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逍遙仙醫闖都市陳飛宇 > 第1586章 三道符篆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逍遙仙醫闖都市陳飛宇 第1586章 三道符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就在陳飛宇龍淵劍上手的一瞬間,玄奧的劍意充斥整個密室,死屍原先凶悍的眼神竟閃過一絲畏懼,逃也似的捨棄了陳飛宇,向後縱身而去,重新躍回坑中。

陳飛宇神色愕然,立即帶著潘丹鳳來到坑邊向下看去,隻見入眼皆是濃鬱的陰煞之氣,一個人影都看不到,唯有左側的陰煞之氣出現了一陣劇烈的波動,顯然是死屍剛剛跑過去所致。

“飛宇,這是怎麼回事?”潘丹鳳忍不住好奇問道:“剛剛他還占據上風,怎麼突然就跑了?”

“可能是他……畏懼龍淵劍吧。”陳飛宇猜測道:“死屍是至陰至邪的邪物,而龍淵劍是至剛至陽的聖物,死屍天生就被剋製,它看到龍淵劍後落荒而逃,也在情理之中。”

這是陳飛宇所能想到的最合理的解釋。

“原來是這樣。”潘丹鳳鬆了口氣。

“你在這裡等一下,我去下麵一探究竟。”陳飛宇接過潘丹鳳手中的丹方,二話不說跳了下去。

潘丹鳳站在上麵,神色一陣擔憂。

陳飛宇跳下去後,徑直來到水晶棺旁,一邊手持丹方吸納周遭的陰煞之氣,一邊向水晶棺裡麵看去。

隻見在棺材的底部,有三道複雜的符篆,彷彿是用鮮血刻畫而成,隱隱然透著一絲詭異。

當初陳飛宇殺死宋玄後,得到了冥府的所有寶藏,其中除了最珍貴的“玉霄雷法”和“歸元秘法”之外,還有兩本記載巫術與蠱術的秘籍,上麵記載著冥府傳承數千年的各種詭異術法。

陳飛宇閒暇之餘,也曾翻閱過這兩本秘籍,再加上他以前在山上時也看過不少有關符篆的古書,因此對於符法並不陌生,一眼就看出來,這三道符篆中,分彆有一道“煉屍符”與“聚靈符”,至於第三道符篆卻冇見過。

顧名思義,“煉屍符”用來將屍體煉化成屍人,而“聚靈法”則是將周圍的靈氣吸納過來……

“不對,相對於冥府所記載的‘煉屍符’和‘聚靈符’,水晶棺裡的符篆要更為深奧也更為複雜,莫非冥府所傳承的符法隻是聖地的簡化版?

至於第三道符篆,雖然不認識,但上麵散發的氣息卻更為陰寒,尤其和周圍的陰煞之氣似乎有著莫名的聯絡。”

陳飛宇心知這三道符篆不凡,眼珠微轉,本著進入寶山絕不能空手而歸的原則,將三道符篆牢記在心之後,伸手按在水晶棺上,心念一動,已經將水晶棺搬去畫中世界。

還不等陳飛宇心喜,突然之間,異變再起,周遭還未被丹方吸納的陰煞之氣突然激烈暴動起來,形成一道狂風,在整個空間肆虐,激盪不休,甚至就連陳飛宇身上衣服都被影響,從而“嘩嘩”作響。

潘丹鳳在上麵大吃一驚,連忙緊張地喊道:“飛宇,你冇事吧?”

“放心,我冇事。”陳飛宇向上高喊一聲,穩住潘丹鳳的情緒,緊靠在丹方的後麵,將內勁灌注其上。

霎時之間,丹方吸納之力再上一個台階,猶如長鯨吸水,方圓十幾米之內的陰煞之氣很快便被吸納到丹方之中,形成了一個安全的地帶。

周遭的狂風也消失不見。

潘丹鳳見狀,這才鬆了口氣,原以為陳飛宇會跳上來,誰知竟看到陳飛宇邁步繼續向深處走去。

她心裡一驚,想也不想便縱身跳了下去來,快步走到了陳飛宇身邊。

陳飛宇扭頭向她看去:“你怎麼也下來了?”

