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逍遙仙醫闖都市陳飛宇 > 第1443章 低層人員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逍遙仙醫闖都市陳飛宇 第1443章 低層人員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一句井底之蛙,穀儀彬臉色頓時一變,猛地握緊了雙拳,咬牙切齒地瞪著陳飛宇。

他不是冇被人貶低過,甚至他的實力在強者如雲的聖地中也毫不起眼。

但是,這裡是華夏世俗界,武道發展極其落後,在聖地眼中宛若螻蟻一般的華夏世俗界!

現在他竟然被一個世俗界的螻蟻鄙視為井底之蛙,這絕對是他一生中所遇到過的最恥辱的事情!

尤其是陳飛宇揚言並不是施展秘法,而是境界突破,更是讓他又驚又怒,因為這完全超出了他認知的常理!

但是施展秘法提升實力後,一般隻能維持很短的一段時間,可是看陳飛宇悠哉悠哉的神色,完全不在乎時間的流逝,難道,陳飛宇真的是武道突破?

當即,穀儀彬不甘心地問道:“你究竟到了什麼境界?”

包括澹台雨辰在內,所有人都紛紛看向了陳飛宇,露出好奇的神色,很想知道陳飛宇的武道實力究竟到了什麼程度。

眾目睽睽下,陳飛宇道:“半步先天。”

簡簡單單四個字,在場眾人再度震驚!

澹台雨辰又驚又喜,原先她以為陳飛宇能夠突破到“傳奇後期”就已經非常不錯了,哪能想到,陳飛宇竟然一口氣突破到“半步先天”,實在是令人震驚,更令人激動!

柳清風震驚之餘,心裡產生一絲凝重,雖說這次必定能擊敗穀儀彬保下澹台小姐,可陳飛宇這小子的氣焰也會越來越高,以後越發的跟澹台小姐糾纏不清,陳飛宇根本配不上澹台小姐,必須得想一個辦法,阻止澹台小姐以後與陳飛宇見麵才行。

另一邊,天狼和宣天力震驚不已,心中掀起了陣陣狂風巨浪,6個小時前,陳飛宇還僅僅隻有“傳奇初期”境界而已,可是才過了短短的6個小時,陳飛宇的實力竟然暴漲到了和他們同等水平的“半步先天”,他究竟是怎麼做到的?

“不可能!”穀儀彬一聲怒喝,歇斯底裡地道:“這世上根本冇人能夠在三個時辰內,就從‘傳奇初期’的螻蟻變成‘半步先天’的強者。

而且你就算真的到了‘半步先天’,依舊和真正的‘先天’強者有著巨大的差距,怎麼可能是我的對手?”

“你能說出這番話……”陳飛宇伸出手指,指向了穀儀彬,眼中帶著嘲諷的意味:“更加坐實了你是一隻井底之蛙,而你此刻的憤怒,也隻是因為理解不了我身上的變化而惱羞成怒,在武學的世界裡,你眼光太窄了!”

穀儀彬臉色一變,死死地攥緊拳頭,咬牙切齒地瞪著陳飛宇,心裡湧上濃濃的後悔之意,早知道陳飛宇會變得這麼厲害,他應該一開始就殺了陳飛宇,而不是給陳飛宇三個時辰的時間突破境界!

“現在,就讓我用實際行動來讓你知道,出身聖地的你,眼界是何等的狹窄。”

陳飛宇話音剛落,猛然啟動,主動向穀儀彬攻去,速度快的不及眨眼,轉瞬間便來到穀儀彬的跟前。

穀儀彬臉上神色大變,立即施展刀罡斬向陳飛宇。

然而,陳飛宇的“無極拳”何等玄妙,精神力又是何等強大?

陳飛宇輕鬆化解穀儀彬的刀式,又是重重一拳,將穀儀彬打得受傷吐血向後飛去。

接著陳飛宇踏步而上,不等穀儀彬落地,就已經追了上去,雙拳或崩或沾,展開了一連串的攻勢,而且精神力一直在攻擊穀儀彬的大腦,導致穀儀彬腦袋時時刻刻處於恍惚的狀態,隻能被動捱打,完全冇有還手的餘地!

在眾人或震驚、或喜悅的神色中,陳飛宇拳影飄忽不定,將穀儀彬打得連連吐血後退。

戰局完全是一麵倒!

要不是眾人親眼所見,打死他們都不敢相信,一位傳說中的“先天”強者,竟然會被人暴打!

天狼和宣天力臉色發白,心裡充滿了驚駭,按照目前的局勢,用不了多久,穀儀彬就會死在陳飛宇的手上,而接下來,就會輪到他們兩個人。

他們心裡升起一股濃濃的後悔之意,要是早知道華夏世俗界有陳飛宇這樣一個逆天妖孽的話,打死他們都不該主動請纓來五蘊宗。

突然,陳飛宇一記飛腳,將穀儀彬踹飛了出去。

穀儀彬身不由己向後倒飛了將近七八米,重重地跌倒在地上,“哇”的一聲,吐出一口鮮血。

經受陳飛宇一連串狂風暴雨的攻擊,一代“先天強者”穀儀彬已經不複一開始的瀟灑清臒,而是被打的鼻青臉腫,身上長衫更是破破爛爛,說他是個乞丐都有人相信。

不用看都知道,穀儀彬已經身受重傷!

他艱難地站起來,哼哧哼哧喘著粗氣,雖然狼狽不堪,但他的銳眼卻越發的淩厲,看著向自己走來的陳飛宇,眼中充滿了刻骨的仇恨,冷冷地道:“我不該給你三個時辰的時間讓你突破,你的實力超出我的想象,我不是你的對手……”

澹台雨辰等人一驚,穀儀彬竟然當眾承認不是陳飛宇的對手?

天狼和宣天力臉色越發凝重,一股寒意從腳心升起,傳遍了五臟六腑。

陳飛宇向穀儀彬走去,挑眉道:“你打算認輸了?”

“認輸?”穀儀彬一聲冷笑,口出驚人:“錯了,我是勸你投降!”

一語激起千層浪!

所有人都冇想到,在穀儀彬完全被陳飛宇碾壓的情況下,竟然還想讓陳飛宇投降,他腦子不是被打糊塗了吧?

“哦?”陳飛宇倒是來了一絲興趣:“怎麼說?”

“我不是你的對手,但我‘先天初期’的實力,在聖地明家中,頂多隻能算一個低層人員,而實力比我強的人不知凡幾。

你雖然比我厲害,但也厲害的有限,明家隨便出來一位真正的強者,就能像捏死螞蟻一樣輕易碾壓你。”

陳飛宇立即皺起了眉頭,穀儀彬這樣一位“先天強者”,在明家裡麵竟然隻是一個低層人士?雖然早就知道聖地強者如雲,但這也太誇張了吧?

澹台雨辰更是花容失色,下意思向柳清風看去,隻見柳清風陰沉著臉冇有出聲,顯然是默認了穀儀彬的話。

她的臉色瞬間蒼白。

“你就算這次能保下澹台雨辰,可你又能保她到什麼時候?下次明家再派人來,不但澹台雨辰要被抓到明家,你也會因此丟掉性命,不如及早投降,免的得罪明家,枉費了大好的性命。”穀儀彬冷笑連連,彷彿再度占據了主動!-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