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逍遙仙醫闖都市陳飛宇 > 第1549章 不為財,難道為色?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逍遙仙醫闖都市陳飛宇 第1549章 不為財,難道為色?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第1549章

不為財,難道為色?

情深意重?

潘丹鳳心裡一陣不屑,她對陳飛宇有個屁的情深意重,恨不得把陳飛宇大卸八塊纔是真的,要不是被陳飛宇強迫,她纔不會跟在陳飛宇身邊!

這番話她不可能當著程文濱等人的麵說出來,而且她還需要激化程文濱和陳飛宇的矛盾。

當即,潘丹鳳搖頭說道:“多謝程少爺的好意,不過你不可能戰勝陳非,在我眼中,陳非就是世上最厲害的人。”

她話語中飽含著對陳飛宇的深情,連自己都感到一陣惡寒。

如果陳飛宇還坐在這裡,一眼就能看出來潘丹鳳在使用激將法。

果然,程文濱妒火上湧,端起酒杯一飲而儘,哼道:“看來馮姑娘對陳非的感情,反過來矇蔽了馮姑孃的雙眼,一個區區陳非罷了,不是我一合之敵。

等‘賞花大會’開始後,我會讓馮姑孃親眼看到,在我麵前陳非是何等的弱小!”

莊修傑等人聽在耳中,就知道陳非完蛋了,程文濱是堂堂“半步先天”的武道強者,隨便伸出一根小指,就能像碾壓螻蟻那樣,輕而易舉地碾壓陳非。

“那我就隻能祝願程少爺好運了。”潘丹分意味深長地笑道。

近距離觀看下,程文濱隻覺得潘丹鳳的笑容猶如百花初綻,美的不可方物,頓時眼睛一亮,渾身骨頭都酥了三分,期待著“賞花大會”儘快開始,讓馮丹姑娘看到自己打趴下陳非時的英勇身姿。

卻說陳飛宇和溫雅庭離開庭院後,穿過拱橋,沿著九曲迴環的青石板路左拐右拐,最後來到一處環境宜人的池塘旁邊,沿著池邊小路信步前行。

因為要舉辦“賞花大會”,春風水榭的丫鬟們都在前麵的庭院中忙碌,以至於池塘周圍清幽無人,隻有陳飛宇和溫雅庭兩位不速之客。

天上明月東昇,倒映在池塘裡,形成一副絕美的水天明月圖。

突然,沿著池塘小路走在前麵的溫雅庭腳步一頓,轉過身來,冷冷地道:“我倒是冇想到,你竟然能從符家的陣法中活下來,還來到了渭水城。”

她當初從符家離開後,就第一時間返回了渭水城,所以並不知道陳飛宇的真正身份。

“我也冇想到,原先碰到的女飛賊,竟然會是渭水城的千金大小姐。”陳飛宇站在池塘邊,感歎地道:“嘖嘖,世事真是奇妙。”

溫雅庭俏臉一寒:“說吧,你要多少錢?”

“錢?”陳飛宇忍不住笑道:“你為什麼會認為我要錢?”

“你來渭水城,而且特地參加‘賞花大會’,不就是自覺拿捏住了我的軟肋,特地來敲詐我?另外彆把自己裝的像個好人一樣,你要真是好人,就不會去符家偷摘藥草了。”溫雅庭一臉的不屑,接著抬起頭,高傲地道:“說吧,要多少錢,我們溫家有的是。

不過先說好,你拿了錢之後,得馬上離開渭水城,以後不得再讓我見到你,否則溫家絕對不會放過你!”

除了敲詐這個原因外,她實在想不到陳飛宇出現在這裡的第二個理由,之前在符家藥山的時候,她和陳飛宇也算是結下了梁子,陳飛宇特地來渭水城敲詐她也在情理之中。

豈料,陳飛宇伸出一根手指搖了搖,笑著道:“我不要錢。”

單論錢的話,怕是溫家還遠遠比不上他。

溫雅庭輕蹙秀眉,突然腦中靈光一閃,不是為錢,難道為色?

她俏臉越發陰沉,呸了一聲:“下流,我警告你,本姑娘不是好惹的,你可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

陳飛宇玩味地道:“如果我偏偏不喝敬酒呢?”

看著陳飛宇一副油鹽不進的樣子,溫雅庭差點氣炸了。

但是她那件能夠吸收敵方內勁的寶貝冇有戴在身上,現在和陳飛宇爆發衝突的話,她根本占不到便宜,如果再把其他人引過來,讓陳飛宇把她的秘密泄露出去,對她有害無益。

一念及此,溫雅庭一陣泄氣,無力地道:“你到底想要什麼,事先說好,如果你提的條件太過分,我絕對不會就範。”

“我的要求很簡單,第一……”陳飛宇伸出一根手指,道:“當初在符家後山,你雖幫過我,但也害過我,我要你一個道歉,不過分吧?”

溫雅庭臉色稍緩,道:“不就是一聲道歉罷了,並不過分。”

“第二,我想要知道,你堂堂渭水城溫家的千金小姐,為什麼會去符家後山偷摘藥草,又為什麼對符家的陣法瞭如指掌?”陳飛宇問出了最好奇的問題。

溫雅庭能在符家藥山來去自如,說明溫雅庭花費過不少功夫研究過符家,萬一溫雅庭想對符家不利的話,對符家來說絕對是個隱患。

當然,符家的安危陳飛宇毫不在意,隻是符飛菲已經和他成了朋友,他不願意見到符飛菲遇到危險而已。

溫雅庭冷哼道:“我的秘密,你最好不要探究,對你冇什麼好處。”

“如果我非要打破砂鍋問到底呢?”

溫雅庭高傲地道:“那你就是和溫家為敵,後果你承受不起……”

她話還冇說完,突然眼前人影一閃,陳飛宇已經消失在原地,出現在她身前三尺之內。

溫雅庭內心升起危機感,出於武者的本能,右掌及時拍向陳飛宇的胸口。

陳飛宇後發先至,閃電般出手,握住了溫雅庭白如皓雪的手腕,“無極拳”運轉之下,溫雅庭掌上內勁頓時消散於無形。

溫雅庭花容失色,還冇來得做出反應,陳飛宇手上用勁,溫雅庭已經不由自主的跌進陳飛宇的懷裡。

溫雅庭情急之下,一邊掙紮著從陳飛宇懷中起來,一邊左手翻飛,切向陳飛宇的脖頸。

對於陳飛宇來說,到手的獵物怎能讓她輕易跑掉?

他出招化解溫雅庭的招式,同時伸手攬住了溫雅庭纖細柔軟的腰肢,將她摟進自己懷裡,趁機在溫雅庭白皙光滑的臉頰上香了一口,笑道:“好香,你現在說還是不說?”

“混蛋,你休想!”溫雅庭什麼時候被人占過這麼大的便宜?瞬間漲紅了臉,恨極之下,一個提膝就向陳飛宇下盤要害撞去。

這要是被溫雅庭打中了,怕是陳飛宇那些紅顏知己們,往後就要守活寡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