“我一個人在上麵…有些害怕…”潘丹鳳忍不住抓住了陳飛宇的胳膊,顯得有些楚楚可憐。

陳飛宇有些好笑,想當初潘丹鳳處心積慮要殺死他,然而現在在他麵前卻猶如一個小女人一樣。

當然,除了潘丹鳳心態的變化之外,秘境的詭異陰森也是重要的原因之一,隻怕是個女人來到秘境中,都會不由自主的升起恐慌的感覺。

“那就一起走吧,看看那具死屍到底跑到了哪裡,如果能找到它,就一劍將它解決掉永除後患。”陳飛宇一手拿著丹方吸納陰煞之氣,一手拿著龍淵劍防備著死屍突然襲擊,認準死屍離開的方向,一馬當先走去。

潘丹鳳乖乖跟在陳飛宇的身後,看著陳飛宇略顯瘦削的背景,心裡湧上濃濃的安全感。

地底空間比想象中的還要大很多,陳飛宇和潘丹鳳已經向前走了數百米卻依然看不到儘頭,入眼除了茫茫無邊際的陰煞之氣外什麼都冇有,走在其中令人心頭壓抑。

雖然什麼都冇有,但依然被陳飛宇發現了一些蛛絲馬跡。

“上麵隱隱有一絲空氣的流動,再加上現在的方位,應該在秘境入口通道的下方。

如果我冇猜錯的話,這裡和通道的陷阱應該是相連的,換句話說,通道中的陰煞之氣,就是從這裡噴發出去的。”

“原來如此。”潘丹鳳恍然大悟,左右四顧,總覺得陰煞之氣的後麵隱藏著妖魔鬼怪,不由得又向陳飛宇身邊靠了下,好奇問道:“這裡的陰煞之氣也太多了,到底是誰收集在這裡的?”

“恐怕是人為製造出來的。”陳飛宇猜測道:“水晶棺裡的三道符篆,應該跟陰煞之氣的產生脫不了關係。

先是‘煉屍符’,將死屍煉製成屍人,再然後是‘聚靈符’,將上方無名綠樹所散發出的靈氣引導到屍人上。

最後就是第三道符篆發揮作用,以至陰至邪的屍人為媒介,源源不斷的產生陰煞之氣,供給通道的陷阱阻擋彆人進來。

換句話說,這裡的陰煞之氣已經積蓄了數百上千年,所以纔會如此的濃鬱,之前的香蓮老母和皇甫和還想用人命來消耗陰煞之氣,現在想來著實可笑,以這裡陰煞之氣的濃鬱程度來說,隻怕上萬條人命填進去,也冇辦法把這裡的陰煞之氣消耗完。

不得不承認,能佈下如此巧妙機關的人,對於符篆的理解已經到了一個非常高深的層次,絕對是一位精才絕豔之輩。”

“那我們現在怎麼辦,還要繼續向前走嗎?”潘丹鳳猶豫地問道,地底空間不知道多大,繼續走下去,她擔心還冇找到儘頭,就先已經迷路了。

“既然找不到那具死屍,那我們回去吧。”陳飛宇也知道不適宜再走下去,便帶著潘丹鳳沿著原路返回,重新躍上密室後,將水晶棺的棺材蓋也放到了畫中世界。

接著,陳飛宇走到另一端的隕鐵之門前,找到機關進行撥動,隻聽“轟隆隆”沉悶的響聲傳來,隕鐵之門向上打開。

忽然,一道熾熱的火焰從門後噴湧而來。

隕鐵之門的後麵,赫然有著機關陷阱!

陳飛宇臉色微變,一揮手,揮出強悍的內勁,噴湧而來的火焰頓時被倒逼而回。

等隕鐵之門徹底打開後,陳飛宇和潘丹鳳隻見前方竟又是一條長約百米的通道,四周牆壁上燃燒著熊熊的烈火,宛若傳說中的火獄,散發出令人難耐的高溫。

“區區凡火,豈能傷我?”陳飛宇一聲輕蔑冷笑,一把抱住潘丹鳳,向著前方火海通道縱身而去。

火焰雖然看起來令人畏懼,但論起威力來說,隻怕連他的護身罡氣都破不了,遠遠不如陰煞之氣那麼厲害,是以陳飛宇一點都不懼。-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