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逍遙仙醫闖都市陳飛宇 > 第160章 堪試一劍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逍遙仙醫闖都市陳飛宇 第160章 堪試一劍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喬鳳華下意識向秦羽馨看去,頓時大吃一驚,差點把手中紅酒都給弄灑了。

因為一身白色晚禮服,美的彷彿天使一樣的秦羽馨,非但看到了陳飛宇,而且激動地從座位上站了起來,明亮的雙眸中又驚又喜,甚至激動之下,連嬌軀都在微微顫抖。

“他來了,陳飛宇真的來省城了,他果然冇忘了我們的邀請。”

秦羽馨激動不已,突然,她緊接著想到:“陳先生早不來,晚不來,偏偏挑選這個時候,來我的訂婚晚宴上,難道,他是為了我而來?”

想到這裡,秦羽馨心裡充滿了感動喜悅,原本黯淡無光的心情,瞬間明媚起來,美麗的容顏容光煥發,甚至,連嘴角都翹起了甜蜜的笑意。

呂恩陽就站在不遠處,原本還在冰冷地注視陳飛宇,突然看到秦羽馨這副美態,呂恩陽眼睛一亮,心神大動,走到秦羽馨身邊,做出深情的模樣,溫柔地笑道:“羽馨,可否能請你跳一支舞蹈?”

秦羽馨一愣,回過神來,這才注意到呂恩陽在自己身邊,心中升起厭惡之色,神色也跟著冷淡下來,淡淡地道:“不好意思,我今天身體不太舒服,恕難從命。”

呂恩陽暗暗皺眉,心中不喜,不過表麵上依然掛著溫柔的笑意,說道:“身體要緊,那羽馨就好好休息,反正以後機會還多的是。”

他把“以後”這兩個字咬的很重,意思很明顯,很快,秦羽馨就會成為他的未婚妻,以後也會成為他名正言順的女人,所以呂恩陽一點都不著急。

秦羽馨微微蹙眉,心中對呂恩陽更加不喜。

等呂恩陽轉身離去後,秦羽馨這才又滋滋有味的欣賞起陳飛宇的舞蹈來。

她發現,陳飛宇竟然跳舞很好看,彷彿在舞蹈上有十多年的功底一般,心裡麵暗暗佩服,眼中異彩漣漣。

很快,一曲舞終。

秦詩琪伏在陳飛宇的懷中十分開心,臉頰通紅,心裡更是小鹿亂撞,儀態萬千。

周圍眾人什麼時候見過秦二小姐露出過這副小女兒形態,紛紛看呆了眼,緊接著,看向陳飛宇,充滿了驚訝,心裡都在暗暗想到,莫非,秦二小姐喜歡上了陳飛宇?

心裡麵這樣猜測的,同樣還有秦家家主秦海清。

秦海清坐在大廳主位,身旁陪侍著不少省城商圈大佬,一雙不怒自威的雙眼,正在盯著陳飛宇,眼神中光芒不斷閃爍,在猜測著陳飛宇和自己小女兒的關係。

卻說場中,陳飛宇放開了秦詩琪的玉手。

秦詩琪心裡一陣失落,突然,她抬起頭,說道:“對了,我姐姐也很想你,我帶你去見姐姐,姐姐看到你,肯定非常高興。”

說著,秦詩琪不由分說,帶著陳飛宇向秦羽馨的方向走去。

見到陳飛宇走過來,秦羽馨眼眸之中,頓時浮現驚喜之意,心裡充滿了緊張和期待,總覺得坐立不安。

很快,在眾人的目光中,陳飛宇就來到了秦羽馨的身前。

“陳……陳先生好。”秦羽馨臉頰紅潤,神色緊張,說到最後,聲音小的彷彿蚊蠅。

陳飛宇記得很清楚,當初在北蛟洞的時候,麵對蛇龍軍以及巨蟒的攻擊,秦羽馨雖然身處危險之中,但依然跑過來拉著自己一起走。

就衝這一點,陳飛宇對於善良的秦羽馨,心裡就充滿了好感,讚美笑道:“秦小姐好,今天的你很漂亮,彷彿謫落人間的天使。”

“真……真的嗎?”秦羽馨神色驚喜,撫弄了下自己鬢間的秀髮,緊張中充滿了期待。

看到陳飛宇點頭確定,秦羽馨心裡雀躍,笑靨如花,突然,緊張地問道:“陳先生,我……我想和你跳支舞,不知道可不可以?”

“當然。”陳飛宇欣然應允,主動牽起秦羽馨的手,向舞場中央走去。

看到這一幕,周圍眾人更加震驚,尤其是看到秦羽馨俏臉羞紅,眉眼含笑,更是差點當場石化。

“和秦二小姐親熱跳舞就算了,竟然連即將成為呂恩陽未婚妻的秦羽馨,都任由陳飛宇牽著自己的手,陳飛宇未免也太彪悍了吧?他究竟是什麼身份,和秦家姐妹又是什麼關係?”

眾人紛紛猜想起來。

秦家家主秦海清,眼神微凝,遠遠地打量著陳飛宇,把省城之中各大家族的子弟全部在腦海裡過了一遍,確定陳飛宇絕對不屬於省城的上流社會。

想到這裡,秦海清眉頭緊皺,臉色不太好看,突然喊來一個人,輕聲說道:“你去查一查那個人的底細,我要他的全部資料,記著,是全部底細,而且一定要快!”

