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逍遙仙醫闖都市陳飛宇 > 第1489章 言出必踐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逍遙仙醫闖都市陳飛宇 第1489章 言出必踐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第1489章

言出必踐

天元拍賣行裡氣氛驟變。

誰都冇有想到,拍賣會還冇有正式開始,就爆發出了激烈的衝突!

隻見陳飛宇劍意勃發,指端凝聚出紫色劍芒,淩空向著季晉華和屈興寧兩人揮斬而去。

劍勢淩厲,彷彿能夠斬斷世間一切!

季晉華與屈興寧兩人神色輕蔑,拳身上爆發出剛猛無儔的拳罡。

眼看著三人的招式就要交手在一切。

“住手!”

突然,一個低沉的聲音傳來,眾人聽在耳中猶如悶雷炸響,紛紛臉色大變。

緊接著,人影一閃,一位身穿黑色長衫的老者驟然出現在陳飛宇和屈興寧、季晉華戰場的中間。

自然而然的,原本攻向對方的劍芒與拳罡,全部向老者的身上招呼過去。

眾人紛紛驚撥出聲!

陳飛宇不願意傷及無辜,來不及多想,立即收招,指端紫色劍芒頓時消失。

季晉華和屈興寧臉色一變,都冇想到會有人來插手他們的戰鬥。

他們二人的境界實力雖然強於陳飛宇,但對於內勁的操控運用遠不如身負“無極拳”的陳飛宇。

此刻兩人全力出手,想要收招已經來不及,隻能硬生生一拳轟向了黑衫老者。

隻見強橫的拳勁衝擊下,老者一身黑色長衫獵獵作響。

千鈞一髮之刻,黑衫老者一聲輕哼,伸手一牽一引,將季晉華、屈興寧兩人的拳罡輕而易舉地擋了下來,甚至爆發出強橫的內勁,逼迫的季晉華和屈興寧“蹬蹬蹬”向後退了好幾步。

眾人再度驚呼,好強悍的實力!

陳飛宇打量了老者兩眼,隻見老者一頭銀白長髮,一襲黑色長衫,長得很胖,挺著一個啤酒肚,看起來一點都不像是武道強者。

但是老者身上的氣息,卻遠遠淩駕於季晉華和屈興寧二人之上,和俞雪真相仿,顯然到了“凝神初期”境界。

符飛菲已經認出了黑衫老者,向俞雪真和鐘雨心低聲解釋道:“俞前輩,雨心,他名喚齊誌遠,是天元拍賣行在源江鎮的話事人,為人一向神秘低調,和三大家族都保持著一定的距離。

聽說齊遠誌前段時間離開了源江鎮去了天元拍賣行的總部,冇想到這麼快就回來了,陳飛宇的運氣倒是好。”

符飛菲說話的聲音雖然小,但陳飛宇的耳力何等強大,還是聽的一清二楚,不由暗中感歎一聲,冇想到除了三大家族的家主之外,竟然還有一位“凝神期”強者,源江鎮果然臥虎藏龍。

眾目睽睽下,齊誌遠向蘇家墨和阮洪霄投去警告的眼神,語氣卻堅定不容拒絕:“不管你們之間有何恩怨,天元拍賣行裡禁止任何人私鬥,違反規定者,便是與天元拍賣行為敵!”

“原來是齊老,冇想到您已經回到了源江鎮……”蘇家墨微微皺眉,接著開口笑道:“齊老是天元拍賣行的話事人,既然齊老開口了,蘇家就賣給齊老一個麵子,和陳飛宇之間的恩怨暫且先按下。”

齊遠誌又看向了阮洪霄。

阮洪霄雖然不甘心,但隻能作相同的表態:“阮家立場和蘇家一樣。”

齊遠誌這才點點頭。

蘇家墨看向了陳飛宇,冷笑:“就讓你人頭在你脖子上多待一會兒,等拍賣會結束後,就是你命終之時!”

“蘇大少說的不錯。”阮洪霄輕蔑地道:“陳飛宇,算你小子運氣好,齊老竟然回到了拍賣行,出麵保住了你一命,不過你彆高興的太早,用不了多久,就讓你長眠源江鎮!”

“錯了。”陳飛宇搖頭而笑,語不驚人死不休:“真正運氣好的是你們,如果冇人阻攔的話,我已經取下你們的項上人頭!”

此言一出,眾人儘皆震驚,難道陳飛宇自認為能夠同時對付兩位“先天後期”的強者?他開什麼玩笑?

齊誌遠輕哼了一聲,顯然不喜歡陳飛宇的囂張態度。

“死到臨頭了還敢口出狂言,也罷,反正你很快就會死,我可以容忍你在臨死前囂張最後一把,我們走。”蘇家墨一聲冷笑,向著自己座位走去。

屈興寧給了陳飛宇一個冰冷的眼神,跟在了蘇家墨的身後。

阮洪霄輕蔑地笑了一聲,向符飛菲點頭致意後,同樣帶著季晉華走向了自己的座位。

金戈鐵馬的氣氛頓時消失,在場眾人紛紛鬆了口氣。

符飛菲這才快步走上前,來到齊遠誌身邊,笑意盈盈地行禮:“齊老,冇想到您這麼快就回源江鎮了,怎麼也不提前說一聲?”

符沛也收斂了神色,在旁邊行了一禮。

齊遠誌嘴角卻翹起和善的笑意,顯然對符飛菲印象極好:“我要是不提前回來,你們還不得把我天元拍賣行給拆了?

倒是菲菲你的這位小朋友,有些囂張的過頭了,連我都差點被他嚇一跳。”

他話中指的人自然是陳飛宇。

符沛立即嫌棄地道:“齊老,他可不是我姐的朋友。”

陳飛宇冇有在意符沛的話,搖頭笑道:“齊老是吧,你出手幫了我,我感激你,但有一定我得糾正一下,我是個很謙虛的人,所以不存在囂張過頭的情況。”

“年輕人血氣方剛、囂張跋扈,我倒要看看,拍賣會結束後,你怎麼抵擋蘇、阮兩家的報複,到時候你可彆指望我會繼續出麵。”齊誌遠臉色一沉,轉身就向拍賣會的內院走去,顯然不喜歡陳飛宇的態度。

“你小子連齊老都敢得罪,嘖嘖,真不知道該說你什麼纔好。”符沛一臉的幸災樂禍。

符飛菲搖搖頭,陳飛宇的囂張再一次重新整理了她的認知。

鐘雨心來到陳飛宇的跟前,歉疚地道:“如果不是我要求你來拍賣會,你也不會遇到危險,要不……要不你趁著現在冇人注意,偷偷溜走吧?”

“不用。”陳飛宇搖頭笑道:“我陳飛宇何等人物,又豈會偷偷逃跑?”

“可是……”

“冇什麼可是的,區區兩個‘先天後期’的強者,還冇辦法對我產生威脅,再說了……”陳飛宇很認真地道:“我一向言出必踐,既然答應過你,要幫你得到‘赤焰金蠶丹’的丹方,就一定會做到。

我要是現在溜走的話,豈不是成了不守承諾、貪圖性命的人?如此背信棄義,陳飛宇不為也。”

鐘雨心神色驚訝,重新打量著陳飛宇,似乎對陳飛宇的印象有了改觀。

陳飛宇笑了笑,轉身向著座位走去。

“他雖然囂張狂妄,但不失為是一個信守承諾的人。”俞雪真點點頭,看著陳飛宇的背影,眼眸中閃過一抹讚賞。-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