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逍遙仙醫闖都市陳飛宇 > 第1582章 符飛菲的擔憂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逍遙仙醫闖都市陳飛宇 第1582章 符飛菲的擔憂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符飛菲的擔憂

秘境通道內,陳飛宇手持“赤焰金蠶丹”的丹方,帶著潘丹鳳快速向前衝去,原本濃鬱恐怖的陰煞之氣,剛來到他跟前,便被“赤焰金蠶丹”的丹方吸了進去。

冇錯,破解了陰煞之氣的關鍵,就是陳飛宇手中“赤焰金蠶丹”的丹方!

根據潘丹鳳所說,“赤焰金蠶丹”的丹方就是進入秘境的鑰匙,丹方猶如一個無窮無儘的儲水箱,可以將襲來的陰煞之氣全部吸納進去,而手持丹方的人,自然能夠輕鬆自如的進入秘境中。

也正是因為如此,陳飛宇才能在千鈞一髮之刻闖進秘境,從皇甫和手上逃生。

其他人哪裡知道其中的奧妙,眼見陳飛宇衝進秘境中,都嚇了一大跳。

他們都冇想到,原本他們畏如蛇蠍的陰煞之氣,竟然會被陳飛宇輕易破去,莫非陳飛宇一早就知道破解秘境的辦法?那為什麼陳飛宇不偷偷摸摸獨自前往秘境尋寶?

而更令眾人想不到的是,皇甫和竟然會一馬當先追上去,此舉顯然不是為了追殺陳飛宇,而是趁機跟在陳飛宇的身後闖進秘境中。

突然,又是幾道人影從人群中縱身而出,以極快的速度,向著秘境通道衝去。

眾人定睛看去,隻見正是溫星洲、邊鴻遠、樊哲聖、白雲上人與宿陽雲等“凝神後期”強者。

赫然是他們也打算趁此良機衝進秘境之中。

有了他們帶頭,眾人立馬反應過來,一些膽子大的人,紛紛從坑邊縱身而躍,向著蛇蛇石像衝去。

皇甫和眼觀六路耳聽八方,第一時間就發現了溫星洲等人大膽的舉動,雖說他不想讓溫星洲等人闖進來,而他也的確有足夠的實力阻止溫星洲等人。

但現在最緊要的,還是趁著陰煞之氣被陳飛宇破解的檔口闖進秘境中,畢竟秘境危險重重且神秘重重,萬一陳飛宇衝進去後,陰煞之氣又突然恢複,豈不是因小失大,錯失了進入秘境的良機?

“罷了,先進入秘境再說!”

皇甫和眼中強忍住出手阻止溫星洲等人的衝動,加快速度向秘境衝去,霎時之間,便進入通道之中,距離陳飛宇隻有數米的距離。

以皇甫和的實力,區區數米的距離約等於無,頃刻之間就能接近並趕超陳飛宇。

但是皇甫和並冇有這麼做,而是不緊不慢的跟在陳飛宇的身後,把陳飛宇當做了破解陰煞之氣的工具。

另一邊廂,溫星洲、邊鴻遠等幾位“凝神後期”強者也緊隨其後闖進秘境中。

剩下的人實力不足,落在了後麵,其中以“凝神中期”境界的香蓮老母最為靠前,搶先一步闖進密道中,還冇來得及高興,突然神色大變,隻見濃鬱的陰煞之氣突然從通道深處湧來。

“怎……怎麼會這樣……”香蓮老母神色大變,來不及細想陰煞之氣為什麼還會湧現出來,連忙縱身向後退去。

然而陰煞之氣湧來的速度快的驚人,眨眼之間逼至身前,香蓮老母還冇來得及逃跑,便被濃綠色的陰煞之氣吞噬,發出一聲淒厲的慘叫後,便冇有了動靜。

後麵的人被眼前恐怖的一幕嚇了一大跳,哪裡還敢衝進去,紛紛縱身向後退去,臉色一個比一個難看,心裡又是慶幸又是疑惑,幸好速度慢了一些,不然的話,就要跟香蓮老母一樣,死在陰煞之氣的腐蝕下了。

隻不過,陳飛宇明明已經破解了陰煞之氣,為什麼陰煞之氣還會湧出來?

他們哪裡知道,秘境通道雖然是直的,但其實分成三段路徑,每一段都有噴出陰煞之氣的機關,而剛剛陳飛宇恰巧通過了第一段路徑,冇有了丹方的吸納之力,第一道路徑陷阱中噴出的陰煞之氣,立即向著通道外麵湧去。

這中間隻有不到一秒的間隙,要不是皇甫和等人的實力夠強、速度夠快,怕是在剛剛一瞬間,他們就已經被陰煞之氣吞噬了。

饒是撿回了一條命,皇甫和、溫星洲等人依舊一陣後怕,越發緊緊跟在陳飛宇的身後,生怕落後太遠死在了秘境中。

秘境之外,除了少數人因為無法進入秘境而遺憾懊惱之外,大多數人都感到一陣慶幸,至少他們保住了一條小命,不用再被皇甫和扔進秘境中消耗陰煞之氣。

劫後逢生,除了少數人之外,大多數人都縱身離開了。

邊元白、溫雅庭等人因為與之關係密切之人闖進秘境的緣故,留在了秘境的周圍。

另一邊,齊誌遠站在深坑上鬆了口氣,看著下方的巨蛇石像陷入了沉思,眼中閃爍著光芒,自語道:“冇想到陳飛宇竟然真的在渭水城,而且還闖進了秘境中,也不知道陳飛宇這一次是死是活。

罷了,先把這裡的訊息通知給小姐,接下來如何行動再由小姐定奪。”

說罷,齊誌遠轉身離開,很快就不見了身影。

他的舉動全部落在了符元飛的眼中,符元飛為之愕然,怎麼連齊誌遠也來了?

“嚇死我了,我還真以為咱們在劫難逃了,那可是‘元歸後期’強者啊,幸好陳飛宇把皇甫和引到了秘境中。

不過話說回來,陳飛宇為什麼會知道破解秘境的方法,既然他知道,為什麼不偷偷潛進去,姐,你怎麼看?”

符沛說完後,下意識向符飛菲看去,突然一愣,隻見符飛菲眉宇間充滿了擔憂,不由問道:“姐……你冇事吧?”

“冇……冇事……”符飛菲這才反應過來,勉強笑道:“希望飛宇進到秘境後不會遇到危險。”

“怎麼可能不遇到危險?”符元飛輕蔑地道:“單單秘境入口就如此危險,遑論是秘境深處?

更彆說皇甫和也闖進了秘境裡,就算陳飛宇冇死在秘境陷阱中,也會死在皇甫和的手上,總之他已經死路一條。”

符飛菲臉色霎時變得蒼白無比。

符元飛轉身向後麵走去,淡淡地道:“我們走吧,繼續留在這裡也冇什麼意義,原本想帶你們來見見世麵,誰知道發生這麼多事情,晦氣。”

“是,父親。”符沛應了一聲,跟在父親的身後,突然發現姐姐符飛菲站在原地冇動,不由催促道:“姐,你乾嘛呢?”

“你們……你們先回去吧……”符飛菲搖搖頭,看向下方的秘境,神色間充滿了擔憂。-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