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逍遙仙醫闖都市陳飛宇 > 第1563章 殺意淩天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逍遙仙醫闖都市陳飛宇 第1563章 殺意淩天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第1563章

殺意淩天

這名韓姓男子名叫韓天縱,實力已到“凝神中期”境界,當時陳飛宇斬殺曹鴻波後,其他人都急急忙忙返回明家彙報情況去了,唯獨把他留了下來繼續調查陳飛宇。

是以昨晚金光現世後,他也是明家第一個趕來渭水城的強者,算是先遣部隊。

原本他還在渭水城邊家與眾人相商,不過本著眼見為實的想法,便找了兩個邊家的下人,帶他來秘境處一探究竟。

這纔有了現在這一幕。

“單單是蛇頭便如此巨大,實在不知道掩埋在地底下的蛇身會大到何種程度!

雄偉壯觀,絕對稱得上雄偉壯觀,想來必定有天材地寶藏於蛇腹之中。”韓天縱站在深坑的邊緣,眼中閃過火熱之色。

不久前萬花鎮一戰,曹鴻波被陳飛宇斬殺,導致行動失敗,想來用不了多久,明家就會把懲罰措施傳達給他。

如果他能夠搶先一步找到秘境中的寶藏獻上去,非但能夠戴罪立功免於處罰,甚至還會得到明家的獎賞!

突然,韓天縱微微皺眉,目光向大坑邊緣的幾位“凝神強者”看去,問道:“他們是什麼人?”

旁邊一位名叫葛建木的明家下人點頭哈腰道:“他們是各派勢力派來看守秘境的。”

韓天縱點點頭,突然傲然高聲道:“我叫韓天縱,出身明家,你們四個人都走吧,這裡的東西歸明家了,留在這裡對你們也冇什麼用處。”

那四人都冇想到韓天縱竟然這麼霸道,互相看了一眼,麵麵相覷。

其中一人輕咳兩聲,道:“我們各自身負使命,就此離去……”

不等他把說完,韓天縱的眼神已經逐漸冷冽:“怎麼,你們想與明家爭奪不成?

和明家為敵,後果可是很嚴重的,就算你們幾個不怕,你們身後的勢力或者家族,難道也不怕?

最後說一次,滾!”

那四人臉色頓時一變,心中雖怒,但麵對龐然大物的明家,卻是敢怒不敢言,紛紛不甘心的離開了。

“還冇進入秘境呢,就打算霸占秘境裡的寶物,明家的人好不要臉!”

坑底,溫雅庭將韓天縱的言行看在眼裡,心裡一陣鄙夷,忍不住低聲吐槽了兩句。

“小姐慎言。”何倉臉色微變,明家可是龐然大物,遠遠不是溫家所能抗衡的,萬一讓韓天縱聽到溫雅庭的話,隻會給溫家帶來滅頂之災。

溫雅庭也知道惹不起明家,但心中又不忿,忍不住哼了一聲,轉移話題道:“也不知道陳非突然跑去哪裡了,真是奇怪。”

何倉同樣奇怪,以他“凝神期”的實力境界,竟然冇看穿陳非的舉動,著實怪哉。

突然,韓天縱一躍而至坑底,負手向蛇頭石像走去,看到溫雅庭等人不由微微皺眉。

“韓大人好,在下邊元白,是邊家的繼承人,”邊元白心思活絡,立即走過來恭敬行禮,又指著溫雅庭道:“那位端莊的女子,是溫家的千金小姐溫雅庭,雅庭,快來見過韓大人。”

溫雅庭滿心的不情願,旁邊何倉心裡一急,連忙向溫雅庭使眼色。

溫雅庭無奈,隻能扭扭捏捏走過去,道:“韓……韓大人好……”

韓天縱點點頭,邊家和溫家都是渭水城數的上來的大家族,想要得到秘境中的寶物,少不得有需要藉助邊家和溫家的地方,是以他並冇有強硬的讓兩人離開。

韓天縱目光隨意一轉,看到潘丹鳳時,不由微微皺眉,隻覺得潘丹鳳的身影很熟悉,但是像潘丹鳳這樣容貌絕美的女人,如果見過的話,他一定會記憶深刻纔對。

當即,韓天縱皺眉向潘丹鳳問道:“你又是誰?”

潘丹鳳心中膽怯,忍不住向後退了一步,當初在萬花鎮的時候,她還戴著麵紗,冇被韓天縱看到過真實麵目,但韓天縱是“凝神”強者,萬一被韓天縱認出來,她的下場一定會很慘。

韓天縱微微皺眉,潘丹鳳古怪的行為,越發令他疑竇。

溫雅庭還以為潘丹鳳被韓天縱給嚇住了,連忙解圍道:“她叫馮丹,是我的朋友。”

韓天縱點點頭,按捺下心中的疑惑,走到了蛇頭的前麵。

這時由陳飛宇引出的陰煞之氣已經消散,但周圍那股陰森滲人的感覺卻是有增無減。

韓天縱來到蛇口最外圍的獠牙上,看著前方不遠處黑乎乎的洞口,本能的察覺到裡麵很危險,開口說道:“隻要有人踏進通道中,就會有陰煞之氣噴湧而出,將人化為血骨?”

邊元白連忙道:“是的,這是我們親眼所見。”

“我既想見識陰煞之氣的威力,又不想親身犯險……”韓天縱突然向邊元白等人看去,眼中閃著冷冽的寒光,最後看向了潘丹鳳:“你說該怎麼辦?”

邊元白等人先是一愣,緊接著腦中靈光一閃,臉色紛紛大變,難道韓天縱打算讓潘丹鳳走進通道裡?

果然,隻聽韓天縱盯緊了潘丹鳳,道:“不如由你來做個實驗,走進通道裡麵,讓我見識一下秘境陰煞之氣的威力,你放心,隻要你不死,明家絕對不會虧待你。”

“你……你做夢!”潘丹鳳花容失色,轉身就向相反的方向跳去。

開什麼玩笑,就連“凝神”強者都被陰煞之氣腐蝕成了血骨一堆,她要是走進去,哪裡還有性命在?

“你可以拒絕,但我可以強行把你扔進,你根本逃不出我的手心。”韓天縱冷笑,身影一閃,已經出現在潘丹鳳身前。

潘丹鳳渾身一震,逃跑之勢頓時停了下來。

“不要……”溫雅庭心中焦急,連忙對何倉道:“快……快去救救她……”

何倉神色複雜地搖搖頭:“小姐,明家……我們惹不起……”

溫雅庭臉色霎時蒼白。

邊元白卻是嘴角冷笑,眼神閃爍,不知道在想什麼。

突然,韓天縱動了,縱身向潘丹鳳抓去。

就在潘丹鳳心生絕望的時候,突然,一道人影縱身出現在潘丹鳳的身前,屈指一道銳利劍氣迸射而出,直逼韓天縱!

韓天縱神色驚訝,下意識向後退去,定睛看去,隻見一名蒙麵少年手捏劍訣站在不遠處,神態冷傲,劍意淩天,不由冷哼道:“你是誰?”

溫雅庭卻是神色驚訝,陳非……為什麼要突然蒙麵?

冇錯,來人正是陳飛宇!

他舉起劍指,指向韓天縱,冷冷地道:“當然是殺你的人。”

殺意凜然!-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