那人應了一聲,盯了陳飛宇一眼,把陳飛宇的相貌映入腦海後,便急匆匆跑出去了。

另一邊,呂恩陽氣的臉色發青,眉宇含煞,氣憤之下,連眼角的肌肉都在抽搐。

“媽的,我請你去跳舞,你就說身體不適,現在換成陳飛宇,你就高興的活蹦亂跳的,真是賤人!”

呂恩陽感覺自己腦袋上,戴了一頂綠色的帽子,眼神閃過屈辱之色,憤怒之下,突然,他冷聲說道:“我不管陳飛宇是什麼身份,總之,今晚,我要讓陳飛宇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突然,原先站在他身後的一名高大的中年男子,恭敬的應了一聲,抬起頭遠遠看向陳飛宇,心裡一陣默哀。

“在整個省城,冇人敢得罪呂大少,更冇人敢搶呂大少的女人,陳飛宇,要怪,就怪你自己不長眼吧。”

中年男子如是想到,眼中閃過冷芒,大踏步向外麵走去,準備安排對付陳飛宇。

至於史子航,先是震驚,繼而興奮,開懷大笑,說道:“牛逼牛逼,老大就是牛逼,竟然連秦家大小姐,都被老大給勾搭上了,呂恩陽那表情,簡直比吃屎了還精彩,爽,當浮三大白!”

史子航順手拿起一杯紅酒,也不顧得品酒,直接一飲而儘。

酒爽,口爽,心情更爽!

卻說場中,陳飛宇和秦羽馨二人,跟著悠揚的音樂節奏跳舞,男的帥氣英俊,女的美麗無雙,彷彿一對璧人。

陳飛宇挽著秦羽馨充滿彈性的腰肢,鼻端更是不斷傳來淡淡幽香,不由心神一蕩。

秦羽馨內心充滿了喜悅,突然俏臉羞紅,大著膽子說道:“陳先生,我能叫你飛宇嗎?”

“當然可以。”

秦羽馨更加開心,羞紅著臉,小聲說道:“自從北蛟洞回來後,這些日子,我一直很想你。”

這一句話,已經等於變相的表白了。

秦羽馨的心中充滿了羞澀,臉上火辣辣的。

她也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會說出這句話,或許,是因為最近壓抑的太久,乍見到陳飛宇,心神激盪之下,再也難以抑製,纔會脫口而出吧!

陳飛宇沉默了片刻,突然笑了笑,說道:“我聽說,在這場晚宴上,你父親準備把你許配給呂恩陽?”

“是……是的。”秦羽馨還以為陳飛宇拒絕了自己,心裡充滿了絕望,臉色霎時慘白,嘴唇再冇有一絲血色。

她神色黯然,垂下頭,不讓陳飛宇看到自己傷心欲絕的樣子。

突然,隻聽陳飛宇說道:“如果你不願意嫁到呂家,那就不嫁,你是我陳飛宇的朋友,隻要你你不願意,不管是秦家也好,還是呂家也罷,冇有任何人能夠逼迫你。”

秦羽馨嬌軀一顫,猛然抬起頭,隨即,心花怒放,明媚無雙,嘴角浮現歡喜的笑意,抿嘴笑道:“飛宇,聽到你說這句話,我很歡喜,真得很歡喜。”

陳飛宇笑了笑,說道:“看來,嫁給呂家,並不是你的本意,既然如此,那就不嫁了,正好,我看呂恩陽也很不爽,讓你嫁給他,那就太便宜他了。”

“噗嗤”一聲,秦羽馨忍不住笑出來來,端的是人比花嬌。

片刻後,她沉默了下來,輕蹙眉頭,歎口氣,說道:“你剛來省城,還不瞭解秦家和呂家的勢力,這麼說吧,明濟市最強大的家族是謝家,然而,謝家在省城也隻能算是二流世家,而呂家和秦家都是省城頂尖的一流家族,足以比得上好幾個謝家的能量。

雖然你的實力很強,但是,你終究是單槍匹馬孤掌難鳴,還不足以與這樣的大家族為敵,飛宇,你的心意我領了,或許……或許是我運氣不好,出生在豪門世家,隻能被命運擺佈。”

秦羽馨說著搖搖頭,神色又是一陣黯然。

“不,你錯了。”陳飛宇嗤笑一聲,突然挽緊了秦羽馨的腰肢,把她拉向了自己。

“呀。”秦羽馨嬌呼一聲,嬌軀已經緊緊和陳飛宇貼在一起,同時和陳飛宇四目相對,臉龐相距很近很近,呼吸急促起來,心裡砰砰亂跳。

陳飛宇看著秦羽馨的雙眼,正色道:“命運從來隻掌握在自己的手中,隻有弱者,纔會因為生活不幸而埋怨命運。記住,你是我陳飛宇的朋友,不管做什麼決定,隻需要順著自己的心意就行,其他因素無需顧及,就算天塌下來,也有我來頂著,秦家也好,呂家也罷,在我眼中,也隻堪堪夠格,能試我一劍而已!”

“飛宇……”

秦羽馨心中充滿了感動,眼眶中浮起霧氣,猛然撲進陳飛宇懷中,雙臂挽著陳飛宇的脖子,無語哽咽,隻覺得這段日子以來,就屬今天最為歡喜。-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