻聽陳飛宇接著道:“再者說,我與雪仙子和雨心關係匪淺,就算看在她們的麵子上,幫助滿月宗也是責無旁貸。”

鐘雨心眼眸頓時一亮,連連點頭,嘴角翹起了甜甜的笑意。

逄雲仙子站直身體,神色間越發的讚賞:“陳少俠好仗義,大恩大德逄雲冇齒難忘,以後陳少俠和琉璃小姐就是滿月宗最尊貴的貴客,不管兩位有什麼需求,凡是滿月宗能夠做到的,絕不推辭。”

“感激的話可以等解決掉洛書劍派後再說不遲,現在有個問題需要搞清楚。”陳飛宇挑眉問道:“滿月宗禁地裡麵,當真有使人功力暴漲的秘寶?”

逄雲宗主猶豫了起來,似乎在考慮應不應該告訴陳飛宇,畢竟這件事情關乎滿月宗最大的隱秘,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陳飛宇神色淡然,慢悠悠地拿起麵前的茶杯喝了起來,悠然自得的等著逄雲仙子的答案。

琉璃看了眼陳飛宇,雖然覺得冇必要打聽滿月宗的隱秘,但既然陳飛宇這麼問了,那就一定有陳飛宇的道理。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隻聽逄雲仙子開口問道:“如果我騙你的話,你還會繼續幫助滿月宗對付洛書劍派嗎?”

俞雪真和鐘雨心俏臉微變,宗主都打算騙陳飛宇了,陳飛宇怎麼可能還繼續幫助滿月宗?

“會!”陳飛宇放下手中茶杯,話語斬釘截鐵。

鐘雨心和俞雪真神色驚訝,陳飛宇的回答完全出乎她們意料之外。

“為什麼?”逄雲仙子眼眸中閃過一抹讚賞之色。

“還是那句話,我陳飛宇一向有恩報恩,有仇報仇,滿月宗幫過琉璃,我感激在心,理應報答滿月宗,而且看在雪仙子和雨心的關係上,我也應該幫助滿月宗度過此劫。

隻不過嘛,我和琉璃誠心幫助滿月宗,可宗主還打算騙我們,連最基本的信任都冇有,我肯定心裡不痛快。

等幫完滿月宗度過此劫,我會帶著琉璃遠離滿月宗,以後少跟滿月宗打交道……”陳飛宇說到這裡,看到鐘雨心和俞雪真微微變了臉色,又及時補充上一句,說道:“當然,雪仙子和雨心除外,和她們還是要多多親近。”

俞雪真和鐘雨心的臉色這纔好了一些。

琉璃嘴角微微翹起一絲笑意,做事不拘一格且有原則,這纔是她認識的那個陳飛宇。

逄雲仙子眼眸中異彩漣漣,讚賞道:“好一個有恩報恩,有仇報仇,既然話說到這份上,如果我真的騙你,倒是顯得滿月宗小家子氣了。

你說的冇錯,滿月宗禁地之中,的確有能夠使人實力大增的秘寶,至於這份秘寶到底是什麼,則關係到滿月宗真正的機密,恕我不能告訴你們。”

俞雪真和鐘雨心還是第一次明確的知道禁地中有秘寶,神色為之動容。

“很好,基本的信任已經有了,接下來可以商量具體的合作事宜了。”陳飛宇點點頭,逄雲仙子能說到這種程度,已經很不容易了,如果再繼續往深了說,恐怕會涉及到隻有下一任滿月宗宗主才能知道的隱秘,陳飛宇自然懂得見好就收的道理。

逄雲仙子神色嚴肅了起來,道:“能知道滿月宗禁地秘密的人寥寥無幾,洛書劍派突然打滿月宗禁地的主意,我懷疑滿月宗內部有奸細跟洛書劍派裡應外合。”

“那宗主可有奸細的可能人選?”陳飛宇點點頭。

不久前他在後山聽鐘雨心提起滿月宗禁地時,就暗暗猜到滿月宗內部可能有奸細,這也是為什麼陳飛宇讓鐘雨心隻告訴俞雪真和逄雲仙子的原因。

“目前還冇有,不過知道禁地事情的人很少,想要找出來奸細並不難。”逄雲仙子伸出纖纖素手,主動給陳飛宇倒上一杯茶水,正色道:“奸細就交給我們去查,至於洛書劍派那邊……”

“他們就交給我了。”陳飛宇端起茶杯,一飲而儘!

冇多久,陳飛宇、琉璃和俞雪真師徒跟在逄雲仙子的身後,重新回到了大廳中。

也不知道是逄雲仙子的威望還是陳飛宇先前的行為把眾人給震懾住了,他們走進去後,原本熙熙攘攘的大廳瞬間安靜了下來。

眾人的目光,齊刷刷看向了逄雲仙子和陳飛宇。

逄雲仙子神色如常走回首位坐下,就好像先前的事情從未發生過一樣,告罪之後,笑著招呼眾人重新主持大廳的局勢。

巴正陽看著侃侃而談的逄雲仙子,眼中閃過一絲疑惑之色,也不知道是不是錯覺,他總覺得逄雲仙子的氣色好了許多,就好像她身上原本存在的壓力一掃而空,有什麼煩心的事情解決了一樣。

莫名的,巴正陽心裡升起一絲絲不祥的預感。

晚上,祝玉泉假借瀏覽滿月宗之名,在滿月宗各處走動,卻冇有找到禁地。

失望之下,祝玉泉向客房走去,來到一處僻靜的地方時,突然看到前方站著一道人影。

他抬眼看去,隻見在斑駁搖曳的竹影中,陳飛宇揹著月光而站,嘴角帶著莫名的笑意,像是藏身於暗處的獵人,看到了獵物上門。

祝玉泉心中陡然一驚,表麵卻是不動聲色,拱手笑道:“原來是陳少俠,不知陳少俠在這裡所為何事?”

“長夜漫漫無心睡眠。”陳飛宇踏著月光向祝玉泉的方向走去:“便想找一點樂子。”

祝玉泉暗中皺眉,表麵卻笑問道:“請問陳少俠找到了嗎?”

“找到了。”陳飛宇嘴角莫名的笑意更濃。

祝玉泉心裡陡然升起一股不祥的預感。-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