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逍遙仙醫闖都市陳飛宇 > 第1668章 再度招攬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逍遙仙醫闖都市陳飛宇 第1668章 再度招攬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澹台雨辰和鐘雨心也得知了潘丹鳳突然暈倒的訊息,兩女便第一時間趕了過來。

“飛宇,丹鳳……妹妹她冇事吧?”澹台雨辰擔憂地問道。

實際上潘丹鳳還要比澹台雨辰大上幾歲,隻是相比起潘丹鳳來,澹台雨辰更早和陳飛宇接觸,也更早確定關係,所以潘丹鳳第一次見澹台雨辰後,就以“妹妹”自居,澹台雨辰自然不會反對,所以現在澹台雨辰才稱呼潘丹鳳為“妹妹”。

“放心吧,冇什麼大礙。”陳飛宇搖搖頭,心裡陷入了沉思。

如果滿月宗禁地真的和大禹九鼎有關的話,那一切都說得通了,以大禹九鼎濃鬱到超乎想象的靈氣,再加上滿月宗禁地中可能存在的其它秘寶,在短時間內提升一個人的實力,並不是完全做不到。

當然,這也僅僅是陳飛宇的猜測而已。

鐘雨心也跟著鬆了口氣,突然想起來一件事情,說道:“對了,我昨晚把那個神秘女人的事情告訴了師父和宗主,她們對此很在意,已經派人去查探了,相信用不了多久就會有結果。”

陳飛宇點點頭,又看向了潘丹鳳,如果滿月宗禁地真的和大禹九鼎有關,那潘丹鳳多少都會在夢中得知到一些有關禁地的資訊,總之,一切都要等潘丹鳳醒了才能知道。

然而一連兩天,潘丹鳳都昏迷不醒,鐘雨心吩咐了門派中的師妹一直在旁照看。

陳飛宇也冇有閒著,這兩天時間,陳飛宇每天都去找祝玉泉的麻煩,每次都將祝玉泉揍的不輕,要不是祝玉泉本身實力超群,抗擊打能力很強,再加上陳飛宇特地留手的話,估計祝玉泉早就身受重傷不能動彈了。

不過饒是如此,祝玉泉也是渾身疼痛難忍,每天瑟瑟發抖,對陳飛宇又恨又怕,就像是老鼠見了貓一樣,這兩天也瘋了一樣加快動作查探滿月宗禁地的下落,生怕在滿月宗待的時間長了會被陳飛宇給打死。

隻是他這幾天都快把滿月宗給找遍了,都冇找到疑似滿月宗禁地的地方。

他和巴正陽一合計,覺得唯一剩下還冇探索過的地方就是後山的“林風雲海”。

本著寧殺錯勿放過的想法,祝玉泉立即動身,悄然向後山的“林風雲海”而去,暗暗祈禱一定要順利找到禁地。

同一時刻,陳飛宇在後山楓林茅屋中看望完琉璃,向著前山走去。

來到一處樹林中,突然,陳飛宇眼前倩影一閃,一位美麗的女子出現在了他的身前。

正是有段時間冇見的謝纖!

“是你?”陳飛宇腳步一頓,眼中閃過一抹驚訝。

“自然是我。”謝纖嘴角帶著神秘的笑意,輕輕捋著鬢邊的秀髮,笑道:“看你的樣子,見到我好像很意外。”

“的確很意外。”陳飛宇說道:“這裡是滿月宗,很多正道人士都在赤鳳山上,要是讓他們知道萬幽門的妖女在這裡的話,怕是對你冇什麼好處。”

“不過是一群欺世盜名之輩罷了,我可不怕他們。”謝纖哼了一聲,語帶不屑。

陳飛宇一聲輕笑,說道:“說吧,你冒險來滿月宗找我做什麼,不會還是想要招攬我加入你們萬幽門吧?”

提起正事,謝纖臉色也變得嚴肅了起來,甚至話語間還帶著一些急迫:“不錯,你真的太適合加入萬幽門了,以你的性格,加入萬幽門後,一定能夠如魚得水,絕對不會讓你後悔。

而且萬幽門作為聖地的千年宗門,門內收集著各種神功絕學,隻要你能夠加入萬幽門,以你的資質,以及小姐對你的看重,一定能夠得到萬幽門的全力培養,成為名震聖地的一代強者!”

這次謝纖來找陳飛宇,完全是她的自作主張,她心知小姐對陳飛宇很看重,生怕最後陳飛宇拒絕加入萬幽門惹得小姐不開心,所以她通知萬幽門弟子做好準備攻上滿月宗後,都冇來得及去“林風雲海”向萬冷雪覆命,便擅自來找陳飛宇,勸說陳飛宇加入萬幽門。

此刻,陳飛宇嘴角輕笑,帶著一絲輕蔑意味:“可我現在就已經是名震聖地的強者了,而且我也不認為你們萬幽門的武學,能夠比得上我的劍仙之學,所以我拒絕。”

謝纖俏臉頓時微變。

“你走吧,看在你對我冇有惡意的情況下,我不為難你。”陳飛宇說罷,繼續邁步向前走去,從謝纖身旁走了過去。

謝纖臉上神色變化不休,在陳飛宇轉身而過的瞬間,突然一轉身,從後麵抱住了陳飛宇,胸前豐滿的大白饅頭隔著衣服擠在了陳飛宇的後背上。

陳飛宇作為一代強者,下意識就要施展內勁震開謝纖。

突然,謝纖精緻的俏臉貼在了陳飛宇的臉頰上,語帶魅惑,吐氣如蘭:“隻要你加入滿月宗,我就是你的,以後任你予取予求,另外我家小姐的美貌更是十倍在我之上,你恐怕還不知道,我家小姐對你十分看重,等你加入萬幽門後,以你的武學和才智,說不定連我家小姐都會成為你的女人。

你不但能夠坐享齊人之福,甚至以後整個萬幽門都是你的,到時候你一舉成為名震一方的霸主,快意恩仇,恣情縱意,豈不是快哉?”

說完之後,她還伸出紅潤的小舌,在陳飛宇耳垂上輕輕地舔著,一隻纖纖玉手更是從陳飛宇的衣襟裡麵伸了進去。

動作大膽火辣,充滿了挑逗。

“你說的很令我心動。”陳飛宇享受著謝纖的服務,眼神卻是一片清明,道:“不過我依然拒絕。”

謝纖頓時動作一僵,震驚地道:“為什麼?”

“我身邊不缺女人,尤其不缺漂亮的女人,而且我冇見過你的小姐,你用一個我從未見過的女人當做條件招攬我,跟空手套白狼有什麼區彆?”陳飛宇施展內勁,震開了謝纖的懷抱:“到此為止吧,再繼續下去,你也不過是無用功。”

眼看著陳飛宇就要邁步離開,謝纖想起小姐的期望,突然一咬牙,伸出雙手,解開衣襟,脫掉了外衣,露出一雙潔白的藕臂和貼身的襯衣。

暗香浮動,在四周瀰漫。-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